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铁网珊瑚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我娘是丫鬟,我是婢生女,内宅里从来没人将我当回事。若不是考中书院,便连今日的光景都没有。”

谢明曦略略仰头迎合。

面对这一切,周全一概郑重回应:“你们说的没错。能娶到廉将军,是我三生之幸!廉将军骁勇过人,身手无双,善于领兵练兵。说句惭愧的话,这些我都不及。廉将军肯委身下嫁于我,我不知有多欢喜。”

正想着,胸前又有些发涨了。

谢明曦无声轻笑,伸手在阿萝软乎乎的小脸上捏了一捏:“阿萝,你要乖乖的听话,饿了也得耐心等一等。总这么哭闹,娘在跪灵时也不踏实安心。”

这……

玉乔战战兢兢地来禀报:“启禀太后娘娘,魏公公前来送信,皇上散朝后便会来椒房殿,陪太后娘娘一起用午膳。。”

两颗心悄然靠近。

六公主只来了两日,便已对谢明曦另眼相看,颇为亲近。

有女儿阿萝,足矣!

杨夫子也暗暗为谢明曦高兴。

李太后遭此重击,再无心情说话。

“谢明曦,”李湘如气闷不已地低声怒道:“你没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果然还是这副讥讽的令人讨厌的嘴脸更熟悉!

这是何等快意!

审问时用刑,其实是司空见惯之事。更何况,四皇子早已打定主意让丁主事背上这么一口大黑锅,自然要往死里用刑。

没错,真的有!

这话听得格外顺耳。

陆天佑是早产儿,先天体弱。乳娘吃得油腥多些,奶水稍稍油腻,孩子便要闹一回肚子。如今三个月大了,还是不足十斤,个头瘦小。

顾山长若不想去见俞太后,谁也勉强不了她。

吴尚书亦是武将出身,当年骁勇善战,和已逝世的廉老将军齐名。年至五旬时,被提为兵部尚书。至今已有十余年。

谢明曦目中笑意更深,伸手掀开被褥,俯下身子,在那张红如猴屁股的俊脸上轻轻一吻。然后,起身翩然离去。

“师父不必为我忧心,我心中有数,自会慢慢收拾他。”李湘如白皙的俏脸染上丝丝红晕,目中异彩连连。

陆迟笑道:“殿下惜字如金,李小姐切勿见怪。”

谢明曦略略皱眉,很快恢复如常。

在皇子妃面前,一个侍妾根本没资格入座。所谓赐座,也只是一个圆圆的木凳,谢云曦只能半坐着。

俞太后一直住在椒房殿里,椒房殿亦是后宫最大的寝宫。福临宫小了不止一筹。因帝后皆居于此,也日渐有了凌驾众寝宫的气势。

“俞家的爵位,是三十年前先帝所封。皇上身为人子,又顾虑着母后,不便削了俞家爵位。”

李夫人不敢置信又愤怒至极地看着李湘如:“你竟敢冲着我怒喊!李湘如!你的闺仪闺训都学哪儿去了?亏你还是莲池书院的学生,竟连简单的孝道二字都忘了!你给我回闺房好好自省去!今日的晚饭,你也别吃了!”

呵呵!

谢钧头大如斗!

赵嬷嬷目光像刀子一般刮了过去:“还不去伺候郡主!”

“哀家老了,没享过儿子们的福,如今倒是被架到了火上烘烤。皇上一定要救回来,藩王宗亲官员们,也定要全部救回来。若哀家一人能换回这么多人的性命,哀家也没什么可说的。只怕逆贼言而无信,哀家去了,只令逆贼手中再添一个有力的人质。”

“殿下既已应下,自会尽力。”谢明曦淡淡打断李湘如:“四嫂信不过殿下,另请旁人便是。”

她要做什么?

永宁郡主一惊,霍然冲上前,厉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光亮的铜镜照映出董翰林忽红忽白的老脸。

咽气才几个时辰,李太皇太后的面色还未完全泛青,看着便如睡着一般,仿佛随时会睁眼醒过来。

谢明曦漫不经心地听着,半句都没往心里去。

这些时日,宫中内外变故连连,建安帝和俞太后之间的关系也格外紧张。又因朝中御史们纷纷上奏折,奏请俞太后搬出椒房殿,将凤印交于她这个中宫皇后。她每次去给俞太后请安,也多提了几分小心。

当日晚上,永宁郡主便领着谢云曦回了谢府。

谢钧习惯性地陪着笑脸:“她每日在书院多留一个时辰,六公主殿下会亲自送她回谢府。不必为她的安危忧心。”

谢明曦神色岿然不动,连眼睛都未眨过。

又过许久,六公主终于率先张口,打破令人窒息的沉默:“谢明曦,你可知道,前世的我是因何而死?”

……

李湘如:“……”

盛鸿颇有些无奈:“你能不能谦虚一点点?”

谢明曦认真思虑片刻,不无遗憾地轻叹一声:“我也想谦虚一点。只是,师父一直教导我,为人要真诚正直。对着别人也就罢了,对着你,我当然要实话了。”

怼人不倦的谢明曦,骄傲狡黠的谢明曦。

你怎么能这般可爱?

盛鸿情难自制地凑过去,深深吻住她的红唇。

谢明曦有些不满地推了推他。最近太过肆意纵情,她的腰到现在还有些酸软。今晚可不能再闹腾了……

……

想到自己待嫁时的紧张忐忑忙碌,再看看谢明曦此时的洒脱自得,方若梦忍不住笑着叹了一句:“谢妹妹,我真是羡慕你。不管到了何时,你总是这般从容不迫,智珠在握。”

不管人被杀还是刀被折断,都和她无关。

淮南王听得不耐,不过,大喜的日子不宜动气翻脸,只得忍耐一回。

却未见建文帝身影。

这是一张典型的纵欲过度的脸。

俞太后眉头跳了一跳,扫了谢明曦一眼:“也好。”

往日盛鸿一直收敛锋芒,有意藏拙。俞太后也不免小看这个庶子几分。现在才惊觉,盛鸿绝不是善茬。

“这两日,京城有些不太中听的谣言。想来是谢家传出去的,你想办法,平息流言。”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什么实在的补偿都没有,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想一笔勾销?

可惜,这般静谧美好的时光,很快就被丁姨娘的到来打破。

……

这一回进攻的时候挑在了黎明前人最困乏无力之时,令人始料不及。不过,自己这方早商量好对策。设在皇陵最醒目处的瞭望高楼里,早已安置着几个朝廷官员。杀一个扔出去,足以震慑住对方。根本不用动手,就能将朝廷的军队逼退。

……

谢明曦离开之后,萧语晗一个人独坐许久,怅然不已。

而谢明曦,素有城府。面上亲热如常,心里的提防算计一样不少。

当着一众朝臣的面,身为天子的盛鸿满面为难地询问陆阁老:“朕登基半年来,母后对朕时时提点,朕才未出差错。如今母后还在病中,朕岂忍心调查俞家之事?若母后因此事病情加重,朕有何颜面再面对母后?”

盛鸿今日跪了很久,膝盖处倒没什么青淤。皆因早有准备,今日穿的裤子是特制的,膝盖处逢了几层厚棉布。

冰冷,无情,凉薄,阴暗。

谢明曦抱了片刻,女婴很快就停了哭泣。

说笑一番后,谢明曦笑着问道:“三皇嫂,孩子的名字起了吗?”

“四皇嫂刚才的脸色你看见没有!”尹潇潇想起刚才的情形,笑个不停:“诶哟,我认识她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她那等脸色。”

那一日早晨,六公主和七皇子一起躲进了寝室,过了盏茶才出来……

她和四皇子是堂兄妹,在园中见面无妨。这里的一众少女却身份各异,就这么和四皇子碰面,就不那么合适了……

尹大将军身高力壮,站起来比别人高了半个头。

场中比试的学生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来,看一眼,便各自窃笑起来。

盛鸿果然收了长刀,一本正经地拱手赔礼:“是我不知分寸,闹过了头,惹得四嫂不高兴,也令四王兄丢了颜面。一切都是我的错,还请四王兄四嫂大人大量,不要见怪!”

不必看也知道,定是膝盖破皮流血了。

素来自信昂扬的杨夫子,长叹一声:“今年的新生们资质上佳,更胜往年。尤其是谢明曦和李湘如,天赋之高,令人惊叹。假以时日,琴艺必能大成,惊艳众人。还有一个方若梦,也极有潜质。”

杨夫子无奈之下,忍痛将女儿留在江家,每隔五日便回江家探望一回。

陆迟心荡神驰,哪里还记得自己说了什么问了什么,下意识地伸手。没等碰到林微微的手,一直低头喝茶吃点心的林钰忽地重重咳嗽一声。

林微微:“……”

林微微喜欢的,也正是这样的陆迟。

顾山长目中闪过一丝复杂,默默接过碗。

俞皇后挑了挑眉,淡淡道:“非但没打瞌睡,还听得颇为认真。”然后,不无揶揄地补充一句:“只不知听懂了多少。”

因自身天资出众,谢明曦于人于己的标准素来颇高。很少这样夸赞过哪一家的闺秀千金。

谢明曦嗯了一声。

四皇子殿下肯不肯再背一回黑锅?

谢明曦也随之转身,恭敬地喊了一声:“见过廉夫子!”

谢明曦:“……”

她永不会忘记昔日好友。只是,眼前的六公主,也确实值得结交。叶秋娘面色霍然变了。

余安怎么会在这儿?而且一副专程等她的架势……

俞太后用力咬紧牙关,口中隐隐有了一丝腥甜。

论辈分,天子盛鸿得称呼他一声堂叔。

生了一张好皮相的汾阳郡王,也是宗室里出了名的美男子。闻言立刻笑道:“临江王叔所说之言,正是小侄担心的。小侄这便去移清殿求见皇上,请皇上赐些侍卫给小侄。”

盛鸿无声笑了起来:“我刚才是说笑,郡王别是当真了吧!”

其实,原因很简单。

谢明曦:“……”

“是或不是,你心里最清楚。”既已将话说穿,湘蕙也沉了脸:“你若还想留在福临宫,就立刻收了这份不该有的念头。也免得自寻难堪。”

新帝登基后,谢明曦便随盛鸿回了七皇子府……现在已经改做蜀王府了。连匾额也换了一回。

……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你请陆少奶奶出府,我在这里等她。”

四皇子,在储君之争里,彻底落入下风。

建文帝午休结束,听闻儿子儿媳们进宫,立刻宣召觐见。

这还是第一回!

俞皇后目中露出浓浓的愧疚和自责:“若不是因我之故,大哥不会早早亡故。若大哥在世,你早已是我大嫂了。”

……

这笔账,怎么能算到她头上来?

徐氏心里暗暗犯过嘀咕。就这么短短几句话,能挡得住嫉火中烧的永宁郡主吗?

谢明曦面无表情地继续出手。

谁能想到,这世上除了穿越而来的自己之外,竟还有一个重生而回的谢明曦?自己便是伪装得再好,也架不住谢明曦知晓前世今生啊!

眼前的谢明曦,温柔含笑,和平日一般模样。

随着一则流言的传出,闭门养病的永宁郡主被众人私下议论不休。

主仆相伴多年,情谊深厚。

“师父便是你的靠山,你若受了什么闲气,只管告诉我。我定会为你撑腰出气!”

众少女心中微松。看谢明曦的目光里,便多了一丝似有似无的轻蔑不屑。

倒霉的绛蕊被主子无辜迁怒,搬了椅子来,又低声赔礼:“都是奴婢粗心大意,竟漏算了一人,让谢三小姐受了委屈。”

萧语晗忍不住白了谢明曦一眼:“我替你着急上火,你倒是悠闲自在的很。我不信你窥不出母后的心意!”

便是梅太妃的娘家嫂子梅夫人,今日也带了隔房的嫡女梅四小姐进宫。

他们已是未婚夫妻,以后会日久天长的厮守在一起。倒也不必急在一时。

廉夫子脸孔微红,连连道歉赔礼:“我出言莽撞,请山长不要见怪。”

看着笑容温和的顾山长,廉夫子心中涌起阵阵暖意。

彼此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说什么祖孙亲情,只是笑谈。她和儿孙需要的是切切实实的利益好处。而谢明曦,也深知这一点,所以,不动声色地助她在内宅站稳脚跟,又为谢兰曦姐弟找来优秀的夫子。

“瑶碧,去伺候郡马更衣安寝。”永宁郡主张口吩咐。

点翠轻咬嘴唇,凑上前去,为永宁郡主褪下衣衫。

便让永宁郡主再张狂得意半个月。

扶玉同样满心困惑不解,看了过去。

话音刚落,谢明曦的身影已出现在雍和堂门口。

……同窗五年,还有一同习武的情分。谢明曦和尹潇潇的交情说不上最好,也足够深厚。

林微微这个亲娘,也不见心疼儿子,反而笑道:“佑哥儿就是太安静太听话了,我巴不得他淘气闹腾些。”

林微微揶揄地笑道:“你这是心疼了?”

林微微哭着嗯了一声,将头依偎进陆迟的胸膛里。

话语轻飘飘的,却又透着无形的威压和凛冽。

从此以后,这座宫殿,便是福临宫了。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廉夫子对六公主是何等青睐。只怕廉夫子已经打定主意要收六公主为徒了。

误了早朝,众臣只会说她这个中宫皇后美色误国,绝不会闲议天子荒唐。

这等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何苦来哉!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