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怦然心动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但是,现在,那马车正快速的冲了过来,直直的向着那小女孩子撞了过来。

“公主,这件事情、、、”此刻,马车上的人也意识到孟千寻不是开玩的,是来真的,不由的有些急了,更何况,孟千寻还说,要亲自的去检查结果。

“掩人耳目,声东击西?”北尊大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寻儿,宝儿那丫头十分机灵,警惕性又高,若是有什么危险,不会这般的安静的,所以你不要太担心了。”李灵儿也低声的劝着,虽然她此刻劝着孟千寻,但是自己的脸上仍就是无法控制的担心。

一行人快速的赶去了宝儿睡觉的房间,走到院子里,发现一片正常,外面的侍卫,仍就直直地守在外面,没有任何的异样。

很显然,她以为李逸风说的进宫提亲,是向千寻提亲。

“哼,到时候,你请我,我也不屑去,一个我不要的女人,一个破鞋而已,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会捡。”蓝宁辰此刻可能是真的气疯了,眸子中漫过嗜血般的狠绝,说出的话更是无情到了极点。

一手夺过了李逸风手中的酒杯,“行了,别喝了,今天晚上是你们的洞房之夜,喝那么多酒做什么,快点去新房。”李逸风仍就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头微微的抬起,望向李老爷子,此刻,他一脸的冰冷,望向李老爷子的眸子中,似乎还带着几分绝裂,或者还有着那么几分怨恨。

“而且,公主还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她跟蓝宁辰成亲的第二天就被人休了,那件事情,对她肯定是一种沉重的打击,若是这一次,逸风在新婚第一次不进新房,那她还不要急疯了,那丫头还能受的种这第二次的打击吗?”李老爷子再次微微的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

“好了,赢儿做事,你还不放心吗?既然他都说了,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他来处理吧,而且,风儿向来最听赢儿的话。”李老夫人的眸子微闪,然后连连拉住了李老爷子。

“恩。”李赢低声应着,然后便扶起李逸风走了出去,这一次,李逸风倒是没有任何的反抗,任由李赢架着他走。

但是,他跟公主按理说,应该不相识呀,毕竟这个公主是北尊大帝刚找回来的,见过的人不多呀。

但是,若是那个人她爱的不是你,那么做,便只能是两个人都痛苦。

“刚刚你们两个说什么事情瞒着我呢?”李老爷子走到近前,看到两个人的神情,心中便明白了,他们肯定有什么事情,而且只怕还是件大事,脸色不由的一沉,声音中也多了几分严厉。

他抱的很快,也抱的很紧,就那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他那么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虽然她们在皇宫中,但是,却正是做梦的年领,对于感情,还是有着很多的向望的。

“送给你。”正在孟千寻微微思索之时,夜无绝却不知道突然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把花来,递到了孟千寻的面前,只是,此刻他的神情微微的有些不自在,一双眸子更是不敢望向孟千寻。

北尊大帝冷冷望过他,双眸微眯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还珠之胤禛,九龙再聚最新章节。

夜无绝的眸子微眯了一下,不过,却仍就按着北尊大帝所说的,慢慢的打开了手中的圣旨,然后,再次的递到了花断尘的面前。

当然,若是真的不能再这十天内找到合适的,她自然也不可能真的逼着李逸风随便的娶一个回来,到时候,她自然会劝老头子的。

“儿呀,你要娶了媳妇,就有人帮你了,所以,你就快点娶个媳妇回来吧。”李老夫人看到李逸风那满是悲泣的样子,唇角微扯了一下,然后再次慢慢地说道,仍就是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出的话,却是让秦敏儿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呃?!秦敏儿彻底的无语,什么叫做娶个媳妇回来,那就是自己的了?就是亲的了?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呀?

“你说,我要是离家出走、、、”李逸风的双眸微闪,隐过一丝异常的光亮,若是把他逼急了,他就离家出走。

这个到底是不是来参加招亲的呀,怎么竟然一点都不着急的,好像一点都没有诚心呀。

孟千寻的身子下意识的微颤,突然感觉到一种酥麻的感觉从她的耳根传开,那种感觉熟悉,却又陌生。

不过,他埋在孟千寻的耳边的脸却并没有移开,反而更加的靠近了,他这般紧紧的抱着她,自然感觉到了她身体的反应。

“你是我夫君。”孟千寻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思索的便直接的脱口说道,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

“你本来就是我的夫君,而且一直都是。”孟千寻的声音很轻,很轻,在这寂静的黑暗中慢慢的散开,却是轻柔的让人心醉。

不过,这一次,她不会再逃了,她只想跟他在一起,当然,还有他们的宝儿。

认识她以前的,他的生活中,除了阴谋,争夺,便是那无尽的痛苦的折磨,对于他言,他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去争,去抢,为了父皇跟母后,也为了自己,因为,生在这残忍的皇室之中,便注定了这样的生活成人(人造人穿越)。

果然,花断尘的眸子再次的阴沉,脸上也更多了几分冰冷的狠绝。

有道是怕隔墙有耳,她的计划绝对不能让其它的人知道了。

段红知道,有时候,男人的报复心理比女人更可怕,只要你能够把她的报复心理激发出来。

她刚刚穿着略带宽大的衣袍,倒是看不出来。

一句话,把花断尘惊的僵滞,但是,望上她时,却看到她一脸的认真,并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样子。

“恩,那样就好,好了,把你查到的事情细细说来。”李老夫人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再次低声吩咐着。

果然,老爷子看到他一脸陪笑的样子,脸色也缓和了些许,只是快速的扫了他一眼,然后闷声道,“坐下。”

李逸风一听到他提起这个,心情瞬间的郁闷,脸上的笑也微微的僵滞,多了几分忧伤,“老爷子,这件事情你也不能这么逼我,你让我上那儿找一个女人回来成亲呀?”

只是,不知道父亲到底知道了多少?

这招亲大选的事情还没有结束了,他怎么可能去进宫提亲呀。

他现在是真的不想成亲,而且也不能成亲。

有那样的女人投怀送抱,他或者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拒绝吧。

他做了这么多,她竟然一点的反应都没有?

“他最厉害的,可不仅仅是他的表演呢。”夜无绝的眉角一挑,声音中略略的带了几分神秘,他要做的事情,自然不会那么的简单,今天,他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那个男人。

现在再回想起那件事情,她觉的,她对蓝宁辰根本就不了解。

“你呀,明明可以跟千寻说明的,但是却偏偏用这样的法子,让千寻误会了你,若是你不是突然的生病,千寻现在只怕都不会原谅你。”李灵儿微微的摇头,但是脸上却多了几分心疼,他永远都是这样,为了自己的在意的人,可以做任何事情。

至于她怎么处理,那都是她的事情,他既然交给了她,就绝对不会再加干涉。

“招亲的事情,正常进行,这件事情,就交给工部尚书平大人来处理,白侍卫协助平大人。至于招亲的规矩,本公主也已经定好,绝对的公正,公平,公开,保证不会让任何人不满。”

大将军此刻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不屑,哼,也不过就是那么一点的本事,也只能想出这样的主意,若是送粮食能够解决问题的话,那明城的事情,早就解决了。

“项大人带着粮食达到明城后,便按上报的人数发放粮食,本公主特意准备了一个小册子,凡是领取了粮食的百姓,都在这小册子上签上名字,按上手印,注明领取的粮食数目。”孟千寻自然看到的出那些大臣们的疑惑,慢慢的拿出一个小册子,递给了一边的刘公公。

隐隐的似乎有着那么一丝的愉悦。

“本王相信。”夜无绝愣了愣,随即应道,是呀,他应该相信她,既然她说了不是,那就肯定不是了,刚刚应该是他误会了。

“那是他写的,但是跟我没关系,我对他,早就没有任何的感情了。”孟千寻再次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微微的调节了一下气息,然后慢慢的说道。

夜无绝怔住,虽然他一直都很想知道她跟那个男人之间的事情,但是他却不想让她伤心,不想让她想起以前伤心的事情。

“不是这儿的人?”夜无绝愣了一下,略带疑惑的望向她,“你的意思是,不是北尊王朝的人,也不是皇浦王朝的人?”

夜无绝是聪明人,看到她此刻的神情,便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果真是你?!”他直直地望着,神情间有着错愕,却更有着几分了解,唇角还慢慢的扯出了一丝轻笑。

“既然知道,就请出去,重新敲门。”孟千寻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那拒绝的意思也更加的明显的。

她现在跟他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的事情她也绝对没有任何的兴趣,为他生气,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错,若是以前,她对他还有恨,恨他的背叛,怪他的伤害,但是,她现在对他,像那份恨都没有了。

这古代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女子,他还真的是有些不敢相信,这古代的女人身份都是卑微的,就算能够处理一些朝中的事情,也不可能会做的这般的大气,这般的果断。

毕竟,她刚刚才开始管理朝中的事情,虽然说昨天已经把那些大臣们震住了,但是难保今天那些大臣们不会再继续找岔,所以还是小心,谨慎一些的好。

她们刚刚只是看到公主的样子,便不由的脱口说出了那样的话,可能也是因为如今是公主,少了平时皇上的那种冷冽,两个人便随意了些。

他跟了皇上那么多年,虽然皇上深不可测,但是时间长了,一般情况下,他都能够猜到皇上的心思。

丞相大人可以说是百官之首,他认可的,其它的大臣自然都无话可说了,所以,他这一句话,效果可是不小的。

丞相大人却是越来越满意,脸上似乎微微的带着几分笑容,原本皇上将朝中的一切都交给了公主,他还有些不放心,但是现在看来,他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

“好,大将军有什么事,请说。”孟千寻倒也不意外,明白他不可能就那么罢休,自然会再给她找麻烦的,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他又要拿什么事情来为难她?

不过,他说话间,一双眸子却是微微的垂下,掩饰住自己脸上所有的情绪,让人无法发现他此刻的异样。

“哼,不妥?”大将军的脸上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当众冷哼,“是本将军提出弹劾不妥?还是任由着他胡作非为不妥?那不成,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他犯罪不管?若是按丞相大人所言,皇上现在生病,不管朝中的事情,那还就没有人能够管他了,若是他杀了人,也没有能管他了。”

大将军更是气急,平时这些人一个个都围着他转,说的比唱的都好听,但是这关键时刻,却是一个个都成了缩头乌龟,连句话都不敢说了。

所以,此刻就算协助大臣是好意,他也不会领。

孟千寻快速的出了房间,脸上是再明显不过的期待,迈出房间后,双眸便快速的望去,只是,却意外的并没有看到夜无绝。

“怎么回事?”李逸风一进房间,看到孟冰时,便着急的问道,脸上也带着明显的紧张,他可是在一得到消息后,便立刻的跟着侍卫进宫了。

她可是夜无绝的王妃呀,而且,他也知道了,她怀的其实是夜无绝的孩子,那么,为何还要发出那样的昭书,为她选驸马呢?

“真的有那么多人?”孟冰也是不由的惊住,虽然她知道来了很多人,但是却没有想到,天下各色各样的人都来了。

但是,若是这位叔叔要抢她的娘亲的话,那可是万万不行的。

李逸风微愣,一双眸子慢慢的圆睁,错愕的望了孟千寻一眼,又转了宝儿,有些惊颤颤地说道,“这,这是你的女儿?”

那声音中也是明显的错愕,似乎还觉的自己似乎没有表达清楚,再次的补充道,“你跟夜无绝的孩子?”

难道说,他是真的生病了吗?

这个时候,能交给谁来处理?

“千寻,既然太医说,父皇需要静养一段时间,那么这段时间,朝中的事情就暂时让由来处理吧,父皇相信你的能力。”北尊大帝的眸子直直地望向孟千寻,一脸认真,一脸严肃地说道。孟千寻微惊,手下意识的收紧了些许,一双眸子更是快速的望向皇上,神情间下意识的隐过几分担心。

“若是你的娘亲问起,就说,朕染了风寒。”他可能是看出了孟千寻的心思,再次低声说道。

他的一只手下意识的捂着胸,而另一只手,竟然下意识的去遮向嘴。

进了房间后,看到北尊大帝正躺在床上,身子猛然的僵滞,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急声问道,“皇兄到底怎么了?”

李灵儿仍就一动不动的守在床前,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那么直直地望着北尊大帝。

“皇上可千万要注意,万万不可着急,生气呀。”雪太医可见是十分的忠心的,仍就提醒着皇上。

“请皇上三思呀?”其它的大臣自然也都纷纷跟着跪下。

若是其它的一样毁了,引起的天下的人的公愤,那后果的确是很严重的。

“皇上,你可不能大意呀,这绝对不是风寒、、、。”雪太医不顾皇上的不满,再次的急声劝道。

他知道,这就是他的女儿,他跟千寻的女儿,不会错,绝对不会错。

那种亲情的牵连是绝对无法割舍的,是天生的,是本能的。

不过,突然想到夜无绝出现在这儿的原因,连声说道,“夜无绝,你也是来参加招亲大会的吗?”不跳字。

小丫头此刻说出这样的话,明显的有种火上加油感觉。

“千寻,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立刻进宫?”进了京城后,孟冰望向孟千寻,询问着她的意思。

“猜?”夜无绝怔住,猜他的身份,他可是偷入皇宫的,而他跟这个小丫头以前绝对没有见过面,这小丫头怎么可能会猜到他的身份。

“为什么?”夜无绝却是更不明白了,这么做,她爹爹都不生气,除非?

小宝儿望着鱼儿的眸子转了回来,望向夜无绝,微愣了一下,这才记起了自己原先的计划,自己刚刚可是要想着带爹爹去见娘亲,给爹爹跟娘亲一个惊喜的。

“走呀。”小宝儿看到他略略犹豫的神情,便向前拉住了他的手,甜甜的笑道。

说好了是惊喜。现在告诉了他,就没有惊喜了。

“不错,不错,北尊大帝是绝对不可能会开这种玩笑,既然发了昭书,自然是真的,大家不必怀疑,够条件的,对自己有信心的,绝的自然可能会被公主选上的,尽管去就是了。”

这一刻,这两个人偏偏碰在了夜无绝的抢口上,只能算他们倒霉。

逗着宝儿道,“宝儿,你说是不是呀?”

“娘亲,你是说爹爹会有危险吗?”不跳字。宝儿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着急,一脸担心的望着孟千寻。

“看来,那丫头是真着急了。”后面的北尊大帝看到前面的马车突然的加快了速度,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笑意。

“到时候再说吧。”北尊大帝却仍就只是笑,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担心,不过,像他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本来就有些让意外。

“咦,那些人在看什么,过去看一下。”孟冰本来就喜欢凑热闹,已经下了马车,向前走去。

是那种不由的自主的,来自内心的慌乱,甚至还多了几分害怕。

夜无绝微愣了一下,她此刻的反应真的让他惊讶,一般的女孩子遇到这样的场合,只怕早就吓的大喊大叫了,但是她却一点都不害怕。

现在这种情况,出宫是不可能的,所以,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回到自己的房间,装睡。

玉血灵珠藏在这儿的事情,除了他,便只惠妃知道。

“将惠妃弄醒。”皇上望着惠妃一脸的狠绝,再没有了平时的信任与柔情,若真是这个女人让盗贼偷走了玉血灵珠,他绝对不会饶她。

惠妃一身轻颤的说道,一边说着,已经哭了起来。

惠妃越哭越伤心,声音中带着太多的自责,更多了几分可怜。

“怎么会是他?”惠妃的一双眸子猛然的圆睁,一脸难以置信的惊呼。

这个死丫头这个时候要找皇上做什么?

“那倒未必,能够让那个女人那般深爱的男人,只怕不简单。”惠妃却没有他那么的乐观,她是一个女人,所以很明白的女人的心思,一个女人,特别是像那个女人那般的美丽,那般的绝色,一个一般的男人她根本就看不上,更不要说是深爱了。

“现在还说那些有什么用,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梦啸天听到她的话,心中也多了几分怒火,本来他留下了那个女人,也没有得到过她,就已经够懊恼的了。

孟千寻愣了愣,原本以为他可能说的是梦若婷那件事情。所以也并没有多想。

“听说,昨天晚上,梦家大小姐突然像发了疯般,做了一些不堪的事情,然后被蓝家休了。”那个侍卫果然说的是这件事情,只是,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而且,今天早上,二夫人突然晕倒,不省人事,大夫说,可能没救了,而且,老夫人应该是承受不住打击也晕倒了,如今也是不省人事,整个将军府,乱成了一团。”

孟千寻听到他说起二夫人的事情时,猛然的惊住,这,这怎么可能,她早上离开将军府的时候,二夫人还是好好的呀,怎么可能会突然的晕倒,而且还不省人事,可能没救了呢?

所以,随即众人便跟着符合。

“我,我这怎么可能呀,我都娶了你了。”男人的身子似乎也微微的颤了一下,很明显还是有些怕她的,在这年代,怕妻子的男人可不多见。

可以想像的出这个女人平时有多么的彪悍了,而且,这个女人的家里肯定还是有点势力的。

“可怕,实在是太可怕了,你们说,北尊王朝的公主,会不会、、、”有人看到那离开的彪悍的女人,不由的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压低声音说道。

“北尊王朝的公主如何,不是我们这些人可以评论的,而且像这样的事情,我们看看就算了,跟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要能让公主看中,能被北尊大帝选中的男人,那肯定是千里挑一,万里挑一的,岂是我们这些人可以亵渎的。”

夜无绝眉头微蹙,对于他们的谈话并不感兴趣,早朝已经下了,他也懒的跟他们费话,便想要离开。

“是呀,本王有了王妃了,自然是不能去了,不过五弟倒是可以去呀,而且,二皇兄也没有正妃,也可以去。”四皇兄的双眸微微的一沉,脸上似乎也多了几分冷意,不过,却仍就略略带笑地说道。

千寻是他的王妃,孩子也是他的,北尊大帝自然可能会做出下那样的昭书呢,他觉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结果,属下查到,那昭书的确是北尊大帝下的,而且,北尊大帝所说的公主也正是王妃。”虽然初也心中担心,甚至有些害怕,但是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毕竟这件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瞒着主子的。

“我怎么样?宝儿是不是觉的我和蔼可亲?”然翁一脸期待的望向小丫头,脸上堆上自以为最和蔼的笑,诱哄着。

当年,这一切原本是应该由李灵儿来承担的,但是没有想到,李灵儿第一次出山,就被那个男人迷住了,然后就跟着他走了,竟然将这儿的一切都不管了。

但是,此刻从宝儿喊出来,却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孟千寻都有些疑惑了。

既然刚刚直接的不行,那就再来诱哄的。

“外公美人,宝儿长大了,也要找一个像你一样长的这么好看的,要不然,宝儿情愿陪着外公美人。”小丫头仍就趴在岸边,望向北尊大帝,一脸的向望。如今小丫头说话已经是一串一串的了。

“好,没问题,外公答应,等出去后,就招集所有的美人让宝儿选。”只是,北尊大帝却是一口答应了,而且神情间似乎更多了几分愉悦,说话间一双眸子似乎还略有所思的望了孟千寻一眼。

“哼,在我心中,我的外公美人就是最厉害的。不要。”小丫头的立场向来都是十分的坚定的。

“走开了,不要打扰了我看外公美人了。”只是,宝儿的小手一挥,一脸的不耐烦,直接的开赶了,而且一双眸子一直都望向北尊大帝,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

“没有呀。”白容只感觉额头已经渗出了细汗,心中更加的紧张,但是表面上却不得不极力的装出一副无事般的样子。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