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左右两难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这件事情,还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沉,果真是兄妹,帮亲不帮理的。

上官云端心中微惊,但是却随即微微的抬起头,一脸轻笑地望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呀?就天下,又能有什么事瞒的过你呢?”

这个女人就不怕眼睛抽筋吗?

只是,夜无痕对于她的恨意,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慢慢的说道,“对了,本王知道,你很想嫁出去,那本王就成全了你。”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王爷不在府中,你要是找王爷,就等王爷回来后再来吧。”

突然记起,先前太上皇便说身体有些不舒服,早些离开了,只怕就是因为此事。

“上官云端,你?”听到她肯定的回答,他的眸子中再次的漫过几分怒火,这个女人,连太上皇都告诉了,却独独不告诉,真是可气。

他现在,一刻也等不及了,他要立刻回到京城,回到她的身边,他知道,此刻的她,需要他的保护,更需要他的照顾。

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介绍,只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却有着太多的高傲,或者还带着几分炫耀,细细的盯着上官云端的表情,想要看到她错愕的表情。

凤阑绝的身子明显的轻颤了一下,身子似乎愈加的绷紧,只是那吻却猛然的变的激烈。

“你笑什么?你到底是答不答应?”蓝岚看到她一笑的轻笑,也不由的愣住,有些气恼地问道。

让她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他这话虽然是在称赞着上官云端,但是却明显的是说给老夫人听的,什么衣服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她的人。

而上官云端与秦思柔进了房间后。

隐并没有在前面带路,也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看着各位大臣一个一个的从他的身边走过,隐此刻的脸上,仍就如同平时一般的没有丝毫的表情,一双眸子一一的扫过那些从他的身边走过的大臣。似乎是在观察着什么。

丞相大人显然听到了隐话语中的冷意,所以没有再出声,只是脚步似乎微微的缓慢了些许。

只是,丞相却并没有回丞相府,而是直接的让人带着他们出了城,回了乡下。

“是。”只是,蓝魅辰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的点头应道,神情间,似乎还带着些许的愉悦。

她真的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纠缠了。

刚刚还好好的,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人竟然死了,而且房间里这么多人,包括夜无痕与飞赢都没有发觉。

上官云端双眸微沉,这件事,所有的线索都在这个丫头身上,如今这丫头死了,事情只怕就更麻烦了。

“飞赢。”幸好夜无痕也意识到了那侍卫的意图,几乎与上官云端同时出声喊道。

“好喝,真好喝。”上官云端却还在慢慢的喝着那壶茶,仍就忍不住的称赞道。

能吗?

“李妈,都已经检查过了,没有漏掉什么。”众人检查过房间后,并没有发现遗漏的东西。

“这柜子里有夫人留下的东西。”果然,李妈的惊呼,只是因为想起了柜子里面的东西。

好在,这个时候,上官傲天也已经带着上官凌雨等人出了将军府。

“刚刚突然感觉到有些头晕,可能是早上起的太早,折腾了大半天,又没有吃东西,饿了。”上官凌雨微微压低声音说道,她自然是模仿着上官云端的声音,而且模仿的极像,在场的人,并没有一个人听到一丝不同。

出了城后,轿子便听了下来。

上官凌霜这次没有再恶人先告状,她知道,奶奶还因为前几天的事情生气呢。

凤阑绝,果真够狡猾的。

“走。”玲妃用最后的力气,吼道。只是,也就是凤阑锐这微微犹豫的瞬间,众人便也都回过神来。

那个侍卫虽然被当场捉住,但是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害怕,只有一种义无反顾的绝裂,到底是什么,会让他这般的义无反顾?!

飞赢仍就紧紧的扣着他的手腕,脸上更是隐过几分失望,也有着几分担心。

只是,夜无痕的生母爱子心切,独自带着他,千里迢迢,跋山涉水,到了一个极寒的雪山。

“我明白,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上官云端再次轻声说道,问出了当年娘亲的事情,但是还有一件事,要从这个男人的口中确认,那就是上官凌雨到底是不是他的女儿。

“我知道,你知道了真相后,一定会恨我,但是我当时却不能不那么做,他若是真的爱你,心甘情愿的碰你,也就罢了,但是他不是,他是被逼的,若是在那样的情况下碰了你,一定会恨透了你,恨你一辈子的,所以,我那时也是想帮你,只是没有想到,你第二天还是向老夫人假报,说他碰了你。”那个男人继续说道。

“老爷,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是他乱说的。你要相信我。”二夫人急急的走到上官傲天的面前,一脸的恳求。

是呀,他不配,她是千金小姐,而他只是一个捡来的孩子,怎么配的上她。

丞相大人望向上官云端中,那微眯的眸子中射出狠不得将她立刻碎尸万段的阴戾。

心中暗暗的惊叹,这个女人,还真是够大胆的,她就不怕……“皇上,这规矩可是定好了的,刚刚皇上也是亲口答应了,不管是谁,只要接不上来,或者接错了,都是要接受惩罚的。”

上官云端可是他们眼中的傻子,就连一个傻子都答的出来,但是他却没有答出,岂不是比傻子更笨。

侮辱了她,也侮辱了他,好,很好。

众人乍一听到他的话,纷纷的愣住,有些回不过神来,一时间有些不明白,他所说的证明是何意思。

上官云端微愣,双眸慢慢的抬起,直直地望向他,她相信凤阑绝的话,他既然说没有,就一定没有,因为,以他的性格,若是做过的就不会否认,更何况,他先前在面对那个女人时也的确没有半点那种男女之间的情意。

“王爷?”只是,恰恰在此时,房间外突然传来一声略带急切的喊声。

他今天若是放走了她,只怕很难再找到她了。

“不认识,本公子统统不认识。”李玉根本看都没有看,有些不耐烦的吼道,很显然,他那极少的耐性已经快被被上官云端磨光了。

丞相的脸色明显的一沉,双眸微眯,望向上官云端时,射出几股嗜血的狠绝,狠不得将上官云端给撕裂了。“哼,话可不能乱说,你说这话,可要有证据,否则……”

“清儿,是清儿?”原本站在人群中的秦思柔,听到那丫头的话,低声惊呼着走向前来,看到躺在地上的丫头,猛然的愣住,身子忍不住微微的轻颤,一脸沉痛,一脸难以置信地摇头,“不,不可能,怎么会是清儿,刚刚我才吩咐清儿回去帮我拿东西的,这只不过一会的时间,怎么可能?”

低沉的声音,一字一语中,都透着上官傲天对她的爱护。没有丝毫的犹豫与退缩,那怕,她只是一个傻女,那怕在众人的眼中,她是一无是处,专门丢脸,有还不如没有。

南宫雪彻底的悲剧了,深更半夜的房间里闯进一个人,然后莫名其妙的上了她的床,还用一把匕首抵着她的脖子,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折腾了一夜,实在是太累了,所以就躺下来休息一下吧。

呵呵,小白兔!貌似是一只披着小白兔外衣的狐狸。

月儿本要从正面给她们奉茶,只是上官云端却是暗暗的拉拉了她的衣角,将月儿拉到她们的后面。

这古代,一个女人嫁了就是一辈子的事,很少会出现二嫁的情况,更何况,再嫁的还是一个王爷。

她对上官云端的敬佩只怕已经完全的深入内心了。

“恩。”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点头,这种时候,她的确需要帮忙,而夜无痕是最好的人选,所以,她此刻也就不再跟他客气了。

“宫中突然惊变,凤阑绝到现在还没有传出消息来,所以要小心一点。”夜无痕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沉重,他毕竟是皇室中人,这样的事情,他最了解,可能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既然王妃是来看皇后的,各位兄弟,你们说,是不是要让王妃进去呢?”那个侍卫也随即问向其它侍卫的意思。

“你先进去,本王再想其它的办法进去。”只是夜无痕却在此时微微靠近她的身边,低声说道,他怎么都不可能让她在这个时候一个人进宫。

进了皇宫后,才发现,今天皇宫中的气氛与平时也有些不同,显然戒备比起平时,森严了很多。

等了一会后,上官云端果然看到有两个宫女向着这边走来,可能也是感觉到这皇宫中的异样的气氛,所以都带格外的小心,甚至还带着几分轻颤。

“可能是因为要换新皇的原因,毕竟这可不是一件小事,那孩子也可怜,因为腿上的伤,这么多年,都不能走路。”皇后的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伤痛,还隐着几分异样的沉重。

“当时,可有其它的人在太上皇的身边?”上官云端再次接着问道,她跟凤阑绝去给太上皇请安的时候,还很早,当时,太上皇说要再睡一会,很显然,皇后去的比她们迟,不知道,皇后有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难道说,事情太过严重。

而且,太上皇一直都是最维护他的,也因为太上皇的健在,才让凤月国朝中一直安然无事。

皇上一脸的沉重,只是听到太医的话时,却似乎并没有更多的伤痛,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而旁边的几个皇室中人听到这个消息,也不见太多的伤痛,可见这皇室中亲情的淡薄。

上官云端一直没有任何的反应,一双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太上皇,自始直终更是没有说一句话。

她心以前之所以易容,就是担心有些男人看到她的容貌,仅仅喜欢她的容貌,逼迫于她,但是现在,她已经答应嫁给凤阑绝了,也知道凤阑绝喜欢的不仅仅是她的容貌,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再继续伪装了。

如今,他占了这皇位,凤阑绝不但不争,不怒,反而自动的让位,这似乎也太过奇怪了点。

府外的那人,看到凤阑绝进去后,只能有些无奈的离开了。

那么,她身上的毒,是不是也是凤阑锐下的呢?

他还说什么,老鼠的生育周期短,吃了那种药后,效果会很快,只是,这两天也没有听他的结果,应该是还没有试出来吧。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我是害怕,她给的毒跟你身上中的毒,或者会有那么一点细微的不同,但是只要有一点的不同,到时候,药不对症,谁都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看到她的眸子中除了意外,便再没有了其它的情绪,凤阑绝微微挑眉,这个女人果真特别,他原本以为,用这张平凡的脸,会从她的眸子中看到一点的失望,或者是别的,但是却只有一闪而过的意外。

“规矩?!规矩是死的,人也是死的吗?”凤阑绝唇角微动,缓缓的开口,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前方,脸上略略带笑,但是说出的话,却是带着几分让人轻颤的冰冷。

“那本丞相就放心了,有些刁民,若是故意闹事,可万万不能轻饶。”丞相大人冷冷的扫了上官云端一眼,意有所指地说道。

“请问李公子看的什么书?”上官云端神色未变,再次紧跟着问道,对李玉的话,似乎没有丝毫的怀疑与质疑。

“恩。”凤阑绝再次低声应着,眉头微微的一蹙,再次沉声吩咐着,“也要注意其它的下人,看来,这王府需要好好的整顿一下了。”

上官云端看到那丫头已经吓的一脸惨白,又不敢出声,生怕再这样下去,会直接的吓晕了过去。还好,那丫头还没有注意到地上那死去的丫头,要不然,只怕真的早就晕了。

上官云端对着她微微一笑,便也不再去刻意的劝她,而是有些随意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用害怕,会有人保护你的。”上官云端再次有些不放心的嘱咐着,毕竟先前那个丫头,显然是经过特别的训练的,先前在厅中,在凤阑绝的面前,都敢说谎,诬陷蓝城的公主。

因为她身上的毒,凤阑绝这几天,也一直没有碰过她,毕竟,谁也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体是什么情况,也不太清楚,她肚子里的胎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感觉到这个宫女有些奇怪,但是却也感觉到的出,她并没有恶意,上官云端便站起身。

她到底是谁?为何非要逼着她参加选亲?

但是,皇上若是那么做,丢脸的就不止她跟爹爹,只怕是整个夜阑国,皇上就算再想对付爹爹,也不会用那么愚蠢的办法。

那人不仅清楚她心中的想法,竟然还这般清楚她的尺寸,此刻的上官云端有的就不仅仅是惊心了……

不是宫女,却混进皇宫,而且对这皇宫中所有的一切竟然如此的熟悉?而且还这般波澜不惊的带着她在这皇宫中随意的走动。

“管她呢,来了就来了吧,不就是一个傻子,一个丑八怪嘛,绝王怎么选,都不会选上她的,而且有那么多宫女,那么多侍卫守着,她也闹不出什么事来。”另一个女子扫了上官云端一眼,低声嘲笑道。

“雨儿,雨儿。”此刻,上官傲天也快速的来到了上官凌雨的面前,蹲下身子,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轻声的喊道,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雨儿会这么死的,就连夜无痕再怎么狠,都没有要上官凌雨的性命呀,到了最后,竟然是她的娘亲亲生结束了她的性命?

其实,上官凌雨是可怜的,也是可悲的。

上官云端的话微微的停了一下,望向她的眸子中似乎更多了几分笑意,再次轻声说道,“到时候,你的下场绝对会比上官凌雨更惨。”

虽然说,这件事过去这么多年了,要查起来,只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她在现代可是有名的律师,这种事,还是难不得她的。

上官云端的眉头紧蹙,此刻的上官凌雨只怕已经疯狂了,根本就不想事情的后果了,她在这个时候若是服个软,说不定,还有条生路,但是,她却……

“爹爹,从小到大,所有的好的东西都是她的,她先是嫁给了四王爷,被休了之后,竟然还能嫁给绝王,绝王先前要选的明明是我,却被这个女人抢了,雨儿不甘心,雨儿只是要回原本就应该属于自己的,有什么不对。”

而后面,老夫人也有些气喘的跟着。

她的话语微微的一顿,一双眸子突然的转向上官云端,一只手,也恨恨的指向上官云端,狠声道,“一定是她,一定是这个恶毒的女人毁了姐姐的脸,奶奶,一定不能放过毁了姐姐的脸的人,一定要替姐姐报仇。”

“娘亲,雨儿竟然瞒天过海,想要替云儿出嫁,而且还给云儿下毒,想要置云儿于死地,这样的罪行,够不够。”上官傲天也怒了,她们一来,不问清事情的真相,便都纷纷的指责云儿,对云儿真的太不公平了。而且,当绝王从将军府中,找出云儿的时候,她们就应该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雨儿会有今天,全都是你害的,你平时告诉她一些错误的思想,甚至还偷偷的让人教她武功,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你遭成的。”上官傲天望向她时,却是一脸的阴冷与愤恨,这个女人还有脸求情,若不是她,雨儿怎么会变成这样,他现在倒是想要杀了她。

而她的手腕,脚腕处都不断的渗出鲜血。

她虽然很想就这么直接的回去,但是做戏总要做足了,以前的上官云端那般的痴迷于夜无痕,她就这么轻易的回去了,实在是说不过去。

众人听到她的话,纷纷的愣住,随即都是一脸同情的望向轿子,这上官小姐还真是傻到家了,人家王爷明显的不想娶她,她还真会自欺欺人。

她当然知道,夜无痕喊她去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捉住她的破绽,哼,他让她去,她就去呀。

“王爷让你过去呢?”那来喊她的丫头,看到上官云端竟然还要吃东西,眸子中,漫过明显的怒意,语气更加的冲了,这次连王妃都省了。

蓝岚唇角的那丝略带得意的笑慢慢的僵住,原本嘲讽的神情也瞬间的换成了难以置信的错愕,一双眸子下意识的圆睁,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表情完全的僵滞。

她知道凤阑绝对百姓以及下人的爱护的,所以,她自然不能让皇上因为她而处置那宫女。

她脸上的表情瞬间的僵滞,她原本是为他才向皇上求情,但是他却仍就这般的对她?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双眸望向上官云端时,眸子深处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沉声道,“她若是真的记住了,就不会受任何事情的影响。”

她此话一出,众人更是彻底的惊住,在这个古代,向来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的好了,就自己的幸运,嫁的不好了,那就是自己倒霉,也只能认命,从来没有人想过要反抗自己的婚姻,更不要说什么不字了。

“王妃说的真好,我们女人是应该有自己的主见。”场中一些女子也纷纷的议论着。

“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的上绝王呀。”另一个女人也随着她的意思说道。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还把王妃拦在城门呢。

她跟凤阑绝不一样,百姓对凤阑绝有敬,但是更多的却是畏,而今天,她的话,是让百姓完全的信服,而且还带着一些亲切,所以,百姓们都会随和一些。

“不过,我喜欢你这样的霸道。”上官云端看到他的紧张,心中微微的多了几分好笑,不过,却是故意停顿了片刻,这才慢慢的说道,她明白,在这方面,他越是霸道,便说明,他越是在意她,爱她也越深。

所以,感觉到她的反应后,他的眸子也多了几分异样的情迷,他的唇却是再次的蹭过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云端,云端,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成亲。”

要嫁给他,要溶入这皇室中的生活,以后便注意会危机重重,她自然要有绝对的保护自己的能力,若是她懂武功的话,就最好了,上次之所以让上官凌雨的计划得逞,就是因为上官凌雨会武功,而她不会。

“恩,哈哈哈。”凤阑绝微愣了一下,然后再次的大笑出声,这一次比起上次,更加的开朗,是那种完全的放松的,真正开心的大笑,只怕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人听到他这般的笑过。

没过了多久,月儿便回来了,仍就是飞快的跑回来的,只是,看到端坐在房间里的上官云端时,眸子似乎快速的闪过了什么,不过太快,快的让人很难捕捉的到。

月儿已经将茶端到了她的面前,笑道,“小姐,喝茶。”

只是,上官云端的心中却还是多了几分防备。

“哼……”那人见隐藏不住了,不由的冷冷一哼,也不再伪装了,狠声道,“上官云端,我倒是低估了你了,没想到这么轻易的就被你看穿了。”

“是你?”上官云端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惊住,上官凌雨,竟然是上官凌雨,上官凌雨现在不是应该在青缘寺吗?

“上官云端,你不用指望别人来救你,刚刚我进来的时候,已经吩咐外面的人,说小姐要休息一会,不让任何人来打扰。”上官凌雨看到上官云端仍就是一脸淡然的轻笑,微愣了一下,再次狠声道。

而且,太上皇一直都是最维护他的,也因为太上皇的健在,才让凤月国朝中一直安然无事。

“皇爷爷。”上官云端也柔声喊着,这个老人,她第一眼看到就深深的喜欢上他,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还有着一种十分特别的亲切。

如今,为何会是这么惊讶的表情?

他显然是想要说什么,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激动,还是怎么着,你了半天,却并没有说出来。

凤阑绝的眉头也是微微的蹙起,双眸微微的望向太上皇,再转向上官云端,纵是他再聪明,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平时凤阑绝便深得太上皇的喜欢,虽然没有登上皇位,但是却相当于就是凤月国的皇上了,而且,这凤阑绝又不是首子,只是排行第四,凭什么当皇上。

皇上的眸子微微的一眯,似乎终于下了决心,唇微动,沉声道,“来人,先将这个女人押……”

只是,她如今突然打断了皇上的命令,只怕。

她知道,这样的他,是最危险的。她更知道,没有什么事,能够瞒的过他。

“我觉的吧,还是气死好一点,听说吓死的人,很恐怖呢。”上官云端对于他的回答,更多了几分意外,但是,却仍就故意说道。

他的声音极为的轻淡,唇角微微的上扬着,让他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几分灿烂,几分眩目,也让那些女子愈加的痴迷,此刻若不是在皇宫大殿上,她们只怕会尖叫出声。

那么,她这自做多情的举动岂不是太可笑了,还好,她刚刚没有冲动的站起来,否则这玩笑就真的开大发了。

丫的,他果真不是人……

而夜无痕此刻的意思,明显的是想让她回去,而且还给足了她面子,似乎根本就没有休书那回事。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