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不能自已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你?”凤阑锐气结,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杀意,但是没有捉到凤阑绝与那些大臣,就没有任何的证据。

此刻,夜无痕站的位置,离她并不远,她想要悄悄的逃走,根本是不可能,更何况,她若是在这个时候逃的话,只怕更加引起夜无痕的怀疑。

她刚刚明明都已经点头了,他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不知道今天太上皇这么隆重的召集我们,所为何事?不会是想要辅佐绝王上位吧?”另一个大臣,极力的压低声音说道。

夜无痕却是暗暗惊滞,虽然上次,他被她骗过了一次,但是却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般的厉害,这般的深谋远虑,竟然在没有任何的证据的情况下就敢状告李玉,而且竟然步步为营的逼着李玉认了罪,这般的睿智,就算那些高官都远远不及呀。

上官云端此刻却如同没事人般,慢慢的拿起桌上的点心吃着,她此刻想直接的无视夜无痕,也不想理会凤阑绝。

他知道,鸾儿一向坚强,绝对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的生命,他记得鸾儿曾经说过,她十分珍惜自己的生命,那怕身险困境,就算有一丝一毫的机会,她都不会放弃。

“哼。”凤忆希冷哼,脸上也多了几分冷意,双眸慢慢的转向蓝岚,红唇微动,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难道我连选择的权力都没有吗?”

“立刻回京。”凤阑绝拿着书信的手猛然的一握,手中的书信便瞬间的化为了灰烬,他的唇角微动,那冰冷的声音,足以让人瞬间的冰结。

“这丫头。”皇后看到凤忆希的反应,微微的摇了摇头,略带无奈地说道,只是那声音中并没有丝毫的责怪的意思,反而亦是满满的欣喜,一双眸子,也是直直地望向门外。

凤阑绝显然也没有想到蓝魅辰会这么快赶来,眸子中,快速的闪过一丝意外,不过,却只是冷冷的望着他,没有说话。

“岚儿,有些事情,你要学会放手,有些事情,是强求不得的,不属于你的东西,你一味的强求,只会让自己更痛苦,看清了,早点放手,反而对你也是一种解脱。”蓝魅辰一只手,将她揽进怀里,有些心疼地安慰着她,毕竟,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妹妹。

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激动人心的场面的,只怕也只有皇嫂才有这个能力。

所以,既然丞相自己要求辞官,他就让他走吧,现在凤阑锐已经关入天牢了,丞相也没有什么危害了。就给他留一条活路吧。

“放心吧,要做的事情,我都已经做好了,我不会让人说我是一个昏庸无能的皇上的。”不忍心再看到她着急,凤阑绝这次再次轻笑地说道。

上官云端这次是真的惊住了,凤阑绝可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王爷,而且现在已经成了这凤月国的皇上,可是万万人之上的,而且,他一向都是极为的狂妄,极为的骄傲的,如今,竟然亲自为她穿起衣服来?

而且,她们也知道,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根本就没有她们说话的份,所以,她们都保持着沉默。

“你没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你刚刚不是口口声声说皇嫂事先看过那本书吗?一本除了严大人绝对没有其它的人看过的书,你却硬说皇嫂事先看过,那你解释一下,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凤忆希却显然不想就这么放过了她,步步紧逼地问道。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却似乎有着一种让人安心的魔力,消去了那些女人心中的大半的担心。

“你跟本王妃一起进宫吧。”上官云端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异样,声音也是如同先前一般的轻柔,似乎只是在跟她聊着天一般。

她一直都是极为的冷静的,这也是她值的骄傲的一面,从来都没有人能够把她气成这样,因为,那些让她生气的人,她会直接的杀了。

上官傲天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他倒是没有想到云儿会这么爽快的答应了,若是云儿真的配合绝王,会不会让皇上等人看出她的异样,知道她不傻了,到时候会不会又惹出其它的风波。

夜如梦看着她慢慢的靠近,一双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中隐过明显的狠绝,哼,这个傻子等会坐在她的身边,她会让她好受的。

她知道,既然皇上与皇后千方百计的让她过来,自然就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她回去,所以,她此刻是故意的。

所以,她才出了这样的问题。

那一刻,他甚至有着一股想冲过去亲自看个究竟。

一时间,因为心慌,都没有来的及收回身子,却没有想到,皇后竟然在这个时候想移开她的手,一时间,她因为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力道。伸向砚台的手,也不能立刻的收回。

他原本以为,以她的个性,应该不会这么快答应凤阑绝,但是如今看她的样子,似乎并不排斥了,难道说,他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

如今知道上官云端不傻的人虽然不多,但是时间长了,不免要暴露,到时候就算云端嫁了,皇上也肯定会为难上官傲天,所以,他不能给皇上留下任何的机会。

门外的护卫认的凤阑绝,所以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阻拦,而是连连的进去禀报,只是,这位公主却已经紧跟着人家闯进去了。

他不会是又来跟她要回休书的吧?

“这样,你还要嫁给绝王吗?”见上官云端一直没有开口,她轻声问道。

其实,上官云端进的,正是南宫雪的院子。

“李大人,本相也是跟各位大人一起来的,也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王爷了,也不明白王爷的意思。”丞相微微一笑,模棱两可的回道。

“是,她是害过我,不过,让她受着那样的折磨,与直接的处死她,对我而言并没有任何的差别,更何况,若是有一天,她逃走了,再来害我,那才真正的得不偿失了呢。”上官云端微微的摊了一下手,有些漫不经心般的说道。

“那我再检查一下。”只是叶寒听到是丞相给的后,脸上却多了几分小心,再次认真的检查了起来,不过,经过再三的检查,最后确定了,的确没有什么问题,才让上官云端服下了。

还真是可悲,可笑呀。

“两年前,我们的婚事就已经定了,就算中间有些误会,耽搁了两年,但是今天本王是正式来提亲的,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嫁给谁?”蓝魅辰此刻似乎完全的被她激怒了,此刻似乎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意了。

只是不知道她是在喊着清儿的灵魂,还是在说那丫头死了,清儿的事查不清楚了。

而如今,这丫头还是易了容的,并非府中的人,这事情,就更难查了。

“对,对,儿臣也记得,喝了那茶后,随后就昏倒了。”夜无志再次附和着说道,夜无志平进天天泡在女人堆里,府中女人无数,还天天去那些风花雪月的地方,真的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废话,也难怪皇上不喜欢他了。

此刻,她虽然没有明说是皇后,但是有这雪凝的就只有皇后跟她,她断然不会自己给自己下毒,那就只会是皇后了。

凤阑绝不敢有丝毫的停留,快速的到了上官云端住的房间,只是刚踏进院子,便听到房间里传来轻呼声。

“李妈,小姐可是嫁给绝王,以后就是绝王妃了,可是去享福去了,李妈应该高兴才对。”另一个丫头看到李妈略带伤感的样子,不由的低声劝道。

夜无痕的脚步微微的停住,但是却并没有转身,只是,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抢亲去。”

秦思柔微愣,这个男人反应也太迟钝了吧,竟然到现在才想到这一点,她就说嘛,他刚刚为何一点反应都没有,原来是根本就没有想明白。

有些呆愣的望着她。

那几个跪在地下的黑衣人听到二皇子的话,都纷纷的惊住,都明白,二皇子这是想要牺牲他们了。

如今凤阑绝都已经成亲了,这只老狐狸竟然还不死心?

所以,他们一个个都下定了决定,纷纷的保持沉默。

“这。”那几个人纷纷语结,国库之隐蔽,极少有人知道,就连皇室中人知道的也不多,更何况是外人。

心中明白,只怕二皇子就是这么做的。只是,他此刻这般说出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呵呵呵,既然绝王特别提到了你,到时候,你只要好好表现,这事情应该就十拿九稳了。”老夫人看到上官凌雨一脸的羞涩,心情终于好了一些,微微的轻笑。

“你有什么办法吗?”其它的女人纷纷一脸期待的望向她。

叶寒看到凤阑绝那微僵的身子,双眸微闪,突然靠近床前,细细的为上官云端检查了一下,随即眉头紧蹙,有些不解地说道,“咦,奇怪呀,按理说,应该醒了呀?她怎么还不醒呢?难道?”

要说是因为善良的她,那她是不是有些善良过头了,而且在他看来,那样的善良简直就是愚蠢了。

叶寒对上秦思柔投过来的眸子,看到她仍就没事般的样子,心中更多几分懊恼,不由的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夜无痕的双眸却是猛然的圆睁,眸子深处漫过难以置信的怒火,这个男人,刚刚那话,原来竟然是。真是可恶。

上官云端无语了,她刚刚明明喊的凤阑绝,为何到了最后,就只剩下一个绝字了呢,这,上天还真会跟她开玩笑。

上官云端怔住,但是随即唇角的笑却是愈加的漫开,心中更多了几分感动。对,心灵相通,他听到了她心中的喊声,所以才找到了她。

难怪他的人没有发现他们离开,原本是有秘密通道,难道丞相没有发暗号,只怕是丞相当时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皇上,现在怎么办?”站在凤阑锐身边的侍卫小心的问道。

凤阑锐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看来太上皇上真的还没有醒过来,而双眸再次微微的转向丞相,看到丞相也是暗暗的点了一下头,心中便更放心。

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密谋造反,控制了太上皇来夺皇位。

上官云端心中却是暗暗大惊,那人竟然让如此强硬的男人,为了她,而牺牲到这种地步,看来她还真是小瞧了那人的能力。

如此说来,秦思柔那一身的病也是因夜无痕而得,夜无痕对她的宠,也是理所当然的,只是不知道是因为爱,还是因为感激?

而且,二夫人的意思明显是想让他去玷污了娘亲的,但是,他为了二夫人,为了对自己感情的忠诚,竟然没有起丝毫的邪念。

这么多年,他真的累了,人累,心更累,或者说,心已经死了吧。

“没用了,已经没用了,放手吧。”那个男人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一脸沉痛地说道,他真的希望,她能够放手,接下来不管是什么样的结局,他都会陪在她的身边的。

“如今是在公堂,此事尚书大人定夺。”夜无痕唇角微动,倒也极为随意般的说道。

这一刻,他们只看到那般惊心动魄的美,却并没有意识到他此刻的恐怖,或者谁也不会把这样的美与恐怖联系在一起。

恰恰在此时,凤阑绝突然的开口说道,他唇角的笑仍就灿烂,声音也仍就轻缓,只是,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众人时,眸子深处隐隐的闪过几分锐利的狠绝。

凤阑绝却没有给他半点回旋的余地,一口回绝了他的求和。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