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久而久之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盛锦月一见六公主,神色陡然一变。

“阿萝真是聪慧。”这一日上完课后,赵长卿在谢明曦面前笑着赞道:“两日前我教过的乐曲,阿萝今日亦能完整的弹出来了。”

精心装扮过的丁姨娘,满面含笑的迎了上来。在看到谢钧凝重的面色后,不由得一怔:“老爷这是怎么了?莫非是明娘惹老爷生气了?”

盛鸿一脸无辜:“我特意放轻放柔了动作,哪知道阿萝的皮肤这般细嫩。”阿萝的小脸已红了一片。他也心疼得很。

此时,她的心思皆放在了宫中争权上。

论天资,三皇子根本不及自己。父皇也更喜欢自己。

淮南王府和四皇子过往甚密,算是提前站了队。盛渲和三皇子自不会亲近,寒暄过后,便住了口。

……

真让永宁郡主去府衙被审,淮南王府的脸面可就丢尽了!再气再怒,也不能不管啊!谁让永宁郡主是淮南王唯一的掌上明珠!

门房管事继续陪笑:“老爷已写了和离书,世子爷这一声妹夫,可不太合适了。”

……

这倒也是。

三皇子立刻笑道:“人多用膳才热闹。”然后殷切地看向俞皇后:“不如将二皇兄他们也都叫过来,一起陪母后用膳如何?”

今日宫宴,不宜多言,两人交换了个会心的眼神,各自微笑不语。

这次抬进宫来的人更惨。

两位太医各自施针,没过片刻,淮南王世子便有了反应。

盛锦月撇撇嘴,低声抱怨:“若不是大哥为她说情,我才懒得理她。”

萧语晗和尹潇潇最是交好,立刻笑着附和:“盛姐姐说的是。琴棋书画我们自幼都学,骑射可不是人人都会的。日后进了莲池书院,你只凭这两门,便能独占鳌头了。”

众人一一帮着尹潇潇说话,李湘如面上无光,心中悻悻。

谢明曦移开目光,对赵长卿尹潇潇轻声道:“待到晚上,我去看看皇后娘娘。”

至于梅家,连进宫探询的底气都没有。

赵嬷嬷冷笑一声,接了话茬:“好!郡马这般有理,现在便去淮南王府!去向王爷和世子解释你动手打郡主的理由!”

谢钧挤出愧疚的神色,柔声低语:“永宁,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生气,也是应该的。只是,家丑不可外扬。何必闹得岳父舅兄尽知。”

……

像今日这般被简单直接“请回”的,还是生平第一回。

陆迟心中有数,领着李默去了书房。屏退下人,只余彼此相对而立。

过了片刻,又说道:“别人越活越老。师父正好相反,越忙碌愈精神。满头乌发,无一根白发。一眼看去,只有三十多岁的模样。”

厮杀已经到了尾声。

宁王再愤怒再不甘,也无济于事。

“今日本就是江家人闹事在先,这回被送进衙门,不脱一层皮,休想出来。”

林微微立刻道:“杨夫子定会想法子将江姑娘带到身边来。”

现在,盛锦月病愈来书院了,李湘如会作何反应?

萧语晗思虑良久,将信折好收起,然后去了椒房殿。

顿了顿,又笑着说道:“七弟和七弟妹都是孝顺之人,去了蜀地两年,时常惦记着接梅太妃去蜀地颐养天年。”

这也就是顾山长张口,俞皇后才应得这般干脆利落。换了其他的人试试?

谢云曦竟也有喜了?

谢云曦这才住了嘴,乖乖上了马车。

待马车赶回府中,天色已黑。

谢明曦顺势道:“我正有件要紧事和父亲商议。六公主殿下随着廉夫子学武,我便也留下相陪,做了廉夫子的记名弟子。所以,散学迟了一个时辰。”

便如此时。

颜蓁蓁翻了个白眼,咕哝了一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谢明曦声名赫赫,以后定有大好前程。

早知如此,她真不该随意指派家丁去做这等事。如今家丁被逮了个正着,她根本无从抵赖。

书房的门骤然被敲响。

四皇子胸中怒火高涨,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你既知错,还不速速退下。”

……

“听闻蜀王殿下,请了廉夫子做驻兵总教头。还特意上了奏折。朝中御史纷纷上奏折弹劾。廉家人走到哪儿都要被人嘲笑一番。”

他拆了信后,被信中内容大大震惊。翻来覆去的将信翻看了数次。

谢明曦的名讳早已传得人尽皆知。在莲池书院,更是声名赫赫,用众人景仰来形容绝不为过。

今日却不一样。

换在往日,方若梦见嫡母这般恼怒不快,早已吓得战战兢兢低头请罪。

盛鸿随着三皇子等人一起行礼,起身之际,迅疾扫了建文帝一眼。不出意料的,看到了一张略显青黑浮肿的脸。

蜀王夫妇也联袂而来。

所以,顾家必须要识趣。

再者,能不费力气就治服了顾家,也是好事一桩。

“哀家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倒不如早日归西,让你也落个眼前清净。”

谢明曦和永宁郡主,只能选其一。

这也是大齐官僚们的通病。

所谓饿死事小丢脸事大,便是如此。

盛鸿酒量颇佳,自不会将区区三杯酒放在心上,洒然笑道:“好。”

彼此心知肚明,不必说破。

谢明曦这才放了心。

“此时其实不是对付俞家最好的时机。”盛鸿心思敏锐,很快窥出了不对劲:“俞大人尸骨安葬不久,母后还在病中。此时动手,极易落得不孝的名声。”

……

俞太后等了片刻,不见玉乔来伺候,颇为恼怒:“玉乔!”

过了三日,小女婴脸上的红色已褪去,小脸清秀白净。此时喝足奶水,心满意足地舔着小嘴。一双乌溜溜的小眼,看着十分可爱。

梅妃坚持亲自为死去的“七皇子”入殓。建文帝经历丧子之痛,对梅妃也颇为怜惜,点头应允。

梅妃半信半疑地瞥了六公主一眼。

谢明曦的脑海中闪过一张略圆的活泼俏丽脸孔,过了片刻,才道:“请她进来吧!”

萧夫人轻轻咳嗽一声,笑着为徐氏解围:“宫中皆是世间难寻的珍品,徐老夫人初次进慈宁宫,一时看晃了眼,也是难免。”

俞太后这个嫡母做的,可谓失败之极。

谢明曦一直密切留意李太皇太后的神色变化,见状低声道:“皇祖母病体犹虚,不宜久坐,更不宜耗费心力。孙媳这便伺候皇祖母回寝室歇下吧!”

以活泼讨喜闻名的五皇子,一遇到尹潇潇,也变成了好斗的乌眼鸡一般。

身畔众人被尹大将军的大嗓门震得耳膜疼。

鲁王神色复杂,嗯了一声。

斩草除根,将一切危险的苗头都掐断,才是盛家子孙应有的做派。盛鸿也太心慈手软了……

闽王想着,脸上不知何时多了两抹凉意。转头一看,却见鲁王同样满面泪痕。

死里逃生的滋味,不身在其中,根本无法体会。

再看宁王,俊脸果然更黑了几分。

盛鸿咧嘴一笑:“恩仇未了,不过,心里很痛快。”

……林钰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默默地继续喝茶。只是,原本清香的茶水,不知怎么喝起来有点酸。

陆迟随口笑问:“哦?她在信上都写了什么?”又悄声调笑:“一定是满纸恭贺,嘱咐我们两人定亲之喜。”

林微微巴不得四皇子就此一蹶不振。不过,面上却未流露,反而殷切地叮嘱陆迟:“陆大哥,我知道你和四皇子殿下交好。所以对他的处境格外关切。”

……礼仪比试的排名分数,很快被张榜公布在松竹书院外。

呵呵!

“鲁王闽王宁夏王合谋作乱,连累的妻儿俱被软禁。哀家心里惦记霁哥儿他们,却不便召他们入宫。阿萝在蜀地生了病,不便赶路来京。现在,只剩芙姐儿在哀家眼前。哀家岂能不多疼芙姐儿几分。”

萧语晗心神稍定,轻声应道:“母后这么说,儿媳委实羞愧汗颜。儿媳这就让人去将芙姐儿带来。”

建文帝一死,宫中的几位太妃都缩在自己的寝宫里过日子,彼此之间往来不多。静太妃自己还病着,偏又打发人送了东西来。一旦落入椒房殿的眼里,便是“闽王有意向蜀王示好”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