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自以为是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结果报应来了,苏放不仅要报复,还要直播整个过程。

“不急。”曹继忠淡然回道,“程晨是关键人物,不能打草惊蛇。我们想要追随那位大人,身为弟子的程晨,就是最好的中间人。因此,和她接触的第一印象,尤为重要!”

这等时候,建安帝若不前去皇陵,便坐实了不孝的恶名。一朝天子,也担不起这等名声。除了陆阁老李阁老坐镇朝中,其余三品以上的重臣皆伴驾随行。鲁王闽王及年少的安王皆要一并随行。

这半年来,谢明曦这个名字,一次次在众学生耳边回响。往日或许还有人心中不甘,不过,经过此次书院大比,再无人心中不服。

顿了顿又道:“如我所料没错,三皇子四皇子很快就要大婚了。”

唇舌交缠相濡以沫间,彼此的心跳也渐渐相和。

低声商议数句后,谢明曦又道:“如何处置鲁王闽王宁夏王?你心里可有打算?”

原来,端太妃不是夸大其词。

谢明曦果然略一垂头:“女儿谨遵母亲之命。”

“这些势利眼的东西!”淮南王世子咬牙怒道:“往日一请即来,今日推三阻四!分明是见你祖父被皇上训斥,这才生了怠慢之心。”

兄弟情深?

林微微对谢明曦何等熟悉,一看便知有喜事,低声笑问:“什么事这么高兴?”没等谢明曦张口,便猜了出来:“是不是七皇子的身体痊愈了?”

此时天子问询四皇子,众官员不约而同地抬头看了过去,竖长耳朵,唯恐听漏了半个字。

“师父不必为我忧心,我心中有数,自会慢慢收拾他。”李湘如白皙的俏脸染上丝丝红晕,目中异彩连连。

却不知,谢明曦前世苦心练就,善读唇语。便是隔得再远,声音再低,也躲不过她的眼睛。

夸赞一个少女骑射出众,明褒实贬。

谢云曦听得满心欢喜,恭敬应道:“伺候殿下,是我分内之责。若我有不是之处,恳请皇子妃娘娘见谅。”

谢钧心里自然无比失望。可再失望,也无可奈何。谢家不是什么名门大族,也没什么得力的同族。谢钧能做到一部尚书,有大半都是女婿提携之功。

好在谢明曦暗示了“日后还有机会更进一步”。若日后能入阁,倒也极好……偌大的胡萝卜吊在鼻子前,谢钧心里的怨气退了大半。

“你现在生气,不过是嫌弃谢元亭毫无手段,非要硬来。若是软言软语哄得那个杨家丫头宽衣解带成就好事,也就罢了。偏偏闹得这般不堪。丢了你们谢家一脉相承令女子心甘情愿倒贴退让的‘好名声’!”

……淮南王府被灭门的惨事,在皇室宗亲中影响极大。

未满两岁的儿子步履不稳地走了过来,用力抓住她的手,童稚的声音不甚清晰。唯有她这个日夜陪在身边的亲娘能听懂:“娘,你别哭。”

此次月考,方若梦又考了高分,稳居第三。

鲜血四溅,众人安静下来。

谢钧点点头。

众人都在跪灵,抬眼时只能看到俞太后哀恸的背影。

做承恩公的指望看来是没了。

就在此时,一个少女身影出现在乐室门口。

这个少女,正是大病初愈的盛锦月。

朝中奏折纷纷,俞太后置之不顾,丝毫没有搬出椒房殿之意。更无交出凤印的打算。建安帝尚未和俞太后直接撕破脸,波涛汹涌皆在暗中,明面上依旧做出“孝子”模样。

“儿媳给母后请安。”

此时就看俞太后态度如何了。

丁姨娘如遭雷劈:“你是说,老爷竟让她们一起伺候?”

这也就是顾山长张口,俞皇后才应得这般干脆利落。换了其他的人试试?

果然是有喜了!

永宁郡主咳嗽一声,打断谢云曦:“你也累了,先上马车歇着。我在这儿等明娘。”

“云娘,此次考试可还顺利?”

谢云曦谨记永宁郡主吩咐,在父兄面前表现得极有自信:“三日之后放榜,父亲大哥就等着好消息吧!”

也不知谢明曦是否听话,在试卷上署了谢云曦的名字……

真是可笑之极!

隔着两层纱帐,六公主的目光依旧精准无误地落在谢明曦的脸上。

谢明曦已闭上眼,呼吸绵长,似乎已经睡着了。长而浓密的眼睫毛,静静地覆在眼上。画面静谧而美好。

有孝道两字压着,萧语晗不敢有半点不满,甚至得感激涕零感恩戴德。打理起宫务来尽心尽力,全部以俞太后的意志为先。

……

众人有志一同地默默腹诽。

谢云曦还想狡辩,谢钧又沉了脸:“万幸明娘伶俐机敏,在车厢倒地之前闪了出来。不然,此时定会受伤,影响后日的算学比试。”

只可惜,谢元亭除了一张尚能过目的皮囊外,半点没遗传到谢钧读书的天赋。倒是将谢钧的软骨头学了个十成十。

在堂堂皇子面前,可不就是退下?

啊啊啊啊!

岳尚书面对七皇子的厚脸皮也是无可奈何,只得退让,将吉日改到了正月十八。

师徒四年,谢明曦并未刻意遮掩自己的本性。

……

身后随之而入的颜蓁蓁母女自然也见到了这一幕。

“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再过几年,都到了大婚之龄。李二小姐便是捞不着最好的,嫁个普通皇子总没问题……”

李夫人也同样装着什么都没察觉,冲她们几个微笑示意,然后优雅入座。

天子毕竟还年轻嘛!年轻人贪恋床榻之欢也是难免。只要不耽搁政事,别像建文帝那般荒唐就行了。

……

“这些年,本王对你处处提携,也未亏待你。你出身寒门,能有今时今日,有大半是依仗本王。如今,本王不和你计较这些,便当是补偿永宁对你的薄待。”

谢钧的岳父淮南王是当今天子建文帝的堂弟,深得皇上器重,执掌宗人府。是皇室宗亲里的实权派,在朝堂上也极有影响力。

朝思暮想的儿子未能养在身边,退而其次,丁姨娘对她这个女儿的衣食起居倒也尽心。春锦阁里的各色陈设名贵又不扎眼。

“为何为了大哥,便要我为人做嫁衣?”

谢明曦目光越来越亮,声音越来越冷。

“天色已晚,明娘先回春锦阁歇下吧!”谢钧不想正面恼了永宁郡主,又出言安抚:“也请郡主息怒。或许明娘是心中存了误会,待我日后慢慢开解。她定会想通,到时候再去淮南王府也不迟。”

圆脸长随神色惊惶,急急说道:“启禀七皇子妃,大公子命奴才来送信。大少奶奶不慎动了胎气,肚痛不已,怕是要早产了。”谢明曦脑海中迅速闪过这句话,然后,轻笑不已。

盛鸿不动声色地扫了一圈,将众臣或慷慨激昂或义愤填膺或满面赤胆忠心的模样看在眼底。

不管众人信不信,总之谢明曦给出了合理的解释。

萧语晗抿唇而笑,看着女儿的目光里满是爱怜和温情。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是娘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岂有不疼惜之理?

六公主和七皇子是双生姐弟,相貌极其肖似。

儿子一定心存怨怼吧!

别人坑他,他定要十倍百倍地还回去!坑自己的人偏偏是亲爹,他有百般能耐,又能如何?

自半年前起,盛渲的书房里又多两个小丫鬟。

谢明曦没急着回正殿,在床榻边的椅子上坐下。

她也已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