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江山如故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英亲王闻言看了秦铮一眼,点点头,给英亲王妃夹了一筷子她爱吃的菜。

一时间,人群的声音小了些。

谢墨含无奈地笑着点头,“知道了,你和爷爷在京中,也要多加小心,出门的时候,多带些人,一定不要自己出行。你的武功虽然不错,但耐不过有人算计。”

燕亭走在最前面,大踏步进了屋,眼珠子扫了一圈,一下子盯在谢芳华身上,愣神了片刻,转头对看着他面色不善的秦铮讶异地问,“你确定她是被你从钱家班子要来的那个贴身婢女?”

卢雪莹瞬间寒了脸,冷嗤道,“爷,注意你的身份,我如今是你八抬大轿娶进门的妻子。而别人在我们面前都是外人。我以前是对别人有着心思,但那都是八百年前的事儿了。如今怎么还会有那样的心思爷是对你自己不自信,还是诚心想要污秽我不检点”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这个卢雪莹我看着比以前性情好了不知多少,似乎真是转了性子,看得明白了。可是,明白后的她,配秦浩,到底是可惜了。”

出了英亲王府,传得京城几乎人尽皆知。

谢芳华抿着唇,不言语。

谢云澜对谢芳华轻轻摆摆手,谢芳华抿了抿唇,她如今再留在这里也是无用,遂不再多留,缓步出了里屋。

“我送你进宫”谢墨含又重新上了马车。

这时,正巧宫门大开,吴权从宫门内走出来,见到谢府的马车,愣了一下,走上前,“杂家刚得到消息,说谢氏米粮的老夫人去了。以为芳华小姐会在谢氏米粮耽搁许久,没想到这么快就进宫来了”

谢芳华淡淡一笑,“她孙子孙女是不少,但忠勇侯府的小姐就一个我。因云澜哥哥是我千拖万拽地请回京的,她一

谢芳华失笑,“我也不说出去。”

初迟意外地默然接过马缰绳,翻身上马,并没说什么,早先的怒气也没了,更没有因为被谢云澜打下马而爆发更大的怒火。

谢云澜对秦钰道了声谢,扔给了言轻一匹马缰绳,自己翻身上马。

秦钰眯起眼睛,“同为堂兄弟,既然遇到,便不能不管。”

“玉灼,等等,你先站住别动。”谢芳华感觉出不对劲,含住玉灼。

“给我倒杯水来!”秦铮道。

谢芳华点点头,她如今不困,帮他将这药煎完了没什么。

左相虽然不如他夫人热情,但也是面带笑容,以岳丈的身份和气地和秦浩叙话。

这样一想,他顿时打了个激灵,酒意醒了大半,扫见西院的灯也亮着,他立即抬步向西院走去。

对于在暗市抹白了她的身份之事,应该是言宸在她被秦铮劫入英亲王府之后做的。因为她被秦铮要在身边,四周的视线霎时对她聚来,她哑女的身份不止引人注目,她的背景来历更会被人所查,若想不被人查到蛛丝马迹,只能全部都抹去,这虽然最引人怀疑,但也最有效。可是她没想到连皇上、皇后也惊动了来查她。

“是啊!听音姑娘,他们三个人今日不止是来看秦铮兄,可是为了来看你的。你转过身来,让他们看看。我说你长得一般,他们三人还不信,说既然一般,为何外面的人将你说得跟天仙似的?还说秦铮兄看上的婢女,怎么可能一般了?定然极美。”燕亭对谢芳华道。

有左相这样不安稳锋芒毕露的派系,也有右相这样中立保全的派系,更有忠勇侯府、永康侯府这样世家勋贵谨慎求存的派系,还有英亲王这样保皇得皇室器重的派系,便也有检察院、御史台、翰林院、大理寺这样实权清贵的清流派系。

玉灼因为和秦铮的关系,在秦铮心情好的时候,向来没大没小,所以,一听说表哥和表嫂亲手做的饭菜让他们一起吃,自然高兴得眉开眼笑。

“这可怎么办?”程铭声音急了,“快,快叫大夫!这里怎么会有毒蝎子?”

真是杀招之后还有杀招,这个才是最大的杀招。被这样的毒蝎子咬中,不死也去半条命。

谢芳华却无睡意,将法佛寺失火,有人借由谢氏长房的手来害她,而今日,有人放冷箭。虽然对着的是秦铮,但是却抓到了一块谢氏隐卫的令牌。她直觉这两次的事情有某种联系,也许就是一个人的手法。

秦铮从怀中拿出一块令牌,在她面前晃了晃,“小姑姑,我看你在这里的日子过得太悠闲了。要不要我给你换个地方?否则你越来越不拿我当回事儿了。”

秦铮哼了一声,“你尽管去把她给我喊起来。就说我让喊的,让她立刻起来。我倒看看她拧不拧掉我的脑袋。”

今日上墙者:墨晓katherine,lv2,书童“嗷嗷嗷!当初第一次看情妈的书的时候是因为逛书店的时候看到了妾本于是就买了下来,结果爱的一发不可收拾就记住了西子情这个作家w,然后又是逛书店的时候看到了纨绔,再一次买了,因为这……入了520小说!京门可以说是我追的第二本小说哒哒哒!所以!情妈!我想看楠竹。”

...回到御书房,见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从今日起,李沐清监国,郑孝扬掌管兵部粮草,英亲王、左相、永康侯共同辅政,朕要去漠北。 不准抗旨。”

“记不清楚就想,想到你都记起来为止。”秦钰道。

二人进了宫,来到御书房,小泉子在门口禀告,“皇上,李大人和郑大人来了。”

郑孝扬无奈,“一起去就一起去,反正我有未来的岳母和未婚妻罩着,大不了,搬救兵。”

“侯爷确定真没动静?”谢芳华回头看永康侯,“一点儿的动静都没有?”

青岩立即应声,“是”

马车走了半个时辰,缓缓地停了下来。

谢芳华懒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坐在车上不动,懒意明显,“可是我不想动啊。”

“谢谢云澜哥哥!”谢芳华顿时对他绽开笑意。

春花、秋月虽然今日见过这小童无数表情,但是也没有此时让二人觉得有一种骇然之感。二人对看一眼,想不明白,只能连忙跟上谢云澜和谢芳华。

二人齐齐颔首。

秦钰点头,摆摆手。

他们怕是从来都没想过。

明夫人听闻孙卓和秦钰如此说,身子晃了晃,几乎站不稳。马车来到宫门口,守卫侍卫见到秦铮和谢芳华,立即打开了宫门。,

秦铮眯了眯眼睛,“牵红线”

饭后,秦铮一推碗筷,将出京铲除北齐暗桩,牵引出荥阳郑氏,以及郑孝扬的事情说了。

秦钰随后跟出来,对秦铮道,“你近来不打算出去了”

秦钰不再说话,目送二人顶着夜色离开,出了宫墙。

小泉子吓了一跳,“皇上,这从何说起啊”

不多时,右相府的管家得到消息匆匆跑来,来到之后,连忙给二人见礼,“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您二人可是有事情”

右相、右相夫人、荥阳郑氏以客人居住在右相府的郑轶、郑诚,以及落后众人一步慢慢走出来的李沐清。

秦铮不再言语。

这是,有人将那辆车抬出来,放在了大门口。

秦铮点点头,“看出来了。”顿了顿,他冷哼一声,“不过是一辆普通的车而已,能碾碎珍之重之收在怀里的情人花怎么没将人也给碾碎了。”话落,他拉上谢芳华,不再理会右相府一众人,“走了,回府了。”

英亲王妃想了想道,“昨日办的是赏花会,来的人都依次地看过那些花,怎么会有人去注意谁看了什么花”

春兰又立即道,“不对,您说是咱们在仔细观察金玉兰时有谁在场,那就不是刘侧妃,当时咱们在看那盆金玉兰时,刘侧妃早已经出去打点安排人了。”话落,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惊,“难道……不可能啊……”

春兰惊骇的声音止住了,回头见英亲王妃已经快步走出来,她伸手指着门口,“王妃,您……您看,她……”

卢雪莹想想也是,点了点头,对谢芳华关心地道,“弟妹,你这副样子,让人看着实在骇然,还是快去床上躺着吧。赶紧熬药服下才是。”

“爹放心,无碍。”谢芳华摇摇头。

话说到这份上,谢芳华自然不可能推辞,她笑着点头,“这些年我一直在府中闷着,眼光怎么会好?不过倒是能开开眼界才是真的。”

“我看最适合你呢,铮表哥,你说是不是?芳华妹妹身上有如兰似雪的华贵,若是太张扬的簪环,反而夺了她本身的气质,就是这样的事物佩戴上,才相得益彰刚刚好地与她搭配。”金燕诚心地对秦铮道。

“二公子啊,这本来是小老儿想要留着镇店的,这一对簪子您想要,价钱上可不便宜啊。毕竟是巧手师傅半年做出来的,不说雕工和时间,只说这玉质,便不寻常,这一对可以暖玉。就算冬天寒冷,拔下簪子放在手中暖手据说也是可行。”那掌柜的道。

秦铮勾唇,“你眼红什么?大姑姑还少了你的穿戴不成?今日你只管捡喜欢的买,算在我账上。”

秦铮这样的人,只会让人越来越喜欢,是不是~o(n_n)o~ ~ ...    屋内传出的声音是谢云澜的声音没错,但是这般无奈压抑痛苦的声音又十分不像今日所见时他那温和疏离偶尔露出宠溺无奈的声音。

    谢芳华目光立即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只见墙壁上有一面半开半掩着的门,显然里面还有一间暗室。她怯懦地缓步挪过去,站在门边,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对里面好奇又紧张地问,“云澜哥哥,你……你在里面?你怎么了?”

    不多时,来到屏风处,她忽然顿住脚步,仿佛惊醒了一般,回头一把抓住风梨,哑声紧张地道,“云澜哥哥怎么了?为何他会被绑着?”

    谢芳华闻言像是放心了,点点头,低低道,“那我出去等你。”话落,她向外走去。

英亲王妃点了点头,与谢芳华一起随右相进了屋。

来到屋外,秦钰对谢芳华温声询问,“如何”

“以我的医术,恢复十之**,不近看,与以前无二,近看的话,会留下细微的痕迹。”谢芳华道,“伤口确实太深了,几可见骨。”

这时,右相夫人听到前方的动静,匆匆赶了来,刚要给秦钰请安,便看到了右相,顿时惊得将手里的帕子扔了,扑了过去,“相爷……”

这样算来,的确是两不相负。

春兰挑开帘子请几人进屋。

“左相府的门楣怎么样?已经够高了吧?背后还有范阳卢氏家族支持,配我大哥可是满配。”秦铮道。

英亲王妃被他两句话将气怒打消了,闻得最后一句话“噗嗤”笑了,伸手点点秦铮额头,对几位夫人说道,“你们看看,他帮大哥娶妻子,传出去像什么样子!”

谢芳华听得清楚,脚步猛地一顿。

谢芳华忽然想起了燕亭,当初皇上也是打算破格提拔燕亭,免除考校的,不知要给他按在什么职位上。只是可惜,那步棋皇上还没走,燕亭便离家出走了。

如今算起来,望族吕氏、清河崔氏、大长公主府、永康侯府、左相、右相、翰林院这些都是依附于皇权盘根错节的。英亲王府虽然和忠勇侯府定了婚约,但这婚约除了秦铮和她这一根纤细的纽带外,英亲王府实打实的是宗室,英亲王将南秦的江山视为自己肩上的重担,对皇权固若金汤。放眼京城,忠勇侯府当真是孑然一身盈盈**了。

事到目前,忠勇侯府的前路当真是举步维艰!

谢芳华瞪了秦铮一眼,向屋中走来,这叫什么话?别人怀孕她高兴得傻什么?

李沐清见那二人进屋,帘幕随着他们进入飘飘荡荡,他笑了笑,不再说话。

秦铮又在箱子里捣腾了片刻,拿出一件同样素净的月白织锦,也去了屏风后。

谢芳华觉得他手劲极大,怕是把如今仅有的劲儿都用膳了。若是她强行挣脱,势必要伤着他。知道他不待见李沐清,这是又犯了脾气了。只能挖了他一眼,跟着他躺在了炕上。

谢芳华动了动身子,感觉还好,她摇头,“刚刚可能起得猛了些,没事儿。”

秦铮关上窗子,帘幕落下,挡住了外面的阳光,他来到床前,挑开帷幔,伸手将谢芳华从被子里捞出来,抱在怀里,走近屏风后。

秦铮眸光平静,神色似乎极其无辜,看了她一眼,慢慢放下手,扯了自己的外衣,跨进了旁边的木桶。

秦铮忽然撇开头,声音暗哑,“你看够了没有?”

谢芳华抬起手,鞠了一捧水,对着他撩了一下,“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谢芳华揉揉眉心,颔首。

“我记得哥哥身边跟着秦钰派给他的初迟。”谢芳华问。

她正思考着,喜顺匆匆进了落梅居,见到她之后,立即说,“小王妃,皇上派人来招您立即进宫。”

谢芳华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阳光洒进来,照在仙客来上,她目光忽然凌厉冷寂,“别人若是得到消息,还好说,我就怕他们得不到消息。”

好半响,秦铮才慢慢地点头,声音沙哑,“是。”

秦铮面色忽然紧绷,“你刚刚说,左边的脉跳动得比较快,就是子?右边脉象跳动比较快,就是女?”

“滑脉,即脉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谢芳华解释,“你慢慢地依照我说的,仔细地感觉,是不是这样?”

谢芳华轻声道,“脉象一般分为平脉、浮脉、沉脉、迟脉、数脉、虚脉、实脉、滑脉、洪脉、细脉、弦脉、促脉、结脉、代脉。”

秦铮忽然清声道,“今日的大婚规矩礼数没遵循之事十有**,也不差这一桩入洞房后再掀红盖头了我的妻子是谢芳华,不如就趁现在让所有人都看个清清楚楚往后都别错认了我秦铮的小王妃”

寂静中,忠勇侯忽然大赞了一声,“好”

春兰也随后跟进来,笑呵呵地解释,“小郡主,您不知道,小王爷在拜完堂后就将小王妃的盖头给揭了。如今哪里还有盖头?”

“你这样的女子真是……”秦钰无奈地笑笑,“如今雨越来越大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谈一谈如何?说到七星,当初你派人去漠北戍边军营寻我。我不知道是谁派来的人,那等情形下,你也知道我当时被贬黜,不曾恢复身份,想对我动手的人太多。无论是明里,还是暗里。不计其数。我不敢冒然相信任何人。如今我知道是你了,而且今时不同往日了。也许,我们不一定非要做敌人。不是吗?”

秦钰莞尔,点点头,不但不恼,反而认同地道,“你说得有理,月落有学武天赋,自小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来,对于武功一道,自视甚高。今日你让他见识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长了见识,三省吾身,以后定然武学一道还能提升。”

秦钰闻言攸地一笑,“你是怕我拿一支簪子威胁你?”

谢芳华忽然笑了,“我当是谁,原来是四皇子!”

房门是虚掩着的,轻易便能打开。屋内自然是没有人。

谢芳华转过头,同样恼怒,“秦铮,你还是不是人!”

秦铮看着她,“你陪谢云澜血尽而亡,你让我如何除了逆天改命,让你重生,别无办法了。”

秦铮上前一步,伸手将她身子板正过来,见她脸色苍白,他伸手去扯她捂着嘴的娟帕。

皇上这些年一直对忠勇侯府和谢氏监视掌控,他也算是皇上近臣,比谁都明白。若是忠勇侯府真动用了人帮助燕亭离开的话,就算他得不到消息,皇上那里一定能得到消息。可是昨日半夜里,他已经进宫了一趟,皇上对于燕亭离开也是大感讶异,并不知晓。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