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百废待举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他焦急探头:“那山下呢?山下有没有人受伤啊?嗯?”

他忍不住伸手去那她,却被她笑闹着回身躲开。

他来回梭巡过她眼睛,说:“你在看谁?”

“可是刚才……二少奶奶怎么会受得住这样的打击,万一二少爷要是跟他母亲一样得了遗传的病,那二少奶奶跟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坐在她的床边守了一会儿,待确定那点滴里新加的含有轻微镇定安神作用的药剂对她没有任何副作用,他才转身离去。

不只出现,他还带来了她的“庄周”,把“庄周”跟“梦蝶”搁在一块拍卖,他到底想要羞辱谁?

“不用了,他或许还有别的事情,中午未必会有时间过来。”

强扯了个笑容,不寒而栗的姿态,“郭秘书你在这里……怎么最近秘书科很闲吗,还是医院里的饭当真就这么好吃了,嗯?”

当时他就同舒玲玲一起猜测过,裴淼心肯定与曲耀阳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可是后来,报纸杂志上都登出,那场恢弘气势的世纪婚礼——竟没想到裴淼心会嫁给曲家的二公子,成为曲耀阳的弟媳妇。

曲耀阳变脸变得太快,那资深秘书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半夜曲婉婉惊醒了一回。

他似乎有些弄不懂她的脚步声怎么突然就消失不见了,整个人刚有一丝浮躁,就听见门边又多了一名护士的声音。那护士是专程过来同裴淼心说话的,说是院长刚才已经联系过曲先生的家人,因为没有人接电话,所以二十分钟前曲太太才回了个电话过来,问了曲先生的情况,并且已经在赶来医院的路上。

没在走廊上待很久,她很快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医院。

“你行啊,裴淼心!你所谓的好聚好散就是跑到这来卖!跑到这来当鸡!”

有同是“青苗会”会会员的陈太太和郑太太从旁边经过,听到这些问题都轻轻皱了眉,小声私语着原来裴淼心是这样不要脸的女人,他们会里居然还有这种女人,简直是侮辱了“青苗会”的存在,让她们都觉得丢人。

母女两人选购好自己要买的东西正准备出门,哪晓得刚走到珠宝店的门口就碰上一身妖冶装扮的夏之韵。

是啊!他到底想要怎么样?

她着急想要仰起头来,似乎只是为了印证自己的话,打算近距离凑到他跟前,好看清楚他脸上的每一丝喜怒哀乐。

“这你就不要管了,大哥,就算我制不了她,也总归有人能制得了她。可是这回,我想你当着我的面承诺,你必须要幸福,不管爸妈家人怎么反对,不管外面的那些人怎么看你们,你都要抓住你的幸福,再不要放手了,行不行?”

曲母有些傻眼,抓着电话同聂母套了半天近乎,“哎哟,你看这请帖都印好了,这突然才说不结婚了,这事儿,可怎么办才好啊!”

“算了吧!曲夫人,你儿子对我女儿是个什么态度,我想你心里都是清楚的。还有你们家那什么关系,大儿媳妇又变成二儿媳妇,这都是什么?你们家可以不在乎曲市长的前程,可我们家不能不在乎老聂。这年年下到基层做反腐败工作指导的可都是我们家老聂,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被你们这样的家庭给祸害了呢?”

曲母将包包往身旁的沙发上一丢,“我问你,儿子跟聂家的婚事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想管了是不是!”

“嗯,请。”曲臣羽不解,看着小家伙的眼睛。

小家伙唱完了歌便凑到他的跟前,“太爷爷,芽芽乖不乖?我唱的歌好不好听,你喜不喜欢?”

苏晓拉不住她,她脚上的步子飞快,想是顺着这路下了高速,就能在最近的车站搭车过去。

洛佳想要制止已是来不及,裴淼心将所有的东西往自己汽车的后备箱里一塞,便打电话给吴曦媛,要她现在就帮她定几张去美国的机票。

“我知道!”他焦急的声音直接将她给打断,“我现在只想知道你在哪里!”

裴淼心那时已经是泪流满面,看到母亲的探望只得转身,用手揩过自己的脸颊,再回身,示意母亲先上飞机。

她慌忙上前抓住曲母,“妈,真的请你相信我好不好,那些报纸上说的东西都编的,那些全部都不是真的……”

曲市长那里,她原也想过用点什么缓兵之计,现在裴家破产,曲市长应该也不会想要她这个没有任何娘家作为背景和靠山的儿媳妇,只要给他一个台阶,让他同意自己跟曲耀阳离婚,应该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曲婉婉一下被吓哭了出来,慌忙拖住裴淼心的小皮箱不让她走,“呜呜,我错了,我错了,嫂嫂,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我错了,呜呜……”

“子恒他出车祸进了医院?那他现在严不严重?”

他早该知道触上她的身就像是触上了解不掉的毒。

“我不出门我不上班,就待在家里做着也许你根本就不会回来吃的饭,哪怕是这样一个人待着,只要想到你有机会吃到我做的饭,我就觉得开心我就能够继续坚持下去!”

曲臣羽不是她万慧的儿子,他愿意娶一个二手货,她可以忍。

“爸,我是真的有些头晕……”

司机开车载着他们回去,由于突然增加了一个人的缘故,裴淼心为了避嫌,只好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将整个后排位置都留给了曲家两个兄弟。

推开女儿全是粉红色的小房间,看到漂亮的公主床上,那个正蜷缩成一团抱着一只毛绒兔子玩偶睡得极香甜的女儿,裴淼心便弯身在她额头上吻了吻,这才转身退了出来。

“臭美,你要是芽芽我早抽你了,我女儿哪里会像你长得这么难看!”

曲耀阳摇头,“从前为了前程,我妥协过一次,丢下自己喜欢的人,遵从您跟爸爸的安排出了国。是,后来我创业,从公司成立之初再到现在,虽然我一直努力在摆脱自己‘官二代’的背景,凡事只想凭实力说话,可是这么多年来,您跟爸爸仍然没少在我背后帮过我。”

两个人在餐厅里边点了餐,这里环境清幽灯光舒适,周围奢华的装潢和训练得井井有条的服务员都彰显出这里的高档与独特。

奶奶盯着她的眼睛望了数秒,直到确定她的模样真诚,这才仿佛舒了口气般,“还有,我才是又老又丑的那个,我的淼心这么单纯这么美好,你永远都不会变丑。”

曲臣羽挂断电话,转头看裴淼心的时候道:“刚才的电话是阿jim打来的,他很快要同ailsa结婚,婚后想将‘yq’从他的名下划出来,还给我。”

“嗨,我那车,不论款式还是颜色什么的都有点过时了,昨儿个我才看见我一朋友开了一款德国新晋的跑车,那拉风的劲儿,好像多瞧不起我似的。”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没有人知道该怎么把话给接下去。

曲婉婉一直等到曲耀阳好些了才打算送他回去,哪晓得曲耀阳摆了摆手说自己没事儿,并说今晚并不打算回大宅,就想去自己在外面的公寓住一晚上。

曲耀阳打开车门下来,伸手推开栅栏,路灯的昏黄便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直到他站定在这间房子的门外时还在犹豫,今晚是臣羽跟裴淼心的新婚夜,他到底该不该来。

沉静了一会,曲臣羽突然低低笑了起来,兀自又去开了一瓶红酒,咕噜噜喝下半瓶,才冷静了一些。

也只有她知道,她刚刚失控的回应早就当不起他的那句“对不起”。她恨的,只是她自己。

然后她听见曲耀阳低低的笑声,那笑却让人感觉怪怪的,像是夹带着什么崩溃的情绪。

他是不是真的哭了?

她开始头晕目眩,小手从床单上抚过,抬手的时候那触目的红一下让她更加晕眩。

“嘉轩他不是找不到工作,他是已经有工作了,他自己开了工作室,现在正在写程序编软件。”

他摘了左手的手套往她脸上用力一丢,“你这破事儿谁也不想管!曲婉婉我告诉你,做人可别不知道好歹!”

他说不到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将手机重新递还到她手上的时候说:“我妈下午打牌,带了芽芽出去,你若不放心,我现在就开车去接她回来。”

雨后的草地稀疏响起蟋蟀的叫声,轻轻吟吟的,安静得似乎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她找了个大碗将小锅里的方便面一股老地倒进碗里,再重新取了一双筷子过来放在他跟前,“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先进去睡了。”

“裴淼心你别任性!”

她的心狠狠一痛,还是要怪自己的不争气。低头抬手揩了下眼角,抬头的时候却对他笑得起劲,“你放心,我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瞧把你紧张成了什么样子!我会结婚,我一定会结!而且这一次,我一定要找一个只爱我的男人,我再也不要别人施舍的东西!”

“之韵!”

那李太太四下里一望,见周围没有别人,这才又道:“不骗你,曲太太,我跟你说,‘华茂国际’的那个荣二少奶你还记得吗?前阵子报纸新闻上不是才说她老公在外包养了七八个小明星,各个年轻貌美吗?那荣二少奶的模样你不是没有见过,入门七年被公婆折磨得不像样子还这样被老公欺负,早几年简直憔悴得不成人形,老公已经很久没碰过她,天天独守空闺!”

然而,在她打开门的瞬间就吓了一跳,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佣人,正一左一右站在床头整理床上的被子,而那污浊又混乱不堪的床单早就已经不知道去向。

“等等!”此时的裴淼心顾不上自己现在每穿衣服,半个身子藏在浴室门口,厉声质问:“是谁让你们进来的?我还没有起床你们就闯进来,到底还有没有礼貌啊?”裴淼心冲他勾唇笑笑,“没有,不想丢你一个人在外面,看看你还有没有别的需要。”

“子恒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姐夫……”

“蹲好!”旁边民警的一声轻喝,骇了夏之韵一跳,只能原地蹲在墙角。

处理完所有事情回到家时,已经过了晚餐时间很久。

曲耀阳拿着车钥匙从看守所里出来,却叫裴淼心一夺,“我来开吧!”

“报道到是不用了,如果你真的有心感激,我到是希望你帮我做件事情。”

她快步从医院里走出来,一把挽上他的胳膊娇嗔:“耀阳,人家护士说了,不让你在这抽烟的意思是,医院门口跟我面前都不能抽!宝宝现在虽然才两个多月,但是你在我面前抽烟还是不好,万一影响到孩子未来的健康那可怎么好?这是你跟我好不容易才等来的宝贝,你就当是为了我好不好?”

从头到尾,时间一天天过去,她对他,还是一通电话都没有——她就这样完全彻底地,从他生命里消失了。

……

最重要的是,自从臣羽的葬礼之后,她当真一次都没再见到过她。

吴曦媛点了点头打岔:“行业里的人都知道,如果哪家企业遭到了‘摩士集团’的狙击,那不管你是什么家族企业或者百年老店,到最后都只得一个结果——就是被拆得支离破碎。”

他一看着就惊了,从前刚认识她的时候对她了解不深,只当是经常在一起玩闹的朋友偶然间介绍给他认识的一漂亮妞。

再后来,留了彼此的电话,她甚至比他还要潇洒,临走的时候勾起他的下巴吻了他的额头,说:“我想你的时候就给你打电话。”

整整十年。

他的话似乎给了曲耀阳提醒,后者果然微眯着眼睛看他们,说:“渴,厨房在哪?”

他拽住她的手往停车场的方向走,“不,你有。”

又是为什么,买了这车?

“这车……”

“这车它是你的。”曲耀阳大步上前,拉开驾驶座的车门,等着她坐进车子里去。

裴淼心惊讶过后反而变得异常冷静,她说:“耀阳,其实我……”

早就闻讯赶来的医院院长领着院里的几个主任医生专程过来看过了,又一一与各位领导打过招呼后,才转身离开。

曲母亦是阴晴不定地看了看他,又去看裴淼心离去的方向。

病房里,聂皖瑜的头手都缠着白的绷带,更甚的,左腿被打上石膏,高高挂在床尾。

“我只觉得,咱们从前同学的时候,我从来没发现你有一颗怎么七窍玲珑的心。”

“既然是高定的钢笔,你也应该知道,montblanc根本不可能向你透露会员信息。”

从新区开车回曲家大宅的高速公路上,曲耀阳抓着方向盘的手都在颤抖,眼神却随着后视镜窥望着后座里紧紧缩躲在曲婉婉怀里的小东西,似乎她先前对于他的害怕和惶恐到现在还没有散去。

“你不是知道吗?这是刚才一凯请我吃的。”她不明白是不是他的听力出了问题,所以才会总纠缠一个问题,“海带排骨汤,豇豆炒茄子,糖醋莲白还有农家小炒肉,尤其是这排骨,味道真的不错。”

“裴淼心你没病吧?”他看着她,只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跟着气炸了去,“你拿什么分期付款还给我?你们裴家早就破产了,你现在除了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你还有什么可以还给我的?”

曲耀阳皱眉望了小家伙一眼,有些似笑非笑的模样,却没再接话了。

裴淼心想了想抬头对那经理道:“不用了,反正我们只有三个人,坐大厅就可以了,不用包间。”

裴淼心不转头还好,这一转头,突然看到窗外密密麻麻升起的五彩斑斓的气球,更有甚者,两只巨大的气球中间还挂着横幅,横幅上写“dear心,爱你一生不变”。

那被唤作“皖瑜”的年轻女孩笑笑,说:“我不碍事的,里头还有两个菜,都是耀阳爱吃的,我想去把它们炒炒再出来。”

如此逛了几桌,吴曦媛断断续续帮着嘿了一些,却不知道今天不在状态还是怎的。

冷冷哼笑了一声,“裴淼心,你想得美!两个月前我想跟你离婚你不离,现在叫我来还做了这么多的菜,奶奶刚去你就拿出这样的东西,还有我爸我妈那边,你凭什么去说,你到底有什么居心?”

可是今天,似乎一切都不太对。他从走进她的家门开始,就开始不断地嫌东嫌西,更甚的,就连她完成之前的约定,将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给他,也得不到他一丝一毫的眷恋。

她弯腰去拖,他从后面用力揽了她的腰际一下。

烦恼地揉了揉眉心,眼前放电影似的跳出画面,画面里的人却全部都是裴淼心。有她十七岁光景里穿着花色连体裤出现在他面前时,没心没肺地笑着问他是不是曲耀阳;有她在大学里一次晚自习时间,她偷偷亲吻过他脸颊,又笑闹着跑开的模样;还有还有,婚后他第一次吻她,还有那些失狂的画面,每一样每一样都是她,娇娇嫩嫩的模样,让人情不自禁产生怜惜,想要将她搂进怀里,化进血液里,与她,融为一体。

因为爱他,所以甘愿洗手作羹汤,放弃自己的学业和事业,只为了成为他偶尔回家时,能够看到的无知小妇人。

想到儿子跟女儿的小脸,他本来冰凉的心才渐渐温暖了一些,“过段时间,等我处理完a市的事情,咱们搬到国外去住一阵子吧!去你爸妈那里,或者去伦敦。那里不是有你成长和生活过的记忆吗?我想芽芽一定会喜欢那里。”

“子恒……”

“曲子恒我提醒你,不该你管的事情就不要管,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不用等到明天,就现在,我要你放弃‘宏科’所有的股权。”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