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春意盎然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嘭!”

吧吱、吧吱……身边的东西都开始燃烧了,温度越来越高,凤轻尘和符临穿得防爆服本身就很闷热,这个时候两个人都大汗淋漓的。

伤及动脉,失血过多,就算脱离了危险,短时间内也醒不来,那么重的伤,那么狰狞的伤口,绝不可能是做假,没有谁会拿自己的生命做假。

这说明,南陵苏家为了赢得比试,不折手段,群众们认为,凤轻尘受伤,肯定和苏绾有关,说不定就是苏家派人杀的,一时间流言肆起,南陵苏家的名声,在东陵百姓的心目中,跌到谷底……

事情到了这里,她哪能不明白,她身体一不适,丈夫的表妹立马赶来侍疾,替她照顾丈夫和儿子。

“我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我知道自己的能力。”凤轻尘一脸平静,长发披在身后,隐约有几分柔弱。

“嗷呜……嗷呜。”雪狼叫了两声,表示没有问题,交给它就行了,可到了后半夜,大家还是全醒了……

怎么每个人都盯着她的脖子看,真是的。九皇叔不提,她都快忘了自己脖子上的伤了。

“放心,过两天我们就可以走了。”坐以待毙,不是九皇叔的风格,他也不会在这里等着王锦凌来救。

拉不开、踹不开、劝不开。凤轻尘每挪一步,都要拖着豆豆这个大尾巴,害得凤轻尘都没法出门,只能和豆豆大眼瞪小眼。

凤轻尘走了出来,对皇上道:“皇上,民女手中有一颗玄医谷谷主亲制的解毒丸,如果太医们判断不出是什么毒,可否试一试?”

六个护卫一时没有防备,吃了个大亏,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便立刻变换招式,与九皇叔真正的打了起来。

在他们转身的刹那,九皇叔和凤轻尘不紧不慢地,朝南陵锦凡走来。

如凤轻尘所想的那样,只听见吧的一声,凤轻尘脖子上的玉粒碎了。

学得文与武,卖与帝王家。如果能依附九皇叔,直接成为九皇叔的嫡系,那可比一步一步熬资历来强,说不定一步就登天了。

要知道依暄少奇的江湖地位,就是凌堡主见他也得客客气气,凌少主要是在暄少奇面前摆小师叔的架子,那不就打自己父亲的脸嘛。

丫鬟一肚子的疑问,却不敢问半句,低着头站着。

“你想要什么?”九皇叔大方的开口,有条件可提,那就好办了。

“爷?”太监颤抖的问道。

这两人似乎忘了,凤轻尘比孙思行更精通外科手术,凤轻尘才是云潇和太子的主治大夫,不过凤轻尘并不在意。

王锦凌听到这个消息,手一顿,脸上的笑容有刹那的凝固,随即若无其事的笑道:“果然没有死,来人呀,准备贺礼,我要亲自上门道贺。”

说到这个,凤轻尘就特别地不好意思,尴尬的道:“害你们担心了,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我们被困在一个小山村,身边也没有人,根本传不出消息。”

而凤轻尘的命,在东陵子洛眼中,没有他跨下那东西值钱……

怎么可能。

无视战场上的混乱,王锦凌踏入战斗圈,将一身是血的凤轻尘抱了起来。

九皇叔和凤轻尘一直关注着奶宝的行程,奶宝一进皇陵就再没有消息出来,凤轻尘开始是不急,可现在两个月过去了,容不得凤轻尘不急。

九皇叔软下语调,轻轻的搂着凤轻尘,倒不是他心疼凤轻尘,而是他很忙,他没时间在这里陪凤轻尘耗。

九皇叔深深地吸了口气,又吐了口气,这一口气直接吐在凤轻尘脖子上,凤轻尘只觉得一阵痒痒麻麻,不自觉地动了动身子,那冷硬的气势也软了三分。

他不会将自己的不安,显露在外人面前,哪怕是凤轻尘也不能。

不,应该说面前这些鬼兵,一摆出进攻的架势,比战场上的士兵更强悍。鬼兵身上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就是暄少奇也忍不住心惊。

“说出来?说出来又能如何?皇上还会安慰我不成,这伤口还能消失不成。”也许真是气性大了,凤轻尘这话夹枪带棒的,这也就是九皇叔,换了任何一个人怕是会气死。

看九皇叔的样子,似乎没有陪自己去的打算,凤轻尘猜测,九皇叔估计有话要和那老者说,凤轻尘也不追问,小步朝那小溪跑去。

他失态了,可并不认为自己有错。

“开通九城与东陵边境的集市,允许九城的商人在指定的城镇交易。至于西陵、玄月宫和玄霄宫,皇兄不用担心,让他们来找臣弟就好了。”暄少奇不过是做做样子,他老爹、后娘、继弟、继妹死了,对他来说是一种帮助。

只两天的功夫,他便调集人手,直接攻入玄情阁内部。

“当……”的一声,子弹击穿刀背,那身影往后一倒,子弹擦过他的衣服,啪……的一声,落在草地里。

九皇叔又和王锦凌商讨了一些细节,凤轻尘乖乖地在一边听,到时候按九皇叔和王锦凌所说的去做就行了。

不过,平民百姓和皇子总是不同的,平民百姓对那个位置没有想头,可皇子不同,他们离那个位置就只有一步之遥,只要登上那个位置,从此就是君临天下的王,而再也不需要对人伏跪。

有免费的劳动力,九皇叔和凤轻尘又怎么会拒绝,一切便交给总督夫人打理了,毕竟筹备生辰宴什么的也只有妇人才比较清楚。

夏太傅一介书生,即使傲骨不凡,可在南陵锦凡这阴冷的杀气下,也忍不住面色发白,再加上年纪大了,不多时双腿就开始颤抖,幸亏东陵的朝服宽大,一时看不出来。

当……

在兽苑她抢了安平公主的风头,现在安平公主又可能要和亲北陵,也不知道安平公主会不会把所有怒气都发她身上。

她是庸人自扰了,先别说九皇叔和皇上不一样,就算九皇叔和皇上一样,她也不怕。她又不是谢皇贵妃,九皇叔要对她护的人下手,也得看她同不同意。

东陵子洛也不像他表现的那般喜欢西陵瑶华吧,要是西陵瑶华没有公主的身份,东陵子洛就算再喜欢也会有一个度,了不起就是一个侧妃的位置打发了。

如果没脑的想要一统天下,那么为了自己的安全,她也会出手杀了对方,那样一个危险的人物,还是从哪来滚哪去的好。

事情已经发生,凤轻尘并不是后悔或者不安,只是觉得丢脸,丢脸呀!

九皇叔说的没有错,她之前那样分明是处子之相,眉眼间尽是清澈与骄傲,而今才真正是妇人之姿。

至于什么开国功臣……他们狼族人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也不会为了这样的野心,牺牲自己族人的生命。

好吧……凤轻尘低估了雪狼,因蜥蜴人吃得又快又多,雪狼受刺激了,蜥1;148471591054062蜴人吃一桶,它也要吃一桶,其结果就是,一顿把一个月的口粮吃掉一半,然后……

他曾经想要出去,可现在他不想了。

“师父,会很痛。”孙思行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伤,他只知道痛,却不知道具体有多么痛。

人质,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最好用的,只要确定外面的人是九皇叔的兵马,把凤轻尘推出去,定能让对方投鼠忌器。

打了一天,他们居然忘了,他们手中还有一张这么大的王牌,当然不是他们太健忘,实在是黑骑打得太猛了。

“不好,他们上岛了。”百鬼宫的人见密密麻麻的大军往岛上走,心中一慌:“王不是说,东陵的水军全都病倒了吗?我看他们的样子,怎么不像病倒了?”

“本王没有闲情教导你,你没事也别来吵本王,本王不耐烦见你。替本王转告你父皇,他从本王手上拿走的东西够多了,本王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别逼本王。”

面对九皇叔洞悉一切的眸子,东陵子洛落荒而逃,直到走到牢房门口时才停下来,略整衣衫,恢复风度翩翩的样子才踏出门。

至于另一条蛟龙,正与十八骑虎视眈眈,十八骑的箭对准了那条蛟龙,蛟龙见状索性不动,十八骑自然不敢轻易放箭,只好与对方僵持着。

暄少奇看了一眼,因火把和灯光而不敢靠近他们的活死人,说道:“这些活死人虽然不是什么鬼魂,肯定也是用阴毒药物炼制出来的,他们厌光怕火,我们可以试着用火攻。”

“鬼兵。”九皇叔略一顿,冷硬的面容难得露出一丝担忧:“往前,应该会出现鬼将。”

“果然不是鬼。”暄少奇知道,他们这伙可没法投机取巧了,只能硬战了。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感觉凤离王令和鬼将似乎有联系,鬼将就在不远处,这些鬼兵就是由他暗中指挥,才会对他们发起攻击。

这批人的实力自是不用说,更不用提人数上,也多于敏夫人一大截,敏夫人遇上杀红眼的步惊云,被打得节节败退,最后没有办法,1;148471591054062只得带着仅剩的人,退回天命崖,希望能借助百鬼宫的人,分担掉一部分压力。

凤轻尘简直是要跪下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