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精益求精
作者: 双子星愿章节字数:50359万

约见的地点是在葡京赌场。

酒,结果又被容析元趁火打劫了,不但如此,他还没戴tt!

赫枫和容析元当初为了搞好这个秘密工作室,可谓是煞费苦心,里边的一切器具都是分多次秘密搬进去的,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愿这密室作废,但如果出现异常状况,也不得不出此下策了。

“我?我是谁?”容析元蛊惑的嗓音有着异常的魔力,仿佛在哄着她说出什么,又像是在隐隐期待。

容析元如今的形象比起以前来,瘦了许多,颧骨也比较明显,眼眶略凹陷,憔悴的面容染着苍白,但他的眼神却依旧是锋利的,嘴角的讥笑带着不屑:“你别企图挑拨离间了,尤歌和霍骏琰是什么关系,我比你清楚。半年的赌约还没到时间,你这么着急做什么?越着急是不是越显示你的心虚?”

她嘴角挂着一缕晶莹,娇憨的小模样,被某男见到,忍不住就想要将这朵睡莲给采了……心动不如行动,容析元不会憋屈自己,想要就要,就是如此随兴。

尤歌自言自语,一边为他洗澡一边碎碎念,以为他睡着了。

有钱人被绑架,这事算是屡见不鲜,而容析元又是超级富豪,身价不菲,哪怕成为植物人了,他的命依然很值钱。

析元的母亲是谁!”尤歌眼睛在发亮,像是看到了希望。

这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气色红润,一脸富态,给人的感觉就是在豪门中长期熏陶成的尊贵气质。

唐副市长也不愧是个精明人,预感到自己很可能不知不觉掉进了容析元的陷阱,可他仅仅是猜想而没有凭据,他只有冒险去赌一赌了,否则,公司万一有什么事,他和老婆的整副身家都岌岌可危。

“你怎么这么油腔滑调了?”尤歌那心里其实是挺甜蜜的。

...一群狗狗都安静了,包括那两只在吃奶的小不点儿,全都望着它们的主人,吻得这么火热,真的好么……

苏慕冉刚走,办公室进来一位戴眼镜的男医生,看样子跟许炎年龄差不多。

“宝宝乖,麻麻就躺在你们身边,快睡觉,乖乖的。”尤歌温柔的眼神充满了母爱的光辉,身边的男人看得一呆。

许炎装作不知,很礼貌地打招呼。这毕竟是父亲的朋友,不再只是病人了,私人时间,他还是得将对方当长辈,起码的礼仪该有的。

“能不能承担,不用你操心!”

她也知道容析元很疼她,大手笔花销,为了她在婚礼那天成为最耀眼的新娘,他才特意挑了这些首饰,无奈她就是对这个蓝宝石不感冒。

因为这件事,她第一次知道了“朋友”的含义,知道了某些所谓“朋友”只不过是为了利用她的傻。

正在后边化妆间里,造型师为她换上了礼服,正在给她化妆。

“那你到底要不要吃?”

她话还没说完,郑皓月已经急不可耐地出言讽刺:“这位太太,你是不是该为自己鲁莽的行为而道歉呢?你不会不知道你刚才那么一闹,宝瑞差点就被抹黑了。”

“何碧翎,原来你一直都是这个目的,你……不得好死!”尤歌愤怒地冲上抓住了何碧翎的衣领,举起手臂,啪啪两耳光狠狠打在何碧翎的脸上!

“啧啧,我是眼花了吗,少爷好像正在遭遇传说中的家暴?”

此时此刻,郑皓月派出的保镖都在寻找尤歌,而她和霍律师都快急得团团转。

几番汹涌之后,他忽地又紧紧吻上她的唇,全身变得紧绷……

“呵,你凭什么对我凶?狗是疯狗,你人也是有病么?”

璇宝贝很努力地想要把手机拿过去,但无奈手太小……

“不一起游泳那也可以坐着聊天啊,你就不知道主动点?看看,把人家都气跑了!”

午餐是许炎早就买好的食材,是新鲜的海鲜,这由尤歌负责,另外的西式浓汤就由许炎来做。

后边的话,容析元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尤歌曾是智力只有10岁的人,后来机缘巧合被许炎治好了脑伤,她现在聪明伶俐,总算是正常人了,但如果尤歌这次脑伤复发,她的智力会不会受到影响的?

她不离,何炬就不罢休,两人吵架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每次见面都不欢而散。今天上午,何炬终于是彻底撕破脸,跟唐虞梅摊牌,说如果唐虞梅不同意离婚,他就让容析元重新再做一回植物人。

唐虞梅表情冷漠地打量着尤歌,这张与尤兆龙相似的脸,勾起了唐虞梅内心的仇恨,就像是看到尤兆龙复活了似的。

也就是说,尤歌原来计划的租许家的游艇出海,这事儿就成定局了。

“你……”尤歌惊讶地望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心脏在狂跳!

“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许炎这才说出了实话。

因为他们都领教过容析元的脾气,知道他像臭石头那样硬,所以,目标就锁定在尤歌了,专指她的痛处。

他能从植物人恢复正常,已经算是个奇迹,现在,他用耐心和信任等来了尤歌,这又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奇迹。此时此刻,容析元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有尤歌这样的“傻女人”爱着他,有沈兆和佟槿这样的兄弟肯为他冒险,就连许炎那家伙,是他的情敌,也参与了这次行动……每个人都是功不可没的,每个人都是值得他去感激和铭记的

这个女人,偶尔流露出来的怪异举止,究竟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尤歌单手托腮,装作很认真地在思索,水汪汪的眸子眨巴眨巴:“比如最近很火的那部剧,笙箫啊,里边那个男主角就很帅,不是一般的帅……还有那个什么奇谭里的小鲜肉个个都帅得很,还有韩剧里的男演员随便一抓都是一大把帅哥……还有……”

是啊,严格说起来,许炎只是尤歌的朋友,但跟容析元一直都是情敌,凭什么他要帮忙?朋友之间的帮助,也是有限度的,像这样的情况,许炎完全没理由要挺身而出,他应该置身事外。

唐虞梅最近是明显放松了警惕,因为容析元除了把家里搞得鸡飞狗跳,他也不提要走的事,加上她以为尤歌真的跟霍骏琰在一起了,顾忌就少了许多。另外,何炬想要离婚,三天两头找她闹,她这日子也不好过,无暇再顾及其他,各方面的戒备都有所减少。

尤歌感觉自己太幸福了,恨不得全都带上飞机啊!

也太有钱了,很像个富二代。”尤歌嘟哝着,又想到了许炎那一身名牌还有他开的游艇。

容析元沉静的墨眸倏地迸出寒芒,眼底一丝愕然掠过,但很快就恢复常态。

喝了一点酒之后,尤歌脑袋轻飘飘的,困意袭来,小憩一下就到了家楼下……她住在出租屋里,是一个普通的住宅小区。

bsp;?? 管家总算是松了口气,正想说关灯离去了,但容老爷子却又发话:“去将我那本红色的影集拿来。”

保险柜里放着的东西,最重要的不是现金和票据或是其他珍宝,而是容老爷子前些日子在医院的诊断书!

这样的社会效应,让翎姐有了自豪感也有了压力,只能尽力做到最好,才能向所有人交代。

老人家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带过,却是让尤歌和容析元都暗暗心惊……一点红酒都不能吃吗?仅仅是身体不舒坦而已?

手机震动,是卢老先生打来的。

蓦地,前方突来一个人撞上了他,传来一声调笑。

但也不是每个人都那么谨慎的,某些人骨子里始终有不甘。

许炎得意地耸耸肩:“本少爷今天兴致好,便宜你了。”

很多养狗的人自以为很爱狗,可是真正能体会狗狗感受的主人,太少太少。而尤歌,从没把香香当狗,她是将香香当亲人看待。

果然事情很顺利,香香和它的孩子们,成为了尤歌最大的弱点,被容析元抓住,其实已经没什么悬念了,肯定是他得逞啊!

尤歌愣了愣,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可是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却站了起来,收起先前吊儿郎当的样子,严肃地盯着容析元,他预感到了即将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否则郑皓月和霍律师不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容析元提前出手了吗?

容老爷子这几天都住在瑞麟山庄,享受着天伦之乐。老人的心情开朗了,人也精神一点,越发慈祥,越来越有人情味。

唐虞梅,是容析元内心深处除了他父亲之外,最大的隐痛吧。

这又是怎样的悲哀呢,她痛苦的时候,只能找一只狗说话?是的,尤歌没有朋友,这些年来,她曾经的同学和朋友早就不来往了,什么原因,她不知道。

尤歌泪如雨下,刚刚她看到有人要扔香香出去,她真的有种瞬间死去的感觉!

但这一切都由不得她,她一个人怎么可能从危机中脱险?羊入虎口,说的就是现在。

死一般的沉寂,持续了大约半小时,忽地,一辆豪车飞奔而来,在经过香香的身边时没有停,可是在开过一段距离之后,豪车猛然刹住,急刹车的声音在静寂的空气里显得格外刺耳。

“沈兆,调头追。”男人淡淡的吩咐,语气中难掩一丝急切。

最不可思议的是,容析元抓到了冯奎和他的手下,却还是失去了尤歌的踪迹……只抓到绑架尤歌的人,目前还都在昏迷中,好像是遇到袭击了,而尤歌却不见了。

这还怎么找?常理来说,找到绑架的人就找到尤歌了,可事情就是这么蹊跷,冯奎三人被容析元发现时,全都晕倒在码头,头部还有伤。在海边,有尤歌的一只鞋子,她是被人带走还是掉海里了?难道是被冯奎他们杀了?

大海那么深,如果真的丢个死人在里边,怎么找?

一向自诩潇洒的许炎,这回也不得不服软,罢了罢了,谁让他那么在乎尤歌呢。

“你们太过分了,立刻跟我老公道歉!”

“你们,都是支持我坐上位的,现在的形势是什么,还看不清吗?容析元最大的软肋就是尤歌!亏你们还一个个自诩精明,这都看不出来?现在容析元的心思都在尤歌身上,分身乏术,正是我们的好时机,将公司里那些还对他支持的元老们,全都拉过来站在我们这边,这才是眼下需要做的。你们可能还不知道,老爷子这个月已经是第六次跟梁律师见面,根据我的猜测,很可能是老爷子要立遗嘱,你们全都盯着点,老实点别让老爷子起反感,哄着他,都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尤歌知道许炎会有种很铁不成钢的心情,但她不知道他还会有一股子酸劲。

是许炎当年一念之差救了她,带她远走国外,才让她有了犹如新生的机会,她才能明明白白地活着。这份恩情,尤歌铭刻在心,可容析元跟许炎不对盘,两人一见就有火药味,她心里怎么会舒服。

“今天我们新婚,该用行动庆祝一下。放心,有隔板的。”说着,他的手不知在哪里按了一下,驾驶室后边竟然真的出现了一块隔板,将后座与前方隔离出来,这样,驾驶室里的人就不会知道后边的人在干什么。

许炎对待感情很谨慎,不会轻易动心和付出,苏慕冉是他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这说明许炎对她是有一定感情的。或许现阶段许炎对苏慕冉的感情还不够深刻,不如她的爱那么多,但相信随着时间,两人会越来越好,越来越融洽,直到谁都离不开谁了,他就会成家,生子……

今天龙晓晓给霍骏琰打了电话,他在外地,说是6点钟的飞机回隆青市,估计到家也要9点了。

兴许是在寒冷的天气里等待会使人的心被风吹得脆弱,龙晓晓不由得喉咙泛堵,一股酸胀涌上眼眶……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035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