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负隅顽抗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刚刚在众人写答案时,你可发现异常?”孟千寻微微思索了一下,突然再次问道,似乎生怕白容有忽略,再次强调道,“你仔细想清楚了,当时三皇子的周围,或者是月无双的周围,可有什么奇怪的光线之类的东西?”

那马车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撞了过来了。

而李灵儿的唇动了几下,却没有说话,脸上的神情也明显的有些不对,毕竟是女人,她的掩饰能力不及北尊大帝,或者,应该说,她实在是受不了那样的打击。

但是,她也很明白今天花断尘来这么的目的,也知道,花断尘说是认定了她不可能会对北尊大帝说谎,才这般的逼着她说的。

宝儿虽然以前一直没有见过夜无绝,但是两个人却一点都不生分,似乎是那种本来就天天粘在一起的父女一样。

“刚刚长公主可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北尊大帝的眸子微闪,快速的望向那侍卫,沉声问道。

孟千寻没有说话,脸上仍就凝重,没有看到她的宝儿,没有确定她的宝儿安然无恙,说什么都没用。

现在,最重要是要找到宝儿网游之万全之策最新章节。

那件事情,也是她最近才让人查到的,当然,她不可能会告诉李老爷子。

“我也没有。”只是,月无双微微一笑,一脸随意,极为漫不经心般的说道,只是,他那双眸子深处,却是明显的隐过几分复杂。夜无绝听到他的回答,似乎并没有任何的意外,脸上仍就是一脸的冰冷,没有任何的情绪的变化,只是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

“三皇子,这一次,皇上是真的病了,属下已经查清楚了,而且,皇上这次病的太过突然,这里面只怕有问题。”初也见夜无绝不信,再次说道,脸色微沉,更多了几分凝重。

而且,洞房之夜便被休了,若不是有十分严重的问题,至于在洞房之夜之过便被休了吗?

毕竟也的确没有听说过关于孟冰跟李逸风的事情。

他这话转的,可真是让人无语。

这一点,不要说是孟冰比不上,就连精于算计的冷婉儿都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更何况还是当着他的面。

只是,那话语中嘲讽的意思,却是太过明显。

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她知道自己表现的太过懦弱了。

李赢的身子再次的一僵,心中隐隐的多了几分感动,就为了这一句话,让他做什么,他都丝毫都不会犹豫。

李赢微微的蹙眉,他听到刚刚逸风的话,便也觉的,逸风所说的她,应该说是如秦敏儿说的,是梦小姐,而且应该也只有那一种可能绝品邪少。

此刻,此情,此景,众人想不误会都很难呢。

“别,别走。”只是,花断尘看到他要挣开,似乎有些急了,抱着他的手,突然的收紧,再次急声说道,这一次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着急,似乎生怕他就这般的离开了,那份依依不舍表现的实在是太过明显。

花断尘的双眸猛然的眯起,看到众人对他的态度,心中更是恨到了极点,但是也知道,此刻再留在这儿,只怕会让事情变的更遭。

他在想着,刚刚的那个男人,会不会是她找来的,若真的是她,那么她也太过绝情了。

“关于那具尸体,我已经让人小心的运回了北尊王朝,皇上可以让人去细细的查看,虽然已经有两年的时间,看不清容貌了,但是骨骼却不会变的,而且,我曾经高人相传,得知一种鉴定是否是亲人的秘方,我可以帮皇上鉴定。”

说话间,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皇上,脸上更多了几分沉重,唇角微动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皇上这一次能不能醒过来,也很难说,而且,就算醒过来,只怕神志上也会、、、”

李逸风说到此处时,话语故意的顿住,不过,此刻,所有的人听到他这样的话,顺着他的意思接下去的话,都是自动的认为,他的意思是,皇上就算醒过来,也会神志不清的。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李灵儿的身子猛然的僵滞,她对于李逸风是完全的信任的,毕竟这一次若是没有李逸风,皇上的病都可能好不了。

让他着着急,说不定就真的能够在这十天内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呢,这缘分的问题,可是谁都说不准的。

花断尘更是一脸的阴沉,神情间似乎还带着几分狠绝,特别是在望向月无双时,眸子深处似乎快速的隐过了几分冷意。

不过,这一次,他的话问完后,身子明显的一僵,然后便就那么直直地望着她,不再说话,也没有任何的移动,只是等待着她的回答。

只是,他的话语微顿了一下,然后眉头微蹙,脸上多了几分担心,再次说道,“只是,北尊大帝只怕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我的话。”

那她是怎么来这儿的?

“老夫人。”那个手下见到李老夫人,态度十分的恭敬。

他毕竟是李家的人,而且,还是李老爷一手把他栽培起来的,然后也是因为赏识他,才把他给了庄主,让他帮着庄主的。

不是她自私,而是,她很明白,若是这样下去,她的风儿会越来越痛苦。

“没有呀。”李逸风实话实说,说的一脸的真诚,在他看来,这的确是没有说谎。

只想娶她,但是她心中爱的人偏偏又不是他。

李逸风刚欲离开的脚步猛然的止住,说好很快就要娶她?

更何况,父亲这么去这不是分明的为难北尊大帝吗?

“滚,别让本公主看到你,恶心。”孟千寻很少骂人的,但是,此刻,却忍不住暴了粗口,这个男人真的是太无耻了,真的让她感觉到恶心了。

因为,女人本来就心软,对自己在意的男人,就更加的心软,但凡,她对他还有一点的感情,就不会看着他这般的伤害自己了。

“怎么样?我找的人还不错吧?不少字”夜无绝看到她的错愕,随即略带轻笑地说道,为了找这么一个人,他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的,这一次,他定要好好的整一个那个男人。

只是,是谁要整他呢?

她来认这个父亲,要的也仅仅是那份她最渴望的亲情,而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好处。

对于这一点,他是一点都不怀疑。

孟千寻的双眸微闪,北尊大帝写下圣旨,这件事情的性质就有些变了,不再是口头上的答应了,那以后,她的责任就会更重了。

“对,皇上的确需要好好的休息。”李逸风听到孟千寻的话,也连声说道。

不过,她在登上这大殿之前,就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的,而且,她也知道,这正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大家信服的机会。

而且就规矩都定好了。

“公主,臣还有事启奏。”大将军的双眸一闪,再次冷声说道。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百姓饿死,才会引起哄抢与动乱。

“本公主会立刻筹集粮食,尽快送到明城。”孟千寻的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沉声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沉重,这件事情,的确再马虎不得了,眼看着马上就要入冬了,若是百姓们没有食物,在大冬天里,只怕会冻死更多的人。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唇角略略的扯出一丝轻笑,然后慢慢的说道,“至于会派谁去核实,本公主还没有决定,有可能会是朝中任何一个大臣,也有可能是本公主最信的过的侍卫,当然,也有可能到时候本公主将朝中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亲自去核实,这件事情,可以等项大人回来后再决定,暂时不必着急。”

既然没有人反对,那这一条,她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当场定下了。

虽然孟千寻觉的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突然了,但是,心中的希望还是不断的慢慢的散开,被自己深爱的人送花,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你这是做什么?”守门的侍卫看到他的举动,有些奇怪。

孟千寻怔了怔,身子下意识的坐正,然后,快速的伸手,去拿他手中的纸条,脸上的期待也更加的明显。

“公主,那些花要、、、”那个刚刚取来字条的侍卫,却并不知道那么多,只是觉的,有人送公主花,公主肯定高兴,女孩子吗,肯定是喜欢这些的,更何况,那人又一下送了那么的,而且还在每束花上加了字条。

这个男人本来醋意就大,先前白容就说过,他在比试的现场看到花断尘时,便有些不对,有些吃味了,此刻再看到别人送了那么多的花给她。

她不想让夜无绝误会,不想再因为那个男人,而影响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那个男人,跟她已经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本王相信你,所以,你不用再说了。”夜无绝暗暗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说道,说话间,微微的饶过桌子,走到了她的身边,将她揽进了怀里。

而那个花断尘更是根本就没有去过皇浦王朝,更没有去过将军府,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认识孟千寻。

她说话间,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夜无绝,观看着他的反应。

而且,她现在也明白,他可能就是因为猜到了是她,才会这么直接的闯进书房的,不过,他没有这样的资格吗?

孟千寻愣住,双眸微转,再次的望向他,神情间多了几分意外。

他这话又是从何说起的?

她为何要生他的气呀?

以前,像这样的话,他曾经跟她说过很多次,他说,他不曾让她一个人太过逞强,因为,那样她很很累,很苦。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帮他,而且,还为了帮他,不惜得罪大将军。

“我不需要骗你,我也没有那个时间骗你。”孟千寻的脸色微沉,再次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突然发现,竟然有些跟他说不通,何时他竟然变的这么的无法沟通呢?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