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洗心革面
作者: 大雨倾盆章节字数:24993万

该死的莫庭,居然敢威胁我。

“多谢,你也吃。”礼上往来,蓝弦不客气的夹了一块青椒放到莫庭的碗里。

她相信莫放会喜欢的,因为那是融柳唯一拥有的……

邵阳更是直接冲到颜末的办公室问颜末:

看到蓝弦失了优,白雪突然心情大好,感觉这才是蓝弦真实的面貌,不过一想到蓝弦的质疑,白雪那张流氓脸居然微笑红,不好意思的说着:

主持人反应极快,连忙救场。

蓝弦正了正神色,一脸严肃与认直接的看着莫放,轻轻的问道:“莫放,大家都说融柳死了,你信不信?”

莫放,上天给了融柳重来一次的机会,你也给自己一次重来的机会吧……

(莫放的事情,一不小心写多了,呜呜呜……原谅我,我舍不得不写,这个头号男配,虽然从来没有出场,可却是相当的重要。莫放,我一直好喜欢的一个人物……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要写莫放的故事,一定把莫放写成一个温柔的小受……嘻嘻,木错,如果我写莫放,就把莫放写成男男恋……捂脸,某彩猥琐了……)看着这光头男的眼神,蓝弦明白他为什么会混的这么惨了,在娱乐圈这个讲究外表的地方,经纪人不要长得多美但却不能像面前这位仁兄一般,长着一副牢改犯的脸就算了,那眼神还跟混黑社会的人一样,这也就是见怪了各式各样人物的融柳了,可是换着别人保准会被他吓的不敢言语。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莫庭关门离去的身影,蓝弦有说不出来的酸楚,总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

而那一场酒会后,蓝弦没有再与x导演接触,这让圈子里的明白,蓝弦拒绝了x导演的邀请。

在红透了的时候空白期出现,没有一丝暴光的机会,这对于艺人来说是致命的打击,至少白雪就是这么认为的。

莫庭没有理会众人声音,自顾的走上t台,来到蓝弦身边,自然伸手胳膊。

莫庭手中的调查资料,很清楚的写明了,不管是融柳还是蓝弦,她们都没有交友对象,在男女关系上干净的向一张白纸。

尽量三更,偶尔两更……体谅一下阿彩。“蓝弦?”莫庭近乎呆愣的叫着,看着正扯着那大金老总衣领的蓝弦,吞了吞口水。

突来的情况,不紧莫庭与白雪愣住了,蓝弦也很是很吃惊,她正一手拎着这位据说很有背影的大金老板,一手准备朝他那张猪头脸揍下去呢,哪里知道……

各种羡慕和嫉妒呀……

“莫总,我是amanda,刚刚剧组的人说蓝弦小姐住在406室,她半个小时进了房间就没有再了同来,在服务台报您的名字可以拿到备用房卡,剧组的人已经和酒店方面沟通过,他们会直接将房卡给您。”

因为蓝弦接到这个地方后,心情大好,一扫与莫庭冷战带来烦闷。

莫庭不为所动,只是盯着那抹白色的身影,甚至那身影消失了他都没有回过神来……

没人任何的迟疑,莫庭转身就朝门口的方向走去,也许游戏可以提前开始了。

毕竟,自己是真的知道那件事情……

“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各位办公了,你们忙吧。amanda,把那些点心拿出来,请大家吃。”

蓝弦把电话挂掉了,即便她明知这样做,会失去墨云天的支持……

镜头拉近,一个大大的特写来到蓝弦的面前。

说完,也不理会墨云天那微微变色的脸,抬头一脸温柔的看着蓝弦:“快去吧,我要吃你上次做的蒸蛋,很好吃。”

莫庭嫌震憾还不够,特意加上这么一句。

这二十颗蓝钻如果不仔细看还真不看不出来,但是当蓝弦一走到阳光下时或者灯光下时,那二十颗蓝弦折射出来的光芒就是一朵绽开的花蕾,与蓝弦代言的绽放相映成辉。

之前沉静如水的蓝弦不见了,之前那精明干练的lisa不见了,此时的蓝弦在他们眼中就如是一个十六世纪的贵族仕女,浑身上下都透着岁月沉淀的贵气和让人想要又不敢亲近的疏离。

r&m集团公关部经理和绽放的总经理正皱眉t台上模特反常的表现,才一个抬头就看到面前黑色的身影,正想要呵斥一句工作人员让开,可一抬头却发现……

这一刻,莫放走的坚绝,瘦弱的身子挺的笔直……

莫庭也希望蓝弦对他笑,莫庭的心里甚至在想蓝弦是会对他笑的风情万种还是温柔娇羞。

整个舞台都失色了,彻底的沦为那一抹绿的配色,不知是谁大喊一句:“夏绿,太beautiful了,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拥有一件夏绿。”

给读者的话:

“灰姑娘的爱情故事总是发生在校园,可我们都毕业这么久、离学校都太远了,那么职场中有没有灰姑娘呢?

蓝弦羞涩一笑,表现出一个新人该有的鲜嫩与腼腆,但言谈和举止间却是落落大方,一看就是受了极好的教养……

而这也是颜末的想法,欣赏?一个三流畏缩的新人,还入了他颜本的眼。

可另一个声音又在说,蓝弦,莫庭并没有做错,莫放是他的弟弟,他保护自己弟弟何错之有。

融柳能大红大紫,在潜规则盛行的娱乐圈无视各种潜规则爬到众人望尘莫及的地位,那么她现在换了一个外表,同样可以做到。

“蓝弦,快,快回公司,大事呀,天大的事呀。”

就是今天了,他不等了,也没有心情玩情调了。

对颜末这些记者也许会口下留情,毕竟星娱的经纪总监他们得罪不起呀,可蓝弦这三个三流艺人,这群记者才不会看在眼里,爱怎么踩就怎么踩,挖到丑闻才有卖点。

而他没有看到,蓝弦一踏入房间,就被一个男人拉入了环抱,而蓝弦却没有半分的反抗,反道是顺势关上房门……

“呃……”

“唔,痛啦……”

她虽然不敢自称是君子,没有高风亮节的气度,但却有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

蓝弦,明明知道有人害你,为什么要大度的不追究?

融柳的父母之所以要赚r&m集团钱是因为融柳死后一毛钱也没给他们,而是捐给了慈善中心。

导演不是那种富商,有背景有钱,导演最多有的就是一点点小权,尤其不是大片的导演,更不会在这方面乱来。

r&m集团的公关经理更是大大的松了口气,总裁说这蓝弦小姐无论如何都必须签下来,签不下来他就滚蛋。

电视机前,莫老爷子一脸淡定的看着携手同行的蓝弦与莫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心里却暗暗笑口了花。

“雪老大……”

你这样做,不是送上门,给人家打吗。

她可是陪了那几个老董好几天才换到的,而蓝弦吗?听说是颜总监与邵总亲点的,这样一个人背景之大不是她能得罪的。

隐隐有几分失落,深情的双眸带着几许期许……

天皇两次出价要买蓝弦的合约,都被他拒绝了。

下戏后,按照墨云天的约定,蓝弦等着他一起走,不过了为避嫌蓝弦把墨云天的经纪人简大也叫上了。

这个聚会一个处理不好,日后的类似的情况还会越来越多,那些人也会越来越放肆……

“谢谢莫总,味道很好。”蓝弦毫不客气的品尝起来,这家餐厅的松露比黄金还要贵,尤其是这白松露更是价比钻石,一般人吃不到,不吃白不吃。

除了天皇与星娱外,另一家经纪公司橙色年代也有一个女艺人参加试镜,名叫王亦诗。

蓝弦说,中国人最重感情了,众位今晚的帮助,她铭记在心……

莫老爷子召见,蓝弦她敢不去吗?

蓝弦不急,可为她急的人却多的海里去了。颜末动用所有关系,希望将有关蓝弦的负面报道都压下来,可是不知为何各大报社突然不给颜末面子,打着哈哈应付着。

颜末一时也不敢对她们来硬的,万一她们又在媒体面前乱放话呢?

“墨天王,你交待的事情,我什么时候没有办好,这段时间蓝弦的名声被那几个女的抹黑的严重,负面新闻不断,天天占据头版头条,众人在认可她演技的同时,也有点不耻她的为人,你放心……我保证星娱看到这个趋势一定会同意将蓝弦卖到天皇娱乐的。”墨云天的经纪人擦了擦汗。

咔咔声再次响起,当众记者们回神时,才发现他们居然了被一个艺人给感动了。

叶灵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紫心与红颜,便再次挂起职业的微笑,招呼众记者……

橙色年代老总念出的那一刹那,音乐响起,而那个叫周婷的艺人,亦是激动的从台上站了起来……

“是呀,是呀,广告约,蓝弦我都忘了告诉你了,今天有一个服装商找到我,要请你拍平面广告,他们公司主打职场服,看了你在《无可救药爱上你》中lisa的形象,认为你很合适,要我们去谈合约……”

……

呜呜呜……好伤心呀。剧组小妹站在口看着墨云天,双眼里闪着爱慕的光芒,可惜墨天王根本没有看见。

“不是蓝弦?”白雪的心咯噔一停,最近的丑闻还是影响到了吗?

不伪装的、不演戏的蓝弦又是如何的呢?

当邵阳与颜末知道这个消息时,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所听与所看到,《神之子》送去参奖了,为什么他们不知道?

这话是事实,这也是蓝弦看着莫庭开车到她家楼下而不说的原因,来了也进不去……

“怎么?你不饿?”他可是饿了,哪里都饿,如果蓝弦不想去吃饭也没有关系,他不建议在这里先吃了蓝弦……白雪知道蓝弦想问的不是星娱为什么选择盛世皇庭,重点是盛世皇庭怎么会答应呢?

无论多么漂亮他都不碰,因为他觉得演艺圈的女人脏……

“好了,蓝弦你先接电话吧,我去看看云天那里还缺什么。”简大经纪人很识趣的走开了。

莫庭与墨云天的出现都让蓝弦很是郁闷,他们打乱她的计划,让她太早红了……

莫庭脾气也好,一一笑着点头,虽然每张脸在他眼中都差不多。

看蓝弦不急不缓的走到后台,直到他看不见为止,才收回眼神……

“boss收回你的眼珠了,人都走了,看不到了。”摄影师一脸不客气说着,嘴巴里嘟囔着什么,莫庭没有听清在,他也没有听的打算……

“没有,没有,还要再拍一天,再拍一天,有几组拍的不好,我要求么重拍……”

“那我出钱行不行,模特的费用我出……”侨恩哀求着,这几年他基本上找不到能激起他灵感的模特。

蓝弦,她什么都知道……

而这波一宣传就是半个月,整整半个月蓝弦和墨云天的照片,天天占据头版头条……

“你,你是?”电话那头,白雪一头的雾水,迷迷糊糊,这都几点了,谁呀……

而对于爷爷所做的事情,莫庭什么也不能说,因为爷爷做的没有错。

莫庭一点也没有半夜吵醒人家的自觉,继续道:“白雪,蓝弦那最佳新人奖是怎么一回事?”

只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情,才改变了命运的齿轮……

如果他有权利的话,他宁可让蓝弦去演女主,这个沐菲除了有钱还真没有什么,那演技连蓝弦的十万分之一都比不上,生生糟蹋了一个娇俏可爱、阳光积极的角色。

影不会承认,他非常的欣赏韵琦的活学活用,夫唱妇随,用那杯盖给那欧阳长祺解穴。

影依就如顾,没有因为对方的满意与欣赏而表面出得意与高兴的神色,那不惊不喜的样子更是让幽冥手欣赏了,这个年轻人真不错,小小年纪气场却强大的很,在他这个老江湖面前一点怯意都没有。

虽不解为什么要他等,但还是点了点头,她从未要求过他做什么,这种小事,不过份,他可以做到。

飞奔过去,揉着幽老的脖子,撒着娇“爷爷……”

“去吧,快去吧,免得那小子担心你。”幽老的话有着几许迟暮老人的伤感,看着幽韵琦,似乎想到了以前的那个她。

软软的倒在地上,他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可闻人靖暄临走时的那句话让他死心了。

“知儿,你以后只能笑,永远的笑,因为,你哭起来真是难看死了。”一边擦眼泪的轩辕晗一边认真的说着,那语气,好像是在面对他父皇一般。

“回到原点,回到原点”知儿,知儿她肯愿意他了,太好了,太好的,高兴的不知所措的轩辕晗站在殿内团团打转,一旁宫女与太监一个个看的目瞪口呆的,太子爷,他这是?

“慢着,本官有说是给你送礼来的吗?”似笑非笑的眼神扫向影,这个人物的重要性,大家都知道,他做了什么或者没做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落到了官府手上,那么他什么都可以做了,而背后之人就是整个宇府。

影看了吴清一眼,把吴清一惊,这男人发现了他私底下的动作?不是吧,他不像是有武功修为的人。

“不是你宇府,而是宇家的一切。”他怕了,不得不再继续道。

“婉如,快帮我们准备一间房间,备好热水与伤药。”

“吴清,叫吴管家来。”既然腿有治好的希望了,那么一切就加快吧,不用再慢慢来了,五弟,等着皇兄给你送的大礼吧。

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还说没事,你看你自己一脸惨白的,怎么会没事呢。”

“双腿不能走已是遗憾与缺陷了,我又怎么能容忍我的腿枯瘦如柴呢,怎么能容忍心这样一双难看的腿陪着我呢。”轩辕晗的声音悠远和低沉,低低的让听着的人心痛,心痛他所受的一切。

日子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着,一眨眼过了三个月了,寒冷的冬天都快过去了,院子里碧绿的花草提示着春天的脚步就要来了,而轩辕晗的腿还没有什么进步,只不过这个冬天,寒毒最易发作的季节,在秦知心的控制在只发做了一次,而且很快很快,那痛就过去。

“晗”这一声离的很近,声音刚落下,秦知心人就进了轩辕晗的房间,轩辕晗故作睡意朦胧的样子,挣扎着起身。

“傻知儿,本王怎么会不高呢,本王相信知儿一定能治好本王的,所以听到这个消息,本王认为很正常呀,而且有知儿相伴,即使终生都站不起来又何妨呢。”

“那好吧……”一副闷闷不乐的靖暄低着头,转身离开,那身影在这冬季竟显得有些寂寥。

“你,好好休息吧,我要走了。”知心一个不稳,显些跌倒,好在后面是桌子,只撞倒了一个茶杯,便站稳了。

“朕,谅你也不敢”哼,敢说他的儿子,一气就遇到天灾,什么意思,他儿子运气差还是他运气差,这不就是变相说轩辕王朝时运不好吗。

“反正我不能让知心你去涉险”让知心涉险,还不如杀了他好了。

“影”轩辕晗突然对着空气一喊。

是的,郑国公明白这一切都是别人设计的,自己的孙女他怎么不了解,怜心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是,他相信有用吗?在没有找到证据之前,怜心的罪怎么推也推不掉的,即使找到了证据证明怜心是被人陷害的,那也一样,因为这事几站全城的百姓都快要知道了,就算所有人都相信怜心是被人陷害的,皇家为了自己的颜面,都得把怜心处理了。做这件事的幕后黑手实在太狠了,这件事就算破绽百出那又如何,只要让世人看到了怜心这一面,那么怜心就无法在世上立足了,而郑国公府也无法在坦然的面对世人了。

“郑国公这是干吗,怜心她现在还是本宫的侧妃。”怒,轩辕晗刚降下的怒火再次上升,郑国公,哼,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把郑怜心带回郑国公府,想问清怎么回事,你以为本宫会给你们这样的机会吗。

“知儿,你还好吧。”终于,轩辕晗一改之前的疲备,精神十足的打量着知心。还好还好,没有瘦,有没有受伤之类的,还好,还好,看知心面色红润,想必这黑族的生活不错。

秦知心,本王可是为了你踏出了这三年都未出的房间,你可别让本王失望才是呀。

“回王妃,后山可有一大片的枫林,听王府的人说可漂亮了,而且那后山离我们落霞院也近着呢。”此时那枫林即使不美在小依嘴里也是美的,反正到时候去了,王妃觉得那不美可以推说是王府的夸大了。

“好,我们明天去赏枫”知心决定了,为了那篇枫林,自己就小小的大胆一次吧,去后院,想必这王府的人也不会说什么才是的。

斩辕晗看了知心一眼,发觉她的不对劲,便让秦刚与婉如先下去。

“你竟敢污辱我们长天派,你找死。”说完,拔出手中的长剑挥向影,一旁随时关注着影的韵琦一看,快速出手,扫了他的剑。

“是吗?”话音刚落,影就抓起桌上一个杯盖,对着欧阳长祺射了过去,咚的一声,打在欧阳长祺的胸口。

“你给我听着,无论你愿意与否,爱我与否,晗今生今世都不会放手,即使死,也只能死在我手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好好的在怜心院,怎么会突然在这里呢,周围那围观的人又是怎么一回事,旁边两个瑟瑟发抖的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轩辕晗带着郑国公欲往客栈的一楼走去时,官府的人来了,一排官兵,看到太子,也不顾发生了什么事了,立马跪下来请安。

“燕子楼的楼主依就是韵琦,我不过是暂代,我与韵琦的第二个孩子,无论男女皆姓“幽”,为下一任燕子楼楼主。”这是他对眼前这老人的承诺,燕子楼对他来说只是个情报楼,但对这个老来来说却不仅仅只是个情报楼这么简单,这是他的爱恋,他的寄托,只有幽姓的子孙才可以继承。

“闻人宰相起来吧,深夜找朕,所谓何事”脸色平和,但那语气却有些不耐,看到闻人靖暄的脸色,就不然猜出他此时来所谓何事了。

“当年的事,你并没有说清楚吧?”非常的愤怒,那事情远不像他说的那样,二男争一女那样简单吧。

“晗,问再多也得不到答案,不如自己去找寻答案,我想,明日黑炎河之谈,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姐姐,他外出了,他是经商的,经常要往外跑。”婉如没有察觉到知心的不对劲,笑着解释。

虽知定是则安做了什么事,落了把柄在他手里,但宇定非还是质问了出来。“敏之,什么意思?”

一路狂奔,总算看到了“行馆”二字,三人一喜,那动作更是快了。

这就是皇权吗?一句话父亲数十年的经营,秦府上百口人全部没了,秦氏九族,也全部沦为苦役,这就是皇权吗?这就是政治斗争吗?一句话,什么都可以摧毁,她的母亲,她有家,还有她,他们都是政治斗争下的牺牲品吗。

“我来吧”御林军守卫的头头,看不下去了,再这样,这个女子想活都活不成了,虽然,她也活不了多久。

“秦知心接旨”憔悴不堪的秦知心身着中衣就打开了房门,跪在地上,今日已今明了的,不是吗?秦府的人被问斩,又启会独放过她。

“他们要诱我们去黑族,这不仅仅是那个叫黑言琪的女子动的手。”

“老奴恭喜爷的腿就能恢复如初了。”看着下去领罚的吴清,吴管家只是看了一眼,并不担心,三十军棍,要不了命,这小子犯了这么大的错,才三十军棍,已是留情了。

“是,爷”吴管家退出了轩辕晗的院子,看了看这半晴半阴的天气,叹了一口气,唉,这秦知心,晗王妃,也是个苦命的女子呀,被五皇子悔婚,设计嫁给爷。本来爷就恨这秦知心,打算放她一个人在那落霞院自生自灭,可就不知怎的一回事,一趟回门之后,竟然让爷对她起来好奇心,为了她居然出了门,还制造偶遇的机会。随即又是一叹,这秦知心也算是幸运吧,好在她有那么一身极好的医术,能医好爷的腿,不然,不然,要是被爷当成棋子用来对付五皇子的话,那这秦知心的下场只怕会更惨吧,那时候这秦知心失的可不就是心,而是命了。现在秦知心医好了爷的腿,怎么说也说是对爷有恩了,这恩与恨相抵,这秦知心的命应该是能留下来的,只怕到时候这秦知心也是生不如死了。

四人接下来在黑族的日子很是自由,黑言舒有求于他们,在他能接受的范围,他也不好过多的干涉他们的行为。而黑言琪呢,则因为一直认为是她的哥哥为了她才绑来知心,而害他们一群人不得不留在黑族出不去,一则心有愧疚,天天躲在房间里也不敢来骚扰闻人靖暄,甚至见他都不敢。

“父皇英明。”轩辕晗与轩辕曦同时跪下,即使再多的不满,也不敢再多说什么,皇上已下定论了。

匆忙进府,闻人靖暄一边吩咐去请大夫,一边让下人去太子府“快去太子府,把留在太子府上的御医给我找来。”

焦急,知心的脸上血色全无,那样苍白那样没有生气的躺在那里,让他害怕。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499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