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独行踽踽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在蓝弦的印象中,他有着腼腆的笑和清澈的眼,那样一个人融柳是喜欢的,但仅限于弟弟的喜欢,之后死莫放的手里,而到死融柳都不解,莫放那个干净出尘的少年,怎么能下得了手……

他居然遇上了一个会做饭的女人?

不过,不管过程如何,结果是这般的就行了,他莫庭果然魅力非凡……

感情是要经营与试探的,她和莫庭之间开始的莫名其妙,再加上莫庭的情路一直以来都太过顺遂了,莫庭的情史也太过辉煌,在决定完全交心时,她必须要有万全的把握。

“如果日后,我娶了你呢?你还要继续演戏?”

半个小时后,飞机直接停在医院的顶楼上,amanda早早的就通知了医院这方面,医院院长及相关行政层的人早早的就站在顶楼迎接蓝弦与莫庭。

白雪的脸上有着掩不住的得意之色:“国际大导演瑞亲自来恭祝蓝弦,此时就在门外……”

莫庭一边说一边磨着牙。

这款手机白雪认识,这可是订制版,价格不菲,没想到蓝弦也有这爱好。

蓝弦微闭上眼,掩去眼底的情绪,再度睁开眼时,眼中已是一片清明,蓝弦轻轻的放下莫放的手,蓝弦起身对莫庭道:

十个百分点,这对于偶像剧来说无疑是个不可思议的数字,而这的确值得庆祝,虽然很多公司都怀疑星娱数据有假,十个百分点只因为一个女配,这太不可思议了……

“蓝弦,我们靠自己一步一步也可以走的很好。”白雪再次道。

如果能出演他的电影,那无疑是一炮而红了,甚至走向国际,不过蓝弦没有兴趣。

温于外傲于内,不仅是蓝弦处世原则,也是绽放一直追求的。

一边说一边将蓝弦的重量往自己身上放,蓝弦的脚受伤了,可不能再伤上加伤呀……

同时,在场的更加期待,房车里的女人是谁了……

“导演,我们去看看吧?”蓝弦和剧组的人一同出来的,他们接下来要一起去吃个饭,聪络一下感情,遇到这个事当然一起上前了,也许可以被记者多拍几张照片,占个版面。

“蓝弦姐早……”

一个大金集团的覆灭,让整个娱乐圈都震动了,之前一些和大金集团走得近,或者陪着大金集团老总出席过什么场合的艺人全部遭了殃,媒体不敢轻易的报道蓝弦的事情,只好紧咬着这些艺人不放……

“蓝弦,这媒体的风向似乎出了点问题,再这样下去你就成了整个圈子里一哥一姐们的公敌了。”

给读者的话:

蓝弦依旧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笑道:“这不是我能回答的问题,这个问题各位记者朋友问错人了。还请各位记者朋友让一让,我和天皇约定的时间到了,希望大家不要让我成为一个不守时的人……”

娱乐公司的合约哪个没问题,至于偷税漏税吗?这年头又不偷税漏税的公司吗?

走秀的模特脸上是不能有表情的,这样会让观众把注意力放在人的身上而不是衣服的身上。但是蓝弦转身的那抹笑却是恰当好处。

男人都经不起挑逗,哪怕是绅士如莫庭,本质上他也是一个男人……

呃?莫庭不解,蓝弦站在他面前干吗?

这么好的机会,就在面前,可他生生不能用呀……

karl和莫庭所在的位置处在盛世皇庭二楼,这个位置不仅视野好,而且还能隐秘,一楼大厅的人根本看不到他们的存在。

给读者的话:

……

只是有人抬头看到莫庭的身影时忍不住赞了一句,心里暗暗的欣赏着莫庭这优美的侧影。

几个好男男的人更是一路目送莫庭boss,看他到底是哪家公司的人,看到莫庭走到第一排时,那几人无比的失望。

蓝弦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再次惹怒了沐菲。为了打压蓝弦,大把洒钱拉拢剧组的人,一至将蓝弦排除在外,除了男主任宇泽偶尔会和蓝弦说几句话外,其他人都想而不敢。

面对底下人的赞美,蓝弦直接无视,踩着台步优的准备往后台走去,她今天的任务就是展视这三套衣服,展视完了后就是绽放的这三套礼服后,就等着接着来的接单还有一个庆功宴。

“那好吧,这个剧是我们公司自制的,也不用和导演见面,你就回去休息一天,明天记得去参加融柳的葬礼。”白雪松了口气,他明白蓝弦的贴心。

“都给我安静。”保镖的声音很大,而这声音中又有一种无形的威严,此言一出,全场记者都吓了一跳,呆呆的看着蓝弦。

音乐响起,任宇泽在中间,沐菲在左,蓝弦在右,三人缓缓走到台前……

无论是剧中还是这节目上,都是男主左拥右抱的画面。

“记然蓝弦小姐认为你们亲如姐妹,为什么你们组合的其他成员会说你大牌、难相处呢?难道这亲姐妹是假的?欺骗观众的?”

蓝弦感觉全身失去的温度又回来了,即使蓝弦没有拿到新人奖,可是融化拿到了终身成就奖不是……

不过,莫庭也是相当的低调的,他没有开那辆挂着标志性车牌的房车,而是开了一辆极其普通的红旗。

明明自己将蓝弦的避孕药都换了,没道理还不怀上的呀,难道他不够卖力?要不今天晚上努力一下好了。

搭上了墨大神也不知会红成什么样子。到时候蓝弦红了,要是记仇的话,他们这些人可就惨了。

如果是以往导演与制片人肯定会等,全剧组的人等沐菲一个,以往这样的事情可没有少发生。

八点准时开播,众人眼都不眨的看着后期制作后的电视播出来。

而这些,蓝弦都没有看在眼里,明面上的交锋她蓝弦怕谁,她看在眼里的,保有面前这个对着她笑的王亦诗。

他妈的墨云天,有钱老在这里显摆个毛呀,你不知你直升机一开,老子这一条就要重拍吗。

灰暗的天气、稀稀拉拉的小雨,让融柳的葬礼看上去多了一份萧条与悲伤。

融柳死了,她的尸体埋葬在那冰冷的墓地中,以后这世间再也没有一个叫融柳的女人了。

而等到蓝弦出场时,众人的期待并不高,毕竟〈神之子〉虽然全球同步上映,但是在西方人眼中,东方人都长得差不多,蓝弦并没有很特别,除了《神之子》中的一幕,这里没有一个人认识蓝弦,蓝弦近乎没有在国际上亮相……

摄影师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内存,快门不停的按着……

电视机前,莫老爷子一脸淡定的看着携手同行的蓝弦与莫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心里却暗暗笑口了花。

如此一天到晚的忙着,三个月之期很快就到了,而莫庭与蓝弦二人似乎约定好一般,两人都不提此事……

“名字,你的名字?”美国佬激动的情绪一时间似乎无法平复。

“你,蓝弦,你就是我们要……”

莫庭,你太冲动了。

“蓝弦姐,我第五个呢,王姐,你第几个呀?”话落,林宗儿伸就去抢王亦诗手中的号牌,王亦诗正为蓝弦将她一军而暗恼,一时不察就被林宗儿得手了。

“啊,王姐,你可是第……”“墨前辈,你叫我?”蓝弦立马恭敬的站着,充值展现了一个新人的应该有的态度,谦和与恭敬,她现在的角色就是演艺圈的新人。

当时,融柳的第一反应不是她要死了,而是在想这个莫放是神精病吧?不就是被拒绝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世间谁离谁不能活呀,求爱被拒就杀人,要是破了产呢?不得自杀……

“小弦,尝尝看这个是早上空运过来的松露,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莫庭将手边食物朝蓝弦的方向略递了一点。

好吧,依旧可以解释是提前学习过,但是蓝弦的餐桌礼仪一点也不像是第一次。

暗暗一个深呼吸,蓝弦压下心中的惊骇,将刀叉放好,拿着餐巾擦了擦唇,巧笑倩兮的看着莫庭,没有一丝尴尬或者紧持,落落大方的道:

“表现的很好,没有动,脸上的表情恰当好处。”摄像师很快就给了答案。

不过他们也不是没有料可以写呀,蓝弦拿到金棕奖影后,还有在颁奖现场的话,无不是话题呀。

同样一件事,媒体可以说好,也可以说坏,不过蓝弦这事上,基本上没有报社会会说坏话,虽然他们也想博眼球,但却不想拿自家报社的前途去堵……

“蓝弦,这就是你口中的亲如姐妹吗?她们说你虚伪、做作,她们说你不配合团队活动,说不大牌、欺负队员?”

不过,干记者这行的就是润笔费要收,新闻照写……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蓝弦的到来,带给了他融柳的消息。

半个小时候,莫老爷子才收起笔,没有半丝情绪起伏的打量了一眼蓝弦:“坐吧。”

“现在口浪尖的,你必须得避,公司正在努力,你必须和大金撇清关系,好莱坞那边看好你,这个时候出不得错,这一场宣传回去后,公司就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

“《神之子》的就要杀青了,不知道蓝弦你有没有接新戏呢?毕竟暴光率对于演员来说很重要,大荧幕虽然不错,但是电视剧却能让更多人记住你……”简大经纪人很自来熟的指点着蓝弦的发展方向。

可是,这年头的电视剧呀……

“简大,你也知道的,最近实在没有什么好的剧本,不知道简大你有没有好的剧本介绍……”对方抛出橄榄枝,蓝弦也顺势接上,一脸请求的看简大经纪人。

在外人眼中看来是谢墨云天的的维护,只有蓝弦明白,她是在谢墨云天对融柳的厚爱。

“走吧。”蓝弦再次看了一眼手机,将手机丢按了关机键,丢进入了包里,朝登机口走去……

蓝弦这句话让莫庭整个人无法言语,质问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不敢看蓝弦是的双眼,莫庭几乎是落荒而逃……

莫庭连忙上前,迎向蓝弦,脸上已没有之前的不快,漾起温柔的笑:“没事,侨恩说你这套照片拍的太好了,他想要收藏几张,我不允许。怎么可以私吞公司的财产呢,你说是吧……”

说来也是沐菲的运气不好,沐菲堵蓝弦的那个位置是一个拐角处,按理是死角的,可偏偏墨云天坐的那个位置刚好在中间。

“云天,你要去哪,节目就要开播了。”经纪人连忙追上去,一脸紧张的问着,虽说依云天现在的名气,参不参加什么节目都没关系,但接了就不能让节目开天窗了。”

与大金集团扯上,无论你之前的名声有多么的好,都会变得恶名昭昭,成为反问教材,成为观众和圈子里的众排挤的对象。

莫庭再次表明自己的立场。

可是,莫庭是不是忘了,莫家可不能娶一个演员回家。

他虽然也有拿沐氏的好处,虽然这只是一个恶俗的偶像剧,但这也是他的心血。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蓝弦和融柳拥有共同的地位。

一个代言呀,就可以让人看到她的身份与地位,这是很微妙的事情。

声音刻意压低:“你先给我把手头上的东西处理好,其他的我会派人去阻拦,最近给我收敛些,别让他抓到了什么。”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睡相不好,有时候手脚会乱放到影的身上,也有时候会往影的怀里钻,以前影都是直接把她推开的,现在,她半夜醒的时候会发现影总是会抱着她睡,而她整个人就那样软软的窝在他的怀里,每当这个时候,她就觉得自己幸福的要死了,然后小心翼翼的动也不动,闭上眼睛却了无睡意,心里一个劲的甜蜜的要死。

“爷爷”爷爷又想起了以前的事了吗?幽韵琦的满是担心,影很重要,爷爷对她来说也很重要。

“知儿,你以后只能笑,永远的笑,因为,你哭起来真是难看死了。”一边擦眼泪的轩辕晗一边认真的说着,那语气,好像是在面对他父皇一般。

知心,不论如何,我都会把你从过去找回,那个吟诗浅笑,那个悠然自得的才是你,我真的不希望你像在青州那样噙着一抹自欺欺人的笑无欲无求的过着日子。

“我站在你这边。”选择在一开始就确定好了,他选择效忠这个男子,现在,不过更加确定他的眼光没有错。

轩辕晗与知心旁若无人的走进大厅,知心看着轩辕晗脚上那渗透的血水,立马扶着他坐下,蹲下来,小心的拆着脚上的绷带。

轩辕晗摇了摇头,示意她自己问。

知心这才记起,轩辕晗腿上的伤还未处理。“我还以为你不相信我能治好你的腿呢?”秦知心回了神,听到轩辕晗的话,心里一暖,很是高兴。

“三皇子分别派人去了皇后的寝宫与司徒大将军府,具体情况赎属下无能,没有探听到。”皇后的寝宫是除了皇帝的寝宫外守卫最严格的地方,而且里面用的人全是皇后的心腹,他们很难安插人进去,安插进去的也接近不了皇后,只能在外宫活动。而司徒将军府呢?那是皇后的娘家,老司徒将军武功高强,一般人跟本就不敢接近,那司徒将军,皇后的弟弟,也丝毫不比老司徒将军差,要在他们两个身边偷的,那实在太难了。

对着轩辕晗一笑,知心便来到了秦夫人身边。

“夫人,晚了,睡吧,一切都会好的。”语气有些沉重,也有些坚定。

知心看到了,也却没像往常一般的去安慰他,而是一个人静静的坐着,眼神看像不在名的前方,新年,勾起了,她藏起来的悲伤……

“对不起,爷。”吴清吓的立马放轻手脚,心里立马平静了下来,好在,好在爷很是正常的。

“住嘴,本宫现在不想听到你的声音。”轩辕晗厉声的打断,语气中的气愤与怒气怎么也掩饰不了。

“本宫倒是想像父皇求情,但就怕这事不是本宫求情那解决的”

一路上,轩辕晗他们更觉得怪异,这黑族族长绑了知心引他们前来本是敌对,可居然还派人前来接走不出树林的他们,不仅如此,还一路礼遇,如此?为哪般?

“老奴明白”看到轩辕晗的笑,吴管家的眼眶有些泛红,多久了,多久都没有看到爷这种自信的笑容了,自从爷的腿伤了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了,以前的爷待人接物温和傲气,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那样云淡风轻的谋篇布局、指点江山。可自从那件事发生后,爷身上的傲气收敛了,人越发的温和了,如果说爷以前的温和是为了树造了个温儒、知贤礼下万人敬仰的好皇子,那么爷现在的温和却是因为低沉或者是为了迷惑对手,以前的爷越是温和就越表示爷掌握住了全局,冷静清醒,随时等着给对手致命的一击,可现在爷的温和让自己有些看不透。

“小依,我们是去赏枫,不是去参加宴会,不用这般华丽。”看着小依手上的轻纱华服,知心摇了摇头,让小依去拿了另一件简单大方的白色丝绸外套。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