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绝情仙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给读者的话:

而事实上,莫庭也确实有这个意思,只不过蓝弦不给他机会罢了。

在karl出现的那一刻,莫庭的脸色就变了,karl明显是来捣乱的,虽说设计师的着装向来是大胆而率性,但是他站在舞台上当蓝弦的男伴,他的装扮与身着晚礼服的蓝弦走在一起根本就是不伦不类,这严重的损害了绽放礼服的形象,而这是莫庭不允许的……

莫放,融柳不喜欢看到你这样。

“我知道了。”蓝弦点了点头,双眼定定的看着莫庭。

“你认为你能成为天皇巨星吗?”

蓝弦不禁自问。

“蓝弦,我们没有销售渠道。”白雪看着蓝弦,他真不懂蓝弦怎么老爱站在落地窗前,也不怕掉下去……

莫庭的礼服是相对简单了许多,是绽放今年男装,高档的白色面料,利落的剪裁,略带神秘感的水洗磨砂纽扣,穿着莫庭身上即有着古典贵族般的优奢华,又带着一种自由随性的飘逸。

好在,莫庭同志出现了,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张纸最后面的落款——蓝弦。

“我不知r&m集团什么时候涉足了演艺圈?”

“那就好……”

莫庭冷笑一声:“傲气,傲气能当饭吃?傲气可以让他们身后的人放过你?”

有工作人员立马往里跑,去报告顾子寒……

“军方势力介入扫黑为哪般!”

看蓝弦,面对记者穷追猛打,蓝弦一点也不像一般的女艺人,躲躲闪闪的,蓝弦落落大方的样子只让人觉得坦荡,让她的粉丝们相信蓝弦与两莫(墨)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只是欣赏……莫庭很快就来到剧组暂居的酒店,刚刚到达酒店门口,手机就响了,莫庭一看是amanda,嘴角就扬起一抹狐狸般的笑。

“咔嗒一声……”

“你好,不知你是?”蓝弦客气的笑着,语气中有着隐隐的俱意,对方身上很明显就有黑色会的气息,蓝弦即使不怕也得装出害怕的样子。

给读者的话:

“你挡着我的路了,我要收拾行礼。”蓝弦强压下心中烦燥,平静优的道。

他也终于明白蓝弦要他出去的意思了,面对活色生香的大美人,他要是还能坐乱不怀,那就怪了……

好吧,莫庭他有一点洁癖……

给读者的话:

融柳在电影《江山美人》对月弹琴的情景被喻为无可超越与复制的经典,融柳在《江山美人》中饰演一个的前朝公主,而她爱上的人则是当朝皇上。

当拍到第十集时,导演宣布这部命名为《无可救药爱上你》的偶像剧于下周一上映,做为主角和第一女配,任宇泽、沐菲和蓝弦要去开始进行宣传。

“莫总,多谢你的厚爱,就算你要让我去医院检查,可是不是得先让我把衣服穿好呢?”

“蓝弦,你走吧,东西我收到了。”莫放没有起身,继续蹲在那里,一动不动,慢慢的移动着自己的双腿。

之前听经纪人说,蓝弦拒绝了剧组安排替身的提议,还以为蓝弦是逞强,现在看来她是真的做得到。

就在墨云天看到蓝弦又想到融柳时,道具已经准备好了,导演满意的点了点头,清场……

这一次,她不再是天皇集团超级巨星融柳,而是星娱娱乐公司旗下的一个三流艺人。

既然现在已经是蓝弦了,那就过蓝弦该过的日子吧,演艺圈这个地方是融柳喜欢与熟悉的,既然蓝弦已经在这个圈子了,那么就继续呆着吧。

“蓝,哈哈哈…蓝弦…”顺利来到了剧组,蓝弦和以往一样的自己去服装间拿今天要穿的戏服,刚刚踏入服装间,服装助理就将蓝弦今天要穿的衣服取了出来。

今天是《无可救药爱上你》的首播,导演要求大家都一起去公司看。

莫庭一个箭步上前,从后直接朝蓝弦扑去。

蓝弦,你到底是谁?

看着桌上简单的三菜一厅,看着小小的屋子和桌子,不知为何莫庭觉得这竟然有家的感觉。

面对这处处都透着军人气息的宅子,和强硬军人做风的莫家,蓝弦暗暗几个深呼吸,将心中的惧意压下。

蓝弦还是他的……

她怕痒呀!

蓝弦一脸波澜不惊的看着王亦诗,这个女人果然很聪明,杀人不见血。

他妈的墨云天,有钱老在这里显摆个毛呀,你不知你直升机一开,老子这一条就要重拍吗。

不过蓝弦不知道她是为了融柳的死而哭,还是为自己手下的摇钱树死了而哭。

“蓝弦小姐,我们总裁说他很欣赏你身上的气质,认为你和绽放的风格很符合,关于合约条款总裁同意修改。那一条改成一年最多四次,如何?”

六部电影,有四部是商业片,有两部则是充满了艺调,小制作的艺片,对于此白雪曾有异议。

导演组给蓝弦剧本只有一句,那就是古墓苏醒,蓝弦却将这一句话演的如此饱满。

那么短的时间内,办出一场那么大新闻发布会,请到那么多主流媒体,那可是手眼通天呀。

有,有也不给你……

可就在此时,白雪的手机响了,白雪一看来电,立马接听。“莫总……”

对于莫庭的自持,蓝弦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其实她不在意的,无论三个月后自己与莫庭是什么关系,至少这三个月她蓝弦都是认真的……

好在他知道哪里有人群拥挤,哪里就有墨云天的道理。

各自散去,而围观的人群却久久无法散去。

听到墨云天的话,顾子寒特意提前看了《神之子》。

融柳的事再次提出,看到大牌明星光鲜后的悲哀……前两章主要是写蓝弦引得注意,受公司力捧,有点无聊……蓝弦的魅力就在于她总是不断的给人惊醒。

蓝弦默默起身,优的走到的白雪的面前,而正和投资商谈的火热的白雪根本没有重意到蓝弦的靠近。

蓝弦,或者说此时的小七躺在地上任百虫缠身,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用悲伤与无助的情绪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让蓝弦把那份抵制金鸡千花奖的声明收回。

而《无可救药爱上你》诚如第一天在网络上所看到的,凡是有lisa的身影就有收视率。

颜末这几天打电话打的舌头都起泡了,可却收效甚微,去警告红颜与紫心吗,这两人又不听劝的主,她们正被媒体捧晕了头,再加上沐菲也在唆使……

蓝弦深深的看了一眼红颜与紫心,目光停留的时间刚好够众位记者拍照,在蓝弦这充满伤痛的一眼后,蓝弦双眼泛红眼带着温婉女子特有的外柔内刚道:

至于爱伤的腿踝,只要谈下那部戏,蓝弦可以半年不用再接工作了……

不急,反正她有的是时间,新闻发布会是明天下午……

什么叫政客?政客也就是演员,只不过政客的舞台更大罢了,莫老爷子相信蓝弦可以做到……

最终,还是败给了权势与阴谋……有一种人在他人眼中是天上的明星,耀眼无比,可在某些人眼中却难登大之堂。士庶门弟、贵族平民的称呼虽然不存在,但在一些眼中这些界线却是存在,甚至更加的明显——风子秘书

终于好不容易说服自己给她打一个,可她蓝弦蓝大小姐可好了,居然敢不接他的电话。

这一届的金棕奖主办方是日本,日本方面已经和星娱沟通了,并且将请柬寄到了星娱公司,邀请蓝弦参加金棕奖的颁奖典礼。

“就是……”

“当然是真的了,我怎么会骗你,蓝弦我晚上去你家,我们详谈,我感觉这一次很有把握,这下没有人会说你是因为莫庭或者墨云天而戏的了。”白雪的声音洋溢着自信。

传闻墨云天入演艺圈是因为一个女人,难道是因为融柳?

冰冷的水让莫庭的神智恢复了几分清明,脑子里也不停的想着蓝弦的那句话。

被蓝弦认真的看着,那感觉很好!

r&m集团公关部经理和绽放的总经理一看莫庭皱眉,就知道他对什么不满了,立马拉来一个工作人员,对着他几句耳语,只见那工作人员越听脸色越发的凝重,连连点头,同时心中亦颇为惋惜。

偶像剧的导演也是导演呀。得罪了没好处的。

关你什么事呀,你是主持人不是狗仔队,你吵个什么劲呀……

在离场时,男主持人请蓝弦用日本话,给日本的观众问声好,男主持人的话一出,现场日本的观众很是配合的尖叫着……

r&m集团这一举动赶乎正常人的思考的范围了……关上门,不管外面的人如何想,也不管那在半路上显些滑了一跤的欧阳长祺,来到影的面前,一改刚刚在欧阳长祺面前嚣张的样子,小媳妇似的站在那里扭捏着。

眼神立马变得凶恶,轩辕晗这话挑起了闻人靖暄的怒气,这个男人,他难得可以摆出一付我占优势的样子,干吗不让他得意久点,是,他是什么都没有,没有兄弟情、没有母子情,但却偏偏有了知心的爱情,让他生气,他有的正是他所没有的。

闭上眼,掩起心痛,想与亲眼看到还是有区别的,昨晚想到时并不觉得伤心难过,可今日亲眼所见,才让他明白,他的生活有多可悲。

“知心,婉如,你们都在。”轩辕晗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他此时的笑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因为知心的危险终于解除了,另外还有一件事也解决好了。

“恩,起来吧。”

“谢太子殿下。”婉如的脸上荡出了如花的笑靥,眉角亦带笑,太好了,终于不用回那如狼似虎的曦王府了。

“我不喜欢你哭的样子。”轩辕晗眼里满是心疼。

“大人想必误会了,敏之所说的宇府本就是指宇府的一切。”说的云淡风轻,好似在谈白菜的买卖一般……

“都满头是汗了,还说没什么。”知心抬着,看着脸色苍白的轩辕晗满是心痛,如果不是为了她,他也不会落到如此处境,他依就是那个在皇城呼风唤雨的太子爷。

“怎么了?着凉了吗?”

而且要是外公和母后知道了他体内的寒毒能被逼了出去,他能够重新站起来,他们还不知道有多开心呢,而且,而且他们之前一直在计划的那件事,速度可以加快了,轩辕曦,我的五弟,皇兄真是高兴,你看到本王站起来时的样子,那一定很精彩,哈哈哈哈。

“回爷,是的。”跪在下面的人,很是肯定的回着。

吴清默默的给火堆添着柴薪,一边给影递上些水与食物,他的表情很是凝重,充满自责。

再不解,他们现在也问不到答案,一切,只能等他们进入黑族之后才有可能,三人紧握拳头,不论前面是什么危险,他们都要去闯。

在听到黑言舒的解释之后,轩辕晗低声说着。“预言?那种东西也太不可信了”

……

“可是……”

“傻知儿,我就是我,那个永远爱知心的轩辕晗,在你面前我的,是最真实的,无论如何,你只要记住,我爱你就够了。”

“姐姐,我真的舍不得你走。”

韵琦当然是跟了过来,那白目的欧阳长祺也转了个方向看向影:

“爷,太好了,你们真的没事。”在四周寻找的吴清,听到崖下传来的笑声,惊喜的趴在崖边,看着那调在崖边的轩辕晗与知心,显些感动的流泪了。

吴清小心意意的接过轩辕晗手里的知心,提醒着知心抱紧自己,然后摇摇绳子,提醒影可以拿他们上去了。

马是王府最极品的宝马——轩辕晗的前坐骑,车是王府最小巧精致的一辆——轩辕晗腿伤后就坐它去皇宫的,车夫是王府武高最高之一——轩辕晗贴身护卫吴清,如此高规格的配置只为了车上——晗王府的王妃那将要采来给轩辕晗治病的药。

“王妃,午时了,我们先喝点水,吃点东西,体息一下,补充体力吧。”

听到这话,闻人靖暄气的脸红脖子粗了,轩辕晗,太让他失望了,那个位置有那么恐怖吗?轩辕晗才登上,就变成了这样吗?没有思考太多,闻人靖暄的话脱口而出。

看着越走越远的闻人靖暄,轩辕晗转身,坐回了书房的龙椅上,他要想着,如何在知心醒来之前把这些女人处理好,知心能接受,他的后宫里这些女人存在吗?

“当年的事,你并没有说清楚吧?”非常的愤怒,那事情远不像他说的那样,二男争一女那样简单吧。

“醒啦”

“你知道我有后悔吗?原本以为嫁给他会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可不想嫁给他才是我不幸人生的开始。”

“果真不是秦知心?”这句话像是在问知心也像是在告诉自己,眼前这个女子真不像一般的官家千金,因为,这女子身上没有一丝的世俗,完一不像似人间该有一般,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女子,清高淡,眼中一片清明。

接下来的,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话题总是若有似无的围着宇定南打转,宇定非正在生气,他没心情掺和,影,则像个局外人一般,坐在那里看着众人侃侃而谈。

“不等两天后,和太医院的人马一同进吗?”

先给我们说说那里的具体情况,再决定如何安排。这就是轩辕晗,知已知彼,他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轩辕晗摇头笑了笑,带着知心径直往前走,不顾跟在身后的闻人靖暄与吴清“是知儿提醒了晗,知儿还要谦虚。”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