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新钢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现在的我已是有了一点女主人的意思也威风了。任何一个宫家的都怕了。除了那个奇葩的鬼丈夫跟我最先的恋人宫一谦。

当宫弦那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我从来没有觉得宫弦的声音原来是这样的好听。

我没有注意到时间,还以为才过了几分钟,但是其实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早上出门的,我已经跟着他们走了一整个上午了。

程秀秀粲然一笑:“可是我跑不了,我的腿动不了。”

没想到,宫弦听完了我的话,竟然阴森森地对我说:“你有见过哪个鬼会去研究绞杀鬼的符咒的?不过你的提议倒是提醒了我,虽然我不能给你符咒,但是我可以给你一件防身的武器。”

就这样,我们跟小珏三人在家里哪都不能去,只要小珏一出家门,她的脑海就又出现各种各样的声音。

我差一点就喊出了声来,还是张兰兰眼疾手快的用手捂住了我的嘴。我的声音被张兰兰的手给堵了回去,只是在喉咙中发出了呜呜的两声。

问题是我除了可以看到个别的鬼以外,我还没有任何的法力,我能够活到现在连我自己都觉得是老天在庇佑我呢。

可是我却一时不敢走过去,只是停下了奔跑的脚步站在原地不动。

我强忍着内心的惊惧,快步走到一处挂着我的照片的相框前,可没想到就当我的手快要碰上相框的时候。宫一谦从后面走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将我往后拉。

“你……你等着瞧,如果你再宫一谦在一起,看我……”

我想再说点什么,求求朱克,让他将我变回原来的正常样子。可是我此时只觉得噪子像被火灼烧了似的。一丁点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丹凤先是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饮料咕咕的喝了起来。然后才说:“这个林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出去好歹带上手机啊,这手机不带,这都二天了,也不知道联系我。”

张兰兰的口中吟唱了几句我没有听过的焚文,程秀秀被包裹在一束温暖的光里面,身上的皮蜕了一层又一层。

我惊讶的不行,这个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局长吧。

局长却依然镇定地说:“老板让我们来看一看厨房,关于骨头汤是怎么弄的。”

虽然我如愿离开了那个诡异的山谷。我猜想一定是宫弦以某种方式助我离开的。

“梦梦,说到此,还得感谢那棺木里的怨魂鬼刹,刚才他为了提升自己的灵力,想要从这周围方圆几百里寻求可用的怨气,结果我身上的怨气就被他发现并吸食干净,这不,我也就恢复正常了。”

回到了家,继母看到我,笑得直打颤。我走进去,谨慎的问她,“发生什么事情了。”却没得到回话。

可能是我的紧张情绪感染到了大妈,她连忙说:“有,有,有。”然后她就匆匆的往她家跑去。

也许宫弦又使用了法术吧,我觉得还没有走多远,我们就回到了白杨树的这一边,有着五栋房屋的地界。

走着走着,很快就走到了白杨树的地界的范围。我回头看了看我们走过的道路,心中觉得好生奇怪,刚才我们坐过的那把软椅已经在我的视线中变成一个小黑点,说明我们走过的距离已经是非常的远了,可是我怎么觉得我们还没得走几步就已经走了那么长的距离了呢。

我出门之后,王鑫马上就走到我身边了,看得出来他应该是很担心他老婆的,也是有那么一个貌美如花的老婆,谁能不爱呢?

只听见她阴测测的声音带着几分魔力,沙哑的声音缓慢的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好。皮肤也都这么的细嫩幼滑。不过啊,小姑娘,你想让你的皮肤变得更好吗?”

真是一个底子好的美女,怪不得会这么心动。有时候人真的很奇怪,好看的只会越来越好看。过的粗糙的也只会越来越粗糙。

我也是醉了,这个甩锅的本事没别人了。我别过头,不想去看陆雅。但是心中对陆雅的为人也算是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了。

现在我平静了下来,我才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飞天蛮靠近我身旁那么久了,可是宫弦送给我的那个手镯竟然没有反映。

我走上楼梯,这小区里面竟然没有电梯。还好曾大庆家里住的楼层不是特别的高,不然这次差评解决的真的就是权当锻炼身体了。

到了房间里,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满脑袋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知道张兰兰到底有多累,这才来到房间没多久,她就已经睡着了。这就让我觉得这个屋子里更加的诡异了。

只要是人,总该有自己的弱点,我这人也有弱点,尽管不多,可是在这个时候,就显得该死的致命。

将我的身体给她?那我不就没有身体了吗?张兰兰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睡醒了,应该是在我不知不觉的时候就将声音的分贝放的特别高,所以无意间也就将张兰兰给吵醒了。

金龙挑了挑眉毛,然后说:“可以是可以,但是我建议你不要去想什么歪门邪道的点子,我们一物换一物,你要是真的守约,我也会实现我答应你的东西。但是你要是跟我耍什么坏心眼,我可就不一定怎么办了。”

我叹了一口气,遇上一个急性子了。我一打开消息栏就听见如此急切的留言。天知道今天面临我的又是什么顾客。

“客服小姐,你的服务我真是太满意了,我收到货以后一定给您一个五分好评的。”

看张兰兰这样子,想必她之前对宫一谦的好感瞬间就被这一件事给打了折扣,也能明显的看得出她已经不那么热衷于去救宫一谦了。

张兰兰不停的扼腕叹息,才没过几秒钟,又传来了张兰兰的大叫:“梦梦,刚才你有没有问清楚宫一谦他们住在哪里。我们要到哪里去找他们。”

如果他能够看到来电的话。这是我心里想的,我并没有说出来。也许是我自己也想骗我自己,如果宫一谦连电话响他都没有听到,说明他跟陈媚正在快活着顾不上来电了吧。

我正要对他说让他快过来,我受伤了。但是此时电话那头却传出来了陈媚的声音,我可以清楚的听到陈媚在那跟宫一谦撒娇着说:“谁啊?有完没完了,一谦你怎么还不挂电话啊。”

在这窒息感下,配合着哗哗作响的水声,让人的意识越发的绝望。突然间我停下了挣扎的动作,死死的屏住一口气。连抖动的手臂都僵硬起来,因为我感觉到有几只类似人手的东西,抓住了我的手和腿。

我被从浴缸里捞了出来,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被扔在了大床上。胃里翻江倒海,恶心的感觉涌上了我的喉咙。我转过身,趴在床上,对着地板就是一阵呕吐。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