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如锥画沙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青山,你的丹田还在成长,没到极限?”诸葛元洪盯着滕青山。

绿衣少女被说地脸涨红:“我,我……她滕青雨一个乡下小村姑,更加不配少宗主!别说她,就是她哥,你看着……明天,肯定被臧锋师兄打的没还手之力!”

六天内,内劲没变化!不过间或着修炼《虎形通神术》,却令滕青山身体力量以恒定速度缓缓提升着。

有进步,滕青山便很高兴了。

滕青山认真听着。

“你想学这招,你得先达到先天,到了先天之后,才能逐步前进,一步步来。”诸葛元洪说道。

“得了这鳞甲,也算大功告成,可以回江宁了。这玩意也够重,这么一大团,都过万斤了。”滕青山看着身侧圈成一团的黑『色』鳞甲,随即抱着窜出了洞『穴』,一跃而下。第七十四章??身体变化

按关绿说的,她和滕青山一人带领一半人马进山搜寻。滕青山却说要独自一人进山,让关绿一人带着所有高手。这令关绿很不满。不知道怎地,就提到了比试!

滕青山不清楚赤鳞兽的视力。

“蓬!”

“找死!”滕青山猛地一声暴喝,也不抵挡那一掌,就是一脚直踹!腿部比手臂要粗壮的多,瞬间腿部爆发的力量更加惊人。

这老家伙,是不是后天强者?

作为妖兽,它听力也强的可怕,它的一双耳朵,清晰地听到上方兵器撞击声,甚至于能根据声音,辨别每一个人所在方位。

一大窜岩浆流仿佛利箭一样迸『射』向黑『色』石头上的六个人。

“好小子。”银发老者瞥了一眼滕青山,旁人离的远,加上滕青山那一招,是在最后一瞬间爆发最强威力。时间极短,远处的人根本发现不了,也没那个眼力判断一枪威力多大。可是这银发老者却能判断出。

“统领!”一声大喝响彻在冀鸿耳朵边。

青湖岛人马所在方向,一道灰『色』身影飙『射』向岩浆湖中央。

“嗯,逍遥宫白长老都死了,那善水宗戚艳,也被赤鳞兽给吃掉了!咱们徐阳郡的李老先生也掉进岩浆湖死了,青湖岛的‘生死刀’杜九,也死了……死的绝顶高手,一双手都数不过来啊。”

冀鸿额头渗出黄豆般大的汗珠,忍着断臂之痛,喝道:“好了,黑火灵果已经被那赤鳞兽吃了。咱们先回去。赤鳞兽蜕下的鳞甲……以后看运气慢慢找。”

凡是里层的各方人马都同意下达命令,命令麾下部分人员专门应付外围,防止外围有人朝里面冲。

须知,通道仅仅数丈宽。真正能短兵相接的武者,只是少数。

“这些武者,没有统一指挥,怎么能赢?”滕青山看得出来,能交战场地就那么大,“即使那数千名武者,都不惜『性』命和各大宗派高手厮杀。各大宗派加起来近千人。也能将他们杀光!更何况,这些人,大多只是来看热闹的。谁愿意丢掉『性』命?”

其他人,只能住在隧道里,或者岩浆河流河岸更远处了。

……

傍晚,滕青山一大群人正在山脚下吃饭。

他在天下间闯『荡』,所练的一本秘籍,是不入流的内劲秘籍。至于刀法,更是偷看别人练,随意地学些招式。他这样的实力……在武者中算是最低层次。就是有几手庄稼把式的三流武者,都能威胁到他。

“好,好。”精瘦汉子沿着火热岩浆通道旁边前进,只是,他距离岩浆边最起码有数丈远,因为愈是靠近,那泛起的热气愈加可怕。

灵根几乎都在石头内部,冒出石头表面的只是很短一截灵根,主要是叶子和果实。

大家都知道,那精瘦汉子,知道黑火灵果所在处,绝对不能让他跑出去。否则,归元宗就不可能轻松得到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了。

“到底往哪边走?”滕青山经过杀手训练,这些简单的路途记忆,不成问题。

呼!

这足有十余丈高,如果是朝下跳,最多腿骨折之类的。可是,这精瘦汉子是失去重心,朝后仰着朝下跌去,就是一流武者都会被活活摔死。

蓬!

知道对方身份,精瘦汉子哪还敢反抗。

“裂缝?”

“岩浆!”滕青山很清楚这是什么,“岩浆层应该是在地底极深处,没想到这地底大概两三百米,就出现岩浆流。看来……这里曾经火山爆发过,是真的。”第六十二章 独占

当天下午,滕青山、冀鸿、关绿他们带着人马进入火焰山,很快,滕青山、冀鸿、关绿他们悄然来到那峡谷所在。

滕青山却不知……那个精瘦汉子是永远不可能再出来了。

“就我这实力,得到黑火灵果,也保不住。”乌岱寻找了一会儿,便寻了一座山峰山顶,惬意地躺在一棵大树下,吹着山风,睡午觉了。

“有说话声音?”

“咦!这么小心翼翼,而且,那地方那么隐蔽!难道,那里就是……”乌岱眼睛亮了起来,脸上笑容越加灿烂,“我乌岱混了这么多年,看来,也要转大运了啊!”第五十九章 古世友

呼!呼!呼!

今天这中年人就是一个。

每走一步,司马峰气势都在升腾。

……

大声说话,又引起内腑伤势,司马峰不由咳嗽,咳出血来。

原本周围观看的上千名武者,见没有人再挑战,一个个也就散开了。那‘雷神刀’吴越看着滕青山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好厉害的枪法,窥一斑而知全身,这个滕青山绝对没拿出最强的枪法……他的确有杀死孟田的实力!此次夺‘黑火灵果’,他是个强劲对手。不过……我的刀法,磨练这么多年,我不信他一个十七岁小家伙能挡得住!”吴越自信的很。

“不过,同一招,我为什么威力就弱这么多呢?”滕青虎嘀咕道,这一夜,滕青虎练习枪法练了大半夜,滕青山之前展示枪法,给他的触动很大。

“青山!”冀鸿和滕青山走在一起,在山脚下散步,“今天下午,有没有遇到武者向你挑战?”

那三名武者不由后退一步。

这一刀,绝对不比那孟田的血月刀慢,而且,那名独臂武者还是坐在地上出刀,这种姿势别扭,可出刀依旧这么可怕。

“噗!”一道鲜血飞溅,那穿着银白『色』的青年抛飞倒在地上,胸口上有着刀痕,鲜血缓缓朝外冒。顿时铁衣门一大群高手立即涌上去,帮忙看伤势、止血等等。

滕青山可是从小在大山里长大,不过关绿却没有在大山里生存的经验。

他们竟然都没察觉!

呼!

有凑热闹的!

“嗯?”滕青山眼角余光,发现远处街道中出现了大量身穿黑『色』重甲,骑着黑『色』战马的人影,其中也有很多,并没穿重甲。

咚!咚!咚!

“好,好。”冀鸿笑意更浓,随即转身,“这位是关统领!这次我和关统领,奉宗主之命,带领三十名黑甲军精英,以及三十名核心弟子高手过来。虽然这次赤鳞幼兽出世,引得大量高手聚集,可咱们归元宗,对那宝贝,可是势在必得!青山,到时候,你可别留手!”

段侯说的话,引起周围不少武者围过来,靳涛心中焦急不满,可是段侯却愈加兴奋,说的眉飞『色』舞。

“吃了黑火灵根,就让人一下子拥有万斤巨力!这黑火灵果蕴含的神奇能量,的确是大大加强了人体潜能!现在我的身体潜能已经无法再挖掘,如果吃了这黑火灵根!”滕青山真的期待了。

“师伯祖!”那关绿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很冷,脸上表情也没变化,“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冀鸿连道:“那好,带我去你那。”这冀鸿显得心急。“现在?”滕青山有些错愕,可还是带冀鸿去自己的住处,将那柄名气不小的‘血月刀’给这位过百岁的老统领仔细观看。第四十九章 黑『色』怪物

“那大金庄,一个多月来的惨事,这可是真的。”滕青山看向杜洪,“老杜,我问你,你能说出大金庄,为什么会不断有人没了。而且整个庄子没人发现!”

没了一个,两个,三个……数量多了,大金庄当然万分警惕,甚至于会有很多族人守夜,可依旧无声无息消失。

仅仅片刻,滕青山便看到远处满是火光的大金庄。

朱崇石捧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两口茶,目光中神光内敛,哪还有一丝醉意:“爹说的对,不能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如果这次没有青山兄弟,我这批货物,怕真的难保全,我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付那孟田!如果这笔货物被抢夺……也只剩下范氏兄弟这笔货了!”

其中范氏兄弟,扮作普通行脚商人,带着四箱货物赶往楚郡。

诸葛元洪笑着说道:“不管如何,我归元宗,也总算有一后辈子弟,能名列《潜龙榜》,不会再有人敢说我归元宗,后辈子弟无能了!”

一个先天强者,对一个宗派的意义,那无需多说。

“唉。”这白发老者眼眸中有着悲哀之『色』,叹息一声,“我们现在还有其他办法吗?只能希望这些高手帮忙了。如果再不行,按照之前咱们宗族商议的,五天后,那怪物还不死,咱们的族人开始迁徙,离开这!”

段侯悄无声息地缩在庭院角落中,黑夜中,一个人缩在庭院角落,如果不仔细看,的确难发现。

段侯仰头嘶喊道:“怪物!”

“嗯?”滕青山一看周围,已然没了妖兽踪迹。第五十一章 幼兽?

这练武场上,那铁衣门高手‘靳涛’也听到滕青山和段侯的谈话,当听到‘全身通红’的时候,靳涛脸上『露』出一丝狂喜:“全身通红?这……这难道是赤鳞兽?对!关于赤鳞兽的记载,在赤鳞兽年幼的时候,就是黑『色』的!等赤鳞兽成年吞了‘黑火灵果’,鳞甲才会变得全身红『色』,才会有三丈高!”

滕青山趁势便是一划,欲要将孟田胸膛给划开。可那孟田也知道自己处于生死时刻,在左臂被刺入的瞬间,脚下猛地一蹬,整个人飞速的逃逸。他虽然逃的快,可依旧被滕青山的轮回枪划断了左臂,同时在胸口上留下一道伤口。

“滕青山,今日之仇,我孟田来日必报!”孟田大喊一声。

荒野中,滕青山飞速追着。

我抡起来长枪,就能将你活活砸地爆炸成碎肉泥。

伤地榜高手,和杀死地榜高手,那是两个概念。

锵!锵!锵!锵!

那披散着长发的汉子点头道:“孟田,是名列《地榜》的超级高手,没想到咱们兄弟在这荒郊野外的客栈,还能见到这一场大战。不过,那位叫滕青山的,也真够厉害。竟然丝毫不处于下风。”

“死去吧。”孟田暴虐吼道。

锵!

在阁楼内,除了绿衣在弹琴外,还有一名身穿着白衫的俊秀青年,这俊秀青年正闭上眼睛,仔细聆听着琴声。

俊秀青年有些不好的预感,他听琴声的时候,是不允许下人来打扰的。除非有大事发生。而现阶段,会有哪些大事发生?“我在兰泽湖的生意?还是去抢抢九哥的货物?”俊秀青年思忖起来。

绿衣心底一颤,可还是弹起来。

而黑甲军军士每人还要穿着厚厚密实的重甲,重甲里面就好像火炉一样。还有,这重甲是黑『色』的!黑『色』最能吸热。黑甲军军士们在最炎热的时候,也不得不除掉头盔,将重甲连接处解开,好散热。

“前面怎么回事?”朱崇石有些惊讶。

“实话说,咱们客栈都有些害怕呢。不过咱们这没丢过一个人。大家都心存侥幸,如果哪天,咱们这也没了一个人,咱们这些人怕是都要离开喽。”那小二摇着头,走离了开去。

滕青山一群人议论纷纷,也只能叹息。

“大家快点!还有二十里地,就到叁石客栈了。想吃烤肉,大口喝酒的。就熬一会儿,熬到那叁石客栈,再歇息!”那吴潭老者大声喊道。

那位管家吴潭吩咐道:“小二,领这些护卫们到你们客栈的后院,在后院多准备几张桌子,什么好酒好菜,让他们自己点!”吴潭回头看了那群护卫,喝道:“各位兄弟可得注意点,别喝过头了。”

二十名黑甲军军士统一的转头看过来,冷漠看着那人。

那高大汉子吓得心底一颤。

锵!锵!……

“掌柜的,快点上菜上酒。”那管家吴潭点了菜肴,便立即吩咐道。

“哈哈,黑甲军都统‘滕青山’不愧是绝顶高手!这么快就能发现这无『色』无味的‘随风一梦’!”一阵大笑声,顿时这客栈楼上也冲出来十几人,一个个都手持弓箭,朝楼下疯狂的『射』杀。

鲜血遍地!

“别听那些马贼吹嘘,大家快点将他们甩掉!”那朱崇石朗声喝道。

“哈哈,你们还不信?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好,我现在就慢慢追你们。让你们亲眼看看是真是假!”那声音轰隆隆地在天地间回响着,能将声音传这么远,毫无疑问,那人绝对是内劲浑厚的高手。

这就令两千马贼可以跟上,还有一千马贼在后面跑着。

一声声嚎叫,让马贼们都眼红起来,马贼本来就是刀口上『舔』血,最忌讳别人说他们没胆。更何况他们有五千人,怕什么?

朱崇石喝道:“保护好马车!”顿时,周围那些护卫们,有大半人都持着巨型方形盾牌,包围在马车周围。用盾牌,将马车完全保护好。

“呼!”滕青山从战马上一跃而起,整个人仿佛利箭弹『射』向前方,在落在地上后,便大步朝马贼方向冲去。

“噗!”“噗!”“噗!” ……

“住手!”

大当家惊恐地看着滕青山,他不明白……为何和对方差距这么大。归元宗的高手,就这么厉害?

巫山帮能立足,还能有这么庞大的势力。不能说巫山帮差,只能说滕青山太狠。千军万马,都根本阻拦不了滕青山。要抓其首领,仿佛探囊取物般的容易!

随着上次滕青山出手,展『露』出惊人的实力,使得在车队中,滕青山地位愈加的高。

这是黑甲军的好处!

“提高黑甲军的优越感!这样,也会产生更强归属感。”滕青山很明白这一点,瞥了一眼那马车,此刻那朱崇石已经呆在马车里,陪他的三个孩子了。想到孩子,滕青山不由心底一疼。

两名『妇』人心中一松。

扬州十三郡,南边最富裕,北边最穷。不过即使是最穷的‘楚郡’,在整个九州大地上,都算是比较富饶的。

屋子里,正有一名眉『毛』极粗的中年人,他正擦拭着一柄狭长的略带弧度的长刀,长刀本身通体为血红『色』。

六月酷暑,上午时的太阳已经有些毒辣了。

从滕家庄赶到宜城,连半个时辰都没需要。

“好,好。”滕青山乐得如此。

“我哥是最强的。”青雨立即一抬下巴,自信说道。

一路艰辛,滕青山他们连续过了两郡地界,在赶路的第十一天,滕青山他们终于进入徐阳郡地界。

哗哗!

滕青山笑笑。

“四爷!”那宅子门口的两名汉子立即笑着打招呼。

滕青山脸上也『露』出笑容。

表哥的实力,自己最清楚,赢不了百夫长中的翘楚,可是中上层次,还是有的。

可滕青虎一口气凭借‘火上浇油’‘火中取栗’这一凶狠一阴险的两招,非常干脆的连胜三名百夫长。顿时那些百夫长们明白,这滕青虎可不好惹。

诸葛元洪正拿着一张纸看着。

六十年过去,这朱童拥有了无尽家财。

的确,天下间谁敢说朱童蠢?就是人家朱童真的做一件蠢事,肯定也会有人说,朱童做这事情别有深意,不是一般人能明白的。

“他的九儿子,请宗主你干什么?”冀鸿疑『惑』道。

“《烈火枪诀》,给滕青山?那《烈火枪诀》我也看过,有九九八十一招,威力一般。”冀鸿有些迟疑,随即眼睛一亮,“宗主,你是说他滕青山,将那枪诀……”

加上十人为一个队,彼此辅助,十人冲杀,可以说是绞肉机。

“紫金偷盗,兄弟你也算是因祸得福。”桂庆神秘道,“你查出,那害白崎残废的凶手身份了么?”

来的时候,滕青山想回家不成,因为上面有白崎都统。而现在,滕青山就是都统,这一营人马最高首领,他说怎么做自然就怎么做。

这是他的根!

“青山啊,下次什么时候能回来啊?”滕永凡询问道。

旁边的袁兰无奈笑道:“没法子,青山啊,青雨她就是眼界高,没一个看得上的。”

滕青山五人都心热起来。

“咱们没恭喜青山当都统呢。”田单说道,话音一落——

滕青虎在比试中大放异彩,毕竟在入宗考核时,滕青虎就算不错,更练过‘大枪桩’,擅长听劲。枪法厉害!而进黑甲军后,又修炼《莽牛大力诀》,须知这滕青虎,也是练习虎拳多年。

明眼人一眼看出来,只是白崎残废了,也想给自己要点脸面。

走了大概数十丈,来到火光昏暗处,冀鸿站定。

冀鸿冷漠道:“在矿区驻守的事情上,宗内一贯条规森严!这胡童通外贼,即使他是城卫队大队长也没用。传令下去,江宁郡境内通缉胡童!凡是能抓住胡童或者当场杀死胡童的,赏银千两以及我归元宗人级秘籍一本!”

滕青山心中暗叹,那胡童本来是城卫队大队长。可因为这事,胡童连辩解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处死!

就在这时候——

那里面可都是紫金!

“大哥,不怪你!刚才你根本来不及救二胖,我也是只能看着。”大胖痛苦的很。

“十斤重紫金?”田单惊叹道,“那可就是一千斤的黄金,一百万两白银啊!这可是一笔巨富!咱们归元宗,那紫金矿区一个月,弄个出的紫金也就几十斤吧。这些人还真有手段,竟然偷到了十斤,还没被发现。”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