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冬日夏云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第一章送到。“刘先生。”王不仕笑吟吟的看着刘文善,用极敬重的口吻道:“刘先生想来一定知道,这个章程一旦放出去,会发生什么吧。”

王金元匆匆而来:“少爷,少爷……来了……”

这凄厉的惨叫,刚刚落下,王守仁抬腿,狠狠一脚,踹他下盘。

这令张懋有些奇怪。

身后的礼官想要说点什么,忍不住想说,齐国公……这……章程里,没让你上去啊。

突兀的眼里,掠过了一道凶光。

诸部的首领,个个低着头。

却见方继藩一副要打死他的样子,他内心交战,可此时,终究是六神无主,下意识的,顺着方继藩的话去做了。

王守仁想了想,摇头:“哪怕是礼部愿意更改,只怕陛下,也未必愿意,恩师,陛下极看重此事,他要展现我大明的威严,也要展现我大明也有如盛唐时的胸襟,有怀柔的手段,若是将这些部族的首领,隔绝开,陛下只怕心中不喜。”

十之八九,这些人偷偷凑在了一块,一合计,便想效仿唐时的旧事了。

与其说是外语书院,不如说,是专门培训间谍的军事学院。

弘治皇帝满意的点点头。

人们贪婪的看着王不仕。

弘治皇帝颔首:“怎么变了一个人似得,如此俗不可耐。”

弘治皇帝皱眉,他不喜欢这样的风气,却还是道:“既如此,那么,要让王不仕奢靡,何以,让他戴那么粗的链子,还有那个墨镜,朕看着,瘆得慌,总觉得是瞎子一般,还有……”

这天一大清早,王不仕家来了不速之客。

……………

为啥自己的所有思想和人生经验,都在这几年,不断的被颠覆。

弘治皇帝方才,在刹那之间,竟曾想到,自己是不是该下一道安商的诏书,又或者是……责令内阁,弄出一点什么措施。

这是啥意思?

方继藩道:“你到了王家,什么也不必管,就恢复你的本色就可以了。其他的事,不用担心。”

统计的数据不同,它能清晰的告诉弘治皇帝,大明新政区域的国力是否有所提升,又能给多少流民,安置多少的就业。

弘治皇帝怒道:“没有,难道是太子说谎?”

奴……仆……

弘治皇帝倒吸一口凉气。

弘治皇帝接过了章程,细细看了一遍,抬头:“战略保障局,这名字,听着稀罕,专职海外刺探之事,这是你的主意,还是继藩的主意。”

他们这一路,遭遇的危险数不胜数,早已是习以为常。

猎人老李上了马,呼喝一声:“冲!”

土人们一下子,懵了。

王文玉内心,依旧激动无比。

或许,外人对王不仕,嗤之以鼻。

虽然绝大多数人,家境还算殷实,可这单单买房一项,就几乎把大家的家底清空了。更不必说,还有那该死的房贷了,压得大家,透不过气来。

接着,王不仕一身旧袍子,一副勤俭节约的穷官僚模样,信步登堂入室。

见到了方继藩,他含笑着从容行礼:“拜见齐国公。”

王不仕见方继藩疑惑不已,便笑道:“前些日子,下官买了一些股票,也算是下官有一些运气,这些股票,倒是有了一些增值,当然,对于下官而言,钱财,犹如浮云一般,恰恰是最没用的东西。”

其实……他一丁点都不担心,陛下对他的银子,有所猜忌。

大家都是聪明人,他方继藩和欧阳志的手段,摆明着,就是空手套白狼,大家怎么看不出?

许多人陷入了沉默。

此时,谁手里若有这股票,转眼之间,便可挣来数成的暴利,可偏偏……求购的讯息,很快石沉大海,因为……没人肯卖。

不过今日,却有一个特殊的现象。

“何止看得起,臣略有一些薄财,所以打算购买三百万股,所需的花费,乃是三百万两,用着三百万两,来支持铁路局,那么陛下认为,臣是否对铁路有信心呢?”王不仕轻描淡写的道。

可欧阳志这些人不同,他们针对层出不穷的问题,摸索出一个个方法,而后,这些新的方法,约定成俗,最后,变成了新政中的规则,随着商业活动的增加,商贾之间的纠纷日渐增多,那么,就需有一个专门调节纠纷的地方,就需要有新的法典。因为大量的人群,开始聚集,甚至有的作坊,竟是让数百人,住在一个年久失修的大宅邸里。

现在……欧阳志遇到了他最大的困难。

朱厚照大手一挥:“少说其他的,走,咱们再试一试继藩的新东西去。”

“拉……拉绳子……”他话没说完,牛肉干就塞进了他的嘴里。

“好样的。”大家纷纷表扬他。

其实在元朝的时候,就曾有艺人,从高大的城楼里,带着最原始的降落伞雏形,从空中落地,以此来博得喝彩。

公爵觉得自己已经气力了。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想要银子了,这才想起了为师,你们这几个师兄弟啊,没一个省油的灯。”

还能说什么呢?

所有人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他不但没了乌纱帽,连退休的福利都没了。

他本是对刘家,深恶痛绝,现在听到这刘焱还厚颜无耻的想要重修旧好,陡然之间,哈哈大笑。

梁储淡淡道:“吾之女,不嫁尘垢粃糠之辈,以后,请万万不要提及这样的事,还请自重!”

虽然这一切,都是因方继藩而起。

啥?女医?

有的人奋斗了一辈子,朝勉强能位列朝班,可有的人呢,不过是有个好的未婚妻,从此之后,便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陛下……”刘焱忙是拜倒,刚想要辩解。

方继藩忙是走到她们之中,安慰道:“别怕,别怕,太子殿下心里有数的,大家看仔细了,这五脏六腑……”

朱厚照耷拉着脑袋:“这已是很委婉了,哎,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多解剖几次,就成了,到时候让她们自己来试试,即便将来,有的女医不需手术,可让她们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再去看求索期刊的论文,也就能清楚许多病理了。”

朱厚照撇了撇嘴:“至于如此吗?虚伪透顶的家伙。本宫又非是秀荣妹子。”

可偏偏这样的流言蜚语,不会让人们认为,这逞口舌之快的好事之徒有多么的恶毒,反而是被人羞辱的人家,不但觉得无法做人,还得乖乖反躬自省。

方继藩,终究是一个有良心的人啊,他心里只有苍生社稷,断然不会,真去害一个女子的名节。

他咳嗽一声:“方卿家能活着,这是大喜的事,朕……实在是高兴的很。”

方继藩打断朱厚照道:“太子殿下,钦天监会让陛下如愿的。”

朱厚照:“……”

人……真可以死而复生。

这算是真正的死而复生了。

张皇后识趣,知道他们有许多话要说。

只是…………她依旧还震惊于,这些女医们的神术。

梁如莹如实回答道:“小女子早先,曾许过岭南刘氏。”

想到这些,她心里不由觉得难过。

张皇后朝他轻声说道:“将刘家这位青年才俊,诏来,明日清早,预备见驾。”

今日乃是廷议的日子。

方继藩就不一样了,显得很和气,最近房价有些缓和,他决定改变自己,免得被愤怒的人揍。

却又见人群之中,有人魂不守舍的站着。

却似乎有人开始收到了风声,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自己的侄儿,何德何能,居然能蒙陛下如此的厚爱啊。

宫中特别请自己来,就为了奖励自己。

从两炷香前开始,太皇太后便觉得突然乏力,头晕,胸闷。

弘治皇帝听到此,顿时便觉得头晕目眩,他匆匆上前,快步到了太皇太后的面前,接着泪如泉涌。

弘治皇帝上前,几乎要扑倒在太皇太后身上滔滔大哭。

方继藩这狗东西……这下他完了,看看哪,看看这狗东西做的好事,好端端的女子,竟给教成了这个样子。朱秀荣一听,顿时秀眉蹙起,露出担忧之色。

这些人,只一看眼神,立即明白了什么,纷纷告退。

张皇后面上带着一副极洒脱的微笑。

当初先皇帝在的时候,他这个太子,多艰难哪,还不是本宫时刻陪伴左右,不敢说为他遮风挡雨,可也没少为他筹谋吧。

他吓了一跳,面如土色,再顾不得其他的,心急如焚道:“赶紧,赶紧,摆驾,摆驾去仁寿宫。”

她疾步跟着宦官出了房,十几个值夜的女医也早已准备妥当。

方继藩正色道:“这是因为,儿臣见了陛下,心是甜的,自然,这心口如一,这嘴巴,自然也就甜滋滋的了。”

紧接着,便是让她们进行坐馆。

医学院送来的女病人不少,从前都是男医看,现在有了女医,也少了许多的是是非非。

方继藩忙是捂着他的嘴:“殿下,慎言,我们是正经人,别这样,殿下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兔子不吃窝边草啊。”

“没……没有。”王金元信誓旦旦:“他们没这个狗胆,打不死他们。”

虽是气势如虹,可方继藩却还是深深皱起眉。

一切都是按部就班。

这大发钢铁作坊子弟队,在各个少年球队之中,名不见经传,只是最普通的球队,连这样的球队都打不过……也好意思,认为这是黑马?

愤怒的人,骂什么的都有,仿佛和朱大寿,一下子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

“还是卿家想的周到。”弘治皇帝点头:“御医院的人,统统裁撤了,不过宫中征辟了一群颇有声誉的名医入宫,只是西山的医学体系,和传统的医学有些不同,还是需得有人在宫里才令人放心。”

弘治皇帝便不想再纠缠这件事了,他手里,捏起了一份奏疏:“你的门生唐寅,送来了一本章程,是操练舰队的,需先招募五千人,督造蒸汽舰八艘,这是第一步,除此之外,还需在大明各处口岸,设立港口,要做到舰队可随时靠岸供给燃料和淡水,方卿家,朕恩准了,只可惜哪,这是一笔大银子哪,可是……”

弘治皇帝微微一笑:“听说,朱载墨他们,也已入选了,少年人踢球,倒也有几分意思。”

方继藩不喜欢足球,对他而言,足球是他赚钱的营生,他反而关心的,乃是妇人们的街jie放运动,这才是利在千秋的大好事啊,娱乐终究只是娱乐,可站在方继藩这等角度,他所关心的,岂只是娱乐这样简单。

“儿啊,莫怕……”

他便叹息,不断的拍打着方继藩的肩。

此后历代子孙,或明或暗,或是或非,及至朕承大统,而今,百四十年矣,弘治皇帝念及此处,不禁想,百四十年了,日月蒙尘,这些尘埃,朕定当清洗干净,不至祖宗为之蒙羞。

礼官开始念诵祭文。

“脑疾之事,真是玄妙,连医学院,尚且一知半解,我等……岂知?”

这里早已是里三层外三层的金吾卫严防死守,又有低级的文武官员,在此静候。

传报的乃是通政司堂官。

李东阳皱眉,这通政司,怎么这么没有规矩。

李东阳摇摇头:“没有。”

现在大家在说的,乃是方景隆死而复生,你提李陵这茬做什么?

“都到了什么时候了,事急从权。”

人……活了。

说着,三两步赶上去。

…………

朱厚照看着方继藩:“后日,就要祭祀了,我看你脸色不好,老方,你可要节哀啊。”

这一次的仪式,需先去享殿,弘治皇帝亲自焚烧祭文,祭文之中,书写的是关于佛朗机西班牙人对大明的狼子野心,而大明如何予以反击,请祖宗们保佑,四海归心,天下太平。

王不仕满面红光,格外的激动。

安赫尔伯爵,已经疯了。

不只如此,对方船体庞大,正因为快速,可以随时调转方向,利用最坚硬的撞角,直接碰撞己舰脆弱的船身。

大家纷纷点头,这一次,算是表示认可了。

朱厚照和方继藩,已是匆匆而来。

“什么情况?出了什么事?”

这太监做的真不值,本是说,把那啥玩意割了,这辈子不但能吃饱,还能安安生生一辈子。

而是快步走出了指挥舱。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