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存心不良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滕青山步伐轻快,这古老的蛮荒,宛如自家一般。

长枪宛如迸『射』出的箭矢,枪尖撕裂长空,带着刺耳的锐啸声!

“达到先天后的修炼,是对心境的修炼,境界的感悟。”诸葛元洪笑道,“青山,你得学一门磨练心境的办法!那《幽月枪典》中,就有写『毛』笔字的办法。是练习写‘月’字的,一个‘月’字,共十八种写法。古人创字,可不是胡编『乱』造。写字,浸入其中,的确能感受到一个字蕴含的无尽韵味。”

“师傅,我,我的丹田,还在逐渐变大中!”滕青山开口道。

一个是过去归元宗公认的年轻一代第一人‘臧锋’,而另外一个,是加入归元宗不足一年,就声名鹊起,年仅十七岁,足以名列《地榜》的强者‘滕青山’。

猛然的一记出拳,就如拉开劲弓,『射』出凌厉一箭!

……

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离去,这才淡笑着又捡起书籍,躺在椅子上阅读起来。

一次次试验,这些声响甚至于引起妹妹青雨和表哥的注意,不过被滕青山一句话给打发了。滕青山继续沉浸在研究中,如何能让‘神’,更加巧妙地控制内劲,以达到让石子转弯的效果!

滕青山点点头。

……

“嗯?好硬!”这黑火灵根外皮很硬,一咬破,里面的肉质却很嫩,入口即化,一股炽热的力量瞬间涌入喉咙中,滕青山不管三七二十一,连咬两口,而后连根须一口嚼碎,吞下了肚。

滕青山立即盘膝坐下,呼吸一下子变得缓慢,整个人精神完全内敛,滕青山仔细地感受着全身肌肉、筋骨、气血、内腑等任何一处的变化,那股火热灼烧的能量沿着喉咙进入食道,随后迅速地开始扩散!

这股能量也朝上方延伸,迅速地充斥滕青山头颅,脸部皮肤、眼睛、耳朵等等,都受到这能量的融入。

“小心点,应该没事。”滕青山也说道,“它体积庞大,到时候,我们寻一个小地方一钻,它就没办法追了。”

这司马庆嘴唇很薄,眼眸狭长,整个人观其面相,便觉得是一个刻薄的人。

轮回枪枪头立即产生一股强烈反弹劲,猛烈砸向司马庆那抓来的右手。

“蓬!”凌厉的一拳砸在司马庆的手掌上,司马庆脸『色』一变:“好厉害的近身拳法!”一般用兵器高手,特别像用长枪的,一旦被近身,那就惨了。可是司马庆不知道……滕青山过去就是形意拳宗师!

“蓬!”

一前一后,二人速度相差无几。

滕青山一震手中长枪。

正是赤鳞兽!

“这个赤鳞兽,竟然能吞吸岩浆?还能吐?”滕青山震惊不已,赤鳞兽早就习惯高温,连脆弱的眼球都能抵御,更别说口腔喉咙了。喷发的岩浆,成扇形,覆盖向整个黑『色』大石头。

“嗯?”滕青山猛地转头。

须知,他这一偏。第一,飞行轨迹改变了,他现在落下的位置,是滚热的岩浆流。

“杀了他,夺了黑火灵根!他就一个人,敌不过咱们的。”有人高喊,可明显,后面那些看戏的武者们,大多数都不想贪这黑火灵根。虽然这黑火灵根能轻易造就一个一流武者。还能改善体质。

只见那雷神刀‘吴越’一脚刚踩到那黑『色』大石头上,“呼!”那右脚便冒出了火焰,着火了!那雷神刀‘吴越’甚至于都来不及上前两步,采摘下黑火灵果!只见那雷神刀‘吴越’就在右脚刚落在石头上的同时——

“白『色』岩浆烫到极致。这黑『色』石头,外表看很普通,可是石头表面温度,最起码有几百度!”滕青山如此推断。

“有另外一批人。”关绿怔怔说道。

对!

……

古世友略微思忖,便说道:“你想要何种兵器秘籍。”

“哼。”那秃顶老者冷哼一声。

“他们敢!”那白发秃顶老者冷哼一声,三角眼中冷光闪烁,“小小归元宗,也敢和我青湖岛争?如果他们真的不识相,直接对他们下辣手。抢夺黑火灵果,他们就是死,也是实力不如人。死了三个人,他们归元宗,敢跟我青湖岛叫板?”

汩汩~~

“以后每天来两次。”那白发秃顶老者说着也转身,这三人便和乌岱一起,沿着回头路走,可刚走几步,就发现前面弯角处,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身影出现在视线范围内。青湖岛一方古世友三人怔住了。

滕青山他们三人也愣住了!

“好,好。”精瘦汉子沿着火热岩浆通道旁边前进,只是,他距离岩浆边最起码有数丈远,因为愈是靠近,那泛起的热气愈加可怕。

当然,只是有那个念头。

这精瘦汉子一看对方装束,脸『色』大变:“是归元宗的人!”

峡谷中虽然算热,可还不算离谱,现在已经有些夸张了。

“蓬!”

“哈哈……”

“即使查不出,他一旦来了,黑火灵果我就难夺了!嗯,大事要紧,待得我夺了黑火灵果,再灭了这个滕青山!哼,再毁尸灭迹,诸葛元洪肯定查不出!诸葛元洪啊诸葛元洪,谁让你帮魏巫崖的,这次怪不得我了!”

滕青山下山,回到扎营处。

“嗯?独臂?”滕青山一眼分辨出,那布衣汉子左臂空『荡』『荡』,明显是独臂。

那三名武者惊恐看着这个独臂汉子,其中一个脸『色』煞白,捂着自己右臂,右臂手腕处有一道血痕,手筋已经断了。

足足十二顶大帐,其中有两顶大帐是让那十名仆人休息的,以后煮水烧饭等,都是这些仆人负责。滕青山他们可以安心寻找黑火灵果。

“都统,你击败孟田!徐阳郡、楚郡这一代知道的人很多,现在许多人,都想踩着你上位!咱们在这,可是得有一两个月,第一天就有三人挑战。等以后,麻烦估计会更多啊。”杜洪说道。

“这你就错了,你们可知道,昨天那徐阳郡火焰山一带,传出消息,有赤鳞幼兽出世!而且还在一个叫‘金家庄’的庄子里吃人。被不少武者发现,一路杀到火焰山里呢。那只是一头高近一丈的幼兽!知道赤鳞幼兽现世,意味着什么么?”那名年轻武者得意道。

独臂男子饮了一杯酒,目光更加深沉。

许许多多的武者,或是为了争夺黑火灵果。或是为了争夺黑火灵根。

滕青山的《莽牛大力诀》,孕养到如今,第九层大成,内劲也能瞬间爆发六万斤巨力。

“滕都统,你,你认识我?”李金福有些惊诧,对于滕青山,他当然了解。如今黑甲军中滕青山名气还是很大的。其次,李金福这些年在黑甲军,娶了媳『妇』有了儿子后,两三年也会回家探亲一次。

大厅里,只剩下滕青山、冀鸿、关绿。

“停!”滕青山一声令下。

知道有个黑『色』怪物,这些人当然乐得来探查。

杜洪笑道:“都统,这些小二有什么见识?天下间肆意『乱』传的谣言,多的很,不可全信。”

滕青山从窗户一跃而下,很快来到马厩处,在马厩处足足有九名黑甲军军士在看守。黑甲军的战马,那极为贵重。在外行走,都是有专门人看守。

如今‘滕青山’这个名字,名气太大,徐阳郡,楚郡这一代都在盛传滕青山击败孟田的事情,滕青山暂时不想麻烦,所以报了假名。

“满瓶不晃,半瓶子摇!”段侯嬉笑道,“越是得意畅快的啊,一般实力都一般。不过秦狼兄弟,咱们这些人中,还是有厉害高手的,你看那位,那可是铁衣门的高手‘靳涛’,是铁衣门门主的亲传弟子呢。”第四十八章 两大密典

“青山兄弟!你可得在我这多呆几天!”朱崇石满身酒气,走路都有一些打晃,搂着滕青山肩膀热情道,“我也知道,你们黑甲军平时没事,你也别着急。就当在路上耽搁的,多玩几天!哦……对了,你那些兄弟住处可都有水灵的姑娘呆着,你的地方,我特地安排了两个漂亮的双胞胎姑娘,今天晚上好好开心开心,哈哈……”

“是,老爷。”二人都退下。

诸葛元洪笑着说道:“不管如何,我归元宗,也总算有一后辈子弟,能名列《潜龙榜》,不会再有人敢说我归元宗,后辈子弟无能了!”

每天有怪物,谁家堂屋敢不关门?

立即有人喊起来。

“嗤——”靳涛低头看看左臂,左臂上有一道巨大伤口,即使封住『穴』位,依旧在缓缓流血。

那强壮的四蹄,宛如狮子的四蹄,只是这四蹄同样覆盖着鳞片,而那四蹄中都有着锋利的利爪。

“这妖兽跑到哪去了?”滕青山耳朵听了许久,除了风声、枯枝落叶被风吹的声音外,察觉不到妖兽在奔跑。

“蓬!”

黑夜,叁石客栈破烂的客栈外,黑甲军的人,朱崇石等人都在这等着。

“青山怎么还不回来。”滕青虎有些焦急。

死伤大半,的确惨。

轮回枪猛然砸来,强劲的力量速度引起一阵气爆声。

“青虎,你跟都统比?”旁边的杜洪笑道。

滕青山听得一惊。

油灯悄无声息的烧着。

短衫汉子看了一眼大厅内的众人,眼眸中掠过一丝冷意,心中冷笑:“来到客栈,根本不需要孟老出手,你们就死定了!”

仿佛旋风一样,滕青山闪电般连杀十余名弓箭手,这时候其他黑甲军军士已经保护着朱崇石一家,冲向后院去了。

滕青山回头一看——

所有马贼都有些心慌。

马贼两边,各有数十名弓箭手一字排开,有部分弓箭手都已经排到农田里去了。两边弓箭手狂『射』箭矢,箭矢犹如雨下,疯狂的袭击过来,黑甲军军士们都将头盔的面罩合上,一个个低着头。

“青山兄弟,现在怎么办?”那朱崇石见状急了。

十岁时,众多野狼都伤不了滕青山一丝,如今,这些马贼还想杀滕青山?

“呼!”滕青山身体一动,仿佛幻影!

和小猫生儿育女了。

她们丈夫,在海外数年,就是为了这货物。

一伸手捡起这背心,这背心非常的轻。自己衣服穿的玄铁内甲,重达数十斤。而这金蚕丝背心,估计一斤重左右。

从滕家庄赶到宜城,连半个时辰都没需要。

“前面带路。”滕青山持着轮回枪,跟着这名黑甲军军士离开了校场。

朱崇石环顾周围,哈哈笑道:“闯『荡』了这么久,还是咱们九州大地,最是富饶啊。”

滕青山必须得承认!

可在其他郡,得看你黑甲军来多少人。如果人少,人家可不在乎一起灭了你。只要手脚干净点,不留下把柄就成。

这朱童,堪称‘财神’的家伙,本人还是一个先天强者。在耗费大量精力在经商的同时,还能成为先天强者,就连诸葛元洪,也是赞叹不已,钦佩不已!

“宗主,那朱童可是先天强者,寿命长的很,还不用担心这些吧。”冀鸿说道。

“《烈火枪诀》,给滕青山?那《烈火枪诀》我也看过,有九九八十一招,威力一般。”冀鸿有些迟疑,随即眼睛一亮,“宗主,你是说他滕青山,将那枪诀……”

“青山兄弟,前往楚郡?”

“嗯,青山,我听你的。”滕青虎有些期待。

“城主!”田单等走在最前面的四位百夫长拱手道。

“这是咱们家老爷吩咐的,以后滕家庄购买材料,一律八折。”这李二笑着说道。

“青山谨记。”滕青山躬身。

“青山,你当都统了,你那一队人马的百夫长,怎么选?统领大人可是让你来定的。”田单问道,“青山,要不让你表哥滕青虎当?”

“这……”白崎一愣,随即道,“成亲!”

滕青山五人聚集在白崎的屋外,虽然深夜时分,可一支支火把令周围亮堂的很。

冀鸿猛地转身,看向他:“我问你,这紫金被偷盗出去已经一天,你现在,有没有查出,这紫金到底是怎么被偷出去的?”

“放心,统领大人,十天内属下必定找到紫金被偷盗出去的原因。”滕青山说的铿锵有力。

偷盗出去不外乎那几种方法,不管是有内贼,还是地底有秘密通道,肯定有一点——紫金矿区的苦工当中,有人将紫金搜集的。所以之前黑甲军军士审问,肯定有苦工在撒谎。检验人是否撒谎,一般军士不懂。可滕青山按照前世杀手审问手段,查出并非难事。

滕青山心中暗叹,那胡童本来是城卫队大队长。可因为这事,胡童连辩解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处死!

整整三天,将紫金矿区搜了个遍,都没查出秘密通道,内贼也难找。滕青山立即开始查问那些开采紫金的矿工。能积累十斤紫金,绝非一个人开采的紫金能积累够的。所以,滕青山第一步就是——

滕青山却发现旁边那一具尸体腿上的袋子,那袋子『露』出了紫金『色』颗粒,滕青山暗惊,竟然是紫金:“难怪白崎他会暗中动手,原来是为了吞了这紫金。而不让宗内知道。”滕青山立即伸手,去解开那袋子,将紫金都放入那袋子中。

一小布袋子紫金,有十斤,也就能理解了。

“我有匕首。”旁边有一个兵卫喊道。

大腿和左臂整个被割断开来!

旁边的田单急了,立即蹲下来一把就将白崎那已经撕裂开的外衣,又撕成布条,立即用力将断肢处扎紧了。毕竟这种直接砍断一条腿,封住『穴』道对流血的速度减缓并不大,这样流血下去,完全可以让人失血过多而亡。

胆敢被收买,一旦被发现,那是死罪!

滕青山、田单等四名百夫长在一起。

当初为了创‘火树银花’,仅仅耗费三天,可越往后,滕青山耗费时间越长。实话说,这几招威力虽然惊人。可也及不上‘如影随形’‘混元一气’‘毒龙钻’这三招,毕竟五行拳法滕青山前世浸『淫』许久。

呼!呼!

这《烈火枪诀》融合的五招中,这‘火尽薪传’是最厉害的一招。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