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熙来攘往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见小家伙哭成这幅模样,裴淼心又心疼又恼怒,怔怔望着保姆的方向,“怎么回事?怎么会让芽芽哭成这样?”

曲耀阳抖擞两下让她躲开,离自己远一点,赶忙从内袋里掏出手机给裴淼心打。可这会子打电话的人实在是太多,怎么打都只听到“嘟嘟嘟”的声音。他心下一片慌乱,这时候更是将那小女人恨得牙痒了。

给好友ailsa挂过去一个电话,才知道原来她带着新男朋友也来到a市。

第二天一大早裴淼心就去了“心工作室”所在的写字楼。

后者到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低头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算是默许了将两枚胸针摆在一起拍卖的事情。

“是。”曲耀阳闷声回答道。

“我中午有事。”

裴淼心一头飘逸的长发此时被高高束在脑后,身上一件深黑色低领薄衫搭配浅金色长款风衣,手边一只深蓝色prada杀手包,整个人看上去清爽、漂亮、自信。

“我们也是刚到,曲总。”

有时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会想起她一个小女人坐在餐桌前的情形——他未必就见过她那时的模样,却仍然能够想象,本来活泼可爱的小姑娘费劲做了一桌子的菜却只能对着那些菜发呆,那时候她心底的苦,她所有的难过,都只有被她硬生生吞下去,独自一人难过。

曲母抬眸望了一下,本来刚才还在生气孙子被人无缘无故给打了,要不是那裴淼心什么事不好干,非得这么多年后才给她弄个孩子出来,刚才也不会害得他们好好的家庭就这样闹了一场。

“巴巴……”小家伙犹豫着抬起头来。

她发现自己其实早已无力挣扎,只能任由这男人,肆意在她身上留下一片片痕迹。

既然曲市长未必会同意他们分开,那就继续这样在一起。她还像从前一样喜欢着自己,而自己,多多少少对她,还是有些情绪。

“我交了!”她侧过头不再看他的眼睛,眼泪却啪嗒啪嗒落了下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这两个月里会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也不知道,在我怀孕难受得要死的时候,你跟她都做了些什么!所以,你犹豫不决的事情,我就都帮你做了!哪怕你恨我讨厌我都好,可这也是你曾经答应了我的!”

只是没想到,与曲臣羽正式注册结婚的那一天,裴淼心还是在民政局门口被匆匆赶来的曲母给拦了下来。

“回来!因为巴巴都说他只有芽芽一个人了,所以他要回来。”

慢慢将支票推回到曲母的跟前,裴淼心眼也没抬,“给您难堪?曲夫人,就算您当年承认臣羽的身份,却并没有真正地接受过他。而且这么多年以来,您没有尽过一天做母亲、做长辈的责任,更没有关心过他的饮食起居,我不明白,在您面前,这样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究竟需要您怎样的容忍?”

他在紧要关头箍住她后腰,将她紧紧定在身前,迎面撞进她有些仓皇无措的双眼时,他模样淡定霸气外露,那种不怒而威的贵族的姿态尽显,不过一个扭头,就吓得那些记者再不敢多说什么。

“好的,谢谢曲太太。”

“你、你要干嘛你?!”苏晓拉扯裴淼心的那一把,像是触动了他某根神经,过了来,扬手就要打人。

可是,终究没有了机会。

年少的那段岁月往事里,因着自己曾经那样深地爱过一个人,母亲便全都是看在眼里。也更因为那段爱爱得浓烈、爱得卑微,所以婚前她第一次打电话到曼哈顿,将这消息告知那边的父母时,父亲会叹了口气,母亲会那样忧心。

独自一人对着暗夜沉默了半天,等到眼泪也流得差不多的时候,才哽咽着将电话接起。

……

曲耀阳站在原地怒骂一声,赶忙三两步往前去追,可是哪里,还追得到她,才到客栈门口,就听里面焦急的人说,夏芷柔晕倒了。

严雨西犹豫了半晌就是一声轻叫:“是不是那夏芷柔又在作怪?!你从曲家那样的大家庭里出来,他不可能不给你任何赡养费!那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夏芷柔那死家伙给你半路拦截了,而你一毛钱都没有拿到!”

“我站不站在这里似乎同你没有多大关系吧!”

裴淼心忍俊不禁,“你无聊我可不无聊,再说,我已经结婚了,还是两个孩子的妈。”

“我这哪里是专程过去找她的啊!那不是……不是我正好喝醉了开车经过那里,在街边巧遇罢了。再说了,就算你是她的大伯,这事儿又关你什么事啊!”

裴淼心便慌忙过去拉了苏晓的手臂一下,“你干嘛?这是谁?怎么谁的车你都敢让我上啊?”

“妈,我没有时间跟你解释那么多了,你快去收拾东西,咱们回美国去找爸爸,我再也不想待在这里了。”

递上自己的登机牌,那空姐伸手接过,裴淼心的左手手臂却突然一紧,等她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整个人已经被他用力向后一拽。

“妈!您不能这么对我,您不能这么对我的啊!我、我肚子里还怀着耀阳的孩子,他是您的孙子,您不能这么对我啊!”夏芷柔被佣人架着往门外丢,临到门口了她还死命抓住花园的铁栏杆,做着最后的挣扎。

拖着小皮箱刚准备从卧室里出去,才一抬头,迎面就撞上背着书包站在门边的曲婉婉。

“裴淼心,我总以为,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曲耀阳着急要追,曲母想叫都叫不住了,到是身后一声半带戏谑的一唤,一瞬让他顿住了脚步。

裴淼心有一些生气,又害怕旁边的曲臣羽听出些端倪,狠一皱眉后才道:“盐又不贵,你多放点。”

她那一声轻哼,他一眼便看到她瞬间有些青紫的手腕。

所以她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什么都没听见,大叔,刚才是你妈妈对吗?”

他沉默了一下,“如果你想听,其实我可以解释,事实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裴淼心睁大了眼睛,半带试探性地问:“你遇见谁了?”

王燕青对着镜子擦口红,弯唇的时候笑得意味深长,“会里的活动我自然会去参加,尤其是这一次由裴小姐主理的公益活动。”

裴淼心也不吝于抬她,“我在会里经常听其他干事说起张太太的能干,从前这类的公益活动也都是你在主理,我刚刚上马主理这样的活动,若有什么做得不周,还希望张太太提点。”

“苏晓,谢谢你。”

“嗨,两姐妹之间何须说这些有的没的,只是你跟曲耀阳离婚的事情,到现在还没跟你家里人说么?”

桂姐蒸了各种味道的粽子出来,非让回家过节的少爷小姐一人吃掉一个才准离开。

她又来了,曲耀阳怒目以对,“裴淼心,我不管你在外面怎么疯和玩都好,但是女儿也有我一份,我对她也有爱和责任!如果你不想要她,就打算丢她一个人在这不管,那么,没关系,我保证这辈子都不会再让你有机会见到芽芽!”

裴淼心气急,“你是不是一会半会不跟我吵架你心里就难受?!你以为你是谁!”

“我在餐厅门口,车就在路边,你出来。”

她突然开始有些慌了神,努力镇定住自己的心魂,赶忙去猜度曲母现在的心思,猜她会不会做出什么不利于尤嘉轩的事情。

她赶忙站起身去推他,“可是我怕!我怕了还不行吗?好了好了,咱们快下楼吧!我独自一人在这屋子里睡了下午,只怕待会爸妈见了肯定要怪罪我的,如果再让其他人晓得你上来也待了半天,肯定又要说我们不知道在上面干什么?”

软软弱弱一声轻唤,一下就惊了门外的人了。

“没事了,没事了,婉婉这几年一直都有低血糖的毛病,吃点甜食缓缓,过一会儿就没事了。”曲臣羽赶忙安抚妻子。

酒店房间一个门板的距离,她在门缝里再次看到那对相拥的男女。

只是怔怔地道:“没有。那场争产官司过后小易先生就离开了a市,后来这圈子里的人根本就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不在,公司自然就只有那位姓汤的大易太太撑着,可是裴总监你也晓得做珠宝这一行的,信誉到底有多重要。易家早前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携款潜逃这种事情都发生了,别说是风投,就连同行都没兴趣接手。再然后,就是‘宏科’的曲总站出来,突然收购了这间公司。”

裴淼心抿唇没有说话,身旁的陈副总也喝得二晕,只有另外一位女同事赶忙来打圆场。

“可是都说婆媳关系是这天底下最复杂也最需要学问的关系,更何况我妈的脾气又一直不大好,我怕她给你气受。”

这电梯是直达底下停车库的,他正是独自拿了钥匙去取车,那小姑娘跟几个朋友悄悄告了别后突然跟上前来,又在他身后唤了一声。

他说完了话就转身,那小姑娘却快步追了上来,“曲伯母近来还好吗?上次她到我们家来看过我妈妈,她们两个的关系好像挺好,也一直在找机会,想介绍我们认识。”

一干人站在门口寒暄,只曲婉婉在看到那男人含笑站在母亲身边同大人说话的模样时,低了低脑袋。

归国之后夜店里的一次偶遇,当他再遇见她时她已不是曾经模样。

“好好照顾臣羽,他很爱你。还有……早点休息……”

“别闹。”裴母拍了下裴淼心的手背,皱眉,“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闹腾得像个小孩子似的?注意你自己的身子,别闹。”

睡了几个小时,半夜里又被肚子饿醒。挣扎起来到厨房里去找食物,打开冰箱才发现里面空空如也,这女人到底有多久没在家里做过东西?

他向来就不大喜欢方便面的味道,又因着刚才的谈话多少有些胸堵得厉害。随意几口便重又回沙发上躺着补觉。

用力关上书房的房门,拉了她到卧室门口,这才对着泫然欲泣的女儿,“你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大半夜的你不把他惹到生气就不愿意消停,你还嫌他外面的女人不够多,想要给他多一点的机会出去躲清静是不是?”

“嫁!你就巴不得我嫁!为什么不让我挑个跟姐夫一样好的?你是没看见我姐给我挑的那些男人,不是大肚子就是秃头,就算稍微像样点的,哪一个的财力和背景又比得过我姐夫?凭什么以我姐那样的质素都可以嫁姐夫这样的男人,而我就得随便挑一个!”

可是敲了曲婉婉的门没有人在,迅速折返身下楼去到曲母的房间,可是人才走到房门之前就听见一声轻笑。

“我跟裴淼心本来就不是这样!这么多年来她在我心里就跟个小妹妹似的,我娶她是因为商业原因,还有我爸……我原就不打算要碰她,她根本就是个小姑娘,她在我眼里甚至连女人都不是,我怎么可能去碰她……”

裴淼心一怔,下意识想向后退开,但也只是须臾,清醒着的大脑让她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眼前的男人是即将成为她丈夫的男人,尤其是在这一刻,她不该拒绝他。

她往他怀里钻了钻才道:“那我也愿意陪你一起,相信我,事情还没有到那么坏的地步,等过完年后我们再找找,说不定真的有人愿意出面帮子恒。”

阿成安顿好他刚要转身,曲耀阳沉默着还是一声轻唤:“阿成……”

“曲先生,差、差不多六年了吧!”阿成被这一吓,腿软得差点就要摔坐在地上。

他刚吓得差点瘫软在地,却又听到曲耀阳冷静无比的声音。

他说:“从你来帮我开车的第一天我就同你说过,我这人有我这人的忌讳。你可以对我不坦白,但你不可以仗着我的容忍欺骗或是背叛。”

有时候他会怀疑自己的电话是不是坏了,或者是信号不好。

到是曲臣羽快速,几步迈到门边去将芽芽抱起,放在他们的大床上时,裴淼心正好坐起伸手去接。

“可是她是我的主治医生啊!从我怀孕做检查开始,她就一直是我的主治医生!包括我拿到的第一份怀孕通知单她也是她递给我的啊!你是不是……你是不是就是从那时候开始……”

聂皖瑜早就哭花了一张小脸,娇滴滴仰起头来看他,“耀阳……我知道你怪我,怪我没有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你,可是,我也是到失去他这刻才知道自己怀了,我……我对不起你……”

吴曦媛回头,“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只觉得,咱们从前同学的时候,我从来没发现你有一颗怎么七窍玲珑的心。”

吴曦媛也顺势瞄了眼司机,问裴淼心:“对了,‘心工作室’那边已经招到了新的高定设计师,什么时候你回去见见去?”

裴淼心皱眉,这事好不好跟他说呀?以着他的铁腕和狠劲,有可能很多事情只是有那么个苗头,他就会果断将人开除,将一切尚未萌芽的“毁坏因子”直接掐死在摇篮里。

正想东西想得出神时,裴母的电话正好打了过来。

他到不是真的怕了裴父,只是好几次看到他们在曼哈顿的街头出入,都差点要忍不住冲上前去问问裴淼心的下落。可是他怕气伤或气死了裴父,这两个裴淼心在这世上最后也是唯一的亲人,若他再害了他们,那她该有多么难过?

他曾经以为,那个娇弱似温室里一朵小花的姑娘,到最后总归会累得回到妈妈的怀抱。可是四年过去了,这之中的任何一年,她居然一次都没有去过曼哈顿。他派去监视与调查她父母的私家侦探也回复说,这几年她都是通过e-mail在与父母单方面联系,甚至连一通像样的电话都没有打过。

她弄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发了脾气,还是突然忆起他替自己掏了住院费的事情。

“你昨晚住院的费用我已经帮你缴了,这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他还是一脸吃了大便的表情。

病床正对面的墙上,壁挂电视机里的《非诚勿扰》还在嘻嘻哈哈喧闹个不停,可这屋子里的人,不过换了一个男人站立,气氛却变得这么不同。

他面色冷凝,“你刚才不是说要把住院费分期付款还给我吗?”

苏晓一喝,重击了一掌桌面后站起,旁边的狱警过来敲了敲她的桌面,“好好说话,再不配合现在就送你进去!”

已经春末的a市,淅淅沥沥地小雨过后便要开始升温,整个城市因为临海的关系,始终浸润在一种粘腻的空气里。

旁边的餐厅经理看得一愣一愣的,直到亲眼见着那卡通熊一把将面前的女人抱住,“不管了,反正你已经是我的,抢亲了!”

曲臣羽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不必激动,扶着妻子往沙发方向去的时候,正好对上曲市长道:“爸,我有话想要同您说。”

聂皖瑜听着就红了双颊,娇滴滴一个可人儿站在那,怎么看怎么清纯秀婉。

如此逛了几桌,吴曦媛断断续续帮着嘿了一些,却不知道今天不在状态还是怎的。

曲市长这会正气打一出来,一扣茶杯,说:“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好好的公务员不做,非要瞒着我把工作辞了跑去组什么乐队,现在尽跟一群不着调的小流氓混在一起,这破事儿到时候要是传了出去,我还拿什么老脸在市政府混!”

他的口气里尽是不善的意味。

“那我巴巴怎么办啊?”似乎想了半天才有些明白的小家伙睁大了眼睛望着裴淼心。

那哥儿几个早急得冒了一身冷汗,说:“**,二少你都上哪去找的这些孽障啊!亮剑都不害怕,这让哥儿几个以后还怎么混啊,啊?”

姑娘气极,起身甩手就走人。

难过吗?

芽芽正眨巴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歪着脑袋看他。

“知道了,今晚要在大宅过夜是吗?好的,大叔,我只希望你答应我,别再跟你爸妈吵架了,其实,我们不一定要结婚,就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地两个人在一起不好吗?”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