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相帅成风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他立即将那枚物事儿解了下来,“奴才觉得也是,现在就去扔掉。”

那掌柜的立即拱手道,“我家公子昨日夜晚便追随您出了京,只不过在九环山受阻了,今日辰时才从九环山离开。我一早就得到讯息,说您若是到了这里,就请暂留一日。”

马车一路顺畅地回了忠勇侯府。

崔意芝忽然也撤回手中的宝剑,“铮表兄在皇宫伤势很重,芳华小姐看起来并不担心他

------题外话------

谢芳华点点头,“南秦的朝堂,自然要我南秦人,我就算为了以后的谢氏,为了在朝中有人扎下我天机阁的根基,也自然不会选北齐之人。”

这些年,哥哥背后都做了什么,她是不太清楚的,是否有土火药

不得不说卢雪莹还是低估了秦浩。

一府的掌家英亲王妃的耳目,她皱了皱眉,低斥,“荒唐”

谢芳华跟随着忠勇侯和谢墨含一行人去了灵雀台,她知道她进宫势必会惹人注目,但是却不成想她前脚踏进宫门,紧接着便惹起了几度波澜汹涌,多少人恨不得立即见到她。

“不错!”左相接过话道,“我看着芳华小姐倒是极像已故的谢英兄夫人。”

“爷爷,已经发生了,难道我说了,让您知道了,您杀了燕小侯爷赔我的健康不成?永康侯府只有一个小侯爷,赔不起吧!”谢芳华轻声道。

“皇叔,一人做事一人当!您也曾经教导过我啊,我不能辜负您的教导。”秦铮懒洋洋地道,“的确是我打的燕亭,那日他和我抢酒,我就打了

谢芳华垂下头,不搭他们的话。

谢芳华下了车,走向马车,来到那辆马车车前,伸手拿掉了那人头上的斗笠,只见那人歪着头,闭着眼睛,胸前插了一把匕首,已经死去。

听言纳闷地跟着她看向天空,黑漆漆一片,他立即收回视线,见她还在看,不解地问,“黑漆漆的,连个星星都没有,你在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谢芳华出了门,来到小厨房,只见听言靠在火炉边哈欠连连,火炉上煎着药在咕嘟咕嘟地冒着气,旁边的桌案上放好了一大坛子煎好的汤药,都是给她喝的。冬日里,汤药煎出来,能放几日,喝的时候热一下就行

小厨房静了下来,再无人说话,外面的风吹得更烈了。

官员们的官职,也决定了府中子女的交往圈子。

八皇子母妃身份虽然是贵妃,但是母族无背景,是从个平民女子选上去的,也许因为容貌太好,太得宠,从平民女子到贵妃一步登天,惹了后妃嫉妒,所以,在生八皇子的时候被*害丢了命。林太妃怜惜八皇子,抱去了身边抚养,才安然长大。

“和紫貂在外面玩耍。”秦铮对秦倾说话到是多了几分和气。

刚拿起盐罐,秦铮开口,“那是糖。”

“是,王妃。”刘侧妃点头,卢雪莹是她的亲儿媳妇儿,她这个当婆婆的理应留下来照顾。

“你说得对,你爹还没从宫里回来,他回来我就告诉他。”英亲王府拍拍她的手,“你回去吧大公子这一起子事儿,我懒得操心,只要你和铮儿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

“嗯,咬到了!”秦倾声音有些低。

“咬到你了?”程铭声音似乎变了。

不多时,来福楼外传来一阵走远的马蹄声。

“不自量力!”秦铮冷叱一声。

大长公主拉过谢芳华的手,拍了拍。

“就算房屋年久失修,可是我看着那廊柱支撑都很结实,怎么说倒塌就倒塌了?是不是什么人故意做的?要杀人灭口?”金燕问。

r />

“大姑姑,我昨晚离开王府时,娘给我配了两百护卫,这些人,我都留给您,和您府中的护卫一起护送您回京。”谢芳华道。

“不行,王嫂给你的人,还是要你留着。”大长公主一怔,立即决绝。

谢芳华点点头。

李琴先弹了一曲清平调,之后又让她来弹。

谢芳华瞅了他一眼,沽名钓誉之辈还请来这里?

“我一看就像是你洗的,听言那孩子我让人教了多次,他总学不会将衣服展平整。”英亲王妃松了春兰的手,对她道,“你回去吧,一个时辰后来接我。”

小泉子只能住了嘴。

郑孝扬连连点头,“秦铮把我一地库的好药都抢走了,我若不听他的话,就被他白抢了。”

这时,英亲王妃站起身,走上前,又气又笑地道,“别说打五十大板,就是打一百大板,该瞒的也瞒了。这么大的事儿,若不是秦铮那混小子和芳华那混丫头嘱咐过,估计他们也不会瞒着。”

小泉子吓了一跳,有人立即从外面走上前,要拉李沐清和郑孝扬。

小泉子道,“王妃如今在皇上的御书房。”

李沐清道,“怜郡主是不是回京了?”

小泉子也惊了一把,没想到小王妃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可是皇上真一点儿消息也没得到。他连忙应了一声,就要跑出去。

因大雨下了一日两夜,如今还下得极大,官道上无人,所以,虽然冒着雨,但两辆马车踏着水跑得极快。

侍画侍墨想起今天天还没亮时轻歌传来的那张纸条,往车里看了看,没再言声。

夜里没怎么睡,可是丝毫没听到隔壁韩大人的动静,但是,一早醒来,人就死了。”说着,他惊骇,“实在是吓人。”

秦铮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可是韩大人窗外到底能有什么动静?我就在他隔壁,为何我没听到动静?”永康侯道。

青岩立即应声,“是”

小童在车外道,“公子,回府了!”

“云澜哥哥,你背我进去吧!好不好?”谢芳华没骨头一般地倚在车壁上,软软地道。

春花、秋月齐齐一惊,“小姐,今日云澜公子对您的作为十分之纵容,而且让您靠得极近。可不像是不喜欢甚至厌恶女人的模样啊。”

“你们也累了,下去歇着吧!我真的要睡一觉。”谢芳华吩咐完了,便摆摆手。

她曲音落,有十八人从暗中现身,齐齐见礼,“拜见小姐。”

“好。”秦钰颔首。

还有皇上

“一件就够了,下次给我也不要了。”秦钰话落,摆摆手,“吃饭吧,吃饱了再说。”

秦钰随后跟出来,对秦铮道,“你近来不打算出去了”

“是命吗”秦钰问。

谢芳华伸手拉住她,“娘,您别告诉他,他此次出京,暗中带走了关在暗牢里的郑孝扬,要铲除荥阳郑氏和北齐的暗桩,要做的事情必须隐秘保密,且必须果断快速出手,不得出丝毫差错。虽然有郑孝扬相助,但荥阳郑氏毕竟几代根基了。而且,他不懂医术,回来也只能恼怒心急。”

“到底是什么人做的昨日上午,我和春兰将花搬了出去,来来往往,那么多人。”英亲王妃抿起唇,“难道真是这里面这些人动了手脚除了太后、皇上、太妃,八皇子,各府的夫人小姐公子,能来英亲王府的,都是走动甚密的人,实在不敢想象,竟然有这么毒的心思。”

她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完整了。

“正是这个道理。”那人道。

不过无人敢问。

“你们来了进来说话。”英亲王妃出声示意二人进来。

南秦京城三百年来,在不叨扰百姓的情况下,京中第一次大清洗和大整顿。

“那路途中呢再出什么事情呢”秦钰看着她,“你没找到他之前呢到底什么事情,非要你出京证实不是说好交给李沐清和秦铮的吗”

“我说能就能,大不了计划一切搁置。”

侍画闻言点头,在谢芳华身后小声问,“小姐,还用去英亲王府告诉王妃一声吗”

谢芳华看了一眼,伸手拿起一个翡翠的凤凰奔月簪环,看了片刻,跟着金燕手里的对比一番,对她道,“你手里的这只和我手里的这只雕工相似,但我到觉得这个更好些。凤凰奔月,华而不奢。”

“芳华小姐可真是仔细耳聪

金燕又低头挑选,不一会儿,又看中了一支朱钗,询问了谢芳华意见,谢芳华点头,她让掌柜的给收了起来。

------题外话------

    “两位就不要进去了!我家公子只喊了芳华小姐!”风梨顿时拦在二人面前。

    春花、秋月脚步一顿,对着即将跨进门槛的谢芳华喊了一声,“小姐……”

    她虽然只看了一眼,但也清晰地看到了被绑着的那个人是谢云澜,他上身**,遍布伤痕,而给他在背后扎根的那个人是赵柯。

    “吓到你了!快出去!别再这里呆着了。”谢云澜压抑痛苦地叹息一声,出声赶谢芳华。

    谢芳华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似乎被惊到了。

    “芳华,你出去吧!”谢云澜半响后睁开眼睛,看了谢芳华一眼。

    又过了半响,里屋的屏风后有了动静,赵柯转眼间大踏步走了出来,到了门口,对谢芳华深深鞠了一躬,焦急地道,“在下求芳华小姐救救我家公子!”

    赵柯顿时跪在地上,“公子,属下自小跟随您。您若是出事儿,属下也不活了。您就听属下的吧!属下是万般无奈了,该用的办法都用了,也是压制不住您体内的恶气,否则如何不听您的。”

不多时,听言端着饭菜进来,见她支着额头靠在椅子上喝水,顿时笑了,“听音,你这样靠在椅子上的模样真是像极了公子,怪不得公子见了你就喜欢得不行。”

秦铮歪在谢芳华早先坐的那把椅子上,见二人进屋,没什么情绪地摆手,“都扔了吧!今日不煮酒了,睡觉。”

郑轶对大长公主拱拱手,“长公子,您和郡主进去看看,模样如何,也好让我们知晓。”

右相感激地点点头。

右相闻言皱眉,“碧儿,你什么意思”

李沐清接过药方,看着她低声问,“这样深的伤口,是不是真没办法治好”

一行人前往右相府的客厅。

右相夫人闻言站起身,点了点头,看向荥阳郑氏,摆出一副今日荥阳郑氏不给个交代,他就杀剐了郑孝扬。

英亲王妃见他来了,大喜,立即急急地道,“皇上,你来了正好,快,救右相,他喝了那杯毒酒。他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南秦江山……”

英亲王妃心下哀痛,喊了一声,“李延?”

谢芳华叹了口气,摇摇头,“我不是信不过你,只是此事事关重大,不太好说。”

金燕从小到大,受了多少煎熬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她,天下多少因爱生恨之辈,比比皆是,但是金燕这样不计回报的爱和全心付出,她却是第一次见。

谢芳华暗暗地叹了口气,对秦钰道,“皇上叫我来何事儿”

谢芳华沉默。

“这样行吗”谢林溪怀疑地问,“若是被发现,怎么办”

谢芳华刚要再说什么,侍书匆匆跑来,说老侯爷请她去荣福堂。她打住话,应了一声。

r />????“这么说,你是要进宫待嫁了”忠勇侯府捋着胡须,看着谢芳华,“你就不怕出差错”

崔允闻言踏实下来,点点头。

“我也陪着一起”谢林溪道。

&n

谢芳华走到内室,从床头暗格取出谢氏米粮老夫人离开后,那个妇人给她的事物。然后拿到画堂,推到谢云澜的面前。

谢芳华看着他,纵横前世今生,她到底在这一日,突破了前情世事,障碍重重,还是选择了。

可是,秦铮给她下了毒,毒了她的脑子,毒了她的心,毒了她的所有,让她再没办法将他的毒从心里剔除。箭拔了,血流了,伤疤结了。也不能不爱他。

燕亭挠挠脑袋,侧开身子,让后面几个人进屋。

李沐清温和一笑,“出些汗到觉得身子清爽了些,娘别担心,儿子无碍。”

只见崔荆、英亲王妃、谢墨含、谢云继都在屋中坐着,还有一个算是外来的人。正是李沐清。他坐在谢云继身边,正喝着茶。

“爷问你话呢?”秦铮板下脸。

秦铮有些郁郁,“好,那就睡吧。”

因为起得太猛,牵动了腰肢,她嘶地一声,倒抽了一口冷气。

谢芳华站起身,推开椅子,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子。秦铮停住脚步看她,她慢慢地松开袖子,去抓他的手,秦铮看了她一眼,不等她抓到,便反手将她的手握住,拉着她向外走去。

听到他脚步走来,谢芳华转头看来,第一时间,素淡的面容对他露出明媚的笑,“醒了?”

“说说看。”秦铮看着她。

谢芳华咬唇。

谢芳华揉揉眉心,“从京城到临安八百里也不是太远,给言宸传的信应该今日夜间就能到吧?言宸回信的话,要明日夜间或者后日早上差不多能到。那么……”

谢芳华笑了笑,“应该是为了忠勇侯府之事。”

秦铮依旧不言声。

“那……医书可否准确?”秦铮问。

秦铮按照谢芳华给他放的正确的方式,静静地将手指按在她脉搏上。

秦铮低头看向她,青泉如海的眸中被蒙住的那一层镜面忽然破碎,溢出深沉的波纹。

秦铮慢慢地抬起头,抱着谢芳华继续向喜堂走去。

毕竟,忠勇侯和谢墨含打破了古来惯例,前来男方家观礼,如今这是等于两家合办了大婚之礼。一旦一对新人拜完堂后,两家联手,流水宴就会摆上个七日。

英亲王英亲王妃忠勇侯谢墨含崔允五人也向他看来。

二人中间隔着花团,隔着红盖头,隔着一步的距离。可是忽然间还是觉得什么也没隔着,什么也隔不住。

心中渐渐地被潮水溢满。

秦铮忽然抬手。

秦钰不看那黑衣人,却对谢芳华道,“如今你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