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海立云垂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得到答案,苏放浑身上下杀气爆发,先天境界的威压,笼罩方圆百米。

“找死!”

“你们的想法是!”

偏偏,他们被一道凤旨,捆到了一起,做了夫妻。

……

穆梓琪在一众同窗嘻嘻哈哈的推挤下笑了起来。

听到师公两个字,周全顿时受宠若惊,一张黑脸腾地红了。手脚都不知放在何处了:“皇上,我……”

江二郎江三郎最是凄惨,皮外伤看起来也十分唬人,满身伤痕,脸上被揍开了花,惨不忍睹。

俞太后心头闷气稍稍散去,目光掠过昌平公主的脸孔,忽地说道:“昌平,你和顾清都不小了。瑾儿也快到了出嫁之龄。”

林微微无奈一笑,和方若梦坐了另一桌的棋桌前。

顾山长哂然一笑:“你既嫌弃女子卑贱,为何当年还要自你亲娘的肚子里生出来?为何还要娶妻纳妾和女子同床共枕,为何还要有姐妹有女儿?”

“对我们而言,她们争斗得越凶越好,如此一来,便无人顾得上寻你我的麻烦。三皇嫂明显居于劣势,我便出手帮上一帮。”

淮南王若就此倒下,还有谁能撑起淮南王府?

众人:“……”

……

七皇子风头正劲,再过两三年,谢明曦便要嫁入皇家为皇子妃。这等时候,笼络谢家才是正理。

湘蕙恭敬应道:“正是。”

林微微有些心不在焉,随意猜了两个灯谜,便停了手。

没想到,另一道身影也同时闪了过来。

两人速度都颇快,差点撞到一起。

百官俱至金銮殿。

……

谢明曦在顾山长面前也未遮掩,坦然道:“我一开始也颇为震怒,连着多日都未理他。便是现在,也未全然释怀。”

众少女平日常来常往,也都清楚这一点,各自抿唇笑了起来。

萧语晗和尹潇潇最是交好,立刻笑着附和:“盛姐姐说的是。琴棋书画我们自幼都学,骑射可不是人人都会的。日后进了莲池书院,你只凭这两门,便能独占鳌头了。”

心高气傲眼高于顶的李湘如,人缘显然不及尹潇潇。

偌大的寝室里只余萧语晗和谢明曦。

这个杀千刀的谢钧!竟狠心对妻子动手!

“挡箭牌”转过身来,仔细打量谢明曦一眼:“明娘,你没被吓到吧!”

这样的保证,实在无法令李湘如放心。

俞太后眼底闪过一丝水光。

穆家同样瞒了几日消息,直至淮南王府一案结了案,穆夫人才将此事告诉穆梓琪。

楚将军:“……”

变化最大的,当属方若梦。

“逆贼”们一个个倒下,朝廷精兵亦死伤颇多,鲜血染红了地面,浓厚的血腥气随风肆意蔓延。

傍晚时分,谢钧才心满意足地领着儿女回了谢府。

她不止一次地在心中愤怒立誓,一定十倍百倍地报复回去,让李太后不得好死。

俞太后在棺木旁站了许久。

一年过后,或许可以再守三年……到那时,阿萝也该长大了。椒房殿。

那双冷凝的眼眸中,此时溢满了愤怒不甘:“母后,儿臣不服!蜀王遇刺之事,儿臣根本毫不知情。现在,皇兄只凭一纸证词,便令刑部宗人府彻查我宁王府。这口闷气,儿臣绝不能忍!”

只是,今日一众少女都在讨论江家人之事,根本没几个专心练习音律的。

“出了这等事,她以后在书院还怎么抬得起头来做人。那个谢明曦,狡诈阴险,锦月哪里是她对手。”

谢明曦愠怒地瞪了六公主一眼:“受伤为何还要逞强,射出最后两箭?”

……

六公主侧身而卧,谢明曦此时却是平躺。也因此,六公主看到的是谢明曦的侧脸。

谢明曦对自己的亲近示好,对四皇子的提防戒备……

跛了一条腿的谢元亭,一瘸一拐地迈步进了椒房殿。

……

……

若真被逐出谢家,改了姓盛,谋害胞妹的恶名传出去,以后她还有何颜面见人?日后还有哪一家肯登门提亲?更别提什么嫁入天家为媳了。

“明曦,”盛鸿举杯,冲她咧嘴一笑:“每年岁末,我都陪你共饮。”

风趣幽默的自嘲,顿时逗乐了一众少女。

李湘如已无资格时时进宫请安。消息也比原来闭塞得多。

如果信中所言都是真的,只要安排得当,便能给予淮南王府一记痛击……哪怕要冒些风险,如此良机,如此把柄,错过了实在可惜。

“不知从哪儿来的几个平头百姓,跪在轿前,又哭又闹。怎么撵都不肯走……”

再这般下去,建文帝还能撑多久?

耳边响起长子殷切的劝慰声:“事情到底如何,总得问一问妹妹才知。父王不必轻信外面那些谣言……”

谢钧靠着一张俊脸,攀上淮南王府,娶了以美貌闻名的永宁郡主。让人不得不唏嘘感叹,男人一样能靠脸吃饭。

芳巧今年十六岁,正是花朵一样鲜嫩的年龄,白皙的脸庞透着粉,一双杏眼大而水灵,顾盼多情。

今非昔比。

淮南王暗示只要他哄得谢明曦去淮南王府修复关系,便会暗中替他活动,让他多年未动的官职升上一级。

然而,对面军鼓丝毫不息,朝廷大军还在源源不断涌入。在暗夜中如潮水般涌来,简直令人绝望。

夫子们这一席,饮酒还算有些克制。除了醉得不省人事的董翰林外,其余几位夫子皆是微醺而已。

三皇子既已服软,盛鸿自是见好就收,忙歉然道:“是明曦思虑不周,没想到三皇嫂竟为了这点小事生闷气。我这就回府,和明曦说一声,让她将人再领回来。”

唯有六公主略略皱眉,似想出言反对,很快又默默咽了回去。

穿着黑色武服的谢明曦,多了平日少见的飒爽英气,双眸如星般璀璨。微微翘起的唇角,噙着清浅的笑意。

谢明曦抬头,迎上盛鸿疑惑的目光,眼眶微微泛红:“盛鸿,我已半年没见阿萝了。我不想再等下去了。”

宫女刚退下,卢公公便悄步进来禀报:“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命人来送口信。昌平公主和驸马带着小郡主在椒房殿。娘娘问皇上可愿一同用晚膳?”

略显肃穆的椒房殿,今晚连宫灯也比平日柔和得多。

俞皇后故意提起赵长卿有孕之事,李贤妃竟浑然不知!看到蠢钝的侄女,李太后气不打一处来。

李太后越想越恼,如果不是碍于建文帝在场,只怕当场就要撂脸色。

几位皇子公主皆静默不语。

他们也各自被亲娘教导过,自己的爹已经死了……原因各自不同,总之,都是没爹的孩子。

盛鸿在府中养伤,谢明曦独自前往三皇子府道贺。

是染墨惊觉出了不对劲。

明明是男儿,却被逼无奈地穿起少女罗裙,和一群未成年的少女做同窗。而他的兄长们,俱在松竹书院就读,有伴读有同窗,年龄稍大一些便能听政议事。

“你个孽障!真当别人像你一样,都是没脑子的蠢货吗?穆方这一张口,谁能猜不出和我们淮南王府有关联?”

“不必了,我已陪祖父吃过了。”盛渲淡淡道。

这位年轻的谢皇后,可不是好捏的软柿子。这段时日,宫中情势的微妙转变,没人比她们更清楚。

她和四皇子是堂兄妹,在园中见面无妨。这里的一众少女却身份各异,就这么和四皇子碰面,就不那么合适了……

一盏茶后,众少女行步至凉亭。这一处凉亭极宽敞,里面设一席花宴绰绰有余。丫鬟们各自伺候着小姐入席。

盛渲抬头,以目光相询。

过了许久,闽王才低声道:“七弟放了我们两人一条生路。”

鲁王闽王沐浴更衣填饱天子后,在烛火下一起看信。

众内侍宫女如释重负,麻溜地退了出去。

“你也给我滚出去!”宁王怒喝一声。

宁王猛地抽回手,抬脚便走。

素来自信昂扬的杨夫子,长叹一声:“今年的新生们资质上佳,更胜往年。尤其是谢明曦和李湘如,天赋之高,令人惊叹。假以时日,琴艺必能大成,惊艳众人。还有一个方若梦,也极有潜质。”

女儿还在江家,若真撕破了脸,江家还不知要怎么苛待女儿。至于她,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便是受些委屈闲气,也只得默默咽下。

陆迟面容俊秀,儒雅温文,是出了名的温和好脾气。

林钰翻了个白眼:“你们两个卿卿我我,说个没完。我不吃点喝点,早就熬不住了。”

“我记得去年礼仪比试,莲池书院总分也是第一,不过,名次可没这么好。”

谢云曦嫉恨得俏脸扭曲。

谢云曦兀自一脸忿忿:“难道就任由她这般风光?”

谢明曦微微一笑,声音温柔:“我也愿伴在皇祖母身边。只是,此事怕由不得我。母后让孙媳代为伺疾,想收回成命,亦是一句话的事。”

“鲁王闽王宁夏王合谋作乱,连累的妻儿俱被软禁。哀家心里惦记霁哥儿他们,却不便召他们入宫。阿萝在蜀地生了病,不便赶路来京。现在,只剩芙姐儿在哀家眼前。哀家岂能不多疼芙姐儿几分。”

鲁王目中闪过一丝后悔自责:“平王才、十一岁。”

建文帝暗中服药之事,一直十分隐秘,知晓之人寥寥无几。除了卢公公和赵太医之外,知情的唯有莲香。李太后俞皇后都不知情……

芷兰一脸诚惶诚恐:“娘娘厚爱,奴婢本不该推辞。只是,这实在于礼不合……”

建文帝暗中服用神仙丸之事,在宫中也是极隐秘的事。除了献药的太医和卢公公之外,便只有俞皇后和芷兰知晓。

建文帝更不知,献药的赵太医,亦是俞皇后的人。

董翰林的课上打瞌睡无妨,俞皇后亲自授课,自然要端正态度。

“你什么时候随我进宫,去见见我母妃?”六公主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六公主冷冷的声音顺着凉风飘进李默的耳中:“以后再敢出言不逊,休怪我下手无情!”

廉夫子目光一冷,不快地扫了六公主一眼:“谁让你自作主张?”天底下哪有徒弟趱越,代师父收徒的道理。

谢明曦替六公主揉了片刻,才收回手,将六公主扶了起来。

此时却虚弱无力的躺在床榻上,神色暗淡,满头白发有些凌乱。看着就如所有病重的老妪一般。

内侍身体残缺,寿命本就比普通男子短一些。这一病,似掏空了卢公公聚存了多年的精力,短短几日,便显出了颓然老态。

这就是身为奴才的可悲。

直至这一刻,他依然有飘飘然不敢置信之感。梦寐以求的美事,竟然真得落到了他的头上!

谢明曦看着盛鸿。

“殿下,已近子时了,”染墨手中端着托盘,柔声道:“殿下稍歇一歇用些宵夜吧!”

难道,殿下也已看出来了?

……登基后的建安帝,颇为勤勉,每日早早起床。先领着萧皇后到椒房殿给俞太后请安,一起用过早膳后,再去临朝理事。

说笑一番后,林微微忽地低声道:“蜀王殿下是否有意早日就藩?”

今日七皇子府人来人往,正门一直开着。门房管事眼尖地瞟到陆迟的身影,忙迎上前来陪笑:“奴才见过陆公子!”

听到四皇子的名讳时,陆迟反射性地拧起眉头。待林微微疑惑地看过来时,立刻又装着若无其事,将之前发生之事一一道来。

毕竟,俞皇后才是正宫,是三皇子的嫡母。

得意失意,一眼看过去便知。

谢明曦含笑听着,半点不恼。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