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万里变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这些人要真是捧着她,她可是会心虚的。

从苏绾那番话,可以推测出,蟒蛇会出现在狩猎区,夜叶、苏绾脱不了干系,可现在他们两个都因蟒蛇而出事,这件事也没有办法追究,他们只要一口咬定,不是他们,他们是被陷害的就行了。

九皇叔现身的那一刻,全场都安静了下来,那些个叫嚣不停的学子,一个个嘴巴张得老大,似不敢相信面前这人就是九皇叔一般。

“不……啊……疼”凤轻尘刚说一个字,脑门就被九皇叔弹了一记,凤轻尘吃痛,后面的话自然吞了下去。

南陵锦凡那个把自己玩残的人是疯子;锦行这个把南陵卖了的皇子更是疯子;而不顾一切,立王家女人生的儿子为太子的南陵皇上,就更是疯子。

很多事情就不一样了。

想到那些致残退役的老兵,凤轻尘心里难受极了。她虽一直在帮他们,可能帮的只有皇城那么一点,力量太有限了。

“凤轻尘要太皇太后给她跪下,也不怕折寿。”

“不管你长得多大,你在娘心中,永远都是娘的孩子。娘这一生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到了寺院后,孩子每天都会为你祈福,希望你能幸福。”

“你符临叔叔也是这样的人,可父皇一样敢胜他。”九皇叔把奶宝召到身边,细细地给他讲了,符临如同一再背主,如何一步一步往上爬……

真正的大家闺秀、当家主母。

“中毒。”凤轻尘没有隐瞒的意思。

“回报你?留你一个全尸可好?”蓝九卿手中的剑往前一送,离三王爷只有一个指甲的距离,三王爷一怔,身子不由自主的坐直,看蓝九卿没有杀他的意思,这才放松下来。

他们受了伤,会被眼尖的搜救队拖到旁边,会有小兵给他们包扎伤口。

可惜,这个时候南陵锦凡也只有生气的份,凤轻尘和九皇叔一行人刚准备好,营地里就传来了一阵骚动。1;148471591054062

此时时间不对,场合也不对,细则一类的事,三人也无法多聊,谈话告一段落,便有学生来报,说是他们已准备就绪,请几位先生去查看一二。

王七险些没有气得吐血,这凤轻尘不经商,实在是浪费了。

九皇叔气闷的闭上眼,想要尽快压下自己的欲望,可他引人为傲的自制力,今天一点也不给面子,好半天过去了,不仅没有将自己的欲望压下,反倒更烦躁了。

说完,就示意王七走人。

她不能,不能再落到蓝景阳手里,再次落到蓝景阳手里,她一定会生不如死,她不想再过那种猪狗不如的生活。

九皇叔和这碗粥较上劲了。这男人还真是……不是一般的无聊。

此言一出,众人了然。凌天脸色微青,勉强一笑。他是聪明人,自然知晓暄少奇这是在警告他,别利用他的身份行事。

“是该论江湖礼节。暄宫主身份不凡,要论师门之礼,暄宫主日后还如何处事。”

这和她有什么关系,明明动手的是她自己的儿子,结果却把账算到她和九皇叔身上,这位长公主还真是疯狗,见谁咬谁。

你果然是妖女!

他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想到凤轻尘,总让他有一种患得患失危机感。

室内,瞬间陷入了沉默当中,只有蓝九卿伤口的血,不停的往下流。

说了半天,依旧没有挑起凤轻尘的追问,更没有挑起九皇叔的怒火,这让敏夫人很不满,而她也确实不敢做得太过,万一把九皇叔惹急了,真不管不顾把连城灭了,她也会很头痛的。

“凤小姐不仅人美心善,还能文能武,南陵的苍山墨云,西陵的汗血宝马又如何,凤小出手它们照样得乖乖听话。”

在东陵与南陵打得不可开交时,北陵终于出兵了,与南陵结盟,朝东陵发兵。

北陵来势凶猛,就算东陵早有准备,同时和两个国家开战,东陵了也倍感吃力,更不用提,还有安城、西陵等在一旁虎视眈眈。

一连发了十几封信,得不到九皇叔的回应后,王锦凌终于使出杀手锏,亲自来玄医谷。

这些人一个个手握重权,如果没有人替她出面,她必死无疑。

任何一个有嫌疑的人,九皇叔都没有放过,四国九城凡是能叫上名号的势力,九皇叔都命神机营的人潜入——刺杀!

“九皇叔,你,你怎么才来。”

“东陵九,放开我,我让你放开我,你听到没有。”

这个世界的男人绝不允许自己的妻子非完璧之身,婚前失贞那是会被浸猪笼的,暄少奇绝不会娶她。

九皇叔带凤轻尘出门,一向是这样,从来不会让凤轻尘累到,说来九皇叔也是一个贴心的人。

杀九皇叔就算了,居然嫁娲给他,实在可恶!1941兵符,这智商让人捉急

鬼将反手拿出放在身后的长枪,枪头向凤轻尘……

“南陵锦凡是个疯子,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不过……依臣之见,他应该是为了报复南陵,让南陵皇上后悔,毕竟南陵要有这么一大笔财富,整个军队都能重新武装。”到时候,南陵要打谁就打谁。

被灯光照着,那身影也没有动作,凤轻尘犹豫了一下,翻身下马,左手握着照明灯,右手拿着枪,朝半山腰走去。

在这电光火石间,只见那身影突然一动,寒光闪闪的大刀,突然横空出现。

“留下来?留下来添乱吗?本王没兴趣带着你个累赘。”东陵九嫌弃的看了一眼凤轻尘。

“一……”上门的太医刚张口,就被人打断了:“一个?凤姑娘才同意加一个,那定是轮不到我去了,唉。”

其实,锦行已经是好的了,只是……仍然有遗憾呀。

想到驯马一事,凤轻尘又想到最近异常安静与低调的安平公主,难不成这位公主因为北陵凤谦的求亲,而变得胆小了?

就算安平公主拿她出气,估计她也只有认了的份,谁让人家是皇上的女儿,她还是关心苏绾好了:“王大人,苏小姐的病情如何?很严重?”

“说动手脚多难听呀,我是大夫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我不过是为后宫妃子的性福着想。皇上这把年纪,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可他后宫的妃子各个粉嫩年轻,我怎么忍心让她们受活寡。”凤轻尘一脸真诚,要不是谷主和郭保济熟知她的为人,还真要被她骗了去。

她和一个死人计较什么,这个小丫鬟不过是被人利用罢了。

用这种方式警告,未免太过了。

前者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凤轻尘,这个世界,不是你想活,就能活下来的。

凤轻尘一个激灵,待到她反应过来时,只能默默地,为被九皇叔算计的那人祈祷,同时亦期待,明天倒霉的人会是谁?

“天啊。”看着一排排震天雷,凤轻尘再也没有风花雪月的心思,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转头质问九皇叔:“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震天雷?”

也就是说,看在震天雷的份上,皇上毫不犹豫的选择牺牲凤轻尘。

凤轻尘想通了,抱着被子坐了起来,其实她也没有那么难受,身上干净清爽,腰间也没有那么酸痛,呃……那里,九皇叔好像也给她上了药。

凤离族盛不盛世,风不风光,关他们狼族什么事,他们狼族从始自终,在乎的只有凤离王。

凤离幽歌说了半天,见狼主与御尤一点表示也没有,心里有些急。

糟了!

不过,凤轻尘的存在既然揭穿了,就没有必要再藏着捏着,当凤离幽歌提出想见凤轻尘一面时,狼主和御尤并没有拒绝,只是……

指甲太硬,剪刀完全剪不动,凤轻尘只能用刀给他削,九皇叔看凤轻尘很吃力,直接将内力灌入长软剑中,将蜥蜴人的长指甲削掉。

以前只有他一个人,他做梦也想出去,可看到凤轻尘和九皇叔一样后,他才明白自己已经和别人不一样了,他这个样子就算出去,也只会被人当成怪物,再说他的愿望就是把自己未打完的剑打好,如此他就满足了。

邰邵早已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丝毫不见之前的狼狈,风度翩1;148471591054062翩地九皇叔做了个小揖:“九皇叔大驾光临,邰邵有失远迎,还望九皇叔恕罪。”

东陵九,你他娘的还能再无耻一点吗?在我邰城杀了上千人,你居然轻飘飘的说按约而来,有你这么履行约定的嘛。

这世间谁也不比谁笨,他东陵九又不是没有长脑子,黑骑久攻不下,邰城的援军迟迟不到,他要看不明白这里有问题,他就白活了这么多年。

哼,希望你们能本王离开邰城前赶到!785强悍,我今天就抢人了

“凤,凤轻尘,你敢,你敢,来人呀,拿下,拿下这个乱民。”林大人语气一变,身子突然站直,脸上的不安和惶恐换成狰狞与阴狠。

凤轻尘既然说出这话,就别怪他下狠手了。

如果暄少奇用婚约来骗她,那就落了下乘,暄少奇虽说不是什么高门贵子,但玄霄宫也是名门正派,身为少宫主的暄少奇根本不屑用这种手段骗她,而且古代重承诺,这种事他们不会胡乱说,这可是名声尽毁的事情。

唉……凤轻尘叹了口气,一副烦恼的样子了,不愿意再提此事,这件事估摸着,还要她和暄少奇自己协商,只要暄少奇不咬着婚约不放就行了,横竖她不想嫁。

百鬼宫的宫主要真是鬼王后人,那么他第一个要对付的人,不是分裂前朝的四国皇帝,也不是灭了百鬼宫的凤离王后人,而是蓝景阳!

“这样我们就有更多机会,让他关注连城和蓝景阳。”有些事不能说得太直白,太过直接会让人怀疑你别有用心。露出一点痕迹,让对方亲自查、去求证,这样得到的结果,才能让人有满足感。

凤轻尘和孙思行已经收拾好,伤兵营的工作凤轻尘和孙思行也交接好了,甚至老大夫现在可以独立完成截肢手术。

因为,一旦火熄了,这些鬼兵就会立刻冲上来,将他们撕碎。

暄少奇知道凤轻尘不是喜欢惹事,也不是拎不清的主,她这个时候进去,肯定有她的理由,暄少奇不仅没有劝说阻拦,还替凤轻尘开路。

一切都好好的,鬼王自恃身份,轻意不肯出手,九皇叔和暄少奇应付百鬼宫的人,虽不至于是单方面的屠杀,但也不会吃亏。

手与剑相碰的瞬间,鬼王飞了起来,九皇叔持剑往前,然后狠狠一个转动,抽出……

“答应?答应什么?本王要答应陈家什么?”九皇叔一脸无辜的道:“陈家送礼是陈家的心意,本王收了是他的荣幸。轻尘,你不会以为本王收了礼,就要办事吗?你当本王是什么人。再说,就算本王愿意帮陈家,也要陈家有那个胆子敢求上来。”

无关胜败,她会对自己的病人负责,也不会因此把自己的病人推开,她不是神,她不能保证救活每一个病人,她只能保证尽自己全部的力量去救治自己的病人。

病人不相信大夫,如何会配合大夫医治,一个不配合的病人,就是碰到大罗神仙也没有用,更何况她还不是大罗神仙。

“这是谁?”左岸一惊,身上的气势本能的张开,小孩吓得全身发抖,嘴唇直哆嗦,死命地咬着唇,大眼布满惊恐与不安,额头瞬间沁出豆大的汗珠,精神完全处在半崩溃的边缘。

“是,是”凤府的护卫不再迟疑,握着刀与盾牌就往前冲,仔细看会发现,他们手上的刀还没有开锋,钝着呢,这样的刀砍下去,轻易不会要人命。

当然,他见不到九皇叔,只有九皇叔身边的幕僚接待他,听到他转达洛王亲兵的要求,幕僚皮笑肉不笑的道:“大人,我家王爷的意思很明白,限他们半个时辰出城,否则别怪我家王爷不客气了。”

要不是有王锦凌压着,王家那些利益熏心的家伙,说不定就会利用王家与凤轻尘的交情,对凤轻尘下黑手。

果然,做人不能太心软,也不能太文艺。

凤轻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想着与九皇叔的种种,颇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在爱过那样的男人后,我想,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再爱另一个人,不能爱他,我就会失去爱人的能力。”372使命,凤离嫡女专属印记

“王爷,京城来的信件。”传令兵已习惯天天往九皇叔营帐送信盒,和往前一样将信盒放下,不需要九皇叔命令便退了下去。

“终于来了。”九皇叔灰心一笑,冷硬的面容柔和了几许。凤轻尘会来夜城,就表示他们之间的危机解除了。

断掌与血同时飞出……

“锦凌是不是疯了,他不要自己的命了,就算想要清理王家有异心的人,也不用拿自己的命来玩,命只有一条,把小命玩完了,王家清得再干净也没有用。”如果王锦凌站面前,凤轻尘绝对要狠地踹他一脚。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