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缓兵之计
作者: 双子星愿章节字数:50359万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最近不是诸事儿不顺吗?我这心总是提着。”

谢芳华看着晃动的珠帘翠幕,笑意慢慢收起,抬步走到窗前,仔细地打理那两盘仙客来。

月底啦,亲爱的们,翻翻兜,数数月票~有多少人想见铮二公子,唔,看不见月票,我是不会让他出来哒~ ~ ------题外话------

“既然你这么爱看书,这书房归你管吧!”秦铮丢下一句话,站起身,出了房门。

关于更新,放心,我会带上电脑的,如果有网给我用的话……

到底选谁

她也不想新婚两日就打架,回门时让父母担心,尤其还是挑不出他毛病的这种床笫之欢。若说她虐待她,但是她温柔温存跟灌了蜜似的,不能算虐待,可是若说不是虐待,她偏偏几乎昏死得醒不过来。她只能忍了恼怒,任由他侍候着。

“朕记得这丫头出生时没听说有什么病症,后来这病究竟是怎么得的?”皇帝忽然问。

今日上墙者:桀舛时光de谎言,lv1,书童[2015—01—26]“阿情你造伐?今天我们班玩撕名牌,我把”京门风月“当线索让他们找了(*^__^*)……”

谢墨含轻轻一拉,将她拽上了车,待她坐好,他对风梨道,“不必送了,回去侍候你家公子吧”

------题外话------

那少年见前面挡了一个比他身量还稍小的少年,立即问,“你是谁?”

刘岸直起身,四下看了一眼,然后疑惑地问,“听说小王妃的两名婢女报案,孙太医被……这是怎么回事儿?”

那仵作面色一变,立即齐声道,“我二人在这一行做了多年,验尸无数,小王妃质疑我二人的水准,这是从何说来?难道小王爷比我们更会验尸?”

不多时,李沐清来到近前,翻身下马,走到谢芳华身边,对她温和地道,“你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我过来看看。”

秦铮被她扶着坐在床沿,半睁着眼睛看着她笑,“听音,你有什么心愿没有?”

谢芳华点点头。

他自诩算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如今看来,他不算是个好丈夫,也不是个好父亲。

当然可以理解成他又被王妃落了脸面,所以心情不好。

刘侧妃看着他,面上神色这才好转了些,他的儿子虽然不及秦铮长得面向好,但是贵在有才华。这京中的贵裔公子里面,论起有才华,他儿子当算是排在前面的,让她这个娘脸上不知道光彩多少。

秦浩淡漠地道,“没出来见面!”

谢芳华仿佛没听见,头也不回一个。

但是举南秦京城,独有一家不怕与各种官员府邸的人交往,那么就是英亲王府。

“你放得干柴太多了,拿出来!”秦铮道。

燕亭睁大眼珠子,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铮,“喂,秦铮兄,往日你都看得紧,今日怎么就这么放她单独陪秦倾出去了?你就不怕那小子喜欢了她?”

当年宠冠六宫连皇后都要避其锋芒的贵妃据说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这个少年长得不如秦铮漂亮,但一双目光倒是如九天清华池里面的净水,分外清澈。她见过皇帝,皇帝可没有这样的眼睛,他大约随了他的母亲。

谢芳华点点头,走上前。

“这……这怎么可能?她刚过门多久……”刘侧妃不敢置信。

秦浩面色发灰,不吭声了。

谢芳华点点头,挽着英亲王妃,出了紫荆苑。

谢芳华看着他,“你喜欢不喜欢小孩子?一个长的像你又像我的小孩子?”

二人转眼间便来到了那间房门口。正巧碰到连衣服也没穿戴整齐便往外急急忙忙跑的宋方。

谢芳华点点头,“那就听大姑姑的,不查了吧!”

“大姑姑,咱们刚出了丽云庵,丽云庵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总要有人去看看。更何况,府衙官兵既然去了人,到底是天灾,还是**,都会弄清楚。毕竟我们刚出丽云庵,若是**,也脱不了干系。”谢芳华道,“您放心吧。有云澜哥哥陪我带着人去,不会出事儿。”

谢芳华抬眼看英亲王妃。

...回到御书房,见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从今日起,李沐清监国,郑孝扬掌管兵部粮草,英亲王、左相、永康侯共同辅政,朕要去漠北。 不准抗旨。”

李沐清站着没动。

郑孝扬得意地哼哼了两声。

“不是不好,好奇怪耶。”玉灼挠挠头。

秦铮当先走了进去。

他是和衣睡的,衣服有些皱皱巴巴。

小童将准备好的千金送去给酒肆主人。酒肆主人今日一顿饭便赚了千金,大约高兴,免费送了一坛酒给小童。

谢芳华虽然睡着,但是凭借她在无名山多年的练就的本事,自然是没睡得极熟。她能调整呼吸,任谁也看不出她其实心里是略微清醒的。

谢云澜看着她动作如此快速,跟个孩子一般,沾到床的样子分外满足。他不由得露出微笑,声音也暖了些,“那你睡吧!有事情只管叫人喊我。”

小童摇摇头,无声地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公子去胭脂楼亲自接了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她靠得公子极近,而且她还挽着公子胳膊,公子也允许了。后来她想去吃红烧鳜鱼,公子带着她去了红林酒肆。酒肆里面有秋千,芳华小姐想玩,荡秋千的时候,公子将她举上秋千的,她一直挨着公子。回来的时候,在马车里,芳华小姐似乎靠着公子睡着了。下车后,芳华小姐说不想动,让公子背他,公子也应允背了。只是到院中时,芳华小姐觉得东跨院很好,也想住东跨院,公子才第一次拒绝了她。”

“既然知道,你就干脆放弃。”明夫人道,“你是女儿家,年纪小,就算赏花会上大放阙词,也没有人真正去揪着你不放,说你言而无信,你还是能找个真心待你之人。”

谢芳华走出暗室,拿出玉萧,放在唇边,吹了一支曲子。

秦铮也饿了,止住话。

小泉子吓了一跳,“皇上,这从何说起啊”

小泉子住口,不言声了。有些话他能说,有些话皇上能说他不能说。

“去敲门。”秦铮对外面吩咐了一声。

“我家小王爷和小王妃。”车夫道。

秦铮走上前,围着车,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

“王妃。”翠荷来到门口。

她刚走出外间,便“啊”地叫了起来。

春兰说不出话来。

“嗯,就如在西山军营时,范阳卢氏的子嗣的死一样,是虫咒之术。不过,这个虫咒之术更霸道,使人七孔流血而死,且死相凄惨。”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知道谢芳华既然将药方给侍墨,她自然是她信任的人,便也就没说什么。

谢芳华随他扔了纸笔,对他笑道,“一日两日怎么就做不成我这一日也没白用功,已经做成了。接下来,按照我的方式,不出十日,定能将谢氏暗探重新洗牌,待你出兵北齐之日,我定能使得谢氏暗卫做你的后盾和助力。”

谢芳华笑着跟在他身后,一起出了宫。

------题外话------

秦铮看了一眼,立即道,“这一对我要了!给我收起来。”

秦铮当没听见。

看过了朱钗之物,掌柜的便拿出了玉佩、项链、手环、扳指、绢花头饰等物。

    “风梨,请芳华出去!”谢云澜对外面喊了一声。

“这下面的方盒是王妃命兰妈妈给你选出的两套首饰,也命我一并带来了。”翠荷掀开衣物,露出下面的一个精致的方盒,她轻轻打开,里面珠翠首饰光华宝鉴。

总之,突然出了这等事情,秦钰这个皇上才是夹在中间为难。

英亲王妃忧心地道,“真是一日不得安静,怎么好生生地偏偏冒出来个荥阳郑氏的二公子这个二公子,你可知道”

屋中,李如碧坐在床上,神色默然,半边脸血肉模糊一片。

心爱的女儿被人打成了这个样子,要知道女子容貌最是可贵,被打成了这个样子,任哪个做母亲的也不能无动于衷。

李如碧看着她,“到底是能还是不能,你给我一句痛快话。”

“我说没有十全的把握,但没说不一定治不好。”谢芳华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再耽误下去的话,便真的治不愈了。”

谢芳华点头,走了过去,先给李如碧清洗了伤口、消毒,又掏出怀里的上好的金疮药和凝脂露膏,给她涂抹上,深深的鞭痕,几乎露骨,最后给她半边脸都包扎上,洗了手,又走到桌前开了药方,递给李沐清。

小泉子也高喊,“皇上,太医来了!”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金燕拉着谢芳华坐下,看着她,压低声音询问,“芳华妹妹,你想必已经猜到我叫你来这里的目的了”

“他能谋什么无非是让我不能大婚而已,总不能杀了我。”谢芳华冷笑一声,“换人易容成为我进宫,在外人的眼里,那也是我进了宫。那个代替我之人若是不能在皇宫里制衡秦钰,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那么,无论他筹谋什么,也许就真的成了。”

忠勇侯冷哼一声,“秦铮在西山大营三十万兵马,这么些日子,他应该也都变成自己能掌控的了。秦钰若是不想血流成河,应该不会闹得太过分难堪。总不能让秦铮抓住把柄。毕竟名义上,她是入宫待嫁的,可不是嫁去皇宫。秦钰若是连这点儿都分不清,也就不配做未来的皇帝。”

谢林溪也叹了口气。

英亲王妃呆住,其她几位夫人也愕然。

“那是因为你爹要他先立业后成家,免得闺阁之事拖累他。”英亲王妃提起这个就生气,英亲王对一个庶长子的栽培太过上心,导致他如今的确武全才,对秦铮构成了威胁。

谢芳华忽然记起秦怜说过金燕郡主喜欢秦钰,大长公主多年来不曾阻止,看来也是看重秦钰的。尤其是皇后娘娘早就未雨绸缪,拉了英亲王妃的女儿,将英亲王妃拉到了她的阵营,况且,她又回做人,和大姑子姐以及妯娌嫂子都相处得和睦。大长公主府只要是不做犯上作乱之事,那么定然会永葆荣华亲贵。永康侯府若想不倒,除了有皇上的扶持外,还要拉拢朝臣。如今卖给大长公主府么大的一个人情,而且卖得还很是时候。那么永康侯府就算有些小错。也无大碍了。

永康侯府的勋贵虽然不比忠勇侯府的世代富贵,但能立于不败之地,果然是不可小视的。

怪不得前世忠勇侯府顷刻间便瓦解,谢氏举族倾覆。南秦皇室布的这一局不可谓不大,不可谓不细密,不可谓不果决。高墙众人推,墙不倒才怪。

秦铮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暗暗地惋惜了一声。

谢芳华敏感地察觉到了他情绪变化,她低头,只见自己因为刚刚起得太急,锦被滑落,不着寸缕的身子暴露在帷幔内,外面天色大亮,帷幔内自然看得清清楚楚,遍布吻痕,红红紫紫,她脸顿时烧了起来,一把揪起被子,就要往身上盖。

情话绵绵,羞了娇颜。

“催老前辈已经出了北齐,向西而去了,暂且还没有具体的下落。”侍画小声道,“不过侯爷和言宸公子如今在临安,临安大水很大,桥塌路毁,他们被拦在了临安。恰巧太子殿下治水,如今与侯爷和言宸公子赶在了一处。距离京城八百里地外。”

谢芳华又在门口站了片刻,转身回了房,侍墨跟进屋侍候她梳洗。

秦铮蹙眉。

今日朝中也来了不少朝臣,以左右相为首,六部尚书,翰林院御史台,几乎都来了。

秦铮和谢芳华转过身,面对彼此,缓缓拜下。

有人说,“这样美的新娘子,他的魂儿估计此时都勾没了,不见准回来。”

英亲王妃招呼前来道贺的宗亲女眷和朝中命妇以及大臣家眷。

这就是秦铮,他在用他的方式爱他,用他的方式给了她这样一个刻骨铭心的大婚之礼。

四目相对,两双眸子倒影出彼此的容颜。

谢芳华淡漠地道,“相信又如何?不相信又如何?就算京城皇宫和各府邸炸开了锅又如何?也不干我的事儿。见不到七星,我自然不会放了他。对于不相识的人,对于我派出去的使者,被人随意扣留了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提醒四皇子一声。我的人不是那么好扣留的。早晚要还回来!”

“我若是三岁小孩子也就罢了,四皇子这番言语对我不管用。”谢芳华感觉雨大了些,下车时因为情急,见月娘危急,便着急出手了,没打伞,她蹙了蹙眉。

谢芳华想着原来她抓的那人叫初迟?她微微挑眉,淡淡道,“是抓了一个人。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你口中的初迟。但是你的人就对了。”

谢芳华忽然冷笑一声,“四皇子年纪轻轻便得了耳鸣之症吗?扔和送岂能是一个道理?”

月娘此时已经青丝散乱,衣裙被刮了几道口子,几乎半个身子都染了血。气息发急,再过片刻,恐难支撑了。

药圃是实打实的药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异常,谢芳华转了一圈之后,便来到屋门口。

这世上除了她,也没谁了。

秦铮从厨房出来,一把拽住她,“你要去哪里”

谢芳华猛地打开他的手,“我脑子清楚明白得很。”

秦铮大怒,“事实是什么耳听是虚,眼见都不一定是真的。”话落,他伸手用力地戮了戮她的心口,“要用这里感受,你说,用你的心来想,我是会娶李如碧的人吗”

谢墨含看了她半响,缓步走了过去,坐在了她旁边,揉揉额头,苦笑道,“这次与永康侯府的梁子可是结大了!”

“对!哥哥,你说得很对!你不去做捕快查案都可惜了人才!”谢芳华放下杯子,笑吟吟地对他道。

二人来到大门口,也正巧英亲王府的马车来到。

“虽然是春天快来了,但到底是这个冬春交替的季节乍暖还寒,你有病在身,又穿得太少。手这么凉,赶紧进去吧!”英亲王妃一边说着,一边就着谢芳华的手下了马车。

谢墨含向前方看了一眼,那三人已经走出很远,秦铮走在前面,英亲王妃和谢芳华携手走在他身后几步远。能感觉到英亲王妃是真的喜欢他妹妹,他笑了笑,不再说话。

“王财,你可还有什么话不曾交代完?”皇帝又问王财。

如今的秦铮,只要一和皇上碰面,肯定是和皇上对着干。把皇上气得跳脚的时候已经不知多少次,数都数不过来了。

对于秦铮,他们都觉得,活了大半辈子,看惯了多少朝中官员各种脸面和心思,还是看不透秦铮。

“准了!”皇帝摆摆手。

除了这三人外,林太妃、右相夫人、英亲王妃、以及秦倾也都面有凝重之色。

又过了半个时辰,青岩出现禀告,“公子,法佛寺方圆十里内,已经着人全部排查完,除了拾到一片衣角外,再无收获。”

今日上墙:彼岸花的咒语,lv4,秀才:我觉得二爷会不会是皇子?哈哈——

送走了小泉子,永康侯夫人对燕岚感慨道,“人与人真是不能比,芳华小姐与你年岁相当,可是却在这南秦京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本事能力都让朝中如你父亲这样的一般老臣退避三舍。”

“我哪里是为您念佛?我是为了哥哥,您肚子里的孩子若是个男婴的话,哥哥可以解脱了,不必困在永康侯府了。以后,永康侯府就让您肚子里这个小东西扛着吧。”燕岚道。

永康侯夫人摸摸肚子,“娘觉得,除了你哥哥和你,我能再怀上一个孩子,就是上天赐下来的福气,应该与人和善,多做善事。”

“不过,就怕是死命拦截也拦不住。”言宸道,“毕竟,铮小王爷手里可是有好几股势力,若是能轻易拦住,他便不是秦铮了。”

谢芳华动手倒了一杯茶,然后扬手,里面的茶水顺着茶杯的杯壁流到了地上,热腾腾的茶水落到地上之后,便冷却了,被地吸收了,她慢慢地放下茶杯,对言宸道,“我和秦铮,就犹如这杯茶,总有人是执棋之手,前些年是他,如今该是我了。”

言宸压低声音道,“隐山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空无一人。”

秦钰依旧拉着谢芳华同坐玉辇,除了永康侯留在皇陵处理三皇子、五皇子之事外,文武百官随扈回京。

谢芳华心想,玉兆天果然是有真本事,若是她和秦铮不进阵,单靠青岩和这三十人守在中门的话,根本就守不住,这迷雾阵被他破了还真说不定。

秦铮了然。

秦铮点点头。

“一个人叫玉言宸,一个人叫齐言轻。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秦铮冷哼一声,“一个是北齐的小国舅,一个是北齐的二皇子。”

听到二人的脚步声,崔荆和谢云澜齐齐抬起头看来,当看到谢芳华和秦铮,崔荆笑道,“你们两个孩子,怎么这时候回来了?还急匆匆的?出了什么事情?”

“没找到!”秦铮沉着脸,“你家主子手下能人异士不是多吗?他真一点儿办法没有?那个初迟呢?不抵用?”

谢芳华看向秦铮。

秦铮重重地点头,“好!”

只一句话,她连出手拦的力气都没了。

英亲王妃皱了皱眉。

“这……”英亲王妃有些惊愕地看着秦铮。

不多时,秦铮的身影便出了胭脂楼。

玉灼和飞雁自然听到了二人的动静,此时也都齐齐从隔壁房间走了出来。

谢芳华抿唇不语。

谢芳华看着秦铮抽疯,瞅了一眼呆愣在门口的春花、秋月,又瞅了一眼垂着头似乎冒着冷汗的平阳县守。她声音有些委屈轻软地道,“秦铮,你让我滚哪里去?滚回京城去?可是你死拉硬拽地将我拽来这里看花灯会的!”

秦铮神态看起来自然而轻松,但偏偏眉目间有一丝隐忍的纠缠,若不是熟悉他的人,几乎看不出来,“否则你怎么会不惜如此暴露自己,也要拿下秦钰身边的那个人?”

着我?”

“饿!”秦铮点头。

秦铮拉着谢芳华回到烟雨阁,便见飞雁、玉灼、春花三人一身狼狈地站在门口。

他们发现,南秦军纪严明,南秦的皇上说不欺诈百姓,就不欺诈百姓,顿时也觉得没那么可怕了。于是,关中的百姓们虽然小心翼翼,但也依旧照常生活。

秦钰知道他一直部署兵事,小橙子与他叙述时,他正忙着安抚城中诸事,便简略地将从小橙子口中听来的关于秦铮和谢芳华近来的事情与他说了一遍。

谢墨含沉默片刻和她一个房间住?那她还要不要睡觉了?

过了半响,秦铮踢了靴子,上了床,挨近谢芳华,伸手扯过被子,搭在两人的身上,被子刚盖上,他的胳膊一软,身子也软软地躺了下来。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035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