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赤手空拳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厉冥皓,你开门!你开门!我替你打一针!”

安小柔理也没理她就冲下了楼。

“我在a市遇上了一些事情,等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后我就会回去。”

可是这热闹是凑了,心头却特么的堵得厉害。

“……我累了,要睡觉!”曲耀阳打破一室的沉默,对着依旧战栗在沙发边的裴淼心开口。

大脑“嗡”的一声,裴淼心有些莫名其妙地睁开眼睛。

因为她年轻,如果再不拿出那点不怒而威的气魄,这些在江湖上混迹多年的老经验根本就不会有人服她。

“那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骇得受不了,被子底下抬腿踢了他一脚,“滚!昨晚明明是你……”

“你是说让我爸妈不要再去告裴淼心?”

“婉婉……”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从床上扶起,灼热的气息和火热的胸膛已经覆了上来。

裴淼心听着都要笑出了声,“那你打算怎么不亏待我呢,曲耀阳?我们已经签字离婚了,我早就已经不是你的女人,就算是昨天……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跟你之间也早就结束了,这是你对夏芷柔的承诺,难道你忘记了?”

“这……”曲母看了眼女儿,又去望曲市长的方向,“这还真是像,啊?老曲,婉婉小的时候长得可不就这样?哎哟,你还别说,这大眼睛高鼻梁的,还真是三分像裴淼心七分像咱儿子啊!”

“婉婉,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公主病。你怎么知道我想要什么?谁说,我只是想要羞辱你?我就不能单纯的,只是……想要你?”

怎么会这样?

沈俊豪弯唇,“不敢,大老板谈不上,最重要是这次的合作案能够谈成,让投资方与收购方的人见个面把生意谈成,再开开心心地把他们送走,这才是你们的工作任务和我所期许的事情。”

“为什么要后悔?”赖欣在那边一副特无所谓的神情,“我知道要接受一个刚刚失婚的女人并不容易,更何况是你这样的身份和背景。”

“过去了这么多年,我几乎都快要忘记当年的事情,直到……直到有一天我在耀阳的书房里看到他在国内念高中时的一张照片。原来当年给我做过健康检查的那位医生,是他的同班同学。”

她还记得自己出嫁或是再度送母亲离开前,后者对她说过的那些话。

“没有。”

……

她想了想说:“不用,我看你今天的工作好像挺忙的,而且梁家的‘沁心园’离你那还比较近,我自己换过衣服开车过来就行了,咱们宴会厅见。”

他眼睁睁看着她面上的表情瞬息万变,又是从前那个单纯无辜的小女孩,揪住他的衣领贴近他的下巴,仰头看他的时候轻轻对着他的下巴呼吸,温热的感觉和暧昧的情潮从他下巴处直冲入他大脑。他的眼里心里这会亦只剩下她,深邃的双眸里早就染上了炽热而浓烈的欲色。

裴淼心转身向大门的方向走,翟俊楠便快步跟上前来。

曲母这时候冷哼,“你肚子里怀的是不是我们家的孩子我还有怀疑,包括军军,像你这样的女人真的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现在就给我滚出这个家去,我自然会找一处房子重新安置你!而你就给我在那房子里待着,等到把孩子生出来验过dna再说!”

他回头,是“摩士集团”的梁冠东董事长。

“给你时间?”他自嘲般地笑了起来,“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也不说一声,就这样走掉?”

“你给我下来!”曲市长脸色黑臭,径直绕到车前,阻断他的去路,“还嫌不够丢人?你现在就给我下来!”

她见他最近似乎工作总是很忙,一天总有那么多的工作,尤其是这阵子amanda回伦敦去正式跟老公办离婚,这些天他身边没个助理,几乎都是她在帮忙打理他的行程。

从心底开始向四面八方蔓延的疼几乎让她说不出话,却还是瞪大了眼睛看他,“耀阳,我不是故意推她……”

曲母苦口婆心:“‘宏科’的总裁不也就是你?耀阳,你到底在说什么胡话啊!你是不是真的病得不轻?”

******

这一下,裴淼心再听不下去,只是仓皇扶住墙壁,一步一步,赶忙从二楼下去。

她有过经验,也还记得那男人在她身体里时,是怎样的勇猛和无敌。

“芷柔做过的事情我听说了,我代她同你说一声抱歉。”

她没再犹豫,怔怔对上曲耀阳的眼睛,说:“曲耀阳,我不想埋怨你什么,因为本来一切的开始都是我犯的错误,它们跟你没有关系,只是我做错了而已。”

“那我呢?”曲耀阳的声音好像都能滴出血来,他的喉咙也同样干涩到了极点。

下意识的一躲,曲臣羽刚一怔忪,裴淼心已经笑了起来,“我刚刚才擦了口红,你也想擦一些吗?”

她想过也许易琛放不下,他没有道理为了自己放弃他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也没有道理,为了自己,放弃他在a市的一切东西。

裴淼心弯唇,不甚在意的样子,“几年前我结过一次婚,不过后来离了,现在单身。”

她轻笑转头看他,“你妈没有让我受委屈,就算有,也是我心甘情愿的。”

她的模样似曾相识,只是一眼,却似乎让他的心脏紧了紧。

“臣羽?”

多时他会在电话里沉吟,也不说话,只是通过一根电话线联系彼此的联系。

医生从病房里面退出去之后,站在病床前的男人沉默了一会。

……

她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担心什么,怕曲母又在芽芽跟前乱说话,或者怕小家伙不在自己跟前的时候被别人欺负了去。

听到孩子只有九周半时,她坐在医院的走廊上当真是松了口气的。

“冰箱里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你平常在家里都不需要做东西吃?又要叫我回来吃晚饭,又要留我在这过夜,可你这什么都没有,你诚心整我的是吧?”暗夜里的寂静无声,明明是不该,却莫名地还是让他询问出声。

“那家里除了这几包泡面还有没有别的东西?”

夏芷柔还是一副不依不饶望着曲耀阳的模样,夏母赶忙过去拉了她的手往门外拖,“还有你也是的,大半夜的不让你老公好好工作,你在这嚷什么东西!”

夏芷柔被一吓,慌忙向后退开了数步,“那东西怎么能吃啊!谁疯了才会要去吃那种东西!”

“淼心,我跟芷柔之间是多年前的承诺,更何况她现在又怀了身孕……”

曲臣羽有一刻的怔忪,盯着面前这小女人一副认真道极点的模样,还是忍不住轻笑了出声:“淼淼你怎么这么傻,我都还没有向你求婚,你就这么积极主动,难道你不怕嫁给我以后吃亏?万一我对你不好,你又该怎么办?”

知道她是又想起那段与曲耀阳并不开心幸福的婚姻,曲臣羽单手箍住她下巴逼她抬起头来,“不是,我只是希望你明白,不管我有没有记忆,对你的印象完不完整,至少那份感觉留在我的心底,我是真的想要好好珍惜你、对你好,我不想你因为仓促决定而害了自己一生。”

他直觉那杯茶带着滚滚的热气,像要穿透薄薄的纸壁烫伤他的手似的。

曲耀阳的眉眼一跳,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心口沉闷闷的,堵得难受。

曲臣羽就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坐得太久和躺得太久的关系,我总觉得腰部以下全部都已经麻痹。”

医生离开以后他才又听见臣羽道:“我一直都想不起来我为什么会去瑞士,好像不是为了滑雪,可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一点也想不起来。”

夏之韵可怜巴巴的一声轻唤,几乎是在看到曲耀阳出现的当场,就扑过去想抓住他。

这一下,阿成再不敢多说什么,直接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没有。

可是乔榛朗的车子就是没办法开走,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她了。有时候说起来都觉得这个城市真是可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等你真心想要见一个人的时候,却怎么都见不到。

吴曦媛皱眉去拉了把裴淼心的衣角,小小声道:“我打电话叫拓已君下来接我们吧!我的车就在你们家车库里停着的。”

“要不我还是给你挑螺丝……”

他没有绷住,到底抬起她的下巴去吻了吻她的唇,他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忘了吗?生日快乐。”

他的话似乎给了曲耀阳提醒,后者果然微眯着眼睛看他们,说:“渴,厨房在哪?”

他近来总是发现,自己的时间似乎怎么都不够用,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嫌短,分开了又总是想念,哪怕像现在这样抱着她吻着她却仍然不觉得满足。

她还记得那段,她对他的态度根本算不得友善,甚至称得上是恶劣。那时候他一人默默守候在她身后,仅着自己的力量,给予她帮助,却又要小心翼翼顾忌着她的自尊心。

她悲极了反而轻笑出声:“是你从一开始就篡改了时间,是你故意让陈医生从一开始就误导我,让我以为……让我以为……”

“我知道。我知道他能够做到,可是‘玉奇’是臣羽留给我的东西,我知道他想要我把公司做好,只是可惜我现在的能力有限,我没有办法仅凭借自己的能力将它发扬光大,甚至完成那么大间跨国公司的基本运营我都成问题,我只有把它交出去。可是,‘玉奇’是我的责任,不是曲耀阳的。”

曲婉婉红着眼睛,“那我求求你行不行,淼心姐,求求你不要用这么冷漠的态度对我哥哥,你过去不是这样的,我记得我刚认识你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世上再也不会有哪个女人比你更我爱哥,所以我喜欢你敬重你,因为只有我知道这么多年以来我哥为了曲家、为了我们牺牲了什么。他只有在你身边的时候才是最真实简单的样子,我不想要你带走他的快乐。”

“要!”病床上的裴淼心慌忙抓过一旁的纸巾擦了擦嘴,冲门外的护士喊:“要退房,我现在就收拾东西离开!”

从私人医院里出来,再到半带强迫性质地坐上他的车,裴淼心从始至终都没敢吭声。

他开车送了她到楼下,她打开车门想要下去,却听他一声“等等”,竟然直接把车顺着旁边的地下停车场一绕,就着斜坡滑了下去。

她犹豫了一下,试探性唤他一声:“耀阳……”

不过是女儿一时兴起想来吃个什么冰激凌,曲耀阳恨不得把这间餐厅所有的特色菜都给点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