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发硎新试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龙皇说是要去见故人,袁清心中打起了鼓,暗道自己并没有什么故人值得龙皇带着自己去见啊,越想越是忐忑,毕竟他刚从修真界回来不久,还不知道龙皇有没有消气。

“你将我请来,又是为何呢?我若是出不了神园呢?”易峰奇怪地问道。既然她想聊天,就聊聊吧,其中似乎有点故事的,值得听一听。

“这也是我失算之处,没有想到一个有用的都没有抓到。不过,就算是你不在乎他们的性命,可你肯定会在意帮我一个忙后会得到什么好处,对吧?”九魅狐妖似乎很有自信地说道。

虽然意念被限制了,易峰以天神级的魂力修为,自然是能够看到一些景象的。

本来易可儿等人可以离开了,可易峰还要留下,若是易可儿等人离开,肯定会遭到许多强者的截杀,故而易峰还是让他们留在自己身边比较放心。

“这倒不是,只是我们只有一块神牌,而一块神牌只能带走两位修士,我们自己的神牌尚且不足,如何带你出去啊?”麒炎面色很为难地说道。

本来麒麟兄弟还心中欣喜万分,以为自己可以得到好处,却不料易峰将那从冷依依腹中取出的神丹塞进了自己嘴巴。

巨人的另外一只龙爪紧握着他自己的半成品天宫,对着斩天剑等法宝猛烈砸去,浩荡的声势居然可以稳压四件逆天级法宝。

让易峰惊愕的是,当自己的天宫在伟力牵扯下到了星球边上时,虽然没有巨人的束缚了,可自己依然无法趋势天宫离开。

进入龙宫依然很简单,龙皇大人却是正好在龙宫为禾儿公主选婿,此时的比斗也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凭借着易峰给的好处,袁清已经晋级前十了,其他名额目前还是虚位以待。龙骨体积虽然,但被提纯后就会有大量的无用之物被抽离出来,而这个过程却是十分漫长。时间悄无声息地过去千年,易峰利用其强大的灵魂之力,先是将存在于修真界的灵阵与灵禁彻底掌握,随后又在仙禁与仙阵上取得了些许突破。

刘一山跃到飞剑之上,对易峰招了招手,心中暗道:“竟然拿师傅来压我,迟早让你好看。”

可他却不知道此时的易峰也快坚持不住了,不仅是黑洞给的吸力太强,还有易峰已经感受到自己的九系神灵之力被鼓动的情况下开始不老实了。

几位弟子听过后,便又乖巧行了一礼,随后才缓缓退了出去。

终于,这片被称为幽冥死域的黑暗区域有了变化。

空间主宰嘻嘻一笑,道:“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召唤他的。”

虽然在血焰魔帝心中已经与易峰扯平,但在易峰心中却不是,他依然认为自己还亏欠着血焰魔帝。这次就当是报恩吧,这次之后才算是真的扯平。

“他的实力倒底如何?有没有可能直接带走人质?”易峰不禁生出疑问来。那人可是比魔尊辈分还高的人物,就算是说以前实力不强大,但谁知道现在如何呢?

既然如此,易峰就没有必要客气了,而那战刀也对他展开了攻击,带着无数远古神魔的厮杀幻象,古老战刀掩盖了四方,浩荡的威势,凝聚一刀里,笔直垂落下来。

如此下去,噬魂魔杖的黑水势必会被负极能量攻破,易峰也要面对被腐蚀掉肉身与灵魂的危险。

那龙骨乃是得自于幻灵星极东海域,乃是妖帝期火系巨龙的骨骼,品级十分高。

那两位仙君在易峰给的最后期限的前一天,最终还是与赤都华府解除了联盟。易峰惊喜地发现,两件魔宝晋级后,不仅血灵镜的剑光更具攻击力,就连鬼头大军的实力也整体提升了一层。

不过,小黑也有天赋神通,而且还是十分厉害的天赋神通,也是它能够统领一方的最大依仗之一。在感觉到自己快要支持不住时,小黑毅然发动了天赋神通,由于它吸收过不少妖帝级的龙魂,它的天赋神通也发生了不少变化。

在惊讶过后,原阳仙君当空就见,一把裹着强大气势的仙剑,正四射着道道剑气。

此番那烈焰雄狮已经死掉,仙剑又被放了出来,肯定是要与炼火仙门决裂了。

听易峰如此讥讽自己,又见那防御罩如此厉害,这位神君心中又是一阵打鼓。

“竖子找死!”

台阶依旧是台阶,可各种以莫大伟力幻化出的星辰法则神通则已经消散,易峰可以再进一步了。回眸一顾,后面他曾走过的台阶依旧无数,可实现里却依旧没有哪位修士靠近,即便是那几位主宰此时也不知道被困在那个台阶上了。

最后一个台阶,易峰完全迷茫了,因为眼前一片混沌,一片朦胧,似有万千能量在纵横冲突,似有时空在演化,似有存在与毁灭交替,似有命运大河在奔腾……

在易峰闭目调整状态的这几个月里,时常有修士不甘就此等死,对那禁制出手攻击,可无一例外都被禁制反击而死。易峰对此,一直都是微微皱皱眉,并未多言。

拿着令牌,四劫散魔连连告谢后方才出了议事厅。五万极品灵石,对于一位身份平凡的四劫散魔而言,确实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众人听此,都与易峰一般无二的表情,全部大惊,欲开口劝谏。不过,所有人也都很识相地闭嘴了。只是那连破穹却是似乎看出了什么,眉头紧紧蹙起。南宫雪琪作为魔尊之女,身份不知道比易峰高贵了多少,怎么会在此事上与易峰斗气呢?

“走吧,别让人家等急了。”那女子轻松地道。虽然失去记忆不少,但这女子骨子里透着骄傲,和一股不服输的劲儿,以前肯定是位身份高贵之人。

那些一阵默然不动的南武门高手,见到易峰二人缓缓靠近过来,眼睛竟同时眯起,跟着便有一股子宛如洪流一般的魂力攻击扑了过来。

见易峰久久不语,女子眉头微蹙,美目中神光湛湛,竟是以灵识窥测易峰实力。

可班德与其他五位主宰皆是面色大变。

“做客?”易峰心中一阵奇怪,不禁问道,“是烟儿请我去的?”貌似自己除了韩烟儿,与天灵宗就再无瓜葛了。他可不信,那郭师兄和文师弟会有如此心意。

易峰观察了一会儿后,便是将一滴融合了自己魂力的精血沉入到那仙帝的灵魂之中。

“不想死的话,就安心炼化龙魂,哪来那么多废话呢?”易峰没好气地问道。这可不是好奇的时候,那仙帝若是再迟疑下去,恐怕是没有活路可言了。

当易峰离开之后,那仙帝放声大笑一阵,随即脸色陡变,显得十分颓废。

“哎!没想到我竟沦落到如此地步,真是造化弄人呀!”仙帝微微叹息着说道。此时,易峰收回斩天剑,也没有再放出其他法宝,就连小黑都默默地回到了袖口。

强大的剑芒,以紫色半圆向前飞速而去,而在其后却是又拖出了一条长长的空间裂缝,宛如洪荒巨兽对妖族大军张开了森森巨口一般。

“好,还是我来先来吧!”暗黑祖神挤了下粗重的眉毛说道。

易峰以斩天剑在前方开路,速度虽然不快,但也能继续前进,经历十几天后,易峰终于看到了一个大洞穴,而所有的无形波动都是来自于这个洞穴。

灵器自爆确实威力不凡,可在挡住几道白色灵光的同时,也炸得易峰有些头脑晕乎,毕竟这些被引爆的灵器都是被他祭炼过的,自爆后首先会让易峰灵识震荡,其次爆炸的威力也能够波及到易峰。

“估计是什么?”易峰连忙追问一句。

————————————————————

而在元畅开口解释之前,易峰又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而就在此时,天空之中蓦然出现一道霞光,一位神情淡漠的修士就在霞光之中。

稍稍思量一番后,刘一川便是乖巧万分地在虚空之中跪拜下去,对那修士连称师尊。

斩天剑去势再次被挡,而易峰却也不缺火灵符,可那上品灵剑所发出的阵阵蓝色寒光,却让易峰心头一凛。这芸霜身上的好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易峰不敢去招惹那些强大的妖兽,又飞不出衡天星去,只能继续修炼。

就是易峰现在,也只能凭借强大的肉身品质去硬扛,当然,他一手握着斩天剑,一手握着中品仙剑,倒也能将周身防护个八八九九,能够被击中的不是关键位置。小芙自然不会任由那些火龙扑来,她素手轻轻一挥,当空之中竟是顷刻间凭空生出一面厚达百米的冰墙来,那些火龙撞上去后,当即化为无数火团,而冰墙也很快就炸裂开来。

炎傲犹豫了下,还是动手了,而一边与他同来的青年高手,个个都是神色复杂,他们都知道那战刀的厉害,可前面的大战已经输得太惨,此时这位女子又厉害的诡异,炎傲要动用那把战刀,也是为了给大家保留几分颜面,毕竟这一场是不能再败了。

血焰魔帝以为谁都看不到他,才将自己的法宝祭出来,可惜他不知道有斩天的存在,斩天不仅看到了他的动作,还看出了那短刀的品质。

随着漩涡不断固化,以及速度加大到极致,火云藤与剑心均被漩涡卷进去,两者蕴含的能量也不断向漩涡中分透溢。

沙鼠妖没有再多言语,只是神色疑窦地看着那株小树,而易峰则是抓住时间飞快地吸收生命元力来疗伤。

星空剑诀依然强大,这片被神龙天赋神通完全封锁的空间,紫色剑芒居然还可以飞射,但速度下降了很多,而且威势似乎也受到了极大限制。

易峰虽然有过灵魂撕裂的经验,但此时也是越来越难以支持,可他方才也是别无选择,就连斩天也没有阻止他吸收如此多的龙魂,只是默默助他渡过难关。

易峰赶紧调到灵识去控制丹田内的暴乱,可那原本平静的,而且一直受斩天控制的斩天剑却是其了意外——

她轻轻走到易峰身边,缓缓俯下身子,将易峰揽入怀里。

梦嫣仙子自然是看出了易峰为难的神色,又催问了一句。

想当初在与天机老头单对单时,易峰的时间静止法术可是发挥过强大的威势,以天机老头之祖神级修为,也难以摆脱时间法术的作用。

门户之后,乃是一条一人高一人宽的通道,显得十分拥挤,且有着腐蚀性很强的浓郁死气充溢其间。不过,这对于易峰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他的身体与铁甲都足以防御。

让易峰稍显惊讶的是,自己的魂力与精神力一旦进入到密室之中,居然当即消散,他想要窥测一下那黑袍修士都难以办到。

当初有一次,连坤还是六劫散魔的时候,曾被数位同级正道高手围攻,而且人家还有人手持仙宝,就是在如此险恶的情况下,连坤还成功斩杀三位六劫散仙后逃脱。从此一战成名,不仅得了魔尊的赏识,还令所有正道高手闻风丧胆。

不过,易峰反应也非常之快,这散魔也就三劫高手而已,易峰猛然提速之下,直接就到了他的跟前,而后没有使用任何法宝,只是手掌发力便硬生生地透入还未祭出战甲防御的散魔的腹部,一把将其魔婴捏碎。

这笔交易达成,易峰的想法又活络了许多。人家仙帝都会想着收拢炼火仙门这个特殊的存在,易峰自然也有自己的企图。

易峰等人落下之后,没有急于动手,而派出两位仙君去到传送阵,一旦事发,可以让传送阵在短时间内失去传送功能,附近的强大仙门也无法支援而来,等他们穿越星河到达岚辰星,易峰等人早不知道跑哪里了。

“修炼不到百年便是金丹中期?”易峰心中一阵惊讶。虽然他自己的进度可以用变态来形容,但毕竟是走了捷径的,而前些年遇到的韩烟儿进步同样也很惊人,可人家毕竟是先天灵体,这芸霜又是因为什么呢?

近一丈高的身形,血肉虽然也是一片模糊,但却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而且血肉之躯似乎正在渐渐恢复,若是再有些年月,这位不死强者肯定可以完全蜕变成正常人,但它依然还是一位不死生物,必须得到海量的生命元力,必须褪尽一身死气,还必须要在神界大陆休养无数年,它才有可能复活成正在的活人。

所以重新成为活着的修士,虽然是每位不死强者的最大愿望,但基本没有可能达成。

斩天的解释是,这血焰魔帝既然说完成不难,肯定有过凝结器灵的经验,而且此时也必然有凝结器灵的关键准备。若是日后让易峰自己来完成凝结器灵,将会无比困难,这次也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而且斩天估计,只要血焰魔帝准备得足够充分,失败的几率其实不足一成,冒险一试也是明智的选择。

不过,易峰可以看出,这里的宝贝对于神界的普通修士而言,都不错,纵然是对于天尊级高手也不可多得,但对于如今的东辰、梦嫣、南宫老怪而言应该不算什么。敢于杀入九幽深渊的修士,个个修为不凡,至少都有着不错的保命本事,不然绝对不会为了逢迎主宰或为了见识一番而冒险。

当然,还有一些准备自己冒险或对自己实力极其自信的修士,并没有组队前进,而是独自飞走。

易峰此时灵魂境界虽然有着大乘期水平,但功力却是只有合体期修为,几位妖皇自然也能够看得出来。而且,双方约定只是限制人员的功力修为,并没有限制法宝等级。

那金色骨架身前之所以遭到迫害,兴许就和那三块玉简的内容有关。因为三颗极品神丹与三件极品神器,应该不会惹来那么大的麻烦,毕竟能够将那群建筑中的修士全部格杀当场的修士,岂会在意一些神丹与神器?

虽然它们不说,但易峰估计它们肯定是知道的,只是不敢或者不愿意说出来罢了。

那领域威势竟是和易峰的十系融合领域一般无二,而且瞬即便与易峰的领域融合起来,两个十系融合领域叠加在一起,顿时便让那猝不及防的金衣天尊的速度降到了最低,他的骨矛也没有能够击中易峰,易峰险而又险地逃过一劫。

虽然他们骄傲惯了,但若是冷依依一人在此,三位超级神兽倒是可以毫无顾忌地直接抢夺便是,可有易峰这么一位他们根本看不出深浅的高手在,他们就得客气点了。

“别乱动,好好躺着修养几日,一会儿再给你服下一粒水云丹,不需几日你的伤势便能痊愈。”

“哈哈……我的乖徒孙醒了没?老头子来看看你。”

此时,魔道东方星域的戎武星上,魔尊与南宫雪琪望着前方不远处的红色星系,依然没有多少喜色。

“父王,我不能嫁给连破穹。”说完,南宫雪琪就转身离开了。

虽是长老,其实在云浮宗里,只是客卿而已。这些长老们都拥有着出窍期以上的实力,但修为最高者也就是分神中期而已,数量还不多,不能算作宗门的中流砥柱。

这一个是掌门孙女,另外一个是脾气火爆的应成子的徒孙,哪一方背后的人物都不好得罪,不如将这个令人头痛的问题抛开了事。

易可儿在星空之中找了很久才发现易峰的位置,气呼呼地冲了过来。

“嘿嘿,你那一下,哥哥可吃不消。怎么了?你怎么没去找辰震仙帝玩呢?”易峰有点奇怪,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都是辰震仙帝陪易可儿玩的。

“哇!小哥说的有理!不过,从这里到你们云浮宗门,至少需要两个时辰,我有的是时间吸干你们的元阳,而且还有时间远远逃走。等你们的师门长辈来了,他们又要如何拿我呢?”鬼妖也是久经世故之人,自然是不会被陆长风给吓到。

可是,只是百息时间过去,天地灵力出现异变,竟是疯狂地朝斩天剑锋聚集而来,凛冽的剑意,让鬼妖心中不禁一惊。易峰的问题,没有等片刻时间,血焰魔帝就为他释疑了。

最为关键的是,易峰在龙皇妃身上做了手脚,任凭哪位妖皇去查验,所得出的结果必定会与易峰说的一样,他们也不会怀疑易峰动了手脚。就算怀疑了,龙皇妃还得靠易峰继续治疗,他们也只能听易峰的安排。

“都什么时候了,还提你那几本破书!快说说,是谁干的!”易峰急切地问道。这老乞丐气息奄奄,随时都有可能挂掉,竟然还不忘他那几本糊弄小朋友的破书。公子哥目瞪口呆,四下更是一片鸦雀无声。

只有那个公子哥,只有他没有受到伤害,而且是一脸得意地看着一身狼狈的易峰。他还说道:“你自己找死,就别怪我心狠!”在他眼中,似乎易峰已是死人。

这个溶洞之中,还有几个石门,应该是几人各自的住处。

此时的易峰,却是一脸笑容地仰望长空,对着那些怪物比了个中指。

与此同时,易峰也发现,在这个类似于足球场的广场上,被死气禁锢着的修士越来越多,这其中不仅有人类修士,还有体型奇怪的异族修士。

易峰自问自己与云空天空没有任何深仇大恨,反而还对他的两位徒儿有恩。

许多年来,易峰实力不断进步,加上有斩天相助,都无法破解这个镇魂神符上的封印禁制,云空天尊此时说不能破解,易峰也没有太意外。

这还不算什么,沙鼠妖似乎也有心要试试易峰的实力,功力顿时向手臂涌去,企图弹开易峰的手掌,可惜易峰的九系神灵之力包裹着手掌,沙鼠妖的神灵之力根本突破不了,如果是借助极品神器的威力,或许才能办到。

“呃……先不说这个了,你自己应该还有一块神牌吧?”易峰开口问道。

可刚飞了一会儿,易峰又无奈地退了下来。越是向上,高处却是有强烈的劲风肆虐。那劲风若是普通的劲风也就罢了,可惜在斩天的提醒下易峰知道,那些都是仙界极其恐怖的罡风,其中一种名唤天煞罡风的流风,不仅是速度极快,而且威力极强,若是易峰被刮中,估计即便是他有着堪比下品仙器的肉身品质,也肯定会被绞杀。

这个星球奇特无比,这个山洞也是不凡,石壁的硬度绝对是超过了易峰的身躯品质。易峰狠狠地砸在石壁上,石壁却是只发出了一阵爆响而已。

当最靠近妖婴的鬼头将妖婴的能量完全吸收后,易峰惊讶地发现,居然有几十只鬼头的实力直接跃升到了自己根本无法分辨的地步。

鬼头实力大进,扑下去后确实合力将那株植物拔出了地面。可是,那株植物在离开土壤的瞬间,悬浮在上面的透明珠子蓦然一阵如火浪一般的透明波动,随后洞穴中的劲风与温度同时大盛,易峰再次被推飞了许多米。

不过,那股子劲风与火浪来得忽然,收敛得也很快速。当易峰挣扎着起身时,却是发现山洞里没有了一丝波动,那洞穴之中也是一片风平浪静。

也就是说,易峰对斩天剑认主与对混沌剑灵认主,需要的魂力和精血不同。可易峰也同时纳闷,认主也不需要这么多精血和魂力吧。若是需要这么多,当初刘一川岂不是早就被吸成干尸了。

如此损失,委实让纳兰帝君痛在心头,简直就像是剜割了他的心头肉。方才他虽然可以出去支援,但他一旦出去,大坑口处的禁制就势必会被自己破掉,以血焰魔帝是速度肯定也能够很快消失。所以纳兰帝君没有选择出去营救自己的手下,而是在这里盯着血焰魔帝。

禁锢完成之后,易峰与斩天又检查了一番龙皇妃的身体,发现她的肉身几乎已经全部坏死,生机也几乎断绝。至于龙皇妃的灵魂,却是若游丝一般,只要来一股子轻风似乎都会让她的灵魂消散。

经过长达一个月的猎杀妖兽,血灵镜终于又吸收了足够的妖兽精血,晋级上品灵器级别;而那噬魂法杖中的鬼头,则是不断吞噬将妖兽们的妖婴,每个都有着金丹期以上的实力。

先修养百日,待全身筋脉恢复后饮用此药,肉身品质可达上品灵器级别。

也恰好此时,老者手中的火光忽然消敛,他又取出一瓶看似平凡的清水,将那些材料所化的淡青色液体与清水融合。

那烈焰雄狮也终于是退到无处可退的地步,不过,当它转身看到那柄火红的仙剑时,不禁心中一凛,猛然摇了摇头,回忆起了主人曾经交待过的事情。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