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偷天换日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而他此刻突然出现在这儿,不知道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是第二份证据,上面清楚的记载了还是梦家五小姐的公主所有的事情,当然,也有她杀死了公主,借冒公主后的一些事情,皇上跟皇后只要对比一下,相信所有的事情就都清楚了。”花断尘再次拿出了一个小册子,递到了北尊大帝的面前。

虽然说明天他就见过宝儿了,也跟宝儿说了不少的话,但是,那些对他而言,却是太少,太少了。

看上去,几乎满身都是血,十分的可怕。

“但是,去哪儿去一个这样的人呀,你父皇的威望倒是挺高的,但是他肯定是不能出面,送你去凤阑国。”李灵儿的脸上隐隐的多了几分担心,虽然办法是个好办法,但是要去哪儿找那么一个人呢。

“更不要说逸风的那出神入画,起死回生的医术了,这次,我皇兄生病,全朝的太医都束手无策,就是逸风医好了皇兄的。”孟冰看到他越来越难看的脸,只是暗暗冷笑,怎么,一个大男人,竟然连这点打击都承受不住吗?

这个男人的气量实在是太小了点。

只是,看到蓝宁辰那气极的样子,冷婉儿那微闪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狠绝,既然如此,那就让蓝宁辰也彻底的恨上孟冰。

“咦,奇怪了,我跟冰儿之间的事情,跟你有关系吗?若是真的按你所说的,我跟冰儿之间早就有暧昧,那么,我是不是应该恭喜你呢?”李逸风听到蓝宁辰的话后,却是突然一脸疑惑的望向他,故意装出一脸疑惑的问道。

便让那丫头出去了。

“大哥,不过要先说好了,我喝醉后,你不可以把我送回新房,绝对不可以,大哥,你若是明白我,你就不可以那么做。”李逸风此刻虽然还是完全的清醒的,所以,虽然提出跟李赢去喝酒,但是,却还事先讲好了条件。

“我就是用绑的,也要把他绑到新房去。”李老爷子脸色一横,沉声说道。

众人一个个都惊的目瞪口呆呀,这,这花公子竟然这般的抱着那个男人,要那个男人不要走,而且还是那样的一副神情。

“怎么,你要是不喜欢,那我就扔了。”夜无绝见她只是愣愣的,没有伸手接,心中微微的多了几分担心,她不会是不喜欢吧。

这句话,已经算是一种提醒了,说真的,他实在不想听他再说下去,因为,他相信寻儿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哼。

而且,此刻的夜无绝低垂着眸子,让人看不到他的脸,也看不到他的神情。

以花断尘的武功,那对于他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众人一直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

若是她真的出了事,那她、、、、

不过,纸页微动时,倒是隐约的可以看到上面的几个字,而且毕竟此刻夜无绝一只手伸过来,离的他更近了些,所以,此刻虽然纸是斜着的,但是仍就可以看到上面的写的几个字。

或者,这圣旨并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孟千寻在他的手中,北尊大帝也不敢乱来,他看的出,北尊大帝的确是很紧张孟千寻的。

或者,先前的花断尘是真的把生死不当回事,抱着一心求死,只要她陪着心思。

当然,花断尘倒是可以放开她,那样自然就可以避开了,但是这种情况下,花断尘自然不可能会放开她。

“今天这事,没的商量。”只是,李老爷子却是一口回绝了他,不给他留半点回旋的余地,“你就是随便找个女人回来,那就总比没有的强,而且,找回来后,可以慢慢的培养感情。”

“风儿,你刚刚也看到了,娘亲的话,你父亲也不听呀,你父亲那脾气,做错了是知道的呀,这件事情,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所以,才要你快点娶个媳妇回来,娶个媳妇回来,那就是你自己的了,就是亲的。”李老夫人听到他这话,倒也不恼,也不急,反而再次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个到底是不是来参加招亲的呀,怎么竟然一点都不着急的,好像一点都没有诚心呀。

夜无绝望着慢慢走过来的月无双时,也微微的蹙眉,这个男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月公子,有什么问题吗?”白容看到他这样的神情,不由的问道,会不会他有什么不满呀?

压在她身上的身子微微的动了一下,停止了那猛烈的吻,微微的抬眸,略略的拉开了一点的距离,略带几分压抑般的说道,“你觉的,还有谁敢在这个时候进入你的房间,这么对你?”

孟千寻的唇角微扯,淡开一丝柔和的轻笑,一双眸子也是直直地望着他,此刻,可能是因为应该适应了这房间中的黑暗,所以,孟千寻朦胧的可以看到他的脸,也明显的感觉到他那直视的眸子。

这样一来,她就不用担心了。

不得不说,段红的打算的确够周到,当然,她对于这种阴谋诡计的事情,向来都是最擅长的。

她有腿,有脚的,难道不会自己走吗?

说话间,她的手,慢慢的伸出,慢慢的扯起下半身的衣群,然后露出了那根断腿,只到膝盖处,膝盖以下,全部的被砍断了。

果然,花断尘听到段红这样的话,微眯的眸子中射有让人惊颤的恨意,然后刚刚脸上的厌恶,便也慢慢的消失了。

“那二少爷为何没有参加招亲大选?”李老夫人是真的想不通,若是喜欢,为何连招亲大选都不参加,这可是再好不过的一个机会呀。

她可是公主,现在招亲大选正是为她选驸马的?父亲竟然说,跟招亲没关系。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不管用什么方式赶他,他就是能够一厢情愿的认定,她是因为在意他才那么做的。

“寻儿,我对天发誓言,我的心中,爱的人一直都是你,一直都是你,从来就没有过别人。”他没有听到孟千寻的声音,竟然发起了誓来,此刻的他,倒是一脸的认真,手微微的举起,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我对天发誓,我今生今世,就只爱孟千寻一个人,从未爱过其它的人,从未变过,也永远不会变,若有半句谎言,定当天打雷劈。”

正一步一摇的向着花断尘走来。

花公了也是一个男人,不太可能会送一个男人花吧、

“恩,那就谢谢你了。”孟千寻微微的点头,紧悬的心也微微的放下,只要可以医好父皇的病就好。

第二天,早朝。

所以,皇上对那边的事情,肯定不了解,更何况,父皇为了找寻娘亲,对那些事情的基督更是不够。

刑部尚书愣住,一时间似乎有些没有回过神来,一脸错愕的望着孟千寻,不明白,她为何要点明了让他去。刚刚她的话可是说的很清楚,她是知道,那些粮食是被人贪污的了。

孟千寻此刻说那个云淡风轻,似乎只是在说着今天的天气还不错。

可见那人是如何的用心,如何的认真,也足以证明那人对公主的心意。

“本王相信。”夜无绝愣了愣,随即应道,是呀,他应该相信她,既然她说了不是,那就肯定不是了,刚刚应该是他误会了。

他跟她之间的一切都结束了,所以,他此刻表现出来的那份惊喜实在是太过可笑,而且也太过讽刺。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这般的倔强,总是喜欢一个人逞强。”他望着她的眸子微微的一闪,似乎隐隐的闪过一丝异样,话语愈加的低觉了几分,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而此刻的语气中,似乎多了几分加忆的伤痛,又似乎更带着几分依恋。

那怕上次再次的在皇宫中遇到了她,他都没有想过解释过。

当初皇上说过,他的事情,直接受命皇上,所以,他并没有进宫见公主,当然,他当时也没有想到,公主竟然会是他。

“看来,你是没有什么事情了,那本公主就不送了,本公主这儿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孟千寻此刻竟然有些不想再看到他,早就没有了感觉,没有了感情,这一刻,再相见,除了可笑就是无聊。

所以,她根本就不善于说谎,那怕她是一名出色的特工。

他的性格向来冷淡,还从来没有主动的说过这么多话。

而且,他貌似应该没有报名参加吧?

“是,是、”两个宫女连连应着,这次才终于相信了公主是真的不会惩罚她们,真的放过她们了,而且还让她们照顾小公主,便说明,对她们是信任的。

他跟了皇上那么多年,虽然皇上深不可测,但是时间长了,一般情况下,他都能够猜到皇上的心思。

“公主果真是心思紧密呀,这法子的确不错,而且,公主将地点选在城外,到时候,也不会影响到城里的秩序,更不会引起任何的动乱。”另一位大臣也随即跟着说道,虽然是附和着丞相大人的意思,但是说的却也都是实情。

皇上当时说的很清楚,花公子的一切的事情,都由皇上来直接的下命令,如今大将军竟然这般公然的在公主面前弹劾花公子。

他知道,今天丞相是摆明的要跟他硬碰硬了,而那些跟丞相站在一起的大臣,若是一个个都附和丞相的意思,那么他的情况就会十分的被动。

“反正是招选驸马,或者到时候,我就真的被选中了呢。”李逸风的双眸微闪,半真半假地说道,说真的,他的心中也是很想。

“不行,我要进去看看皇兄。”虽然那侍卫说不能让人打扰,但是让她等在外面,那还不把她急死了,所以,孟冰不顾侍卫的阻止,直接的进了宫院。

而孟冰听到雪太医的话,身子却是再次的僵滞,脸色也是瞬间的变了,听雪太医这意思,那岂不是皇兄随时都会有危险?

她不相信,不相信皇兄的病医不好,若是如此,那以后的皇兄岂不是要时时的活在病痛的折磨之下。

她知道,皇兄一直觉的皇嫂的失踪是他的责任,所以,皇嫂的失踪,不但让皇兄痛不欲生,更让皇兄十分的自责,她明白这么多年,皇兄的确经历了太多的折磨。

她不相信上天会这么的残忍。

“宝儿。”李灵儿终于有了反应,微微的转身,将宝儿抱进了怀里,只是,她一开口,声音似乎微微的有些嘶哑。

“皇上,丞相大人与左将军说的极是,这招亲的事情,若是取消,皇上与北尊王朝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后果太过严重,还望皇上三思呀?”右将军也跟着跪了。

毕竟是她的父亲,是她的亲人。

“皇上,你可不能大意呀,这绝对不是风寒、、、。”雪太医不顾皇上的不满,再次的急声劝道。

看来,他们父女已经相认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