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不忘沟壑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自古就不缺才女佳人的故事,多少名流才子,为博红颜一笑,为佳人赋诗,王锦凌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像凤轻尘这样的女子,却是第一个。

果然,凤轻尘没有让九皇叔失望,当太阳光照射大地时,凤轻尘满意的收回眼神,转身看向向皇宫的方向,意味深长的道:“九皇叔,有些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逃不掉。同样有什么东西不是你的,就不是你,即便强拿到手,也得早点丢掉,免得引患上身。”

“经此一事,王家实力受损,你把这十个名额,让给有才华的寒门学子,他们会感激王家,皇上也会暂时放过王家,你应该很清楚,皇上不希望世家的学子中举。”王家一瞬间少了十几户嫡系,这些嫡系手中有上千个铺子,突然换人接手,肯定会大乱,王家需要喘息,就必须要讨好皇上。

这话并没有错,就算是夜叶设下的局,可那也是东陵的防御没有做好,让外人有机可趁,太子无话可说。

“夜少主这话什么意思?”太子皱眉,有些后悔自己答应太爽快了,可君子一诺,话已说出来口,他要推翻夜叶也不会同意。

“去死吧!”一道蓝光闪过,淬了毒的匕首,朝蓝九卿后脑刺去。

查得轰轰烈烈,收手的毫无征兆,皇上虽然气皇叔和王锦凌不把他放在眼里,可也不得不说,这场行动中他获利颇多,宫里上上下下有清洗了一遍,凡是可能威胁到他生命的不安定因素都清干净了。

“那锦行和展颜……”凤轻尘有些担忧,奸生子在这个时代没有地位,更不用提展颜是……乱.伦的产物。

孙思行被困在凤离秘境并没有死,可也出不来,直到一个月凌默才带着他,找到了出路,并与寻找他的人碰头。

族中几位长老虽然觉得凤轻尘处罚的太严重了,可也明白凤轻尘此举是杀鸡儆猴,不这么做,无法让族中少年清醒。

萌宝到底犯了什么事,母后才会一怒之下,把她打包去皇陵思过?

“如此,不知夫人可否让轻尘见上一面。”凤轻尘朝晋阳侯夫人眨了眨眼,晋阳侯夫人一脸不解。

世子要见她儿子做什么,不过大家都是聪明的,心中有疑问也不会说出来,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晋阳侯夫人正准备丫鬟去请人时,凤轻尘却在桌上写了个玉字。

“会不会影响你对魔教的计划?”抽了个无人监视的时机,凤轻尘找九皇叔说几句话。

“你这个将军倒是个人才。”江南王身体不好,凤轻尘便和清王一起来城头。

看九皇叔的手下怎么装也不像的样子,王锦凌忍不住发笑,真是为难这一群汉子们了。

凤轻尘没好气的白了王七一眼:“我也想呀,可是没有官府罩着,我拿什么经商。好了,好了,废话少说,先帮我把图纸重新誊写一份,这房子我等着要。”

“我要最好的木头,防潮、防尘、防火、防蚁。”

至于九皇叔到底会不会,这个问题凤轻尘一点也想再讨论下去,九皇叔会不会都和她没有关系,她管不了那么宽。

当然,凤轻尘也没有办法想象,九皇叔在她面前,用手那什么的画面,一想到九皇叔一脸猥琐,一边看着她一边动手解决自己欲望的画面,凤轻尘就一阵恶寒。

马车走得慢,可再慢也有到终点的那一刻,眼见他们离别院越来越近了,九皇叔也更急了,他总不能以这样的形象出去吧,要让侍卫看到了,他还要不要做人。

“啊……”南陵锦凡痛得大叫:“凤轻尘,你给我滚出来。”会用这种暗器的人,放眼九州大陆,只有凤轻尘一人。

说完,就示意王七走人。

凤轻尘将脸埋在九皇叔的怀里,毫不扭捏地接受九皇叔保护。

“豆豆,跟紧了。千万别走丢了。”凤轻尘担心出事,再三提醒。

不会是她想得那样吧?凤轻尘瞳孔猛得收缩,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啊……”凤轻尘痛叫一声,双手捂住脖子,腥红的血从脖子往下流:“好疼。”

“是。”秋雨噙着泪,退了下去,只留下苏绾一个痛得打滚。

凤轻尘的退避并没有换来长公主的满意,长公主此将来天穹堡的目的,就是找凤轻尘和九皇叔要回自己的孩子。也许有这个孩子,她就能再次和西陵天宇争。

尼玛,这都是什么事儿,明明是左岸把人抱来的,为什么背黑锅的就是她。

“凤轻尘,好,你很好。”谈判破裂,西陵长公主带着人气势汹汹的走了,就如同她来一般,引来众人一阵热议。

“凤轻尘,看不出你胆子很大,居然连西陵长公主都不放在眼里,这个女人可不是什么简单货色,你自己当心。”说完,李玄月才发现自己居然在关心凤轻尘,恨恨地瞪了凤轻尘一眼便走了。

拉拢玄宵宫是大公主交待的任务,玄月宫主即使觉得不太可能,也得试一试。

凤轻尘!凤轻尘!

不过,西陵瑶华还是小看了凤轻尘,一个婚前失贞的戏码,不仅没有逼死凤轻尘,还把凤轻尘的利爪给逼了出来。

“你说凤轻尘?”蓝九卿的眼眸一闪。

“另一个你喜欢,留给你,把苏文清放了,本王放连城一马。”得知秦宝儿也落到敏夫人手上,九皇叔就猜到,苏文清会出事,肯定有步惊云的手笔。

凤谨和苏文航都很乖巧,只知道凤轻尘肚子里有小宝宝后,两个人都乖乖地不闹凤轻尘,就怕累着凤轻尘,连雪狼那个二货都知道,凤轻尘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不敢和以前一样,动不动就扑向凤轻尘。

男人,总是会被面子所累!

东陵子洛相信,凤轻尘下得了手,即使他是当朝皇子。

想要她死的人太多了,皇后一个,东陵子洛一个,还有她在城门口打伤的那什么严公子。

半年,是这个男人的极限,太长了他绝对不会答应了,而太短了,她又没有足够的时间布局。

果然长得像,真让人喜欢不起来。

高手!

一路上,王锦凌不停地用冷水,给凤轻尘擦拭脸和双手。看到凤轻尘断了的左臂,还有被划伤的脸颊和撞破的额头,王锦凌眼角滑出一滴泪。

“自己寻的意义不同。”简称,人闲了就会作死。

“轻尘……”

“东陵九,放开我,我让你放开我,你听到没有。”

如此内忧外患下,皇上差点没有气病,他比任何人都想要知道,凶手是谁。

说是浴池,可凤轻尘觉得九皇叔的浴池,比泳池也小不了多少,一池水此时还冒着白烟,凤轻尘心中那叫一个嫉妒呀。

“脑瘤,云潇不是普通的偏头痛,居然是脑瘤。生长于颅内的肿瘤通称为脑瘤,包括由脑实质发生的原发性脑瘤,和由身体其他部位转移至颅内的继发性脑瘤。

“你……”玄情一脸扭曲,眼睛往外凸起,嘴巴一张,一大口血水顺着嘴角往外流,低头看着刺入自己腹部的剑,玄情一脸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杀我?”

“九皇叔,是你?”凤轻尘呼吸一窒,双手往下一按,嘭的一声打在地上。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