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理所当然
作者: 双子星愿章节字数:50359万

时间过去大概六十多年的样子,第一批出动巡逻的军官回到了别院,却是带着十几个大小不一的玉盒交给了易峰。

易峰竟是想要将整个星球完全炼化,因为他无法发现天宫的位置,也无法发现那个老家伙倒底在哪里,就像是整个星球都是那个老家伙所化。

还好的是,大家对于易峰的出现并没有什么异色流露,也没有一人以灵识来窥测易峰。

在酒楼里虽然打听不到什么特别有用的消息,但也能得到一些当下的形势分析。

“寰宇寂灭?这大招的名头倒是唬人,可攻击力却怎么如此脆弱呢?”易峰很轻松便将老家伙的所谓大招给挡住了,心中不禁有点奇怪。

其他修士此时纷纷色变,围聚在易峰千米之外,目不转睛地盯着易峰。

这个办法其实易峰想过,但只是瞬间就被他排除了。如果真让麒麟兄弟来分精魂给自己,麒麟兄弟绝对会当即就抹去自己的灵魂,毕竟自己身上的宝贝足够他们起贪念了。莫说是麒麟兄弟,估计就算是易峰自己的朋友,也难保不会动心。

辰震仙帝毕竟是历事颇多,心境十分豁达,适应能力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到达天妖,那可是连天尊都能对抗的存在,而在天妖之境上再稍稍进步一些,便可以傲视神界大陆的天尊级强者,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

一直飞了几天时间,易峰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主要是似乎任何地方都被仙人们占据着。谁让这星球的仙灵之力浓郁呢?大家都愿意在此逗留也是正常。

以易峰目前的实力表现,当笑萱的师傅自然不算过分。若不是易峰与诸多天尊之间的不睦关系,浙州天尊甚至很乐意让自己女儿给易峰当徒儿,毕竟这会让自己女儿前途无量,同时还有位浙州找到一位超级高手的同盟。

“咦?九种神力也能融合?”

易峰此时正在传送阵中,见到如此情形,心中一凛。无数目光也在盯着他,他一阵头皮发麻,想要传送而去根本不可能,人家见自己心虚,肯定会攻击传送阵。

这个天机老头给人一种霸道而彪悍的感觉,可煞罡星上的老变态,却给人一种沧桑而久远且富有智慧的感觉,一个是沉重如神山耸立,一个是浩瀚如深邃星空。

它都成这样了,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得了,还如此看重这魔剑,只怕是这魔剑十分紧要。而这大个子怪物身前极有可能是神王级高手,连它都如此看重这把魔剑,只怕是这把魔剑没有极品神器那么简单了。

阵法被破了,那极品仙剑宛如困龙出渊一般,发出一阵畅快的剑鸣声,其催发出来的凛冽剑意,也顿时就将整个火熔崖分割。

如此这般,诅咒所化的黑雾在肆虐了近三个时辰后,终于是被轰散了去。

有了很大进步的星辉剑诀,虽然打击面小了一些,但是打击力却是高了许多倍。三更,求收藏、推荐,请大家相信,虽然重写,小飞依然会用最震撼的文字,让大家酣畅淋漓的阅读……

这个情况让那帝君始料未及,因为他清楚,若是那紫色剑光再坚持一会儿,六合吞天阵就会破裂,敌人就有机会破阵而出了。

时间慢慢流逝,转眼便过去了一天,期间易峰还遇到过不少修士,但却没有一人上来与他搭话,每位修士都是行色匆匆,似乎有着大事要办一样不愿耽搁时间。

不死主宰都跑了,不死强者们自然不敢留下,浩浩荡荡的不死大军,宛如潮水一般迅猛退去,留下易峰三人微微错愕。

他甚至在想,一番大战之后,这颗美丽的星球,估计就要一片狼藉了。

易峰虽然自负,但也没有自负到侵入妖族核心区域的程度。妖族一直很是低调,也很是神秘,神界大陆中几乎没有人能够说清楚,目前妖族拥有着何种实力。但是,能够对抗人类修士而不败,妖族的实力几乎不用去查看,易峰也知道自己若是贸然进入妖族核心区域,几乎与找死没有什么两样。

这下有变化了!只见那神牌被丢出去后,蓦然间神光大耀,竟是在顷刻之间就将所有黑色狂潮吸收干净,一滴都不剩下。

终于,妖兽大军的人海战术起效了。纵然是小黑实力彪悍,纵然是小黑防御力极强,纵然是小黑所向无敌,可它的功力与精力却都是有限的,也不可能战胜几万妖兽大军,毕竟妖兽大军中也有不少渡劫期与大乘期的妖兽,它们甚至还发动了天赋神通,几次之下,小黑即便是再怎么强悍,此时也已经是伤痕累累。

而此时,在远处观望的狮虎兽却是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它就是这么盘算的,而且它依然不动,等的就是小黑的天赋神通,一旦天赋神通结束了,小黑还不是任由它来宰杀。

南宫老怪眯着眼睛,巡视一圈,发现大家都在看着他,似乎都在等他回答,似乎都很关心这个问题。如此看来,大家确实是都没有记下那图画的内容。

这震吼自然是由斩天发出,虽然是针对女魔灵识的,却也让易峰脑袋一阵昏沉,灵魂都在剧烈颤抖着。这震吼其实就是灵魂攻击的一种体现,只是易峰不明白而已。这攻击不是针对易峰,还让易峰受到如此影响,那女魔岂会好受。

“呵呵……”

融城主在对方气势被压制,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率先发难,他竟是如鬼魅一般,身子一闪便到了对方阵营之中,一掌拍飞了一位猝不及防的神王后期巅峰高手。

望着易峰那拼命的样子,韩烟儿一阵迷糊,在她看来易峰根本不需要如此拼命营救自己,易峰应该能够猜出自己并无太大危险才对。

四头金线蛇的八只眼睛同时流露出不屑的色彩,每只脑袋中都喷出一道灵光,飞快的组合在一起,竟是直接将斩天剑给击得道飞数百米才止住。

此时言语已经不和,再多说也是无益,那神君的眼中却是已经绽放凶光。

还是因为速度太快,那神君只是见眼前紫光一闪,自己的极品神器就已经触及紫色剑芒,却如切豆腐一般当即突破。

数十位天界强者,对斩天剑与戮天枪阵阵猛攻,无数流光宛如狂潮一般,一浪盖过一浪,强大的法则神通也展现出了惊天威势。

易峰顿时怒了,敢打自己女人,即使是自己女人的父亲也不行,他一把将泪水已经啪嗒啪嗒的韩烟儿拉到身边,微微向前一步,双目中凶光阵阵,怒道:“你这混蛋手贱不成?”

这是一个令人几乎绝望与疯狂的猜测!

可让季常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也不知是易峰有意而为之,还是易峰特别走运,那灵符刚刚飞出,竟是直接撞到了赤炎剑上,爆出一阵火光。

易峰讶然,转而便恍然大悟——

易峰在星空之中瞬移了一段时间,终于在一个月后发现了九阳九月下面的神界大陆。

可它们的累累骸骨说明,在这里确实会消亡,纵然是主神也是一样。

这句话让剑裂空等人都相继脸色大变,但却依然没有人敢站出来,任谁都可以看出,这位龙族高手根本没有倾尽全力,莫说是天赋神通没有发动,就是本体都没有完全显露出来。

可是,那仙帝的灵魂本来就十分不稳定,被魂力入侵倒还没事,可精血却不是魂力,而且还有着极强的侵略性。此时那仙帝毫无意识,灵魂被如此攻击之下,显得有点颤巍巍的,似乎随时都可能直接爆开,继而散为无形。

虽然心有余悸,可那雪人族的皇者依然向前虚踩一步,言道:“阁下实力确实不是我等能够撼动的,但这颗水灵珠关系着我雪人族未来的存亡与发展大计,我代表雪人族恳请阁下能够留下水灵珠。当然,作为回报,我们雪人族无数年来的收藏中,可以让阁下任意挑选一件。如何?”

那黑袍老者就那么站着,云空天尊在其气息之下,已经是骨骼啪啪直响,额头更是有豆大的汗水沿着鼻尖滴落下来。

跟着,周围便又有黑色浓雾弥漫,云空天尊两眼一黑,竟是什么也看不到了。

但是转而,佝偻老者就又恢复了神色,也不去理会嘴角的血丝,微微一笑,道:“该我了!”

若是现在让易峰与东辰天尊一对一,只怕是一招过后,易峰就得惨死当场。

东辰天尊笑着说了一句,随后巨灵神族族长的虚影再次浮现出来,而那月牙玉却是蓦然绽放辉光,一股子无形的能量波动将易峰笼罩了起来。

可斩天的言语刚刚完毕,那妖婴却是忽然吐出一道宛如大树一般粗细的白色灵光,瞬即就将斩天剑击飞老远,而后又是一道白色灵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天火玉净瓶。

易峰虽然对斩天这种总是不能肯定的言语保持怀疑和鄙夷,但他无可奈何之下,也只得硬着头皮再试上一试。

延州乃是越玄神宗的大本营,在越玄神宗无数高手的经营下,境内倒是很太平,极少有强盗劫匪敢在这里撒野,也让易峰三人的行程中少了不少阻力。

而正在气头上的刘一川则是直接破口大骂:“你算老几?”说着,浑身泛起黑白光芒,居然是将包裹着全身的霞光震散,刘一川也恢复了自由身。

“咦?混沌剑灵!”那修士脸上显出了一丝奇异之色。

跟着,他大手猛然探出,如拎小鸡一般地将刘一川抓到身边。他说道:“小子,休要猖狂,即便是有混沌剑灵护体,你不是不死的。”

刘一川如何挣扎,却是无法再次逃出去,这才明白人家在修为上比自己强了无数倍,当即就软了下去,谄笑着说道:“前辈教训的是,小子受教了。”

这霞光的爆炸,威势太强,本来易峰是毫无抵挡的可能,可是,此时斩天剑刚刚发威完毕,在那霞光能量爆发的瞬间似乎触动了斩天剑。

仅凭这一招,也足够击败连破穹那般的高手了,也难怪连破穹也会受伤。

炎傲不为所动,身前却是蓦然出现一条万丈火龙,临空一记神龙摆尾就将几道冰箭扫飞出去。

而失去了诅咒的威胁,空间主宰似乎知道易峰一时半会儿不可能动弹,便直接盘腿打坐起来,时间主宰则是歉然地看了易峰片刻,也打坐恢复去了。

很显然,这年轻修士肯定是华庭宗高人的子弟,此时正在高手的保护下出来练手。

“不像,因为那个阵法布置的不久,而且很快就能自动破开,其中的灵物也很快就出来。最为诡异的是,以那老头仙帝后期的仙识,应该能够找到那灵物的位置,可他却一直等待着。”斩天又解释了一句。

易峰奇怪,难道这家伙也和自己有仇?抑或是早已知道自己的身份?

不过,不论是因为什么,既然人家动手了,易峰自然不会客气。易峰也懒得与之多浪费时间,直接就祭出了噬魂魔杖。

可没有等易峰三人再前进一步,半空之中已经是流光闪动,强大的仙器已经划破长空,想着易峰三人宛如雨点一般落下。

虽然是轻松化解了仙人们的第一波攻击,但是第二波攻击也随即而来,而在第二波之后,很明显是不会停顿半刻便会有第三波攻击。

只一眼,易峰就愕然发现,来者不是别人,真是被一方帝君从修真界接引上界的刘一川。不过,此时的刘一川竟是也已经有了帝级修为,而且功力深不可测。

沙鼠妖接过斩天剑后,确实发现斩天剑已是无主之物,而神识沉入玉简里,以他的见识自然也能够看出镇天诀与聚裂变不是假货。

易峰知道,不是由自己发动,而是由斩天剑发动星空剑诀,斩天剑会受到巨大影响,它蕴含的能量也会有巨大损耗,但毕竟斩天剑刚刚品质得到了提升,而且还蕴藏了海量的鸿蒙之力,强行发动星空剑诀挥霍一次,也不算什么。

没有什么好说的,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易峰直接取出了那颗龙珠,非常小心地吸收其中的魂力。但眼下丹田之内暴动愈演愈烈,易峰只能在小心的同时加快吸收速度。

而丹田之中的乱战,也将易峰的诸般法宝都驱逐了出去,只有斩天剑与那中品仙剑依然浮立不动,任凭风大浪大,它们俩根本不受丝毫影响。

如此反复思虑良久后,梦嫣仙子开口问道:“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不过,易峰却是取出了一个刻着骷髅头的铁牌子,将之在死光上晃动几下,那层层死光便当即消散。这个铁牌子自然是来自于那总管心腹。

而黑风老魔的嘴巴再次轻颤起来,一股子音波传入了麒炎的耳朵。

当然,仙界如此广袤,其他的星系、星域之中,肯定也有资源不错而且星球上仙门实力不强的星球,只是太过遥远,而且短时间内寻觅不到。

感受到阵法被触动,人家自然会出来人查看,然后被那仙君引走,中了迷神香后倒地不醒;跟着,那仙君则是再次轰击那二流仙门的防御仙阵……

随着悠扬的钟声响起,第二轮比斗也正式开始。众人的目光也一下子投向比斗场,周遭一片寂静无声。

片刻时间过去,擂台之上,周围十米之内的地方,台面上都已结起了薄薄的冰,靠得近的台下弟子,都感觉到了一份凉气扑面而来。而正在缓缓腾空的芸霜却似乎对此无动于衷,只是笑盈盈地看着凌华。

所以重新成为活着的修士,虽然是每位不死强者的最大愿望,但基本没有可能达成。

再则,联想到之前消失在这里的不死强者,易峰就更加确信了,这里不是一个时间陷阱,就是一个空间陷阱。这个陷阱能够长存于此,而且能够让强大的不死生物消失,其威势的确非同凡响。

而为了让这将要被炼制出来的噬魂魔杖具有更好的空间,斩天还让易峰投入了大量的空冥石。空冥石其实就是炼制储物戒指的主要材料,在仙界并不算什么罕见的材料,易峰也收购了很多质量不错的空冥石。

新的身躯虽然蕴含了海量的生命元力,但易峰的肉身品质却不怎么高,只是易峰也不担心,有了如此多的生命元力在体内作为支撑,自己以天妖诀来修炼肉身,绝对可以在短时间内让身体品质恢复甚至超越以前的巅峰水平。

易峰害怕这是诱饵,害怕其中会有陷阱,便遥控斩天剑先去试探了一番,若是引起了什么变化,自己便立即离开,为几块神石冒险,易峰现在可是不会干的。

没有太久,一边前进着的易峰,一边忽然醒悟,自己在神园之中的感觉,竟有种进入了独立空间的感觉。当初在那至高神统治的神界大陆上,易峰进入了天宫的世界,也有这种感觉。

易峰自然可以找到那条通道,当初南宫老怪、梦嫣就是沿着这条通道继续前进的,易峰当时虽然没有看到,但却可以猜到。

而在许多白骨之中,易峰感觉有堆白骨的气息有点熟悉,仔细感受一番才想起,这似乎是一位故人的骨身,那位故人便是——邀霞仙帝。

————————

漫山遍野的枫树,呈火红之色,就像是冰山雪地里熊熊燃烧的火焰。

这三位应该是知道神园的一些秘密,估计那三块玉简的内容,它们三位都能看明白,但易峰肯定不会将三块玉简给它们去观看。

即便是斩天剑中流溢出混沌之力,也一样很快就被压迫回去。

再则,就算是自己发动了裂变神通,貌似也无法对金衣天尊构成太大伤害。

就连在一边观战的九魅狐妖都不禁惊呼一声,几乎不敢再看下去,因为没有意外,易峰将要被那骨矛刺破胸膛,跟着肯定是肉身崩溃。

当三位超级神兽提出要换取这块神牌时,易峰的表情太过平淡了,甚至于连一丝起伏都没有。如此平静的表情,却是不像一位已经得到神牌而又要当即失去的仙界高手。

易峰在一边盯着那三位超级神兽,细细一想也就释然,便是给冷依依使了个眼色。

还好的是,在那位祖神想要抓起寰宇天晶时,反应稍慢但却及时赶到的几位祖神化身合力将之震退,而几位祖神化身则是在那百丈方圆里激斗起来。

这对易峰而言,是个好消息,他的肉身强横无匹,纵然不比某些祖神,但也比祖神的化身要强,斩天剑的品质那就更毋庸置疑了。

随后,大家各自返回到康庄仙门之内,易峰将清点战利品的任务交给了辰震仙帝,也没有多理会易可儿的那些异想天开的要求,更没有与韩烟儿缠绵,而是独自一人闭关了。这次闭关,为的搞清楚他自己那最为强大的凭仗噬魂魔杖的问题。

虽然身受重伤,易峰依然驱使天火玉净瓶喷出三色火焰,随后他又收起了噬魂魔杖,一手握着斩天剑,一手抱着梦嫣仙子那温软的身躯。

这下南宫雪琪终于找到出气筒了,这位散魔简直是太值得她扇一巴掌了。

血焰魔帝听此,明显一怔,而来人也没有动,只是等着他给答案。

四位帝级后期魔修,各自祭出一件极品魔器,化作四道黑色虹光,笔直地对着来人轰了过去。而来人既然敢于动手,至少都会考虑到血焰魔帝等人,等血焰魔帝等人的攻击袭到身边不远时,来人却是爆喝一声,从其身上蓦然流转出一道黑色光圈,却是将四件极品魔器全部炸开老远,就连手持神器的血焰魔帝都被震退。

而当二哥看到易峰的脸面时,搞怪的易峰陡然睁开眼眸,与那二哥对视之下,那二哥当即惊呼一声,身子也不由自主地爆退几步。望着纷纷而来的几十位魔道高手,易峰只能在心中暗骂正道修士无耻,居然在此时对自己使绊子。

“重伤?难道你这家伙还有不死的办法?”小莲没好气地白了易峰一眼。

而当易峰二人诸般手段齐出后,南武门中包裹吉雄在内的几位高手纷纷色变,就连远处的越贤三人也是骇然失色。

“这么多年来,你吃苦了。”云空天尊的杀意稍稍收敛,慈爱地轻拍了几下云枝的消瘦的肩膀。

不过,云空天尊接过了那块镇魂神符后,脸色一阵大变。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035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