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国泰民安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谢芳华点点头,“那好吧”

那护卫统领一挥手,让出一条路来。

“不知是紧张,应该说都有些恐慌吧!”谢芳华淡淡一笑,“这么多年,他们都熟悉了哥哥的为人处事风格,却对我没有了解,所以,拿不准我会做什么。”

崔意芝笑道,“皇上到底是皇上,芳华小姐刚刚夸我聪明,如今看来你是夸错了。至少我猜不出皇上给了我这样一道空白的密旨是什么打算。你可知道?”

“兵不厌诈。”秦铮气定神闲。

谢芳华不理会多少双眼睛落在她身上,专心地浇着花,仿佛不知道来了客人。

她茶盏的碎屑声还没消停,便有人悄无声息地闯入了她的院子。

敌军退去,江山得保,皇帝龙颜大悦,重赏将军府。

卢雪莹一愣,没想到秦浩突然翻脸,他不是看着这些婢女惊艳吗,有点儿心思吗否则刚刚也不会在她说让他们抬头时看那一眼了。可是为什么变脸

“皇上,万万不可,儿女姻缘怎么能由得她胡来?”左相立即摇头。

永康侯脸色变幻片刻,看向谢芳华,见她脸色从进来灵雀台后便是一个神态,此时听到燕亭的名字,神色无波无谰,如听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的名字,他想起燕亭一年来的闹腾,今日急着来这里,怕也是为了她,收敛住情绪,立即道,“皇上,犬子是个混不吝的东西,他能有什么急事儿?不用理会他。”

永康侯脸色一僵。

谢芳华缓缓地直起身。

------题外话------

一行人离开山坳,奔向京城方向。

他不提临汾桥的大忙还好,一提初迟更是气冲脑门,他对身后猛地一挥手,一阵风扫过,怒道,“给他们一人一匹马!”

“我们去咱们车里等着。”谢芳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车前。

那少年见前面挡了一个比他身量还稍小的少年,立即问,“你是谁?”

侍画、侍墨下了马,来到谢芳华身边,二人浑身都是雨水,已经湿透,小声说,“奴婢二人进城报案很顺利,京兆尹这位刘大人听说后就来了。”话落,二人又道,“我们报完案去孙太医府时,太医府中竟然已经得到了消息,说有一个女子提前去报信了。”

听言立即跑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谢芳华不摇头也不点头,药是他来这里主动要喝的,如何怎么能怪她?

“你今日的药喝了没?”秦铮忽然问。

谢芳华等了片刻,听见里屋他躺上床的动静,才松开帘幕,缓缓躺下身。

有守夜的小婢女立即打开门,见到他深夜来此,顿时惊讶,“大公子?”

“无碍,继续说!”秦铮声音淡淡的,刚睡醒,有些低沉。

谢芳华睁着眼睛看着棚顶,秦铮应该料到她醒来了,虽然二人交谈声音小,但誓必会让有武功的她听见,可是他还是没避着她。一时间有些莫名的情绪堵在她心口,不上不下。

秦铮扫了他一眼,没说话。

八皇子母妃身份虽然是贵妃,但是母族无背景,是从个平民女子选上去的,也许因为容貌太好,太得宠,从平民女子到贵妃一步登天,惹了后妃嫉妒,所以,在生八皇子的时候被*害丢了命。林太妃怜惜八皇子,抱去了身边抚养,才安然长大。

燕亭认同地点点头。

“吃到嘴里才知道好不好吃,只香不管用。”谢墨含暗暗想着,她的妹妹离京八年,他还担心回来之后不适应京中的大家闺秀生活,如今看来是不用担心了。没用忠勇侯府私下费工夫培养,秦铮便大明大摆地培养了,千金小姐一般的婢女,举南秦再挑不出第二个来。

程铭、宋方点点头。

“你还想干什么?你没看她都昏死过去了吗?”英亲王妃凌厉地看着他质问,“你是大夫吗?你能救她还是怎地?你在这里什么都干不了。出去”

英亲王妃回头对刘侧妃道,“既然血止住了,华丫头开了药方,春兰去煎药了,你就留在这里照顾大少奶奶吧”

“这个庶长子,当初我就不该让他生出来作孽。”英亲王妃回头看了一眼,“你也看到了,他竟然这么畜生。英亲王府怎么能有这样的大公子?丢人现眼。”

“你当还为哪个事儿?”秦铮看着她,凉凉地道,“有人借用杀手门刺杀我,我来了你的地盘,你这个当小姑姑的倒好,却是对我不闻不问不加保护。任由别人杀我。我如今是托了我媳妇儿的福才好模好样地坐在这里来找你要白莲草。若是我出了事儿,你当你和你的丈夫还能继续欢好?”

“那就先将那十几位草药现在给我抓了。”秦铮吩咐掌柜的。

“好多了!”谢芳华颔首,“昨夜云澜哥哥睡的可好?”

“就算房屋年久失修,可是我看着那廊柱支撑都很结实,怎么说倒塌就倒塌了?是不是什么人故意做的?要杀人灭口?”金燕问。

金燕见谢芳华都这样说了,虽然不甘心这事儿不查下去就这样回府,但还是依言去收拾了。

“就算一百条人命,你是个手无寸铁还需要别人保护的弱质女流,去了能管什么用?”大长公主低喝。

“你去做什么?除了捣乱,还是捣乱!”大长公主恼怒地训斥了金燕一句,“你不准去。”

谢芳华点点头,恭敬地请孟棋坐下。

秦钰气虽然消了些,但眉头却拧着,点头,“如今响午了,大伯母留在宫中用午膳吧。”

李沐清微笑,“的确跟你比不了。”

小泉子道,“王妃如今在皇上的御书房。”

“王妃进宫了?”李沐清又问。

那名将士看到了随后下车的李沐清,张了张嘴,说,“太子殿下只请了小王爷和小王妃,这李公子……”

谢云继笑着放下手,缓步下了马车,背过身子,对她和煦地道,“上来吧!”

谢芳华立即趴在了他的背上。

这一间房间陈设简单,屋中有些清凉,虽然打扫得干净,但显然是好久不曾有人住过。

谢芳华道,“就是让背后之人疯狂出手,只有他们出手,我们就除之后快。”顿了顿,她道,“这里是南秦京城,是世代秦氏皇朝盘踞的地盘,也是谢氏盘踞的地盘,难道还怕了区区背后扎根的北齐暗桩和背后算计之人就算他们再厉害能在重重围困下,做什么”

他们怕是从来都没想过。

秦铮冷哼一声,“他倒是有个皇帝的样了。”

秦铮看了他一眼,目光定在他身上,猛地顿住,眼神顿时凌厉了几分。

秦铮听罢,气忽然消了,笑道,“我倒觉得这桩事儿你没做错,他是该有个女人了。”

秦钰随后跟出来,对秦铮道,“你近来不打算出去了”

“嗯。”英亲王妃道,“你仔细想想。”

因为春兰的一生尖叫,院外的丫鬟婆子小厮们都被惊动了,齐齐从各处跑出来,聚在院外,见春兰仰倒在门口,七孔流血,死相凄惨,都下得脸色发白,腿打软。

“是。”春兰慢慢地松开谢芳华,转身去了。

英亲王妃点点头,将名册递给他,“你去点名,看看府中的所有人,都到齐了吗”

秦钰一怔,“一日时间,你真已经做好筹划了”

谢芳华点头。

“是。”侍画垂首,见谢芳华不再吩咐,立即去了。

秦钰勒住马缰,看着左相,笑道,“左相来得正好,明日早朝前,朕若是赶不回来,你就吩咐下去,诸事照常。”

金燕恍然,“即便如此,你往日穿戴虽然华丽,但也没刻意打扮,不如去挑些喜欢的,好好打扮一番,你若是刻意打扮啊,这南秦京城里,谁也美不过你去。”话落,她眼眸扫了秦铮一眼,用娟帕捂着嘴笑,“今日铮表哥却是穿着华丽,你们这样站在一起,实在是让人看得分明有趣。”

脱离了众钗,就如明珠被拂去了尘土,啥时宝气生辉。

    “芳华,你出去吧!”谢云澜半响后睁开眼睛,看了谢芳华一眼。

云澜。对上他紫红的眸子和嘴角鲜红的血,头一瞬间疼了起来,如汹涌的海水,瞬间将她的大脑淹没。她受不住地伸手捂住头。

小泉子应了一声,立即吩咐了下去。

“动手吧。”李沐清对谢芳华说,“需要什么,我给你打下手。”

秦钰点点头,对英亲王妃和谢芳华道,“大伯母,一起来吧。”

她摇晃了半天,转头看向秦钰和英亲王妃。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她,天下多少因爱生恨之辈,比比皆是,但是金燕这样不计回报的爱和全心付出,她却是第一次见。

金燕站起身,对她道,“我现在就去找钰表哥。”

谢芳华沉默。

“什么是值得”秦钰更是大怒,“你知道不知道,荥阳郑氏,我不会准许它留着。也就是说,荥阳郑氏定然会片瓦无存。”

“皇室里未来能依靠的人也就只秦钰一人了。皇上的病已经让他力不从心处理朝政了,可是这江山不能就这么废了。不答应他怎么行”谢芳华道。

春兰挑开帘子请几人进屋。

“娘,您气什么?我大哥有本事,也是咱们英亲王府的光彩,他光耀的也是咱们家的门楣,光耀不到别处去。他的确大不过皇子,但他也是宗室子息,他有了出息,皇叔和我爹脸上也有光。”秦铮无所谓地笑笑,“您亲自出马,给大哥将卢小姐娶回来,大哥得感谢您不说,卢小姐进门,孝敬的也该是您这个嫡母。”顿了顿,他又道,“而且以后这京城再也没人觉得儿子和大哥不和了,您看,我连妻子都帮他娶了。”

------题外话------

“还有吗?”秦铮淡声问。

秦铮慢慢地放松了箍紧她的手臂,静静地抱着她。

谢芳华快速地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快速地低下头,红着脸道,“再耽搁时间,就过午了。”

“好喽已经准备好了,奴婢这就去唤人抬进屋。”春兰应声,笑呵呵地去了。

“不必了,兰姨你出去吧”秦铮转回身道。

谢芳华身子刚碰到水,整个人便滑了下去,一个不小心,呛了一口水,顿时咳嗽起来。

秦铮转回身,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等着。

秦铮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眉笔,伸手拽她,谢芳华顺从着站起身,微仰着脸等着他笔落下。

------题外话---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房门打开,秦铮从里面走出来,他一眼便看到谢芳华坐在围墙下。

窗前的帘子落下,室内昏暗,帷幔又重重落下,掩住了一床春情。

谢芳华揉揉眉心,颔首。

“是!”喜顺匆匆走了。

谢芳华轻笑,“医书上一般是这样说。”

谢芳华微微弯起嘴角,声音又轻了些,“寻常人的脉象是平脉,常脉。怀孕的脉象通常是滑脉。”

谢芳华又向他怀里偎了偎。

哪怕他狠心地关闭落梅居,射了她三箭

随着他的高喊声,四周有人准备好一应所用,秦铮和谢芳华各自按着位置站好。

“等等”秦钰忽然出声。

一时间,满堂宾客,分外寂静,几乎落针可闻。

幸好,她喜欢上爱上的人是秦铮

秦怜凑过来,仔细地打量谢芳华,她的妆容不是那种新嫁娘惯常涂抹的厚厚的白粉,而是淡扫蛾眉,粉黛轻施,配上fèng冠霞帔,红如火的嫁衣,使得她看起来明丽如画,美艳不可方物。满屋喜庆红色,也不及她这个人散发出的滟滟华彩。

这一排房舍总共有五间。主屋陈设简单,家用器具一应所用都是木质,就是寻常百姓的起居之处,没有什么特别。其余四间有两间房间堆满了药材,有两间房间堆满了医药的书籍。

而谢芳华能轻而易举地一句话便让他怒不可止。

“出不去大不了死在阵里。”谢芳华道。

秦铮气急失语,片刻后,无力地道,“你怎么就这么相信谢云澜,半点儿也不相信我……”

秦铮抱着她的身子紧了紧,“让我出手伤你,比我对自己出手伤我自己要难受千万倍,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我历尽千辛万苦,做了这么多年,无非是想与你想好一辈子,娶你回府,不可能将你让给任何人,哪怕是与你有着魅族姻缘揪扯性命攸关的谢云澜,他也不行。”

秦铮点点头,“前世,你曾亲眼见过我用驭狼术,由玉灼用来,你想起些画面,也是正常。至于我给玉灼的驭狼术绢布,本来前世是给你的,你血尽而死时,手里就攥着它。我收起来,请师傅用魅术保留了她,是见证前世唯一的事物,以提醒我,这一世,一定不能重蹈覆辙。但是,后来每当看到,便痛彻心扉,去平阳城时,玉灼对驭狼术有兴趣,我挣扎之下,便当随手之物给了它。看不到它,便当你死的那一幕不曾发生,我们只是这一世,重新认识,重新来过。”

谢芳华不语。

他自己的儿子他比谁都清楚,他的能耐还不足以逃出他永康侯布置的天罗地网。若是没有人相助,就算他知道他离开的消息时晚了半日,他也休想踏出京城地界。

“你最后在哪里见到的他?”永康侯又问。

谢芳华对谢墨含笑了笑,扯掉面巾,无事人一样温软道,“哥哥也渴了吧?过来喝茶!”

谢墨含见她不说话,继续道,“皇上一直盯着咱们忠勇侯府,又因为牵扯了你,永康侯府的家务事儿,我自然是不会去管,免得惹了更大的麻烦,到时候说不清。而秦铮,他知道燕亭对你的心思,如今他大闹灵雀台逼婚娶你,当着他的面做了这件事情,就是让他死心,同时,两人之间,也有了隔阂,更趋近于为你绝了交情。别说秦铮不会去帮燕亭,就算他不小心眼地去帮,燕亭也不会领情让他帮。这是男人的尊严。”

“这么折腾一番,天色不早了,您还回芝兰苑休息吗?”谢芳华拢了拢被谢墨含打散的青丝,别在耳后,放下茶盏,看着外面的天色问。

门房小厮再不敢耽搁逗留,连忙转身走了下去。

“早什么?我爹娘今日不就是来商量采纳之礼了吗?”秦铮依然看着谢芳华。

春兰立即上前来扶英亲王妃。

秦铮呵呵一笑,对英亲王挑眉,“难道不是吗?爹从昨日到今日,不是在宫里泡着,就是来了忠勇侯府泡着,您两日没见除了我娘之外的后院的女人了。久久不下车,不是想回府疼宠后院的女人?”

皇帝挑眉,“朕怎么就抢人了?这件事情你和你娘要朕帮你们做主。难道这个人朕不能接手了?”

除了这三人外,林太妃、右相夫人、英亲王妃、以及秦倾也都面有凝重之色。

“在后山山崖的索道上。”青岩道。

“大师怎么判定这就是无忘的衣角,依我看,这不就是一块普通僧袍的衣角吗?”林太妃也凑近瞅了一眼道。

林太妃感慨,“没想到法佛寺竟然内部也有这么多的规制。”

“这么说来,是有人在皇上来之时,趁着在殿外说话的空隙,利用密道悄无声息地带走了无忘。且这个人的功夫定然极其了得,否则也不会在我们发觉之后,皇上的人和铮二公子的人立即追查下走得无影无踪。”右相缓缓开口,分析道,“外面正下着雨,所以,肯定是会淋没了脚印痕迹,而这雨太密,山崖在雨中甚是难走,所以,那人匆忙之下,想来才使得无忘刮掉了一片衣角。”

左相也道,“不错!定然是这样!只是不知这人是谁,看来一定是极其熟悉法佛寺。”

“我哪里是为您念佛?我是为了哥哥,您肚子里的孩子若是个男婴的话,哥哥可以解脱了,不必困在永康侯府了。以后,永康侯府就让您肚子里这个小东西扛着吧。”燕岚道。

言宸点点头,“好。”

谢芳华点头,“不出所料的话,从皇上驾崩算起,一月后,定然会登基。”

谢芳华又沉默片刻,道,“那就死命拦截。”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本来已经够焦头烂额,可是竟然还出现了三皇子、五皇子、柳太妃和沈太妃之事,他这个新继位的皇帝也算是古来罕见的倒霉人,收拾一堆先皇留下的烂摊子。她点点头,“这样处理了最是妥当,将柳太妃和沈太妃打发去皇陵,以后就不必回宫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