第56章:养移体
作者: 双子星愿章节字数:50359万

“庆幸,庆幸什么?”朱厚照道:“庆幸前些日子,有人向儿臣催债,儿臣看幸福集团涨了不少,赶紧全卖了,拿去连本带息的将债,统统还了,父皇是不知道吧,证券市场那里,都疯了,到处都在抛售……”

方继藩骂道:“你这狗东西,就只知道骑射吗?我来问你,大漠之中,能集齐起来的骑兵,能有多少?”

今日乃是沐休,新股在沐休之日开始认筹,因而吸引了不少的达官贵人。

有钱的感觉未必好,可让别人都知道自己有钱的感觉,那才真是教人欲罢不能,犹如过山车一般,冲上云霄。

他喜欢方继藩的方案,至少,这个故事,打动了他,他爱这个故事。

人家办成了这千古一帝,方才能办成的事,可陛下骄傲了没有,没有,陛下非但骄傲,而且很快就转移开话题,虚怀若谷如此,实是前无古人,想来,也后无来者。

一下子,这寝殿里,安静了下来。

内阁大学士谢迁惊呼了一声,礼部尚书张升更是急切道:“护驾,护驾!”

第三章送到,先吃饭,吃完还有一章,求月票。突兀摔落在地,整个人手脚尽断,肩上的骨头,亦是尽碎。

他靴子落地的时候,这草地上,早有大食的毛毯垫在脚下,这毛毯一直延绵向天坛。

听方继藩和刘瑾二人,在远处嘀咕着什么,便不禁道:“你们在说什么,你们是不是想要陷害咱?”

可是……

圣驾尾随其后。

汉人进入了草场,不再和首领贸易,他们到处发掘矿产,收购皮货,需要大量的人力,在那里,包吃包住,还可给予牧人们安稳的生活,这让牧人们纷纷逃亡,对原先的贵族,也越发的不恭敬了。

“大漠和辽东诸部,而今已经不足为患了,未来大明之患,在大食,在佛朗机,受天可汗之号,会盟诸部,是先安内,使我大明北境无忧,方可对付这些心腹大患。”

他的肚腩,还是小了一些,所以,要多吃。

方继藩勃然大怒,大骂道:“礼部这群狗东西,天天就知道找茬,就他们叽叽歪歪,还没完了是不是?告诉他们,都给老子住口,少拿古籍来唬人,我方继藩是吓大的?”

朱厚照和方继藩才乖乖进来。

外头刘瑾探头探脑,高兴的不得了,他不太喜欢王守仁,总觉得王守仁高高在上的样子,仿佛很歧视自己,作为研究院院长的亲随,身上带着小锤子、标尺之类的东西,这都是很合合理,刘瑾大腹便便的进来,取了标尺给朱厚照。

弘治皇帝说罢,像是办完了一桩大事,轻松起来。

出了差错,自己可就完蛋了,还卖个啥房子,断头饭倒是有的。

方继藩忙是将手往袖里掏,掏出了自己特制的蛤蟆镜,戴在鼻梁上,这才觉得,自己融入了群体,心里松了口气。

王不仕:“……”

可现在,看到王不仕来了,许多人心里有了底气。

这话……听着很悦耳。

弘治皇帝晃着脑袋,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也不知自己的形象,口里却道:“真是什么?像瞎子。”

说着,回头扯着嗓子吼:“给本总管将所有的主事和账房都叫来,这宅子,是咱们王老爷该住的吗?看看这砖,看看这石头,看看……丢人哪,王老爷名动天下,那是何等样的人哪?来,来人哪,将这些不值钱的家具,统统的搬出去,莫要碍了老爷的眼睛,统统丢了,不……送给西山书院的那些穷书生罢,那些穷书生真讨厌,咱们王老爷,最见不得就是这些穷人,还有这些字画……搬走,全部搬走。”

这个叫邓健的人,王不仕很讨厌他。

看着一个个令人眼花缭乱的菜式,王不仕的眼睛直了。

王不仕顿时不吭声了。

再这样下去,保定下设的统计司,都要和厂卫并驾齐驱了。

只可惜……这天下,哪有这么多精于计算的人才,而且十之八九,还都被西山书院垄断了七七八八,撬方继藩的墙角,这不是找死吗?

弘治皇帝发现,自己总会被方继藩拉到他那胡搅蛮缠的层次,然后这个家伙,用丰富的经验,让自己无言以对。

何况,这海外之事,并不牵涉大明内部,自是不疑有他了。

他继续道:“这战略保障局,既是刺探海外,可要打开局面,却是不易。海外的事,太过复杂了。奴婢在想,不妨,先在西洋,建立一个千户所,西洋那里,汉人、土人、佛朗机人,甚至是大食人杂居,先派出人员,在那里适应环境,一部分,伪装成商贾,途径西洋,与诸国交易。而另一部分,则交好当地的佛朗机、大食人,先慢慢熟悉他们的习性和乡俗,而后,再选出目标,看看什么人,可以加以笼络,此后,再将其收纳进战略保障局里,令他们回到佛朗机、大食,甚至进入军中,此等事,只要打开了局面,就好办了。”

天子为了证明自己为天下正统,难免需要一些罕见的天文地理现象,来证明自己受命于天,因而,不少人借此机会,呈报祥瑞,可绝大多数,都是牵强附会。

怀里揣着这两个宝石,沉甸甸的。

“呀。”有人惊喜的道:“来了,来了,公共马车来了。”

流放于此,每日醉生梦死,搂着十个八个女人困觉,成日无所事事,一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邓健身躯一震。

巨大的雪山,遥遥在望,那犹如擎天柱子一般的山上,白雪皑皑,一片雪白。

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倘若陛下连这正正当当的银子,都容不下,甚至,还觊觎自己的财富,那么,往后,谁还敢拿出真金白银来,投入进这些地方。

你问他这个玩意好不好,他说好啊,好的不得了,他拿了三百万两银子去支持。

明朝有许多宦官们折腾出来的玩意,什么东厂、西厂、内厂之类。

方继藩气定神闲:“这名儿不好,堕了我们的威风,要霸气一些才是。”

“这是一个新东西。”王不仕道:“眼下,我大明大量的白银,从海外流入,银价,一年不如一年,再加上银票的流通,互通有无,市面上的银子越来越多,因而,不少人手里的银子,也是一年贱过一年。银子不值钱,为了防止往后,这般通货膨胀下去,难免,人们不敢将银子放在手里储存,而是倾向于,将银子尽速的花出去。”

不过……

这眼睛一睁,看着下头的云层,一下子,刘瑾打了个激灵。

虽然现在其税收暴增,可看着,确实很吓人啊。

欧阳志带着一群人,拼了命,如履薄冰的摸索着,他们在走的,是一条从未走过的路。

刘家也没办法啊。

这管事,以为梁储会勃然大怒。

刘管事无奈的点点头,忙不迭的告辞而去。

方继藩有时,看着那空空如也的女医学堂,竟有几分失落感。

见朱秀荣正带着香儿读书。

方继藩坐下,呷了口茶,淡淡道:“秀荣,明日,你要入宫去见母后吧。”

许多人意味深长的看着梁储。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035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