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一口咬定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哎,要不是刚才良少动作快,说不定温姐就这么没了。看来10万也不是这么好赚的,一不小心连自己的小命都会丢掉。”

“你有总部的背景,又有大股东在那罩着你,自然不会把我这个总监放在眼里。今天你可以越过我的权,明天你甚至可以直接要求总部撤换我。可是我告诉你裴淼心,只要有我在这里一天,就绝对容不下你这个空降兵!”

光是想到这些乔榛朗都觉着自己想要大笑起来。

当初她找到阿jim,借着他的口让总公司将她下派到a市分公司来的时候,人事总部的人就曾说过,这边不差职位,她过来了也没有地方安插。

他一只大手抓着她两只手腕用力压下头顶,裴淼心骇得双眼大睁,在唇与唇碰撞的间隙轻声去喊:“曲……曲耀阳……你干什么……”

眼见着裴淼心起身要走,本来挂着骄傲嘲讽面容的夏芷柔才突然急道:“耀阳呢,他怎么不来看我?你去叫他来看我!”

裴淼心都要疯了,抱住被子裹住自己的小脸,翻身朝另一边,又喝一声:“滚!你快点滚!”早就羞得没脸见人了。

他眼明手快一把夺了过来,“是谁?”

“当天你是从扶梯上被她推下去的,还是自己滚下去的,自然有酒店的监控可以证明。可是这段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太多,即使有个苗头,我都必须把它掐灭在摇篮里。”

真正至高无上的“公主病”并不是一味地骄纵跋扈或是装柔弱扮可怜。

曲臣羽一怔,侧过头去,似乎并不想讨论这个无聊的话题。

“巴巴……”小家伙犹豫着抬起头来。

他捏住她尖俏的小下巴逼她仰视自己的眼睛,“婉婉,成为我的女人不好吗?就在刚才,你的身体对我并没有多少排斥,其实,你也是喜欢我的……我们的身体合该就在一起……”

他的话音落下,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嘴擒住她柔软的双唇。

他被她质疑的模样弄得老大不快,狠狠一抽扫帚,也不再同她废话,当真有模有样地干活去了。

他翻箱倒柜去找,正惊扰了午睡中的夏芷柔。

他惶惶不可终日,只是为了再寻找一个机会,重新弥补这些年对她的所有亏欠!

她站在门边盯着床上的他看了一会,看他由原先的隐忍克制到后来显而易见的躁动与慌乱。

别再说是谁的错,让一切成灰,除非放下心中的负累,一切难以挽回。

曲母的脸色无比的难看,沉了脸,“裴淼心!你以为你现在是在同谁说话?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说我的不是?说我没尽过一天做母亲的责任,可我是他母亲么!他是我生的么!你裴淼心扪心自问一下,如果你真能做到这样大无畏大无私地接受你男人随便从外面领回来的孩子,那当初为什么还要跟我的耀阳离婚!”

他这一动,彻底占了她的所有。“我父亲生前同梁老太太的关系极好,当年‘y珠宝’没落,我一无所有的时候,她也曾出手帮过我。”

沈俊豪有事要走,招待的任务就落到了阿坤哥的头上。裴淼心眼见着沈俊豪闪人离开,立时便向阿坤哥告了歉,说自己人不舒服,想先回客栈休息。

“michellepei,曲太太您应该知道,前段她在这个华人高定界很红,就连本城高级vip会所‘缘’去年的年度纪念胸针都是她设计的。”

“好的,谢谢曲太太。”

“我绝对没有看错你,易琛。你相信欣姐我的眼光,我第一次在草地上看见你,就觉得你跟其他富二代不同,至少,淼心她有可能会喜欢你。”

“别说话!别推开我!我脚好软,我就快要站不住……”声音里的颤抖掩饰不住,裴淼心狠狠咬紧着自己的牙关,努力让所有的狼狈和伪装都冷静下来,再不要让自己毫无征兆地摔下去。

她知道他又想起前段与翟俊楠的事,想想这几天也真是奇怪,真是好久都没见到那男人了,也不知道他跑到了哪去。

“本来是那样的,可是后来……”

她恨得差点没咬破自己的下唇,挣扎了半天才道:“是你答应过我,把聂皖瑜弄回北京,不要再让她缠着我哥哥的!也是你说,只有你才能收拾得了她,制得住聂家的人!”

……

心间没来由地轻颤了一下,她赶忙收回自己的双手,又帮芽芽把身侧的被子盖好,然后才轻手轻脚从床沿坐了起来,有些轻手轻脚地踩着拖鞋打算下楼去倒水喝——这么些年来她一直有半夜起床喝水的习惯。

老人的意思大抵是想提醒她,芽芽很乖。

……

曲市长露出一张阴晴不定的脸,站在原地踟蹰了好一会后才道:“他人到是没事,这混小子,昨天我让他好好地待在家里他非不听话,你看现在……不过已经没事了,淼心你快去吃饭吧!待会没什么事你早点休息,医院你就不用去了,有婉婉在那里陪着已经足够了!”

裴淼心只觉得自己的舌被他缠得就快要断了似的,舌根都隐隐发痛,她开始有些喘不过气来,全身也仿佛正在起火一样,伴随着他走动的步伐和深一阵浅一阵的顶冲,燥热的感觉逐渐涌遍她的全身。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大哥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如果没有你,他这么多年的坚持又算什么!”

曲婉婉纵然担心,可是她更害怕此时此刻给她打电话的男人。

那阴影越靠越近,越靠越近,直到站定在她跟前,一把将她揽进怀里。

“爸,我是真的有些头晕……”

听到他在跟对方约明天见面的时间,她赶忙奔到他的跟前摇头,冲他比了口型道:“你明天的午餐已经有约。”

曲耀阳苦笑,“他们俩这种样子,已不是三天两天的事情。人前再怎么恩爱都好,背后的那些旧疮疤,只要偶尔有人想起,这日子都只能痛苦地过下去。”

“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也不管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总之,这里是我家,该滚出去的人是你!还有,离我的女人和孩子远点,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曲耀阳进浴室去洗澡,裴淼心便抱着笔记本电脑靠在床头,一边做着电脑里的工作,一边还在走神想刚才的事情。

裴淼心从楼上房间下来的时候,半夜坐了夜机从外地出差回来的曲臣羽正好从花园里走了进来。

这一路上他都在同电话那端讨论公司股权分置的事情,裴淼心本无意去听,可也隐约感觉到他的公司前段应该是出过什么问题,所以回国以后他一直在忙于解决这些事情。

“我妈说暂时没什么大碍,下个礼拜动了手术,再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回来。”

曲婉婉努了嘴,继续低头吃自己面前的东西。眼角余光里,正好看到裴淼心坐在餐桌前剥粽子的时候,小手被刚刚蒸腾的热气烫得不轻,纠缠了几下也没有将粽叶剥开。

“对了,还有臣羽,他这段做物理治疗的效果很好,虽然关于从前的记忆多少还是有不记得的时候,可是他心里一直都很敬重你这位大哥,有时间你去看看他吧!”

曲耀阳又道:“其实这次我去丽江,就是去看看‘宏科’在那修的度假酒店弄成了什么样。我到那儿的时候住的还是我们曾经住过的客栈,我也碰到了阿坤,他向我问起那个总是表面含笑却眼带伤痛的小姑娘现在到底过得怎么样。”

“我只是想要再多一点的时间……”

那是裴淼心第二次听那个叫汤蜜的小女人哭得肝肠寸断的声音。

只是怔怔地道:“没有。那场争产官司过后小易先生就离开了a市,后来这圈子里的人根本就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不在,公司自然就只有那位姓汤的大易太太撑着,可是裴总监你也晓得做珠宝这一行的,信誉到底有多重要。易家早前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携款潜逃这种事情都发生了,别说是风投,就连同行都没兴趣接手。再然后,就是‘宏科’的曲总站出来,突然收购了这间公司。”

说完了她就起身,打开包房门的时候,只见先前的两位同事一脸无措地站在旁边,而之前还举着酒杯大声说话的洛佳则正面贴着墙壁靠在那里。大抵是哭了,只听得见她嘤嘤的声音。

洛佳看她一眼,轻笑着转过身来背抵着墙,“有烟吗?”

裴淼心轻笑出声,“你这样想很正常,我理解。”

“不太方便,不好意思。”

曲耀阳皱眉,嘘着眼睛定睛去望,却见一个娇娇悄悄的小姑娘站在那里。

很快又开了车到他同裴淼心当做婚房的那套别墅跟前,暗夜里边,别墅外的庭园里亮着几盏路灯,将夜色里的芳草萋萋映得晦暗不明。庭园外,深黑色的铁栅栏隐隐有些斑驳的痕迹。

沉静了一会,曲臣羽突然低低笑了起来,兀自又去开了一瓶红酒,咕噜噜喝下半瓶,才冷静了一些。

他的眼睛最近开始好转,能依稀看得清楚一些东西。医生也跟他说过,再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他的视力就能恢复正常,还像从前一样看得清澈无比。

夏芷柔心下一片温暖,却还是不得不道:“耀阳,你爱这个孩子吗?你爱……我吗?”

也只有她知道,她刚刚失控的回应早就当不起他的那句“对不起”。她恨的,只是她自己。

曲婉婉气极了猛挥鞭子,一下一下甩过去,其中几下到底还是打到人了。

曲婉婉这下没有站稳,往前踉跄了几下脚尖一绊,直接就跪坐在了地上。

厉冥皓又是一声冷哼,直到那哭声让人实是烦躁不安得不行,这才过去用脚尖踢了一记,“起来,刚才打人的是你,现在搁这儿哭什么屁!”

……

……

她转头对他笑笑,并不答话。

他见她步步后退,单手抚着自己小腹的动作,就像是护着自己活在这世上最后的尊严以及勇气。她看着他的眼神尽是防备,她的眼睛甚至红得像只受伤了的小兔子。

裴淼心张开双手抱了抱母亲,“我知道您跟爸爸在外边辛苦,可我还是这样不省心,一点出息都没有,没办法帮你们承担些什么,还总这样折腾你们。”

她拿着筷子在小锅里搅了一下,曲耀阳见她并没有要动弹的意思,自己起身去开冰箱,却还是被她先一步挡在了那里。

他说赡养费?

“李太太你疯了!”夏芷柔一声惊叫,面色早一片惨白。

边扣腕表边从走廊上经过,他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曲婉婉,问问这小丫头何时胆子已经大成了这般,敢公然算计他这位哥哥。

这样一想,曲耀阳快步上前,一把揪住陆离的衣领将他拎起来,“是你对不对?我妈给我还有淼心吃的东西都是你给她的对不对?”

“等等!”此时的裴淼心顾不上自己现在每穿衣服,半个身子藏在浴室门口,厉声质问:“是谁让你们进来的?我还没有起床你们就闯进来,到底还有没有礼貌啊?”裴淼心冲他勾唇笑笑,“没有,不想丢你一个人在外面,看看你还有没有别的需要。”

那么糟糕……

裴淼心一怔,“什么?”

对了,这是在他出事前,她对他的称呼,可是,她总以为他已经不记得,甚至对这个称呼再没有任何感觉。

夏之韵几下便被打得鼻青脸肿,泱泱靠在墙角的时候还在拼了命去看曲耀阳,“姐夫,姐夫,救我,呜呜……我姐已经被你给害了,现在还在大牢里蹲着,你可不能再害我了啊!姐夫……”

他偶尔想起自己那时候的状况都觉得窝囊,她换了电话他却不曾,不管走到哪里都保持着电话24小时开通。他想,也许他不知道的什么时候她就会突然想起他来,给他打电话了。

洛佳还要急争,裴淼心却转头道:“大家都是朋友,如果朗少不嫌弃的话,就留下来吃顿便饭吧!”

曲臣羽孜孜不倦,似乎就喜欢这样宠着她惯着她,弄得她无法无天。

看到站在楼梯上,身形仍然有些摇晃的曲耀阳,光着脚掌站在梯级上,曲臣羽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哥,你醒了?”

曲臣羽只好放了裴淼心在地上,让她先上楼等着自己,这才转身去厨房接了一杯矿泉水过来,递给曲耀阳。

大哥为了他们兄弟姐妹几人,这么多年的牺牲和隐忍,真的都已受够,她不想要她的好大哥下半身都因为别人活得不开心。

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看来,她真该听了年婷的建议,重新为自己换一辆新车。

他侧眸望了一眼母亲,却是一句话都没再多说,推门就进去了。

病房里,聂皖瑜的头手都缠着白的绷带,更甚的,左腿被打上石膏,高高挂在床尾。

聂皖瑜娇滴滴去望了冷着一张脸的曲耀阳,又去望聂父的眼睛,“爸,我求求您,您就不要再问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当是我自己不小心行不行?”

“曦媛,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查到国内有谁购买过montblanc年后刚刚推出的限量版珠光蓝高定钢笔?”

“对了,耀阳,我刚才听护士站的护士说,是你让郭一凯帮我出了昨天晚上的住院费,谢谢你……”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