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新炎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弘治皇帝微笑:“你不要拒绝,这是朕对自己外孙的一点心意,等着宅邸营建好了,差不多,他也该可以入值了,到时,朕自有任用。对孩子,不可小气。”

“好了,先生,现在,告诉我们,关于大明的近况吧。我收到了关于您的报告,不过我一直认为,只有你亲自来这里,亲口告诉我们,才更使人信服。”

拿了人家的银子,不去办事,那才叫诈骗。

这几年,或许是事事顺利,让弘治皇帝也开始变得盲目起来,他有了更大的志向,也有了更多的信心。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身躯一震。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弘治皇帝依旧还躺在榻上,眼睛从迷茫,接着,已是勃然大怒。

他至马车之下,拜倒:“老臣见过陛下。”

怎么和此前预演的不太一样。

方继藩和刘瑾护着王守仁出了寝殿。

突然,弘治皇帝下意识的抚额,觉得脑袋有些眩晕,他突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了。

这是第几次上当来着?

电光火石之间,萧公公想到了这个词儿。

却见方继藩一副要打死他的样子,他内心交战,可此时,终究是六神无主,下意识的,顺着方继藩的话去做了。

方继藩:“……”

朱厚照背着手:“这是大事,父皇若是有失,你方继藩死无葬身之地。”

“来来来……”方继藩也有些忍不住了,将自己的蛤蟆镜摘下,戴在王守仁的鼻上。

“下药,药翻了那昏君便是。”

虽然有商贾,做了预告,不过厂卫已经秘查,却也没听说过各部有什么阴谋。

朱厚照乖乖上车,坐在弘治皇帝对面,道:“儿臣没什么看法,儿臣其实还年轻,什么都不懂,父皇治国数十载,明察秋毫,自是心里已有定见,儿臣哪里敢班门弄斧。”

果然,太子殿下是怎么死怎么来啊。

这祝人杰吓着了,慌忙道:“小人确实是觉得事有蹊跷,特来禀告,绝没有其他心思。”说着,他激动的道:“小人从前,是部族中的牧人,后来托了齐国公的洪福,才经了商,做的是皮货买卖,日子过的一日比一日好,小人的族人,这日子也是蒸蒸日上,从前的日子,太苦了啊……小人害怕,若是大明皇帝出了关,出了什么事,咱们鞑靼人的好日子,便到头了,接着,又是无休止的征战。”

这世上的人,十之八九都是跟风狗。

当然,重要的还是上有所好,下有所效,陛下都戴了嘛。

朱厚照听到方继藩请吃饭,兴冲冲的自蒸汽研究所,快马加鞭的赶来。

牌子一挂,邓健大吼:“两百万股!咱们王老爷先,谁敢争抢?”

只是……今日弘治皇帝竟发现,今儿一丁点的心情都没有。

他将自己的家里,贴满了白金,号称白金府,地上的砖石,都是花岗岩,宅院之中,都是珍惜树木,家里仆从如云,连看大门的,都穿着绫罗绸缎。

弘治皇帝有银子,却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邓健嘲讽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这蠢货,这便不懂了,西山金行里,炼制出来的白金,你没听说过?用白金!”

因为宫中尚黄,寻常庶民百姓,不得恩赐,是不得随意用黄金装饰的,因而西山那儿,便绞尽脑汁的折腾出了白金来。

王不仕拖着一身出众的行头到了待诏房。

弘治皇帝将提笔的朱笔搁下,不禁感慨,真是令人操心啊。

“她们已经进了,老爷,这一桌是老爷独自的晚宴,若是老爷想和亲眷们一齐进食,下次提前知会一声,这点菜,只怕不够老爷与亲眷们吃的。”

现在好了,家奴也充塞了进来。

听到了陛下所言之事之后,刘健三人面面相觑。

因为厂卫是干啥的?

方继藩不由解释道。

奴……仆……

这哭声,神奇的戛然而止。

于是,弘治皇帝沉默片刻,道:“方继藩,最近在做什么?”

弘治皇帝拉起脸来:“顺便,将这个欺天灭祖的混账给朕吊起来,你这混账,朕一再对你纵容,谁晓得,你不思改正,反而是一错再错,朕还没死呢,列祖列宗们传下来的社稷,也还在呐,容得了你这混账在此大放厥词,如此放肆诋毁,来……吊起来,朕今日不打死你,朕便愧对祖宗,愧对先人!”

朱厚照踟蹰道:“当然是儿臣的主意,不过……”

“不只如此,若要活动,若以大明有司的身份,奴婢以为,很是不妥当,也难免会引起人的警惕,可以成立一个商行,借着这层身份,进行活动,也就好办的多了。”

土人们则丢盔弃甲,抱头鼠窜。

土人们早已逃散了。

可是……在这万里之外,却出现了两个如此宝石,一黑一白,世间绝无仅有,哪怕是王文玉这等西山书院的生员,竟也在恍惚之间,隐隐认为,这或许……当真是上天降下的祥瑞,是大明万世永昌的征兆。

他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或许,外人对王不仕,嗤之以鼻。

有人捏着胡子,看着这漫天的雪絮,不禁吟唱:“北风吹雪四更初,嘉瑞天教及……”

接着,王不仕一身旧袍子,一副勤俭节约的穷官僚模样,信步登堂入室。

现在一百万股票,几乎已经价值两百两银子了。

在后世,则有另一种专家,他们一二三四五六七,口若悬河,大家去买呀,去买呀,结果他自己没买……

可现在,不是要建蒸汽船队吗,那个叫唐寅的家伙,狮子大开口,都是从内帑拿银子的,这银子如流水一般的花出去。

这么多人如此大批的购买,这肯定有利可图。

传闻这铁路,主打的乃是货运。

这铁路的货运成本低,装载量又大,保定、通州、京师之间,又是最热门的线路,一旦修成,那些蒸汽车,将一车车的将无数的货物,来回运送,想想看,这背后,是多大的利益。

一个个求购的牌子,挂了出来。

可毕竟是需要出真金白银的,没有人敢冒这个风险。

王不仕摇摇头:“臣不这样认为。”

刘瑾:“……”

他抽出了望远镜,望远镜下……是云层。

似乎……也只有刘瑾,既可让他跳,他的身材,又极合适。

他说罢,笑了笑:“朕听说,你们二人,想修通保定府和通州之间的铁路,是吗?”

方继藩眨眨眼:“陛下难道不考虑一下吗?”

他没有想到,那销声匿迹的舰队,果然被明帝国摧毁。

理发师继续开始给他放血。

一切都已安置妥当。

所有人心如明镜。

梁储依旧还一脸震惊的样子,一双眼眸眨都没有眨一下,圆鼓鼓的看着刘文华俩叔侄,想来……还没缓过劲来。

自己的女儿,竟当真有这样的本事,是了,我梁储的女儿,当然非同一般。

虽是女儿家,可救治了太皇太后,自此之后,梁家便算是多了一道保障,将来……女儿有了太皇太后和宫中的凭仗,女儿家,也不指望她有前途,却还担心姻缘?太皇太后一道旨意,什么样的金龟婿没有,多半人家,还高兴的不得了,求之不得呢。

他本是对刘家,深恶痛绝,现在听到这刘焱还厚颜无耻的想要重修旧好,陡然之间,哈哈大笑。

刘焱勉强朝梁储一笑:“梁兄……”

“谁是你的梁兄!”梁储凛然:“似你们这等家风败坏的人家,也配和我梁家结亲,历来结亲,都讲究门当户对,敢问,你们有什么资格?”

他禁不住感激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弘治皇帝心情格外的好,陪了皇祖母半宿,这皇祖母一再说着要知恩图报的话。

这不说还好,一说,更令弘治皇帝暴怒。

那刘焱,已是面如死灰,听到叔父二字,他身子打了个哆嗦。

梁如莹还极好学。

弘治皇帝身躯一颤,整个人都惊住了。

梁如莹如实回答道:“小女子早先,曾许过岭南刘氏。”

而梁如莹今日救治,倒是指挥若定,颇有几分女中豪杰之风。

因而许多大臣,纷纷在清早,聚于午门。

莫非是前些日子,自己参加了几场诗会,自己所写的诗词,流传了出去,连宫中竟都知道了?而且还很欣赏自己的才华?

刘文华入宫觐见的事,刘焱是知道的,为了避嫌,双方各走各的,不过刘焱也显得很激动,自己的侄儿居然获此殊荣,这是前所未有的。

想到自己的皇祖母,死而复生,那种情感,实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

弘治皇帝打量了刘文华一眼,很满意的点头:“不错,不错,神采飞扬,青年俊彦,刘卿家在京中待考?”

弘治皇帝也已匆匆赶到了。

此刻,御医的手还搭在太皇太后的手腕上,把着脉,这脉象极不乐观,因为越来越微弱……

再过一会儿,一脸焦急的张皇后也匆匆的赶来了。

很快,其他的女医也有了印象,随即张口道:“不错,心室骤停的原因有多种,似太皇太后这个年龄,十之八九,就是血管堵塞,当然,现在还不能确定成因……”

一群女医们,顿时噤若寒蝉。

可是……

现在的太皇太后,几乎和一个逝去的人没有任何的分别。

这不是玩笑吗?

朱秀荣抿抿嘴:“儿臣也只是道听途说,或许……以讹传讹……”

继藩是老实忠厚的人,他不会说假话,秀荣也不会说。

张皇后随即道:“走吧,去听戏去。”

这令弘治皇帝心里也烦躁起来。

“陛下,娘娘好了一些,不过她瞧见那一幅寝殿里仕女图,叫人给撕了。”

女医们比男人们沉得住气,尤其是这个时代的女子,毕竟,都是在闺阁里,闲坐就是一整天的主儿。

方继藩乐呵呵道:“不必,不必,能为陛下效劳,是儿臣三生有幸,几世修来的福气啊。”

众女在医学院的明伦堂里,一个个看着方继藩,女人最麻烦之处就在于,离别时,就好似是生离死别一般,方继藩硬着头皮,安慰她们道:“入了宫,好好的当值,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其他的事,少看,少听,少去管,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这个道理,我就不多讲了。除此之外,宫里当值,大多时候,是极清闲的,贵人们也没有这么多病痛,因此,平时清闲了下来,也万万不能偷懒,每一期的求索期刊,都要好好看看,不懂的,可以修书来西山,询问。

长长的车队,载着这些姑娘们朝着大明宫而去。

父亲在两个兄长的搀扶之下,早早的侯在了道旁。

“齐国公………”跪在地上的梁储放声哽咽道。

方继藩咬牙切齿道:“听说,外头有人说本少爷的是非。”

方继藩咬牙切齿:“传我的令下去,凡是我的徒子徒孙,谁敢议论这是非长短,不管其他的,先打了再说,不打他个半死,就别说是西山出去的,若是对方敢还手,立即来报我,我看看谁不长眼睛!”

这大发钢铁作坊子弟队,在各个少年球队之中,名不见经传,只是最普通的球队,连这样的球队都打不过……也好意思,认为这是黑马?

朱大寿的文章,对于周刊而言,就是贩售的保证。

她们都是聪慧乖巧的人,反而比不少男子学的还快一些。

方继藩的几个门生,也在队列之中。

方继藩哭了。

儒家官员,非常注重历史经验的。

这个典故他知道。

刘健忙是叩首:“天没塌下来……”

…………

顿时,众臣哗然。

“现在人没死,这礼钱,退的吗?”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预备诏书吧,登岸之后,就将诏书,传诸天下。”

张懋道:“这等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庙堂里这么多礼官,为何陛下只信重老夫,一方面,固然是蒙陛下垂爱,另一方面,也是我晓得的规矩,比别人多,那些只晓得在书里摘章抄句的人,哪里晓得这些……”

“走的是私船,当然,表面上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担心齐国公伤心过度,忘了祭祀的礼仪。”

………………

完了……

安赫尔伯爵绝望的看着,那已靠近的巨舰。

这一刻,他完全失去了所有的勇气。

所有的经验,以及航海的认知,还有海战的技巧,在这一刻,彻底的颠覆,因为……自己积攒的那些‘把戏’,在这巨舰面前,不堪一击,对方没有任何技巧可言,但是它更快,它的火炮更多,它更庞大!

大家纷纷点头,这一次,算是表示认可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