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傲天锋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路上,林逸脸色一直都很凝重,心里有种感觉,自己面对的将会是一个无比可怕的存在。

这里,四处白茫茫的一片银色汪洋,静止不动,给人一种极其死寂的可怕感觉。

“恩?”夜无痕眉角微挑,一双眸子刻意的扫了站在上官云端身边的依琴一眼,然后再次望向上官云端,微勾的唇角带着几分戏谑,“不明白?或者本王应该换一种称呼!”

十分重要的,特大的事情,大家微微的愣住?原本大多数的人看到如此隆重的场面,就都以为太上皇宣布的极有可能是关于皇位的事情,而再听到太上皇此刻的话,就更加的多了几分肯定了。

那个侍卫恍然,明白了上官云端的心思,遂配合着上官云端说道,“好,属下这就去安排房间,这位小姐,请跟我进来吧。”

皇上竟然还说仅仅那样而已?

叶寒的眸子直直地望着他,眸子深处隐过几分探究,更带着几分暗暗的期待,他就是想要看到凤绝会有何反应。

只是,她那提高的声音中,仍就带着几分柔意,少了几分那种震撼的魄力。

“是呀,早上出来的时候,你皇兄说我筹不到多少钱,我还跟你皇兄打赌,赌看看谁筹到的钱多,今天,说不定真的会超过你皇兄的。”上官云端微微的笑道,声音中带着几分刻意的甜蜜。

凤阑绝的话音未落,便已经抱起了上官云端,快速的闪了出去,只留下隐呆愣在原地。

这个女人,今天晚上来这儿,到底是何目的?

月光撒下,落进那轿子中的身影时,那张脸慢慢的变的清晰。蓝岚听到上官云端答应了,心中暗喜,再听她说一招定输赢,以为她说的是比试武功,眸子中更是隐过几分得意的冷笑。

“恩,这种比法倒是挺有意思,而且,正如王妃说的,对两个人也都是十分公平的。”丞相大人微微的点头,低声说道。

一直保持沉默的皇后突然开口说道,所有的话,都是在称赞着蓝岚的,但是,蓝岚却明白,皇后的真正的意思,却也是为了上官云端的,生怕她再为难上官云端。

“皇上,臣只带了一本书,既然是王妃与公主两人比试,那就要应该有两本,不如,皇上再让人去取一本来。”严大人却并没有着急把书拿出来,而是再次慢慢的禀报着。

“是呀,事先丞相就说过,那书是严大人刚写出来,其它的人都没有看过,严大人也说了,未经太上皇与皇上的允许,绝对不可能让其它的人看到,而皇嫂才刚来凤月国没多久,怎么可能会事先看过这本书?”凤忆希一脸气愤地望向蓝岚,“你做不到的,不见的别人就做不到,你没听说过,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吗?”

那侍卫便快速的将手中的书信递到了皇上的面前,皇上快速的打开,随即一张脸瞬间的阴沉。

“可是,国库中现在。”皇上的脸色微沉,心中有着太多的不满,但是上官云端说的句句在理,他也不好反驳,只能以国库空虚为借口。

当然,她知道,这一切都归功于她给她服下的那颗‘毒药’,其实那只不过是一颗养颜的补品,根本没毒,她只是吓唬南宫雪的,说起来倒算是便宜她了。

但是,若是上官云端的目的是为了调开他的话,那么岂不是已经知道了丞相是他的人?上官云端暗暗冷笑,看来,这个女人就是铁了心的想要看她出丑。

上官云端直接忽略那一道道的目光,只是专注的写着自己的数字。

“说真的,本王也还没有加到这么多的,所以才让大家一起来鉴定。”凤阑绝没有正面的回答皇后的话,而是模棱两可的说道,而他话的意思就是说,这些后面的数字,他也不能确定,是不是正确的。

昨天晚上他留下处理那件事,而让凤阑绝去找她时,这一切,便已经成了定局了。

“云儿,本王衷心的祝福你与绝王幸福。”夜无痕的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仍就隐着几分不舍,似乎还有着几分无法控制的伤痛,但是,他知道,有些事,必须要学会割舍,学会放手。

着急?她到底为什么而着急?

依琴与流萧纷纷的愣住,南宫世家?!主子来这儿做什么?

跟在后面的凤阑绝也不由愣住,万万没有想到,跟着她竟然跟到了南宫世家?

他的话语再次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过,那些大臣的夫人们,也都刚刚进了阁厢院。”

“恩,这样就最好了。”凤阑绝微愣了一下,然后极为赞同地说道。

上官云端的眸子也快速的转向叶寒,有着些许的紧张,更有着太多的期待。

双眸微抬,却看到叶寒正慢慢的向着她这边走来,今天的叶寒跟平时有些不一样,平时的他,可是唯恐天下不乱,但是现在的他,却是有些没精打采的,而他的脸上,似乎有些几分沉重,或者还有着一些沉痛。

这样,他自己可以有自己充足的时间,而且那些大臣们也觉的皇上如此的相信他们,就会更加的卖力。

还真是可悲,可笑呀。

“怎么?就这么不想看到本王?这么想要逃开本王吗?”蓝魅辰的眸子微微的一闪,再次低声问道,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异样的情绪。

他这般辛苦的赶回蓝城,处理好了一切,就是为了能够顺利的娶她,她此刻竟然跟她说,跟他早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她此话一出,众人愕然,蓝魅辰的脸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中也快速的漫过那似乎要将人冰结的怒意。那架着她的侍卫便停了下来,只是,却并没有松开她,而是望向夜无痕,等待着夜无痕的命令。

她这一个动作,不用说任何话,便堵住了所有人的嘴,特别是李贵妃的。

“皇上,刚刚李贵妃不是说,先前她就曾留上官云端喝茶,按理说,当时上官云端就喝了那茶的,为何上官云端却没有中毒?”皇后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双眸微转,故意略带疑惑的望向皇上。

此刻,他的声音比起平时,更多了几分冰冷,想要害他,就要负出代价。

只是,上官凌雨却是暗暗惊滞,特别是在听到凤阑绝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后,心下更多也几分担心,既然凤阑绝这么爽快的答应,而且还要当着爹爹的面为她戴上,便说明,凤阑绝的心中是真的爱着上官云端的。

“她怎么说?”只是,还没有等她说完,夜无痕便急急的打断了她的话。

“恩。”只是太上皇却是微微的点头,“丞相言之有理。”

“是,没有指使。”几个人再次开口说道,只是,这次的声音却是明显的低了很多,少了几分底气。

“你刚刚被休回府,竟然还有脸去参加选亲,你是嫌丢脸丢的还不够吗?你是想让全天下的人都取笑我们将军府吗?今天选亲的可是绝王,真正的人中龙凤,你这个样子,也配参加?”老夫人听到上官凌雨的话,脸上浮出几分明显的嘲讽,说出来的话,更是没有给上官云端留半点的情面,将上官云端贬的一不值。

她进宫,本来就是为了爹爹,她也知道皇上的圣旨上明确的说着,只是要还留在家中,待嫁的女子都要参加。

“你有迷药吗?”众人都把目光转向她。

“没有。”那女子微愣,有些尴尬的垂下眸子,她们可都是进宫选亲的,怎么可能会带那种东西呀。

“她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她现在已经是绝王的王妃,不是你的女人了,你有那份心思还是多关心一下你自己的女人吧。”虽然夜无痕松开了他,但是叶寒的眸子中的怒火不但没有半点的消减,反而更加的升腾,语气也更冲了,似乎还带着那么几分异样的情绪。

“叶寒,你发什么疯呀,人家就是问问皇嫂的情况,你有必要生气吗?”凤忆希的心中也有着几分不解,而望向一脸沉痛的夜无痕时,不由的对叶寒怒声吼道。

不过,就算心再痛,再不舍,却还是不能不放手,因为,他不想让她为难,不想让她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只是,出了房间,看到他那略略僵滞的背影,一时间,她却并不知道要说什么,她知道,这个时候,的确没有一个合适的词来安慰他。

他这话一出,众人都纷纷的惊住,玲妃不是在十五年前就服毒自杀了吗?怎么还会为凤阑锐生了一个亲弟弟?

“锐儿?”玲妃的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异样,反而慢慢的走了进来,直直地走到了凤阑锐的面前,低声喊道,声音中,带着些许的轻柔,却似乎又隐着太多的情绪。

“属下对不起王爷,属下罪该万死,任凭王爷处置。”那侍卫的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然后突然的垂下眸子,双膝直直的跪在了地上,愧疚中,却是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绝裂。

其它的女人,都是一脸的嫉妒,但是谁也不敢多言,也都跟着急急的离开了。

按爹爹所说的,当年爹爹是被老夫人下了那种毒的,送进了二夫人的房间中的,那种毒可是没有解药的,唯一解毒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有发生肌肤之亲,若是爹爹没有碰二夫人,那么爹爹身上的毒是怎么解的?

“你还敢要我相信你,难不成我被你骗了这么多年,还没被骗够吗,我是瞎了眼,才会相信你,哼。”老夫人微微的冷哼,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怒声道,“没有想到,霜儿跟雨儿,才是你跟别的男人生的野种,而鸾儿才是被冤枉的,当年,我不应该相信了你,害死了鸾儿。”

只是那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狠绝的怒意。

只是赏字还没有说话出,凤阑绝的剑快速的一挥,他们上方的一片树叶便突然的正对着张大旺的脸飞去。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让她离开。

就算主子要赶人,也不用这么直接吧,怎么说,人家这位公子,刚刚可是救了主子呀。当然,依琴没有听到他刚刚的那句以身相许。

上官云端在七名那两个字,刻意的加重的语气。似乎是刻意的强调着什么。

夜无痕坐的位子本来就离尚书大人很近,所以只要微微的侧眸,便看清了那画像,随即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这个女人,果真不一般。

上官云端心中暗暗思索,时寒这么做,到底是为了她肚子里所谓的‘孩子’?还是另有原因。

凤阑绝交剩下的事情交给了一起跟来的两个大臣,他已经离开京城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云端现在怎么样了,他真是狠不得立刻飞回去。

“奴婢,奴婢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奴婢原本与清儿从那边走过来的,走到王妃身边,想向王妃行礼,只是,奴婢只感觉到眼前一晃,清儿就躺在地上,就是这个样子了。”另一个丫头,便一脸害怕,略带轻颤的解释着。

这份爱,是那么的伟大,多么的无私。

南宫雪用力的点着头,却仍就不敢出声。上官云端心中暗笑,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她知道,夜无痕是一个极为危险的男人。

她此刻的示弱会让她们掉以轻心,更在一定的程度上满足了她们的虚荣心,那么,此刻的她,在她的眼中,就成了一只,笨笨傻傻的毫无危害的小白兔。

上官云端的脸上,是目瞪口呆的惊讶,一双眸子,似乎下意识般的惶恐的望向三夫人,刚刚拽了二夫人头发的手,似乎也是下意识的指了三夫人一下,然后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快速的收回手,害怕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四夫人快速转向恰恰站在她身边的五夫人,看到五夫人衣袖上的细针时,双眸猛然的眯起,恶狠狠的吼道,“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暗算我。”说话间,也不由分说的扑到五夫人。

刚刚的抗议声,也都消隐了下去。

凤阑绝轻笑,看来,这个问题难不住她,罢了,今天就事就由她自己来处理。因为,他知道,她有那个能力,不需要他在这个时候出手,而且那些百姓也只能暂时的阻拦,断然不敢伤她。

他可能已经听到他们些许的对话,走进房间,看到要出去的他们,沉声道,“本王也陪你们一起进宫。”

“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上官云端在她们的耳边,低声说道。

王妃其实完全可以命令她们,根本就不必跟她们商量,但是王妃现在,却在征求着她的意思,她们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两人很快便来到了皇后的寝宫,果然,发现皇后的寝宫外,并没有太多的侍卫,跟平时并没有多少差别。

话语微顿了一下,突然再次说道,“对了,当时母后进去的时候,好像看到一个侍卫正站在太上皇的面前,不过,母后进去后,他就退到一边了,当时母后并没有在意,这会想来,倒是感觉到好像有些奇怪,因为,那侍卫,以前好像并没有见过。”

“云儿,不如先等一下,等大殿那边有了消息再说吧。”皇后生怕上官云端坚持,不由的再次劝道。

“皇嫂,让我去吧,你的身份特殊,这个时候,那人只怕正想法设法的想要抓住皇兄的把柄呢,万一到时候发现了你,肯定会用你来威胁皇兄的,但是我不同,就算被发现了,我可以说是去看皇爷爷的,他们也不可能拿我怎么样?”凤忆希突然望向上官云端,一脸坚定的说道,她虽然不太懂朝中的那些事情,但是这个道理还是懂的。

所以,二皇子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争夺这太子之位,当然其它的皇子也都明争暗斗。

“父皇,她的确杀死了太上皇呀,这件事,可是十分的严重呀,父皇可不能心软呀。”二皇子也略带急切地说道。

如今,只是这一句话,只是这一个眼神,便让她明白了,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而她儿子的眼光,也绝对是不会错的。

不过,不管有多少的敌人,她都陪着他一起,一个一个的对付,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害怕,更不会有丝毫的退缩。

这样一来,他们心中的紧张与担心,便略略的放下了些许。

这么多年,他走过的地方不少,有很多地方的风景比这儿更上美上几分,他一定要带她一起去看看。

“不必了,就先让他在王府中待几天。”凤阑绝却是快速的打断了隐的意思,凤阑锐现在对他可是有一百个的不放心,就算他们揪出了那个人,凤阑锐也一定还会再想办法派其它的人来。

这人还真是行动派的,说风就是雨的。

上官云端再次的震撼,好吧,她终于意识,这位人兄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

尚书大人与丞相纷纷的行礼,尚书大人神情间有些凝重,可能是在猜测着夜无痕突然来此的目的。

上官云端听到凤阑绝的话,却是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天呢,这人说话还真语不惊人死不休,一看就知道,他身份了得,而且刚刚她看到夜无痕望向他的神情,便愈加的肯定了这一点。

“请问李公子看的什么书?”上官云端神色未变,再次紧跟着问道,对李玉的话,似乎没有丝毫的怀疑与质疑。

心中不由的暗暗一惊,没有想到,在这密室中,竟然也会被人偷袭。

“没事。”上官云端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毕竟,凤阑绝刚刚的速度那么快,就算有什么危险也一定躲过了。

那丫头先前,还一直维护着她的主子,只是,却没有想到,她的主子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来杀她了,这丫头只怕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的主子的手中,而且还是这种凄惨的下场。

“要不,你先在这儿等一会,奴婢去禀报皇后。”那宫女倒是极为的客气,轻声的商量着上官云端。

众女子也都想到这一点,纷纷露出或多或少的得意,然后幸灾乐祸的从上官云端的面前走过。

“上官小姐。”只是,她的一个点心还没有吃完,一个宫女却突然出现在的她的面前,极为恭敬的喊道。

那宫女见上官云端起身,便向前走去,上官云端也没有再多问,而是跟在她的后面,“你要带我去哪儿?”看她走的方向应该不是去皇后或者去大厅的方向,上官云端再次问道,在这皇宫中,她并不想让其它的人发现她的特别,所以还是极力的伪装着。

她已经把话说到了这种份上,上官云端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便只能拿过她手上的衣服,心中却在暗暗想着,最好是这件衣服不合身。

只是,让上官云端惊愕的是,那件衣服穿在她身上,当真是无可挑剔,无懈可击的适合。

虽然此刻换了一副容貌,但是她却仍就一眼认出了他。原来他竟然是传说中的绝王?!

上官凌雨唇角的笑慢慢的散开,只是她的眸子似乎再也睁不开了,慢慢的闭起,闭起,而她那原本微微起伏的胸脯也终于平静了下来。

二夫人一听,腿的都吓软了,这儿可是在夜无痕的府中,可没有她说话的份,更何况现在老爷已经离开了,心中虽然对上官云端恨到了极点,却也不得不离开。

老夫人本来就对上官云端不满,听到二夫人的话,更是怒火升腾,再次狠狠的瞪了上官云端一眼,想要再说什么,但是唇微动了一下,却并没有说出来,而是与二夫人,上官凌霜一起离开了。

“是呀,皇兄,你还是快点回去吧,若是现在皇嫂走不开,你就自己回去,等处理完了事情,将一切安排好了后,再回来接皇嫂。”凤忆希也是一脸的着急。

南宫雪缓缓的走到琴前,略略含羞的对着凤阑绝微微一笑,然后手轻轻轻抬,缓缓的落下。

手指微动,美妙的琴音便顿时传开,优美,熟练,动听,不得不说,南宫雪的琴艺的确不凡……

此刻,她那扭曲的脸,再加上那恐怖的伤疤,真的让人感觉到有些害怕。

虽然他一直最爱着云儿,但是心中也一直疼着雨儿的,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而且雨儿从小就十分的聪明,也十分努力,样样做的都很好。

“你怎么没死,你怎么可以没死?”场上的上官凌雨此刻的眼中,根本就看不到其它的人,只是对着上官云端疯狂的喊着。

上官傲天听到夜无痕的话,身子猛然的僵滞,脚步也不由的停住,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怎么都迈不动。

上官云端的眉头紧蹙,此刻的上官凌雨只怕已经疯狂了,根本就不想事情的后果了,她在这个时候若是服个软,说不定,还有条生路,但是,她却……

他先前说,会让她生不如死,她知道,他绝对做的到,所以,她现在,真的想直接死了算了,不要再受那无尽的折磨。

只是,她双眸微转时,却恰恰看到了站在不远处,一身僵滞的上官傲天,微愣,不由的惊呼道,“爹爹。”

那么刚刚的那一幕很显然爹爹已经诀诀看到了,看爹爹那痛苦的表情就知道了。

“不是娘亲的错,娘亲那么做也都是为了我们。”上官凌雨突然再次开口说道,竟然还维护着二夫人。

他还真不是一般的狂妄,想到昨天晚上他吃瘪的样子,她唇角的弧度愈加的灿烂。

此刻王府书房中。

“继续去找,挖地三尺,也要将她给本王找出来?”夜无痕双眸微眯,冰冷的声音中隐着几分咬牙切齿的狠绝。

刚开始蓝岚背的时候,皇上一直都认真的看着。

她不能输,但是,她又总不能去捂住上官云端的嘴,不让上官云端背出来了。

众人听到丞相与严大人的话,一个个惊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这真是神速呀。众人听到她的话后再次的怔住,是呀,谁规定了女人被休后,就不能再嫁人了,就不能再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迎亲的队伍,终于再次向前行进,慢慢的进了京城,而那些刚刚围在城门口的百姓,都随即跟在迎亲队伍的后面,欢迎着王妃,众人一传十,十传百,不过片刻的时间,上官云端已经成了全京城的风云人物。

就算别人不管,母后总会管吧,他可是亲自写信给母,让母后准备的,他可是带着万分的喜悦写那封信的。

而他现在这个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情绪的波动,你的情绪随着事情而波动,便已经中了别人的计了。

“以后若是碰到了美男子,就可以厚着脸皮去追。”上官云端的眉角微微的一挑,故意说道,她现在就是想要让他完全的放松。

“上官云端。”不等她的话说完,凤阑绝揽着她腰的手,猛然的一紧,有些咬牙切齿的低吼,望向她的眸子中,更是漫地浓浓的怒火,唇微动,一字一字恨声道,“上官云端,你休想,这一辈子,你只能嫁给本王。”

要嫁给他,要溶入这皇室中的生活,以后便注意会危机重重,她自然要有绝对的保护自己的能力,若是她懂武功的话,就最好了,上次之所以让上官凌雨的计划得逞,就是因为上官凌雨会武功,而她不会。

绝王府中的几个侍卫,惊愕之中,却都纷纷为王爷开心,看来,王爷是真心的爱着王妃的,要不然断然不会这般的开心。

“主子什么时候都很美。”依琴白了她一眼,闷闷地说道,她跟流萧可是见过主子的真正的样子的,只是,她也有些不明白,主子明明那么美,为何要伪装成这个样子,今天可是她与绝王成亲的日子呀。

“哎呀,我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东西了,我马上去拿。”月儿突然的跳起来,惊呼道,不等上官云端与依琴反应过来,她已经飞快的跑了出去。也不知道她是去拿什么东西了。

“怎么了?”上官云端感觉到他的异样暗暗的一惊,忍不住低声问道,她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般紧张,这般担心过。

太上皇一直最疼他,如今病重,他怎么能够不担心。

而且,太上皇一直都是最维护他的,也因为太上皇的健在,才让凤月国朝中一直安然无事。

而他不知怎么被呛道了,突然的咳了起来,上官云端本能的便伸出手去为他顺气,只是他毕竟年纪大了,因为那控制不住的咳,脸微微的涨红,咳的更加的厉害。

这一罪名可是不轻呀,而且那个人实在太过可恶了,太上皇明明就已经病重,刚刚太医也已经说过,太上皇可能撑不了多久了,经过刚刚的激烈的咳,若是真的去了,那也是正常的,她刚刚只不过就是为太上皇顺了顺气,怎么可能会是她杀了太上皇上。

“臣妾是实事求是,可不是什么挑拔是非,皇后可要弄清楚了。”那个女人再次一脸冷笑的反驳。

她的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担心。

“对,她打断皇上的命令,害死了太上皇,按着凤月国的律法,就应该立刻处斩。”李贵妃再次狠声说道,这次的话语中,更多了几分幸灾乐祸。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