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再生父母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孟千寻心中暗暗猜测着,会不会是用的什么折射的原理,虽然说,那是现代的技术,这古代的人可能不会懂,但是,她实在是想不能其它的可能。

她这话一出,众人再次的惊滞,是呀,若是按这孩子的年龄与当时成亲的时间算来,的确是极有那种可能的。

她倒是不怕众的攻击,但是,北尊王朝呢?

真是太可恶了。

而恰恰就是此时,一只手,突然拉住了她,快速的将她拉进了一个怀抱中,然后带着她快速的一转,便避开了蓝宁辰的攻击。

众人反应过来后,都忍不住的惊呼,小女孩已经没事了,她的手中还紧紧的握着刚刚捡到的馒头,只怕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小,母后对他便十分严厉,在他的记忆中,母后甚至从来没有抱过他,更是很少对他笑。

“比本王更激动?!”夜无绝望向孟千寻,微微的轻笑,他又何尝不激动,一年多的分离,再次的重逢,他比谁都兴奋。

一瞬间,全身的都被完全的冻冰,就连那全身的血液都被冰僵了。

唇角微动,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公主觉的,若是莲花教跟北尊王朝对决,谁赢的可能性大些。”

他们的对话,也只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夜无绝当然发现了,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这种的情况下,他跟孟千寻自然不好表现的太过亲近。

就是为了让蓝宁辰对孟冰的误会越来越深,她很清楚,只要蓝宁辰的心中还有孟冰,对孟冰没有完全的死心,那她就不能明正言顺的成为蓝城的城主夫人。

因为,她对这个男人已经完全的死了心了,以后再也不想跟他有任何的瓜葛了。

李逸风的眸子微闪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而且被孟冰拉着的手,也并没有挣开,而是任由着孟冰拉着她。

如此一来,便也足以说明,他对于这件事情,丝毫都不在意。

这一点,不要说是孟冰比不上,就连精于算计的冷婉儿都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她本来是一个最直爽的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勇敢的去面对的。

因为,她怕别人跟她提起这件事情,她怕有人会劝她,放弃这个婚姻,毕竟,李逸风不想娶她是事实,相信很多人都能够看的出来。

他的意思,反正不管怎么样,都要把李逸风送进新房去,只是李逸风去了新房,事情就好办了。

房间里,两兄弟正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

“风儿,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是如此,所以,你不必强迫自己去做什么,你更不必强迫自己去忘记。”李赢的眸子微闪,然后一字一字语重心长地说道。

“你都已经选择了放手,难道却无法面对,本来就在你的意料之中,不会改变的结局吗?”李赢看到李逸风一脸的沉重,不知如此回答的神情时,再次沉声问道。

他的眉头,紧紧的蹙起,似乎是正在极力的忍受着巨大的伤痛。

“哼,少在我面前贫嘴,也少糊弄我,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李老爷子仍就是一脸的怀疑,再次冷声问道。

花断尘此刻的动作,虽然怪异,虽然有些突兀,但是却又不带丝毫的疯狂,甚至可以说,他此刻的动作,极为的轻缓,极为的轻柔,此刻这样的情形,让人看不出半点的异样,只怕没有人会怀疑他此刻是被下了毒了。

仍就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回答,只是他此刻唇角那丝淡淡的轻笑似乎带着几分神秘。

花断尘似乎再次的愣了一下,唇角微动,再次急急地说道,“没,没有。”

这句话,已经算是一种提醒了,说真的,他实在不想听他再说下去,因为,他相信寻儿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听到此处,李灵儿的眸子微微的一闪,脸色隐隐的变了几分。

哼。

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北尊大帝,却看到他的嘴角微抿,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但是却也并没有说什么,甚至并没有问起关于那个尸体的问题。

“皇上,那尸体就是在梦小姐的房间的后面发现的,而且,体型与身高又是极像,还有一点就是,依腐烂的情况来看,那尸体应该差不多刚好两个多的时间。”花断尘听到李灵儿如此说,心中暗暗有些担心。

他自然看的出李灵儿维护孟千寻的意思,毕竟女人都是感情用事的。

北尊大帝冷冷望过他,双眸微眯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还珠之胤禛,九龙再聚最新章节。

花断尘毕竟还要防备着夜无绝,所以,此刻离着夜无绝还是有些距离的。

而且,当时太医就说过,若是皇上的病才急发,而加重的话,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李逸风毕竟不在皇宫中,所以那么短的时间自然赶不过来。

太医进来时,看到眼前的情形,更是惊的目瞪口呆,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公主怎么会被人挟持,皇上,只怕就是因为公主的事情,才会变成这样的的。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李灵儿的身子猛然的僵滞,她对于李逸风是完全的信任的,毕竟这一次若是没有李逸风,皇上的病都可能好不了。

所以,花断尘就更加的看不清那上面所写的内容了。

若是按他般的用力,只怕用不了多久,孟千寻就真的会直接的被他掐死了。

“父亲,这怎么可能,十天的时间,你要我去哪儿弄一个女人回来呀?”李逸风此刻的脸上也多了几分阴沉,也不像刚刚那样陪着笑了,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还有心情笑的出来呀。

“好了,这件事情,你就自己想办法吧,我去看看你父亲去,那老头子脾气上来了,可不是好玩的。”李老夫人心中还是有些担心老爷子,因为知道他那脾气。

至于第场的,却又都是高手,除了他跟月无双,再就是凤阑国的二皇子的那一组,还有三皇子一组的,再就是皇浦王朝的皇上。

但是,若是她真的爱那个三皇子,完全可以直接的嫁给他,何必还要闹出个招亲呢,所以,对于夜无绝,他倒是并没有把夜无绝太放在眼里。

他知道,花断尘是经过了昨天的事情,还没有完全的平息,而且,就是因为昨天的事情,他今天更要取胜,所以无形间,便更自己加大的压力,本来心情就有些急燥穿越归来全文阅读。

他的胆子的确够大的,难道他就不怕被侍卫发现了吗?

他的唇突然微微的张开,贝齿轻启,慢慢的轻咬住了她的耳垂。

有道是怕隔墙有耳,她的计划绝对不能让其它的人知道了。

果然,花断尘听到段红这样的话,微眯的眸子中射有让人惊颤的恨意,然后刚刚脸上的厌恶,便也慢慢的消失了。

而且,他们现在是合作的关系,关于那件事情,还要靠她的计划,所以,花断尘想了想,还是把她带了回去。

“老夫人的吩咐的,属下自然不敢违抗。”那个微愣了一下,然后再次沉声说道,虽然说,瞒着主子不对,但是老夫人特意吩咐的,他也不敢违抗呀。

李逸风猛然的滞住,跟招亲大选没有关系?

李老夫人望着李逸风,双眸微闪,她觉的,逸风的心中可能有心事。

此刻,皇宫中。

不过,他此刻说解释,便也更加的肯定了,他当初的确是做了那样的事情。

这样的爱,还是他自己留着吧。

白容的眸子此刻也是微微的眯起,虽然,他不知道公主跟这个男人之间以前发生过什么,但是,他却十分的确定,公主爱的是人三皇子,而不是他。

可能她觉的他做的还不够。

孟千寻微愣,最厉害的还不仅仅是他的表演,那还有什么?

只是,是谁要整他呢?

“千寻,你也看到了,皇兄现在的样子,根本处理不了朝中的事情,你是皇兄唯一的女儿,你总不能看着他着急,担心吧,你就答应了吧?”惊愕过后的孟冰回过神后,竟然也开始劝着孟千寻,对于北尊大帝这样的提议竟然一点都不在意。

“恩,这话是你自己说的,你可要给朕记好了,若是千寻有个什么意外,那朕可就唯你是问了。”北尊大帝听她如此说,微愣了一下,但是随即脸上多了几分欣慰。

但是,她也知道,若是没有北尊大帝的圣旨,那些大臣们肯定不会服她。

他越是这样,李灵儿却越是心疼,她知道,他只是不想让她担心。

“好了,没事的,不会有事的,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你,怎么可能会舍的就这么离开呢?为了你,为了千寻还是宝儿,我都绝对不会让自己出事的。”北尊大帝慢慢的伸出手,将她揽进了怀里,脸上带着太多的不舍。

而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她,一家人团聚了。

而当孟千寻慢慢的走到了龙椅前,坐在了那只属于皇上的位子上时,所有的人都惊的目瞪口呆,一个个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她。

“一个优秀的首领,最重要的是什么?就如大将军自己,你觉的你今天能够成功的坐上这个位置,最重要的是什么?”孟千寻倒也并没有生气,脸上反而微微的淡开了一丝轻笑,不过,反问的话语中,却是带着些许的冷意。

当然,大将军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为了刁难孟千寻,只要孟千寻说出取消招亲的事情,他便有理由,将她赶出这个大殿。当然,他也是知道在这个时候取消招亲的事情的后果的,他也不可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的。

她就当做这是一个他们感情的插曲,一个游戏也不错。

这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而且,像那样的情形下,也都知道是一个敛财的好机会,贪婪之心,人皆有知,那么好的机会,谁都不会放过,更何况明城已经连续干旱了几年,那些地方的官员一个个胆子也是越来越大,自然也是越来越贪了,百姓自然不更苦了。

大将军的脸上却明显的隐过几分不满。

“项大人带着粮食达到明城后,便按上报的人数发放粮食,本公主特意准备了一个小册子,凡是领取了粮食的百姓,都在这小册子上签上名字,按上手印,注明领取的粮食数目。”孟千寻自然看到的出那些大臣们的疑惑,慢慢的拿出一个小册子,递给了一边的刘公公。

那份欣喜,不在于收到什么东西,而是在于送东西的人,只要是夜无绝送的,不管送的是什么,她会十分的开心,十分的高兴。

只是,在出去之前,又再次一脸疑惑的望了站在窗口处的男人一眼,心中更多了太多的不解。

说真的,她真的不喜欢他此刻的这种态度。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又说道,“不过,我知道,你对我还是有感情的,要不然,你也不会那么的帮我?”

但是,没有想到,公主不但没有处置他,反而还给他拨了三万的士兵,帮助他修筑河渠。

若是一点都没有了感觉,一点的情绪都不会为他浪费,还会不顾一切的冒险来帮他吗?

那声音中,似乎略略的带着几分笑意,亦或者还隐隐的有着几分纵容。

只是,他却仍就没有离开,仍就直直地站在那儿,一双眸子也仍就直直地望着孟千寻,唇角微动,一字一字缓慢,却又清楚地说道,“我知道,你这次的招亲,是为了我。”

为了他而招亲?他的确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若是那样的话,大家心中定然会有所不满,只怕会引起动乱,选出个三分之一,应该是最合适的,然后再用其它的比试,慢慢的去淘汰。

首先,这早朝的时间就不会耽搁的。

看来,北尊大帝想的还真够周到的,有时候,这种气势还是很重要的。

她们刚刚只是看到公主的样子,便不由的脱口说出了那样的话,可能也是因为如今是公主,少了平时皇上的那种冷冽,两个人便随意了些。

两个宫女听到孟千寻的话,微微的愣住,快速的抬起眸子,一脸错愕的望向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公主竟然就这么的放过她们了,不但没有惩罚她们,竟然连句指责的话都没有,就只是那么一句,以后注意就可以了?

“大将军是糊涂了吧,花公子是皇上特别派遣的,而且花公子不是朝中的大臣,不受朝中的俸禄,不管朝中管束,而且,皇上当初曾经说过,花公子所做的事情,直接受皇上来管,其它的任何人都不得干涉,如今大将军竟然说要弹劾花公子,这话只怕不妥吧?不少字”丞相大人的双眸微沉,直望着大将军,平时温和的他,此刻脸上也多了几分严厉。

“这件事情,皇上身体恢复时,自然会处理,如今朝中的事情这么多,已经够公主忙的了,大将军所提的事情,还是暂时的放一放吧。”只是,丞相大人却是再次的压了下去,就是不想让孟千寻处理这件事,很显然,丞相大人对这件事情,应该是知道一些内情的。

可能是真的很麻烦,要不然以丞相大人的稳重,是定然不会这般三番五次的当众反驳大将军的。

“丞相大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就不是朝中的事情吗?既然皇上将朝中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公主,那么自然也包括这件事情,所以,这件事情,公主自然也应该要管,更何况现在事情紧急,若是再不管,他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本将军难不成,就这么任由着他来危害本将军的军队。”大将军那阴冷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怒火,是对丞相的,显然更多的却是对花公子的。

可见,花公子是真的得罪了他了。

“可能是有重要的事情。”听到她的惊呼声,孟千寻此刻的神情反而十分的轻松,正如孟冰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夜无绝若非有重要的事情,是断然不会这么离开的。

这,这怎么可能?

只要她开心,幸福。

但是,他若是一直这样的咳着,又怎么可能会瞒的过娘亲呢?

“旧疾?什么旧疾呀?先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倒了?”孟冰实在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不能相信,在她的心中,一直是神般的皇兄,怎么会生病?

“回公主,皇上这病早已经有了,只不过是以前没有发过,今天可能是因为一时着急,就突然的发作了。”一边的雪太医一脸沉重的说道,此刻他还在研究着皇上的病情。

“雪太医,听你这意思皇兄的病是不可能完全的医治了。”虽然雪太医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但是孟冰却仍就死心的问道。

此刻,她能做的只是尽量的安抚他,不要让他着急,不要让他生气。

“恩。”孟千寻心中微动,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连连点头应着,只是,却再次隐隐的感觉到自己的鼻子又开始发酸了。

“当然。”宝儿一脸肯定的点上点头,知道这个时候也瞒不下去了,便有些得意地说道,“他是宝儿的爹爹。”

所以,他来,不是参加什么招亲大会,而是来带回他的王妃,谁也别想阻止他,就算是北尊大帝也不行。

众人纷纷猜测着,这个女子的身份,毕竟虽然都知道皇上找到了皇后,还找到了自己的女儿,但是这些大朝们却都还没有见到过。

这意思,连起来,她也看懂了,但是,她却觉的,自己应该没有看懂,肯定是看错了,理解错了都市堕天使。

孟冰在心中倒抽了一口气,快速的望了她一眼,小声道,“宝丫头,你就别在添火了。”

现在,她可是一点夜无绝的消息都没有,而身边的人都是北尊大帝的侍卫,根本就信不过,想要打听也没办法。

只希望夜无绝到时候能够顺利的通过他的考验吧。

几天后,马不停蹄的夜无绝终于赶到了北尊王朝,才得知,北尊王朝跟她都还没有回朝,没有办法,他只能先在这儿等他们回来,毕竟若是这个时候去找她,只怕会走岔了路,反而更麻烦。

孟冰一惊,不过,想到这儿是在皇宫中,自然不敢有人对宝儿做什么,而且宝儿又聪明的很,想害宝儿的人下场只怕会很惨。

夜无绝情不自禁的向着宝儿走近了几步,在她的面前停住,微微的弯身,望向她,脸上也不自觉般的绽开了轻笑,“那你又是谁呢?”

小宝儿望着鱼儿的眸子转了回来,望向夜无绝,微愣了一下,这才记起了自己原先的计划,自己刚刚可是要想着带爹爹去见娘亲,给爹爹跟娘亲一个惊喜的。

夜无绝愣住,神情间隐过几分犹豫,若是并非如自己做想的那样,他跟着这小丫头去见了人家的娘亲,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什么误会,毕竟这小丫头看上去的年纪,以及说话什么的,都绝对不可能是只有一岁的孩子能够达到的。

他觉的,刚刚可能是他一时间产生的错觉,这个小丫头,应该不会是他跟千寻的孩子,毕竟他跟千寻再分开一年的时间,当时千寻才只是七个多月的身孕。

若是他也有一个这么聪明,机灵的女儿该多好呀。

毕竟北尊大帝皇宫中没有女人的事情,早已经不是秘密了。

“四皇兄,听你这意思,是想要去了。”而五皇子也半真半假的试探着,“不过,四皇兄的王府中可是有女人了,而且,四皇兄也有王妃了,死皇兄若是去了,当时候被北尊大帝查到了,那后果,只怕不是好玩的。”

北尊王朝唯一的女儿,那肯定就是千寻,千寻可是他的王妃,而且还怀了他的孩子,不,现在,那孩子肯定已经出生了。

说真的,他此刻真的有一种全部灭了这些人的冲动。

如今听到侍卫的话,略略的恢复了些许的冷静,知道那样做,的确是难度太大,毕竟天下之大,能人之多,不是他能控制的,就算是现在没有凤阑国内部的动乱,他要做到这一点,也不太可能。

“哼,算你识相。”刘公子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不过却仍就一脸怒气的冷哼着,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过,我劝你还是留在这儿,不要白跑一趟了,省的到时候浪费时间。”

这一刻,这两个人偏偏碰在了夜无绝的抢口上,只能算他们倒霉。

孟千寻的眉头微微的蹙起,她觉的并不是她多心,父亲肯定是有事瞒着她,只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她真的猜不到。

宝儿的小脑袋微微的一斜,却并没有像平时一样跟孟冰疯乐,而是一脸认真的望着孟千寻,微微思索了片刻,然后慢慢地说道,“我也觉的外公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但是,我试了很多办法,都没有问出来。”

孟冰怔了怔,没有再说话了,不过,脸上也隐隐的多了几分担心。

“恩,你说的也对。”孟冰听到孟千寻的话,似乎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你也别太担心了,或者根本就不关夜无绝的事情,只是其它的事情呢?”孟千寻的身子微微的僵了僵,心更是紧紧的悬起,他们越是瞒着,她就越是担心。

孟千寻正想着要到什么地方能够更快的打听到消息。

她紧紧的握着手中的玉血灵珠,听着那些侍卫不断的跟近了,脚下的速度也不由的加快。

他快速的迈步,走到了门前,急急的打开了门,沉声道,“去大殿。”

而此刻玉血灵珠失踪,惠妃却躺在这儿,他不能不怀疑玉血灵珠的失踪跟惠妃有关系。

一个侍卫听到皇上的命令愣了愣,但是看到皇上此刻的脸色时,快速的明白了过来,随即快速的向前,卡住了惠妃的人中。

她心中很清楚,皇上是知道太子的事情,是梦千寻做的,只是,如今废了太子,碍着夜无绝的面子,所以没有再追究梦千寻。

孟千寻望着他,慢慢的,却是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若是没有任何的反应,没有任何的感觉,那是不可能的。

跟夜无绝在一起,的确很幸福。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