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极九天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那好。”她推开了他抓着自己的大手,“我尊重你现在的决定,要是你真的喜欢这里的生活,那就继续待在这里吧!”

裴淼心赶忙扶着身后的塑料椅子站起来,“我是,我是病人的太太,我先生怎么样了?刚才我看见他流了好多血,好多好多血,他怎么会那样?他平常都还是好好的,只是有点感冒发烧而已,怎么会流了那么多的血……”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能让这周围的几个人都听到。

这么多年的相处,他总以为她留在自己记忆里的一切不过是些模糊。

她看着曲耀阳的手搭上了卧室的门把,终于还是忍不住轻唤:“喂!那好像是我的房间,你干嘛进我的房间啊!”

可是时过境迁再到了这里,裴淼心曾问过自己,恨不恨眼前的女人,又气不气她早于自己在曲耀阳的生命里出现以至于后来发生了这样多的事情。直到现下看到那穿着囚服,面容憔悴到极致却仍要似笑非笑的女人,她才觉得过往一切好像都随了云烟。

“不管怎么说,这顿是谢谢你的,不管臣羽在不在这里,你帮他保住了白家的产业,作为他的妻子,我都应该谢谢你。”

“你别叫我!”裴淼心颤抖个不停,天知道刚才清醒的那一刻,一股多大的绝望差点淹没了她的心。

进了房间后,曲母才道:“耀阳,你是妈最信任的孩子,现在我想听听你是怎么想的。就刚才那样的情况下,‘野种’两个字绝对不是一个孩子会说得出来的。你老婆刚才在家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她儿子,可不就是要做给我们看么?她觉得我们全家都在欺负她是吧!”

那时候她一边收拾餐桌上的碗筷一边点头,说:“我知道了,可是总公司那边我要不要过去?”

芽芽当时的话,那么无心又那么认真的一句话,还是一下让裴淼心怔楞在当场,红了眼睛。

“这位先生,看你的模样这么眼熟,请问,你是不是‘y珠宝’的太子爷易琛?”

阿坤哥在前方带路,一个男人拉着一个女人。他回身的时候一一向大家介绍着,说这石子路再往上走一些就是万古楼,万古楼下来了再沿着小河向下走就是四方街,四方街再下去,就是著名的大水车,这些都是丽江的好景色。

“耀阳……”被他拽得踉跄得不行的裴淼心,还是哭喊着叫出了声。

出来了,竟没想到看见她抱住门外的一个男人。本来焦灼的心被那一幕烫得更加支离,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却偏生像有什么人,拿着把尖利的美工刀,一遍一遍地割他的心,搁到鲜血淋漓,痛得就快失去知觉。

“是啊!我背叛了他,他也背叛了我,我们就像是陷入了一个怪圈,我开始是被人威胁后来是心甘情愿,而他呢,因为心底介意我曾经发生的一切却又一直闭口不说,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别的女人身上找我当初的身影,可他心里也该清楚,我们都已经长大,不再是当初的谁。”

“本来是那样的,可是后来……”

她轻声安抚了他几句,“臣羽,等我在香港这边的工作结束后,咱们回伦敦吧!这次回去就不要再回来了,至少是我,那个城市已经没有什么好让我留恋的东西。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结婚吧!”

她心底温暖,会心一笑,提着裙摆往外走的时候,竟然看到一辆深黑色的轿跑停在门口。

她看着他一怔,后者到是笑得和煦。

苏晓对着好友一通狂骂:“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裴淼心,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姐妹儿,你特么别再耍二了,真以为自己是女金刚女无敌,什么事情都能够自己解决吗?你当我白瞎的啊!你还有我啊!”

裴淼心佯装生气,背转了身不再去理那一大一小两个人。

她看着他抱她上车,又看着他坐在车窗边深拧着眉头仰头看站在二楼过道上的自己。

裴淼心站在风中低了低脑袋,“算了,其实我早就猜到了。曲耀阳不是一个不守承诺的男人,之前我拒绝了他几次,后来还是央他写下了赡养费的金额给我,他答应了会给我就一定会给,因为就算是对我无情,也不会在我最需要钱的时候绝情到那种地步。”

翟俊楠说完了话就转身,一点反应的机会都不给裴淼心留下。

翟俊楠也不与他们多嘴,就任了这样一群人在那瞎侃,走过去,找到自己的助理,拿了手机,立马就把上面的未接电话给存了。

陆离连忙赔笑着道:“其实你也不要怪我说话难听,现在外边的人都只当她是你的弟妹,可是现在,你弟弟臣羽已经不在人世了。你如果真的爱她、放不下她,男欢女爱,其实也挺天经地义的。”

“我不知道你是从水哪里听来了一些不真不实的言论,可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把所有该说的话都说清楚。”

冲她摇了摇头,“你妈没有欺负我,只是我也不喜欢你们联合起来算计我。”

原来这就是曲市长不想让她知道的秘密啊!

裴淼心只觉得自己的舌被他缠得就快要断了似的,舌根都隐隐发痛,她开始有些喘不过气来,全身也仿佛正在起火一样,伴随着他走动的步伐和深一阵浅一阵的顶冲,燥热的感觉逐渐涌遍她的全身。

裴淼心全身都冷得厉害,这时候也不想再多说些什么,直接转身,和曲婉婉一块走到了大厅外边。

曲臣羽不忍心吵醒大哥,径自打开车门,又取过司机递来的拐杖,这才招呼了裴淼心过来,两个人找了间烤肉摊子坐下,点了一大堆的烤肉和烤菜。

他说:“这酒是好酒,是我刚刚着手开始经营葡萄酒庄园时,熬过了好几年的秋冬,最后用第三批出产的葡萄酿造而成,放在橡木桶里沉淀了十年,最近才做成成品运回国内。”

曲耀阳蹙起浓眉,“什么意思?你觉得她说的话很有道理?”

曲耀阳苦笑,“他们俩这种样子,已不是三天两天的事情。人前再怎么恩爱都好,背后的那些旧疮疤,只要偶尔有人想起,这日子都只能痛苦地过下去。”

陈行哈哈一阵乱笑,说:“行!行!没有问题,我跟郭行说一声,他早就惦记着什么时候到曲市长家去拜会拜会。”

“不知道。以前因为工作需要,每次都是跟各怀鬼胎的人到那里去吃,吃东西的时候可能想了太多东西,所以味同嚼蜡,也不觉得那的东西到底有多好吃。”

也不过是须臾,身后的脚步声传来,万晓柔只觉得自己的手臂一紧,已经被人用力捏住又向后甩开。

裴淼心点了点头道:“你从前很爱很爱她,后来若不是我……还有她做错了事,现在待在你身边的人也不会是我。”

曲耀阳一怔,“你看出来了?”

“这是……”奶奶虚弱地望着那块苏绣的帕子,只觉好生漂亮大方。

说着说着,大抵是药效的作用,奶奶很快就睡了过去。

爷爷奶奶家里过了一个开心简单的端午。

“嘿,这小姑娘怎么说话来的!”曲子恒伸过手就去揪妹妹的小脸蛋。

可是餐厅里,哪有还有曲三少的身影。

“曲耀阳,你混蛋!你这个暴徒,你放手!”

张唇盯着她的模样来回梭巡,好像明明知道有些话不该说,不可以说,可还是不得不开口:“我、爱你……”

ailsa自然在电话里回应,说她回去看看也好,昨天阿jim的态度确实是有很大问题,可他也是因为太担心记挂他的好友,所以才会口没遮拦了一点。

“对了,还有臣羽,他这段做物理治疗的效果很好,虽然关于从前的记忆多少还是有不记得的时候,可是他心里一直都很敬重你这位大哥,有时间你去看看他吧!”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