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视同陌路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外面的厉鬼还在那用阴森森的眼神盯着我们看,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张兰兰悄无声息地举起她的那把木剑,从后面刺进了厉鬼的身体,一剑刺穿了整团雾气,将它分为两半。

我正在暗中观察里,只见这时,陆雅的手机响起。看得出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陆雅,她原本不想理睬来电的,可是手机却一直在顽强的响着,连我都想接吧接吧,我都听得烦了。

张兰兰离开时,给我留下了许多画好了的符咒。

最后一句话,那个女子说的尤其的阴气深深。就像是一种种种的威胁一样。就当我以为她已经回去了的时候,宝箱突然又被打开了:“哼,我今天就先姑且的饶过你们,等你们什么时候想到办法了,就叩三下宝箱。这样我就会出来了。”

看着有点难度,可是我们还是很顺利的顺着楼梯摸进了隔壁大妈的屋子里。

张兰兰发现了,想过来扶住我。却由于她自己也是往后退的动作,她自己都自顾不暇了,哪里还帮得到我?

“那位姑娘的想法也不错,要不然你就试一试吧!”说这话的是那个被我们从蛇月月腹里面把他给救出来的男子,想不到他也来凑热闹。

我整个人突然都僵硬起来,突然被自己喜欢的人用这样的方式告白。但是我却没有办法给他任何回应。

由于今天心情不好的缘故,我决定明天才开始去处理这单差评,反正都在同一个城市里,时间上不会浪费,就当作是在异地,我得赶过去一样。同样也是得花时间的,就当作我现在已经出发了吧。我突然无助地对张兰兰说:“我该怎么办?发生什么事情了。”

“别担心,我会在旁边为你们护法,你们只要不要紧张的把这台手术给完成就可以了,不管听到什么样的声音,做了什么样的梦,林梦。你一定不要睁开眼睛。”

张兰兰想了想对我说,“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但是我知道有一家弄的菜还不错,我就带你去那家吃吧!你也可以这个时候百度一下看看打胎之后需要做什么保养?”

我想再说点什么,求求朱克,让他将我变回原来的正常样子。可是我此时只觉得噪子像被火灼烧了似的。一丁点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果然,到了凌晨二点的时候,丹凤就醒来了,照样如前几晚那样,拎着一个袋子就出门了,直到一个小时以后才回来。

“天啊。怎么会这样。”丹凤吓得失手将我扔了下去,还好此时我们是在她的床上,所以我掉到了被子上,倒也没觉得痛。

在这个飞头蛮的事情才刚解决到一半的时候,能发生什么事情?我颤抖的手紧紧抓住手机,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淘宝界面。

后来张兰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蹲了下去,把她放在地上的符纸取了回来,然后又拿出了笔,在那张符纸上胡乱的乱画。

“你……”大明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就双眼一瞪说不出来话来了。小女孩的身体没有变,可是她的双手却继续变成,她把大明举高,伸向了空中,大明的双脚本能的使劲的扑腾着。

这样的,购买一万我已经听说,过了无数次,每一段差评的前面都是这样开头的。因此我一点也不奇怪。

看着宫弦现在这样子,确实是不像之前病恹恹的。早知道如此,之前好几次宫弦那么危险的时候,我都应该直接多买点东西在家给他供奉,说不定还能让他早日康复。

周围的车呼呼的开过,扬起了一阵尘土。我肚子开始饿了,恨不得马上就到一个餐馆里面先吃上东西再说。

站在马路边,我正准备找一辆空的出租车拦上。却感觉有一只冰凉的大掌在我的身上不停的游离,我一巴掌朝着这只手就拍了下去,丝毫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想法。

也许是又累又困又渴。我不知道,我是晕过去的,还是睡着了。

我只是跟阿明说,我后来就一直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到这里的。

应该是阿明自己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突然间就离开了那个诡异的山谷。所以对于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阿明倒也并没有去深究。

此时我跟阿明两个人都比较沮丧。阿明刚才从屋里翻出来一些物品。他说这些都是龙白的衣物。

我抽回视线,再度害怕的低下头。双腿不受控制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把房间的门给关上了。我靠在床上瑟瑟发抖。我不知道今后到底还会发生什么,但我能够肯定的是,我是一定逃脱不开嫁给宫弦的命运了。

本以为在婚礼上,会看到将我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宫弦。

我听出了那个是吴兵的声音,也从心底打着主意想要利用吴兵一场。反正我同吴兵非亲非故,如果他要是能闹到这场婚礼结不成了我才巴不得如此呢。

宫弦没有回答我,听完我的话反而把门给关紧了。正当我以为他要采纳我的意见的时候,我才发现我错了。

外面雾蒙蒙的,雨水蒙面,我根本无法看清外面都有什么东西。沈琳也不知所踪,雨点打在身上脸上的刺骨的冰,还有那种一下一下的疼。

跟着宫弦时间也不算短了,我知道每当他的手心聚起了红色的火苗时,往往都是他要出手的时候。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王鑫的老婆叫晴雨,还真的是个很诗情画意的名字,而且能在青楼被有钱人家赎身的,肯定不是什么庸脂俗粉,一定是有自己的吸引人的地方的,看来这个叫晴雨的人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都有独特的吸引人的地方。

我安静的听着她讲,尴尬的气氛在我们之间流动。我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抖的说,“你,你好呀。”

大陈疑惑的看着我。道:“你们老板是不是太苛刻了,一个差评都要让你们大老远的跑过来。”

大陈也点了点头,对我说道:“没问题,等回去之后我就办。”

可是也就是这个时候的宫弦,竟然会让我觉得很可爱。平时姑且不算,至少现在的宫弦我还是觉得挺容易相处的。

听到曾大庆这么说,我也震惊了。这种有违人世间常理的事情,竟然就这么发生了?我瞬间有些显得不知所措。

陆雅冷哼了一声:“你这人运气怎么这么好,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一谦在洗澡。你打电话的时候他就洗完澡出来了。”

要给我看到是谁给我吃这个东西,我非要打死他**!

我低下头,内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盘一样百味夹杂,金龙说的是很对的,我就算得不到解药,等来我的也一样是死。而我如果要是将身体给了情蛊的主人,我就要变成孤魂野鬼。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来来回回的听着电话里的音乐,听得我都快被这首歌给洗脑了,对方还不接电话。

事到如今,我虽然心里很是难受,但是我却又不甘心,也许我想自己麻痹自己,自己骗自己,刚才那只是一种假象,一定不是真的。

我被从浴缸里捞了出来,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被扔在了大床上。胃里翻江倒海,恶心的感觉涌上了我的喉咙。我转过身,趴在床上,对着地板就是一阵呕吐。

宫一谦接着说:“我跟陆雅之所以会在一起,完全是因为家族生意。”

我不忍心拒绝宫一谦,也没法正视自己的内心。于是跟宫一谦说自己是一定会跟他当一辈子的朋友的。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毕竟也是跟医生们约的时间,我们迟到的越久,付的钱就要越多,占用的是人家的休息时间,我也没有办法有什么不乐意的想法。

见到我走过来其中的一圈走下来,笑呵呵地对我说,“姑娘,你来啦,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做手术啊?”

张兰兰小声的对我说:“这两个医生和护士他们都是做了好几例这样的手术的,一方面也是比较有经验,第二方面是成功率也比较高。”

本来发生在我身边的灵异事件就已经够多了,我实在是犯不上想不开再去给自己添麻烦。

张飞露出了恐怖的神情,说了半句又停了下来。

我没想到司机一路上都没有休息。就这样原定将近三个小时的路程。我们两个多小时就到了。

“难怪,这种地方除了想隐居做野人。还真的是请我,我都不来。”

“林梦,你别分心,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进我退,你跑我则跑得更快,不会让你上了我的。”

对于这里的都是那些看不见瘴气的人来说,金先生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住进去了这个房子里。“他也真算是有钱,这样的地方都能买得起。”我感叹道。

“多谢二位的仗义相救。”我学着古代人的样子,朝他们揖了一礼。

而丹凤也一直跟着我们,我对这个电梯其实是有不少的心理阴影的,不过幸亏张兰兰跟着一起。所以我的内心也就不那么紧张了。

他赤红着双目,恶狠狠的看着张兰兰,脸上已经痛苦的不行,但是还是咬牙切齿的说:“你们把她,弄去哪里了。你这个臭道士,杀了她是不是。”

张会长也并没有向我们做介绍,见状我们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张兰兰起身跟张会长告辞。我也连忙站了起来。张兰兰跟张会长又是一翻客气话说了好一会儿后,我跟张兰兰才离开了张会长的会所。

只见她走到了吴先生的身边,轻轻的坐了下来。端起了吴先生面前茶几上的那杯水,小口小口的啄着。一边喝水,一边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我们。

记得有一次我受重伤后,跟宫弦坦白了被差评捆绑的这件事情。可是宫弦也没有办法帮我,因为对于那样的事情,他也是很疑惑。但是他还是给了我一本叫做《百鬼谈》的书。可是我一直都没有看……

正在放松心情欣赏着天空各种变化无端的云彩的我,忽然隐隐约约的听见了小孩的声音:“人妖是什么呀?难道那是半人半妖的怪物吗?”

我摇了摇头,决定算了,不去想了。可是正当我闭目养神时,这一回我却是很清晰的听到:“好吧,我就去看看什么是人妖,看它厉害还是我厉害,否则我才不喜欢坐飞机呢!”

不管我怎么对着这个项链研究,怎么呼唤着宫弦的名字。都像是一潭止水一样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我是没择了,只能把项链脱下来,轻轻的放在宫弦平时躺着的另外的那个棺材里面。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