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坐地分赃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他用力地顶冲着她,炽热的硬铁摩擦着她柔嫩的小壁,裴淼心甚至都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每一丝每一寸磨过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早就疯狂了的她与他的汁液,顺着她的小壁缓慢地向外沁出。

“那你还嫁给他亲弟弟?”

三个人一起在广场附近的中餐厅里吃了顿饭,中途ailsa去了洗手间,阿jim才突然开口同裴淼心说话,“michelle?michelle裴,之前听ailsa说她有个感情很好的小姐妹是做珠宝设计,那个人,就是你?”

有金头发闭眼睛的外国男人站在那里,听到这边开门的声音便同曲耀阳一起,转过头望着这边的情形。

ailsa那边安静了一会,裴淼心在电话这段听到一些悉悉索索以及两个人轻声对话的声音。

场中的郑惠华女士似乎也是好一阵吃惊,在众目睽睽之下,却仍是欣喜万分地让曲耀阳亲自为她将那条璀璨的宝石项链戴上。

这会子她想躲也不是,走也不是,只能直愣愣望着郑惠华和她旁边的曲耀阳。

曲耀阳继续认真弄着面前的红油,裴淼心也不与他说话,并排站在旁边,将高汤锅底弄好。

可是他一向腻烦了她的缠功,永远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姑娘总是让他心烦,可是她说了那句“好聚好散”。

“我背上还有你昨晚抓的指甲印,全是你的指甲印,不负责任就脱给你看看,信不信?”

他说:“芽芽,爸爸现在只有你了……”

腰肢的主人微微一僵,紧接着回过头来的却是另外一个男人。

浴室的房门在这一刻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也不过须臾,那害她仓皇无措的男人已经旋身,适时躲过她急挥过来的巴掌时,利落掷起搭在沙发一角的衬衫往身上套。

“婉婉,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公主病。你怎么知道我想要什么?谁说,我只是想要羞辱你?我就不能单纯的,只是……想要你?”

裴淼心一看曲耀阳那副皱眉不快的模样便忍不住冒出一句:“资本家。”

裴淼心丢完手中的东西回到病房,看着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床上的男人,正竖起耳朵去听门边的动静。他那模样就好像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也要用耳朵去判断她出门之后走了多久,又有没有顺着原先的道路再走回来——虽然嘴上那么说,可他还是怕极了她一去不反。

隔壁的战况仍然不见消停,那房间里的两人似乎欢乐得早就忘乎所以。

“好的,谢谢曲太太。”

夏芷柔唬了脸,“这好像不是我上次给你介绍的那一位。”

易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尤其是在那医院里头,她进去了又出来,那么急,那么快,还……似乎伤透了心。

所以那时候她也总以为,她是有机会的。

她现在已经把不准曲耀阳的行事作风了。

“你想不想知道我们都说了些什么?他好像和郭董的关系很好,和何爵士夫人的关系也不差,所以昨天,是突然到访。”

“等我。”

裴淼心一脸防备地望着他,到让他不自觉笑了起来。

她慌忙上前抓住曲母,“妈,真的请你相信我好不好,那些报纸上说的东西都编的,那些全部都不是真的……”

他知道她喜欢他爱着他多年,只是他从未想过,像她这样漂亮又倔强的女孩,会一直为他守身。

曲母苦口婆心:“‘宏科’的总裁不也就是你?耀阳,你到底在说什么胡话啊!你是不是真的病得不轻?”

曲耀阳苦笑,“他们俩这种样子,已不是三天两天的事情。人前再怎么恩爱都好,背后的那些旧疮疤,只要偶尔有人想起,这日子都只能痛苦地过下去。”

他这一句话直接暴露出他早已忘记前程往事的秘密,可听在万晓柔的耳里,却变成他故意不想认识自己。

“你怎么能打夫人……”

曲臣羽也只是看着她笑了一下才道:“其实有时候我也会开始怀念,怀念曾经的你,怀念咱们还在伦敦的那段日子,就算你当时并不爱我,可至少你过得比现在开心。”

他白了她一眼,抢过她手中东西扔回原来的地方,重新带上透明的保鲜口袋去挑底下的东西,边挑还边对站在边上的她道:“挑猪肉跟挑蔬菜不同,也许你挑蔬菜和水果是很在行,可是挑猪肉,你得看它的肉质紧密是否富有弹性。像这种皮薄、膘肥,瘦肉部分又呈淡红色,有光泽,膘肥部分色泽雪白、油光发亮又没有异味的,才是新鲜的尸体。”

裴淼心听到“尸体”两字便骇得不轻。

“你是因为真的觉得肚子饱,还是因为那粽子是我剥的,所以你才吃不下去?”她的明退暗躲他不是看不出来,只是这样的转变,为什么凭的让他心烦意乱?

“……那是从前,不过从今以后,我会试着爱上他的。”

洛佳低头去看面前的裴淼心,说:“他还在,你们是不是……”

洛佳的心头跟着一紧,又去望了眼窗外,但愿吧!

“没事了,没事了,婉婉这几年一直都有低血糖的毛病,吃点甜食缓缓,过一会儿就没事了。”曲臣羽赶忙安抚妻子。

男人的呼吸带着沉着而暧昧的气息有一下没一下地拂在她的耳边——她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焦急回头想要看清楚来人的脸时,已经被人勾住下巴吻了唇。“‘宏科’收购的是哪家珠宝公司?”

“总监……嗨!这称呼真tm拗口,我就直接叫你淼心成吗?反正我现在喝多了,不管说了什么都是浮云,你睡一觉就给忘了,成吗?”

曲耀阳从楼上下来,就见到曲母对着大门又哭又喊,安慰了半天,也抓起玄关处的大衣,“我出去一下。”

她的模样似曾相识,只是一眼,却似乎让他的心脏紧了紧。

“哥。”

曲臣羽说着,竟然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弄得拿着酒杯的曲耀阳都是一怔,望着他在夜色里愈发朦胧的眼睛,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曲臣羽点了点头,“我可能真是有些多虑了,越觉得现在幸福,便越觉得心慌意乱。这几日夜里睡不着觉,总会想起那日在瑞士滑雪场里发生的事情。其实从瑞士回来以后,我的短暂性失忆已经好了大半,我其实一直都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我也再没忘记过什么。可是面对淼淼,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

曲耀阳站起来,说:“我有个熟识的医生……”

她想这下自己终于要与他修成正果了,就算他为她领养了军军,可那到底不是她跟他的孩子,更何况他还有芽芽这么一个女儿,亲生女儿,她拿着一个领养来的孩子如何与这个亲生的抗衡?

即便不用按开也看得到上面的信息,很简短的几个字:对不起。

回来之前,他在机场给裴淼心挂过电话,说北方的天气真是冷,还是秋天便到处刮着冷风,他带过来的衣服大都还是他在a市的那些,带人下工地的时候,经常被那些冷风刮得鼻子都要歪掉。

苏晓看到她醒了便轻声安慰,“桂姐回家为你煲汤,臣羽刚刚到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去了。”

挂断了电话扶着肚子,坐在走廊边的塑胶椅上深呼吸了半天,她还是觉得人不舒服得紧。

“其实吧!我看二少奶奶肯定还有别的心事,这怀着孕的女人,身子本来就不舒服,她再总想着那些个心事,心情怎么会不郁结?搞不好这样会得产后忧郁症的。”

他说不到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将手机重新递还到她手上的时候说:“我妈下午打牌,带了芽芽出去,你若不放心,我现在就开车去接她回来。”

裴母点了点头没再说话,仰头去看这里时,只觉得从前许多东西早已物是人非,她也本以为,当年被法院查封了这里离开a市以后,也许这一生都没办法再重新回到这里。

狠狠捶打了一下自己的方向盘,转动方向盘重新开回大路上去,还是给夏芷柔发了条短信,说是凌晨还要开一个视频会议,天晚了可能就留在公司不回去。

她拿着筷子在小锅里搅了一下,曲耀阳见她并没有要动弹的意思,自己起身去开冰箱,却还是被她先一步挡在了那里。

回头,是好友陆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到了这屋子里来,正好整以暇地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冲他打招呼,“嗨,耀阳,我来了。”

裴淼心一怔,下意识想向后退开,但也只是须臾,清醒着的大脑让她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眼前的男人是即将成为她丈夫的男人,尤其是在这一刻,她不该拒绝他。

他记得当时他去看臣羽的时候,那小女人也在病房里头。

那么糟糕……

“先、先生,阿成人微言轻,有些事也是身、身不由己的……”阿成早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平常最怕曲耀阳这种说话只说一半还要让你猜来猜去胆战心惊的男人。

有时候他会怀疑自己的电话是不是坏了,或者是信号不好。

后来怀疑的情绪又转为愤怒,他想,她一定是有了别的男人陪她上/床,所以,她不需要他了。

几个小女人手挽着手往前走,谁也不去搭理他,果然快步到山下一间非常大的超市门口。

吴曦媛点了点头打岔:“行业里的人都知道,如果哪家企业遭到了‘摩士集团’的狙击,那不管你是什么家族企业或者百年老店,到最后都只得一个结果——就是被拆得支离破碎。”

裴淼心一边拿着遥控器换台,一边眼也不抬地吃着曲臣羽一颗一颗处理干净后递到她唇边来的螺丝肉。

看到站在楼梯上,身形仍然有些摇晃的曲耀阳,光着脚掌站在梯级上,曲臣羽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哥,你醒了?”

正是情浓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开启,裴淼心一惊,慌忙转头,是穿着纯白色睡裙的小家伙兀自将门推开,唤一声:“麻麻,芽芽不要一个人睡……”

小张回头看她,“四小姐?”

病房里,聂皖瑜的头手都缠着白的绷带,更甚的,左腿被打上石膏,高高挂在床尾。

裴淼心想了想先前在那办公室里遇到的高定部主管,那主管看到她在他房间里逗留的神情已经颇为警惕,可能他也有从外间听说,她在外经营着自己的高定公司,若是两家公司合并,“心工作室”完全接管了“玉奇”的高定部的话,他很有可能就会失业。

她突然就开始沉思,已经有了危机感甚至抵触感的员工,就这样把他摆在高层管理人员的岗位上到底合不合适。如果,这个送钢笔给他的人再是他们的对头企业——

曲婉婉红着眼睛,“那我求求你行不行,淼心姐,求求你不要用这么冷漠的态度对我哥哥,你过去不是这样的,我记得我刚认识你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世上再也不会有哪个女人比你更我爱哥,所以我喜欢你敬重你,因为只有我知道这么多年以来我哥为了曲家、为了我们牺牲了什么。他只有在你身边的时候才是最真实简单的样子,我不想要你带走他的快乐。”

“但是……”

公司几千几万个人张着嘴向他讨饭时,他看件或是开会到就快昏死过去的时候,那些一张张又陌生又不怀好意的脸总能让他脆弱的心彷徨无措。

“怎么了?”裴淼心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又去夹了一块排骨,“一凯推荐的这家海带排骨汤很好吃啊!他说你以前到这附近视察工地的时候也爱去吃这家的排骨,原来他们家的排骨汤那么好吃,难怪你以前不喝我熬的汤……”

“你最近的工作是不是很闲……”

“我跟他熟悉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我现在就在问你,为什么要跟他一起吃饭?!还让他坐在你的床边,你是不是疯了,怎么能随便让一个男人坐在你的床边吃饭?!”

车到步行街附近裴淼心就先下了车,她理也不理曲耀阳,直接伸手去抱芽芽。

等裴淼心也抬头望向大门的方向时,就见一只巨大的卡通熊正迈着蹒跚的步子朝自己走来。

“您是芽芽的奶奶,我跟臣羽孝敬您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存在什么装或不装。”

曲母冷笑一声,扭过头去,“你惹我的还少了。曲成益你给我好好记着,你干的那些个破事儿我不拿到台面上来说却并不代表它没发生过,今天我让你在外边的儿子以我儿子的名义结婚,已经够仁至义尽了,你别妄想再在这餐桌上给我甩脸色看。”

“好你个曲成益……”

“你有什么样的居心我是不知道,总之我现在公司里事情多得很,奶奶才刚走,家里人一时之间未必接受得了这样多的变故!东西我拿着,想什么时候递出去是我的事,不关你的事!”

他冷哼,“是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可是裴淼心,这就是你干的家事,你看你弄得一地都是!还有,就算我们离婚,就算算上这一顿饭,你之前说要还我的住院费也还没有还清!你说了要给我做饭最好就给我记着,可你看看刚才都干了些什么事情!怎么我不在家,你都是这么收拾屋子的!”

她絮絮叨叨地说,正吃着饭的曲耀阳就皱了眉。

“哦!”小家伙点了点头,那副懵懂的小样子,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懂。

“唉凭什么啊!凭什么啊!刚才受罪的是人雷少跟朗少,他们都没叫唤了,你们搁这叫什么啊!”

曲臣羽笑着推了伴郎团的几个兄弟一下,“行了,脱吧!我不介意的。”

从楼上房间下来的时候,a市的雨季已经来临,狂风大作过后,树影摩挲间已经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所以,他也才会在滑雪的过程中严重摔伤,以至于后来陷入了昏迷。

她也还记得他曾同自己说过,他特别特别喜欢洁白的雪,如果有一天他的生命因此而结束,他希望自己能够葬身一片洁白的地。

有会所的经理闻讯赶来,远远瞧见这边的争执便赶忙冲上前去,试图将两个人分开。

爷爷大抵是真累了,冲她缓慢地闭了下眼睛以示同意。

曲耀阳说着话已直接转身,抱着芽芽向外面走了。

她说:“我没有怪你,也没有对你表示不满,我只是不明白,夏芷柔是你的妻子,可你刚才却把她陷入那样的境地。你知道刚刚都发生了些什么吗?她怀着身孕,又刚才警局里面出来,周围全部都是记者,不只说话难听,还直接将她推撞在地上。”

那时候他喉咙干涩,要说的什么话梗在喉头,生咽半天,就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时候他似乎连母亲说的话都听不见了,只不外乎是他从小到大她就一直在对他说的:曲家的长子嫡孙得有长子嫡孙的样子,哪怕做不成什么光宗耀祖的事情,也绝对不能让曲家的长辈跟亲戚看不起,丢了本家的脸面。

“那就曲二少奶奶吧!”张太太最是眼尖,就着儿媳抛出来的橄榄枝,马上顺藤就摸到了裴淼心那里。

声音悠悠,腰摆不断。屋子里年轻男人压抑不住的轻吼和女人略带着疯狂的轻吟交相辉映,久久无法停息。

她还是他眼里那个曾经单纯无敌的小女孩,她其实远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坚强。

“好,心心,以后我们都一起向前看。”

“他们那边也先缓缓好吗?虽然臣羽不是你妈妈亲生的,可在外界看来,他到底是你们曲家的孩子。这个时候如果再传出我们的事,不管对我们还是对他们的打击都很大,还有爷爷、婉婉跟子恒,他们也未必能够接受得了我们现在的关系,所以可不可以,都缓缓?”

曲耀阳蹙着浓眉,“心心,你能别连名带姓这么叫我吗?我总觉得你是想找我吵架或者不是对我有意见似的。”

推开客厅的大门往外走,手刚触上那斑驳的铁栅栏,又听见身后一声急唤,是她追了出来。

他似再耽搁不得,赶忙用车钥匙将车门打开,钻进驾驶座去将门一关,手臂压在晕颤颤的额头上,迫自己清醒。

裴淼心在车窗外唤了半天,又敲又打的,里面的人却根本无动于衷。

看着时间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可这会儿怎么还没人来通知他该吃午饭了?

手机开始大作,看一眼屏幕他就不想接了,可左不过该来的事情一样都逃不过,他还是将电话接起。

“啊嗯……我能说我知道今天裴淼心会到你的公司上班吗?”

裴淼心掀开其中一个盖子,将一碗热腾腾的汤推到他跟前的时候仰起头来,“我是不是说错话了,还是,我太啰嗦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