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一来一往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

“观主。”东伯雪鹰恭敬道,“我做不到!”

“胡闹!”

院内颇为干净,旁边却有一块玉石柱子。

不求其他,好歹认识,混个脸熟!

“灵淑妹子不吭声啊。”

恶魔‘拉弗达’看着眼前的赤脚站着的黑衣人类青年,审视观察着,他很清楚面对任何一个猎物都得仔细观察,发现猎物的弱点,而后一击毙命!

恶魔则是立即闪躲到一旁,欲要贴近近身厮杀。

冰火真意,属于‘水火真意’的一个旁支,只能算是五品真意!

东伯雪鹰拿出了一杆长枪,练起了枪法。

自己越妖孽,薪火宫就肯定越重视自己,按照自己了解的夏族历史来看……人类夏族一直遇到各种各样的危机,所以自己如果足够妖孽,就应该会得到更好的看护、栽培!甚至谁要悬赏自己,血刃酒馆给出的悬赏价也会越加夸张!

******

水火奥妙,或者刚柔奥妙,或者纯粹的极阳奥妙,或者极阴奥妙之类的……都有希望进一步发展,衍变为‘阴阳真意’。可仅仅只是有希望罢了,夏族都从来没谁能做到。

贺山主淡然道:“能如此短时间就达到万物境第二层次,跨入圣级是没问题的。”

达到万物境后,这超凡土著战斗技巧显然也很厉害。

晁青笑得嘴巴咧的都歪了:“呵呵呵……大美女啊,你可别忘了,我们刚才赌的是东伯雪鹰能不能赢下六场。你说他赢不了,我说他赢得了!管他是不是靠太古血脉,只要他赢下第六场,这一次的打赌我可赢了。你的十万斤源石就得归我喽!”

“我赌,这小子赢不了第八场!最多止步第七场!”叶老太太盯着他,“你敢赌么?依旧是十万斤源石!”

在观战前她也了解过超凡生死战,据她所知,这超凡生死战一般能赢下第六场都是很了不起了!传说中圣榜第一的长风骑士‘池丘白’当年就是赢下六场,东伯雪鹰可更加年轻,也赢下了六场,她为之开心无比。就仿佛自己获得了胜利一样。

“这东伯雪鹰果真爆发了太古血脉。”

连半神强者们,包括副观主晁青、观主司空阳、贺山主等一个个,包括薪火宫的半神存在,都有了差不多的评断。

东伯雪鹰心念一动就是汹涌的水浪显现,形成了庞大的水浪漩涡,弥漫在整个战斗场内。

练习这一门秘术需要时常意识孕养神剑,并且攻击时一旦剑出鞘,利用风的威能一剑比一剑快!就仿佛浪潮叠加,这剑的威力是不断叠加暴涨的,对万物风的奥妙要求会越来越高……最终圆满大成时才能完全施展出十五剑!

截风十五剑也算小成了。

“公良长老,我刚才已经颇为吃力,你怎么不趁势继续进攻?”东伯雪鹰问道。

在炼狱火的灼烧下,即便身体强横短时间硬抗灼烧,可灼烧何等的疼痛?并且炼狱火的压迫力也极,对手实力恐怕都发挥不出一半!他本身境界也很了得,借助天赋最终创造了‘十一场’的匪夷所思的成就,至今整个夏族没有第二个能达到。

斗气分身。

“第一场结束。”东伯雪鹰却很平静,“这头超凡炼金生物,力量上和我相差不大,不过技巧上太差了。”

格挡转为怒刺,又诡异又快,诡异的力道下,东伯雪鹰枪杆刺出的轨迹都是扭曲的弧线形,想要抵挡都很难,更别说超近距离了。

“这一杀招,就叫……”东伯雪鹰想到施展时,仿佛出水蛟龙转化为火焰蛟龙,便道,“水火蛟龙杀吧!”

后花园。

当然这两位老头老太是人类中最老的两个,并不能将魔兽一族、超凡世界土著算在内。

又是一声沉重的鼓响。

“平常我也没看到夏都城有这么多人啊。”东伯雪鹰俯瞰下方,有些惊叹。

“东伯雪鹰。”观主司空阳说道,“此次来观战的半神颇多,都想看看千年来最年轻的超凡到底能赢几场,我也很好奇。”

“我这么一会儿修炼出的斗气,比过去一个月用蠢办法修炼出的斗气还要多。”东伯雪鹰有些惊叹,当然这也有之前一个月没好的斗气法门缘故。如果用《星火斗气》法门修炼,用源石,和吸收外界天地力量……产生的斗气大概相差二十倍。

可实际上入门都很难了,又有几个能将神级秘术修炼到圆满的?

修炼秘术是需要让‘一枚枚神印’不断融入身体的,需要一个念头就一枚枚魔龙神印形成,根本不可能慢慢来照葫芦画瓢。所以必须真正悟透了,将这‘一重魔龙神印’能一瞬间就凝结出一枚枚出来,这才叫成功,才能将这秘术第一重练成。

让无数天地力量凝聚成上万根丝线,这点凭借他的强大的灵魂能做到。可让上万根丝线精妙组合,就像一心分上万用……完全就乱掉了。

一般能跨入超凡的,有些都是龙山榜排在前五十的,甚至前十前三的!

东伯雪鹰念头一动,无数天地之力汇聚成上万根丝线,立即构成了一立体符印,这一枚魔龙神印完美无缺。

**

嗖嗖!

东伯雪鹰一怔便点头不再强求。

这女管家以及一众侍女女仆,看起来井然有序,如果是在外界凡人界,恐怕是那种千年家族才能培养出这么多优秀的侍女来。像自己东伯家族城堡内的那些侍女仆人们,都太普通了,许多都和农家女一样。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东伯雪鹰吩咐了句,便准备先去歇息了,他透过天地之力感应早就明白府邸内的一切布局,只是之前并不太清楚……各处到底是用来干嘛的,现在是完全明白了。

要知道超凡强者都有储物宝物,一般兵器都是放在储物宝物内,一个念头就能出现在手中,速度比从背后拔出来要更快!所以背着兵器都是很少见的,至于所谓的和兵器体会熟悉……超凡们几乎都达到力量圆满如一了,根本无需随时带着兵器。

战斗时可以换着用!

“对了,副观主说过三楼最里面的书架。”东伯雪鹰很快走到最里面的一书架,开始翻看寻找,“之前副观主一眼看出我觉醒过太古血脉,让我来这找找,难道和太古血脉有关?”

东伯雪鹰忽然一惊,拿起了一本金箔书籍,名叫《光芒卷》,看着书籍中的介绍,“竟然是修炼身体的?”

无形的流动力隐隐在周围。

“这圣阶下品的兵器,哈哈,就算一百斤源石吧。”雀前辈说道,“看来你小子还有过一些际遇啊,算上这根长棍兵器,你还需补上五十六斤源石。对了,每一个突破的超凡,水源道观都会赠与‘五十贡献点’,每一个贡献点相当于一斤源石。”

光头干瘦老者这才转头看来。

所以是较为安全的,是熟悉超凡世界土著的一个难得的机会。

光头干瘦老者却继续眯着眼,似闭非闭,就那么钓着鱼。

“既然答应了父亲母亲,让他们来处理,那我们就无需管了。”东伯雪鹰看着,忽然他眉头一皱,银袍女子墨阳琦走在最前面,她后面的一群家族长老中却是有一名灰袍男子,正是小时候见过的舅舅‘墨阳琛’。

身后一群家族长老齐齐跪下。

“不可。”墨阳瑜脸色一变,连冲过去首先就去扶哥哥墨阳琛,“都起来吧,都起来。”

“我还是想要在超凡这条路上走的更远的。”东伯雪鹰笑着,回忆着过去,“小时候我就喜欢看超凡的传记故事,看着那一个个超凡们,我做梦都梦到自己飞天遁地,去和神灵喝酒,抓几个恶魔玩玩。现在我已经踏上这条路了,当然得努力走的更远点。这条路还是有意思的。”

东伯雪鹰一愣。

“这些雪原白毛象倒是温顺。”东伯雪鹰微笑看着,因为颇为温顺,所以容易被驯养。

同时暗暗惊讶。

“别给年轻人压力嘛,只要一百年内能突破,也很了不得了。”龙前辈也说着。

“对啊,哥,司家在我们青河郡根深蒂固,几乎各行各业都有他们的人手。”青石也说道。

外面走进来的两名老法师,其中一名黑袍老法师淡然道:“司尘法师,从今天起,你就离开帝国炼金工坊吧!”

“最近十天我也会留在青河郡,你如果决定加入我大地神殿,只需撕碎纸张,我就能感应到,立即过来。”

对超凡生命而言,源石非常重要,能够让修行速度大大提升!比如从飞天级初期一直修行到圣级初期,不谈其他瓶颈阻碍,单纯的能量积累……如果纯粹吸收天地力量,就需要大概七百年时间!要知道飞天级的超凡,寿命一共也就八百年。

当然要突破,更重要是还是境界!

力量爆发对境界感悟根本没用,除非二次觉醒……可太古血脉二次觉醒,太难了,现如今天下间就没有一个超凡能太古血脉二次觉醒的!毕竟一旦觉醒,就几乎真正媲美太古生命了。

东伯雪鹰说道。

他知道这一点。

“该说的都说了,东伯大人你好好想想,到底该选择加入哪一方。”羿鸿笑道,“其实家族控制的领地小一点也没什么,对超凡而言,自身的实力才更重要。”

“我会考虑。”东伯雪鹰点头。

东伯雪鹰躺在床上已经开始入睡,他心情颇好。

“东伯雪鹰,没想到你刚跨入超凡,身体强度就能达到飞天级中期,你在凡人的时候就觉醒了太古血脉?”这名半秃的男子停止了磨刀,抬头看向东伯雪鹰,他的眼睛中的锋芒,让东伯雪鹰都心悸忌惮,这是个极为可怕的对手。

都是监控天下,为超凡生命们服务的。

“我得知东伯大人你从黑风渊活着出来,也是吃了一惊,二十八岁跨入超凡生命,整个龙山帝国上千年时间都难得有一个,上一次和东伯大人你接近的,就是我们安阳行省的长风骑士池丘白大人。”羿鸿说道,“不过池丘白大人也是三十一岁才跨入超凡。比你要慢三年,如今池丘白大人贵为超凡圣榜第一人,相信东伯大人将来也能名列圣榜。”

“圣榜第四……”

“当初长老会,谁提议严惩墨阳瑜的?谁提议让墨阳瑜嫁出去的?”墨阳琦说道。

阴冷老者脸色一变。

墨阳辰白是此次抓捕人物中的最重要一个,也是实力最强的一个,防止出意外,祖宅那边直接出动炼金飞舟直接杀了过来。

东伯烈、墨阳瑜却是近乡情更怯,莫名的紧张,发慌。

呼!

“雪鹰。”墨阳瑜看着蒙蒙的淡红色斗气从洞窟门外飞入,尽皆没入东伯雪鹰体内。

自己的儿子……

轰——

如果再带着人飞行……速度还得更慢!东伯雪鹰也只能维持过去的一半速度。

忽然——

“蓬。”偶尔东伯雪鹰长枪陡然爆发凶猛威势,长枪上自然出现了火焰,狠狠抽打在敌人身上。

这实丹表面上方还渐渐出现了一丝光华,这光华越来越多汇聚起来,渐渐形成了雾气,带着淡淡火焰红色的雾气,可这雾气却蕴含着不可思议的超凡威力,它虽然看似稀薄,可随便一丝都能轻易切割巨石刀剑,弱些的炼金兵器都扛不住它的锋芒。

东伯雪鹰深吸一口气,新鲜空气被吸入,熟悉的空气味道,比黑风神宫地底大殿的空气要新鲜的多,还有花草的味道以及一些土腥味。

他是超凡,想要以称号级实力从谷底逃出来,太难了,他可做不到。

“东伯领主,千万别!你最好还是留在雪石城堡吧,我龙山榜传播消息非常快,超凡们赶路也很快,估计一两天内就有超凡过来。”司安连说道,开玩笑,超凡强者过来引领一名称号级,难道让超凡强者白跑一趟?

“来回可是足足十六万里路,就算顶尖的炼金飞舟,拼命飞,一个时辰五千里!一天十二个时辰……才飞了六万里,还差好远呢。”司安楼主还有些不解。

说着司安楼主就一翻手,手中出现了一方形晶牌,司安楼主开始在晶牌上写下字。

“我先去一趟东域行省墨阳家族,到时候回来再等各位超凡。”东伯雪鹰说了句,嗖的便化作了一道火焰冲天而起,瞬间就消失在了司安楼主的视野内。

刷。

身影瞬间就到了雷潮涯的其中一个洞窟的厚重大门外,东伯雪鹰伸手抓住了厚重大门上的锁链,手都微微有些颤。

“小子,你谁啊?谁让你进来的?”守卫喝道。

……

黄金盆子中凭空出现水流,很快就是一盆水。

司安楼主眼睛眨巴两下,跟着瞪得滚圆:“东伯雪鹰回来了?消息没错?”

当然猴子小鸟只是炼金生物,了解的只是最表面的。

地图,就是这扇大门背后的世界。

鹰一眼,跟着便闭上眼睛,没有一丝生命气息,就好像真正普通的雕塑。

黑夜,天空有一轮明月。

大量的火焰红色雾气很快就弥漫在整个丹田气海内,咔咔咔~~~那圆坨坨的实丹逐渐出现裂缝,它是称号级斗气凝固实体形成的,随着逐渐开裂,那些称号级斗气都在被吞吸……被超凡斗气吞吸转化,尽皆转化为超凡斗气。

超凡斗气直接吸收着,将天地力量不断转为超凡斗气,直至丹田气海都隐隐被撑住了感觉,东伯雪鹰就立即停下了。

而后瞬间完全分解为无数的粒子!这无数的粒子……才是超凡之躯所能分解出最细微的状态。

甚至一些掌握空间奥妙的……能够做到瞬移!当然想要掌握‘空间奥妙’是非常非常难的事。

“对了,海洋界石在这水潭内?”东伯雪鹰看着那八边形水潭。

东伯雪鹰点头。

看着这空寂的大殿。

许许多多的称号级,像魔兽变化的项庞云,像其他一些甚至在龙山榜前一百,前五十的妖孽天才们,许多都是被困在称号级很长时间,不断孕养打磨下,直至某一天突然突破!

“静下心,一步步慢慢来。”东伯雪鹰盘膝坐着,吸收着天地火焰力量,孕养着体内的斗气实丹。

可再妖孽天才,死去的天才都不算天才了。

可简单的几句话却让东伯雪鹰震撼。

很快阅读到最后面。

他看了这位超凡强者‘雷真’的回忆录,也知道‘海洋界石’是何等珍贵的一件异宝,这是一座小型世界孕育出的最珍贵的核心之物,也是雷真这个圣级高手活了一千五百年走运得到的最好的异宝了,它的用途不是战斗,而是辅助修炼,对突破瓶颈都有很大帮助。

“或许这次会有些惊喜。”东伯雪鹰说道,说完轰他的体表就出现了隐隐约约的血色气流,力量血脉爆发!

论力量,它还是很自信的。

铛铛铛~~~

东伯雪鹰倾尽全力,可金色大鹏鸟、金色猿猴一前一后,仿佛两堵墙拦住了东伯雪鹰。它们甚至用身体来阻挡纠缠,它们乃是炼金生物,身体每一处都能当兵器用。

...东伯雪鹰和项庞云追逐厮杀百里路,在黑风崖同归于尽的消息,渐渐的也就传开了。

东香湖炼金作坊,法师塔内。

**

在一片花园中,崔金鹏看到了司家老祖。

司良红很感慨。

因为她知道,这次会有超凡强者到来!所以事情的起因结果,超凡强者肯定会要了解清楚,作为事情起因的‘崔金鹏’,她防止崔金鹏到时候随口乱说,还是尽早处理干净了为好。并且这事情实际上和他们司家的确没关系,是崔金鹏自己的主意。

呼。

“领主大人尽管放心。”白源之法师则立即承诺应允,面对如此

的确一两百年才难得出一个,真正的天之骄子。

黑风渊。

呼。

仪水城。

“容儿,你怎么回来了?”姬五海和妻子都在女儿身边。

“这里一定发生过一场可怕的大战!”东伯雪鹰有些惊叹,仔细观看着整个大殿。

咻。

“或许我有机会得到那位超凡强者遗留下的一些物品,从中,就有可能找到出去的路。”东伯雪鹰心中难掩激动,对方既然在这,应该就有和外界连接的道路!

可终究只是百米距离,他坠落速度太快了,一眨眼便轰的一声砸入了地面的山石中,他的速度虽然减慢了怕是有一半,却依旧超过音速,直接将山石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大坑。

“先找个地方养伤。”东伯雪鹰观察周围,很快就发现了旁边山壁上的一处小洞窟,待得那黑甲士兵查探后转身离去时,东伯雪鹰这才悄然一跃五十多米进入了这小洞窟内。

“嗯,真香,这项庞云看来还是个吃货。”东伯雪鹰大口大口啃起来,身体内断裂的骨头在控制下自然而然矫正开始连接生长,脏腑器官伤势也在逐渐恢复。

黑甲士兵戴着面具,双眸泛着红光,随意扫视周围。

宗凌点头:“有一批杀手因为血刃酒馆的任务,来杀青石!这些杀手都被雪鹰击杀,而这时候项庞云出现了,和雪鹰交上手。他们一路厮杀,从我们雪石山一直杀到黑风崖!”

宗凌冷哼一声转头就走。

“我再问一遍,到底是不是真的!”青石俯瞰着下方,双眸犹如刀锋,死死盯着姬容的眼睛。

“呼。”盘膝而坐静修了一夜的东伯雪鹰睁开了眼睛,身上伤势已经完全好了。

“虽然很危险,但是必须得找出一条生路来。”东伯雪鹰仔细观察着外面,思索着。

他最重要的亲人啊。

至于六阶的,项庞云的本体还是一头魔兽异种,那速度恐怕更可怕!必须尽快的逃离,否则他们这些人在那可怕的魔兽异种面前,个个都得死!

一幕幕生活中的场景在脑海浮现。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