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青山绿水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沈傲心里大笑,连忙挽留道:“干脆我叫人去将岳父接来用饭算了,何必这么麻烦。”

春儿刚好进来,见沈傲脸『色』显得有些黯淡,便问发生了什么事,沈傲略略地跟春儿说了,春儿蹙着眉道:“才来了半个来月就要回去,这不是故意拿我们开玩笑吗?况且现在杭州的生意还没有铺开,虽是已谈下几个铺子,但还得要装点、招募人手,现在回去,这生意不是要半途而废了吗?”

沈傲当先落座,道:“既然你们要请本大人吃酒,那么本大人就和你们喝几口吧,事先声明,本大人两袖清风,清正廉洁,你们可千万不要借着请我喝酒的名义拉拢腐蚀于我,我是宁死不从的。”第三百四十五章: 宫中来了旨意

“是。”几个皂吏这才纷纷涌过去,堵住江炳和沈傲的出路。

沈傲吁了口气,周正和杨戬都说得没有错,蔡京不会对自己轻易动手,可是假手他人,却并非没有可能,县衙里有个昼青,宪司里有个金少文,一个是自己的同僚,一个是上司,真要玩起花样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第二日,沈傲赶着去办公,一大清早醒来,便听到后园里传来争吵声,跑到那里去看了看,原来是赵紫蘅和狄桑儿吵起来了,这二女都是骄横无比的郡主小姐,互不相让,谁都不肯吃亏。

四人正说得起劲,突然听到外头的沈傲大叫:“什么人,鬼鬼祟祟!”接着便是一阵怒斥棒打声,有人哎哟地叫:“不要打,不要打,是我,是我,我是王……啊呀……我的腰,我的腰折了。”

唐茉儿道:“不是说跑了一个吗?人都已经跑了,还有谁来?”

周正道:“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完婚之后再说,成家立业,才能收收心。”

蓁蓁摇头道:“都去了杭州,这个家谁来打理?况且你只是个县尉,带了这么多女眷去,同僚们怎样看你?你安心去吧,只愿你能早些回来。”

与夫人们交代一番,又叫刘胜去打点行装,沈傲便亲自骑了马,到祈国公府寻周正,将朝廷的任命透『露』出来,周正认真地为他分析道:“这一趟你去仁和县倒不必有什么牵挂,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恩旨升任的,不过那个昼青,你要小心一些。你们二人一个是县丞,一个是县尉,唯有压那昼青一头,你才有出头,陛下如此安排,只怕也是要拿这昼青来考校你,你好自为之吧!”

沈傲差点忍不住地就心里话说了出来,更衣?你不嫌麻烦啊!换了睡衣也是要脱的,何必多此一举啊!沈傲冲过去一把将她拦腰抱起,道:“我来替你更吧。”

出了门去,便有人说夫人们叫他去用餐,沈傲伸了个懒腰,抬头看了看天『色』,秋高正爽,新生活即将开始,沈傲心里渐渐欢快起来,到了餐厅,便看到四位夫人早已预备好了碗筷,桌上摆着炊饼、肉粥,唐茉儿见了沈傲有点儿羞涩,道:“夫君请用餐。”

程辉心中甚至在想,沈傲若是太学生,或许这般的风流人物,已经是程某人的至交好友了吧。心里唏嘘一番,那英俊的脸庞微微有些落寂,只是这种表情稍显即逝,被一股卓傲取代,对着沈傲道:“今日殿试,考的是策问,以沈兄的大才,这状元只怕已是囊中之物了吧?”

赵佶目光恰好落过来,见他这副模样,口里还在说着漂亮话,却是瞪了他一眼,颇有警告的意思。沈傲看了,连忙欠身坐得笔直。

周若羞得连忙起身离座,道:“爹,娘,我吃饱了,先回去歇一歇。”她的步伐凌『乱』,如受惊的小鹿般赶快走了。

这一天很快过去,到了第二日清早,刘文那边已经来叫了,今日是殿试,不可耽误。

刘公公倒是有些不情愿了,只是一份卷子就带进宫去,到时候若又有好卷子,那不是要多跑几趟吗?倒不如再等等一并送过去更省事。

赵佶板着脸道:“你的奉承,朕可不敢受,你说吧,这一次来,莫不是教朕又给你赐婚?”

周若脸上飞起一片红霞,嗔怒道:“你这是『逼』人就范,我才不上你的当。”

二人翻身上马,一道儿到了邃雅山房,此时天『色』已经有些黑了,沈傲寻了一个伙计问:“吴掌柜在哪里?”

将刘慧敏送去官府,他先是窃宝,之后是杀人,这两项罪名足以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夫人想不到沈傲竟如此开门见山,一时愕然,喃喃道:“许配若儿给你……这……我还要想想,还要与你姨父商量,商量……这……”她虽早有了心理准备,此时听了沈傲的话,还是心『乱』如麻起来。

不过要参加科举,却不是想考就考的,国子监内部的规章很严厉,早已明文规定,只有过了终考,才能参加科举,一旦没过,虽然也算国子监毕业,秀才的功名仍在身上,却不能参加科举。

是否参与终考,确实是一件难以抉择的事,不过沈傲早有了主意,当唐严问起时,很是笃定地道:“学生已经下了决心,打算报考。”

沈傲想了想,道:“你先在这里守着,我还有一件事得去办。”

沈傲这一问,狄桑儿想了想才道:“好像就是曾盼儿读过书,他还洋洋自得呢,有时安叔叔有事,也是他来记账的,安叔叔说他的书法不错。”

沈傲点点头,将王凯留下,又叫刘慧敏进来,刘慧敏是个显得有些拘谨的年轻人,不安地坐在沈傲的对面,沈傲问他那一夜在做什么,刘慧敏道:“我是负责清扫酒楼的,当时客人们都散了,整个酒楼一片狼藉,清扫之后,才去睡下。”

狄桑儿叉手道:“这是什么话?小『奶』『奶』我打的臭书生没有一百也有几十,莫说是他一个臭书生,便是来十个八个,小『奶』『奶』我也动的。”

赵佶和杨戬吓了一跳,连忙端起酒杯:“喝,喝……”

沈傲经由狄桑儿提醒,顿时明白,首先这酒具的来路不正,原先只是买一件盗墓贼的漆制酒具,倒也没什么。可是如今发现这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若是禀告了官府,难保朝廷里不会有人垂涎三尺,到时只需说这是赃物,便可将酒具收缴了去。

春意逐渐散开,天气渐渐热起来了,袍子换上了夏衫,仍觉得热得难受,天上的太阳如火炉,烘烤得整个汴京城都失去了几分生气。

王黼这些人看准了赵佶的心思,于是一口咬定水患并不严重,是江南西路各府的官员夸报,如此一来,赵佶岂不是有了台阶,顺势将此事搁置到一边去。

不急,猜不出这件事的幕后之人,自己千万不能轻举妄动。

狄桑儿怒道:“不许你叫我桑儿姑娘。”

安燕连忙道:“沈公子若是愿意,可自便。”

沈傲笑道:“这件酒具,至少价值三万贯以上,你出手一千五百贯,已是占了极大的便宜,还想讲价?”

漆制酒具,尤其是汉朝宫廷的漆制酒具在宋代虽然弥足珍贵,可是年代毕竟比之现代要相近了一些,因而也不至开到天价的地步,沈傲口里说这酒具价值三万贯,安燕以为自己听错了,又觉得这个沈傲只怕也是名不副实。

这样一想,心里颇觉得得意,与同窗们又喝了几杯。

“沈傲,你是不是很瞧不起我?”狄桑儿抬眸,很是羞涩,继续道:“其实你方才打了我,我才知道被人欺负原来是这样的痛,从前我欺负别人,从来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

沈傲见她看过来,也不好意思走了,目视着她,有些尴尬。

若说枪棒,十个沈傲也不是小丫头的对手,可是近身肉搏,沈傲也有自己的优势,他是大盗出身,手臂灵巧无比,小丫头快,他更快,捏住她的香肩,随即身子向前一送,硬生生地想将小丫头『逼』退。

………………………………………………………………

说着,收回手去,双手叉住小蛮腰,威势十足,眼眸儿一转,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

沈傲送来的画,竟是一片空白……

赵佶深望沈傲一眼,坐回御塌上,沉着脸道:“原来沈傲也是来做说客的。”

契丹人将要穷途末路,居然还不忘从宋朝身上大捞一笔,当真是可笑又可恶得很。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