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昌言无忌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她还记得那天上午他约她去的不是本城的任何一家早餐店,而是一间特别不起眼的房子。

可是怎么办呢?学校几年的生活里面她都是吃食堂的家伙,偶尔自己在寝室里做点东西,也不过是一包方便面便打发了一餐。

裴淼心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你这样算不算公器私用和公私不分?曲耀阳总裁,你实在是太腐败了。”

让曲婉婉失望的是,如同之前的每一个深夜一样,尤嘉轩的手机根本就没有人接。

裴淼心站在门边,久久等不到那个拿酒杯的男人说话。

他说:“芽芽,爸爸现在只有你了……”

之前尤嘉轩租住这里的时候,包括窗帘和沙发上的每一个靠垫都是她去精挑细选的。她喜欢这里的每一件东西,就像每次推开这个“家”的大门,尤嘉轩永远等在那里。

“嘉轩!”听见他似要挂电话,她赶忙急唤出声。

“那我来替你说回答吗?”夏芷柔深吸了一口气,“里面装着,你跟她都签了自己名字的离婚协议书。一个礼拜前你就把它拿回来了,两个月前你想让她在上面签字了,那现在又是为了什么,这么紧张在找那个袋子?”

她莫名抬眸去望站在门边的男人。

“是朱秘书打来的电话吗?”沈俊豪果然在楼前驻足,回身。

“不是那个辣椒的辣,是月字旁的那个腊,菜单上面有。”拿着笔的纳西姑娘指了指。

阿坤哥到是爽快地点了头,“阿淼你去吧!反正你是陪的豪哥,豪哥不在你就先回去歇着,他去束河见个人谈点事就回来,让你晚上睡觉记得关门,他回来找我拿钥匙就行。”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想要考你以前的那间大学,想要随时随地都可以看到你,想要做你喜欢吃的菜给你吃,想要帮你洗每一件衣服……尽管你一直都只想躲着我,尽管你也并没有愿意我要那么做,可我还是想要拼尽全力,用我的笨、我的傻、我的努力去学,一点一点地追上你的脚步……”

夏芷柔苍凉一笑,“是啊!就算到了现在这个时刻,他在乎一个根本不是他骨肉的孩子都比在乎我多,他甚至为了保护这个孩子而把他送走……可是我呢?我跟了他十年!是用十年才好不容易换得他在四年前娶我进门,可是他就是这么对我的,他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了,甚至就连跟我在一块的时候,他在外面也有别的女人!”

可是曲耀阳他不在意,他愿意。

她微微吃了一惊,睁大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刚才,他是不动声色地教了她一招谈判技巧?

重新与工厂校对好设计图的诸多细节,再与客户达成进一步的沟通,等到这一切都做完了以后,她一个人站在街边看着这个城市的霓虹,只觉得心境平和,安稳而且安然。

房门几乎是在开启的瞬间又“砰”一声闭合了起来。

她差点就要忍不住抬起头去看他脸上表情,却是刚刚有了这样的企图,头顶牟然一压,已经落了只大掌,继续将她的小脸扣压在他胸前。

他不是没看出来这女孩所有的小心机,可也是那时候,他总归是想自己下下狠心,就那样断了与裴淼心之间的一切联系,也断了,他关于爱与未来,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和渴望。

“等我。”

大床上的裴淼心,紧紧抓着自己肩头的薄被,睁着一双没有焦距的大眼睛,紧紧望着窗外的风雨沉默了一晚。

“我尝一下你,只尝一下你就好……”皱着眉低喃,对于他的纠结,她听着都要笑出声来。

耀阳一直是她最引以为傲的儿子,他值得这天底下最好的女子。

回头看曲耀阳的时候,曲臣羽只见后者已经紧闭着双眼,到底是累极倦极了,只是单手压在车把手上抵着脑袋,都已睡熟。

裴淼心进屋脱鞋换鞋,这个时间点,又加上半天那么累,小家伙肯定已经乖乖去睡了。

她那一声轻哼,他一眼便看到她瞬间有些青紫的手腕。

曲耀阳有些头痛地靠近了道:“我发现你紧张两个孩子的程度比紧张我还要多,你就不担心我半夜遭夜袭吗?”

“这是我跟她之间的私事儿,你就不用操心了。”

“嗨,我那车,不论款式还是颜色什么的都有点过时了,昨儿个我才看见我一朋友开了一款德国新晋的跑车,那拉风的劲儿,好像多瞧不起我似的。”

“哎哎哎,还是算了吧!”曲子恒赶忙收好支票,站起身就想跑,“哥你也知道我爸那脾气,你跟二哥两个人都去从商了,没人继承他衣钵,我要不考公务员他非杀了我不可。”

“曲耀阳,这好像不管你的事吧?”

“因为……他们让巴巴你不开心……”

收拾完行李又收拾屋子,挂断了ailsa的电话,再去看曲耀阳当年送给她的这套房子,漂亮的大平层,号称空中别墅,客厅的阳台望出去就是a市著名的海,无论采光还是交通或是生活配套都是最好的,就像她曾经的他一样,是只消看一眼,你就会全心全意地爱上。

她说:“他不只芽芽一个孩子,也许过段,他就会忘了这个可有可无的孩子了罢。”

裴淼心没敢去看他的眼睛,“你有你的家庭,我有我的,我们早就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人。”

曲耀阳的话让曲母眉眼一跳,“我怎么没有善待她?现在整个曲家上上下下都是她一个人说了算,我忍气吞声让她住在我的家里,可不代表她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他说完了话就转身,那小姑娘却快步追了上来,“曲伯母近来还好吗?上次她到我们家来看过我妈妈,她们两个的关系好像挺好,也一直在找机会,想介绍我们认识。”

曲家一群人,从主桌走到大门外边都耗了半天,曲婉婉与护工一左一右搀扶着爷爷往外走时,正好遇上厉家的人过来同他们打招呼。

“行行行,可是曲太太我可跟你说了,这次的货保准跟以往的不同,刚好四五个月大,新鲜着呢!你回去以后快点给我打电话确定,你要是不要,我们就先吃了……”

听他一说,她赶忙抬手去揩自己的额头,果不其然被他刚才那一吓,真的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归国之后夜店里的一次偶遇,当他再遇见她时她已不是曾经模样。

曲母似乎颇为欢喜这样的结局,在他将人带回家之前,提前一天就通知所有人回来。如果合适,马上就让他们结婚。

有风吹过的时候,带动着院子里的一些翠绿植物窸窣出声。

“你肚子里的孩子到现在真的不到三个月吗?”

他皱着眉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她已经很认真地从底下的橱柜里面拿出锅子烧水——她在弄东西给他吃,虽然只是一包泡面,但这节骨眼上,他似乎都不应该再说她些什么。

他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起来,经过她房门口时用力敲了几下,说:“桂姐叫你早点过去!”

而她现在所要害怕和担心的,只是经过昨晚跟今天早晨那些纠缠以后,她会不会怀孕……

曲臣羽有一刻的怔忪,盯着面前这小女人一副认真道极点的模样,还是忍不住轻笑了出声:“淼淼你怎么这么傻,我都还没有向你求婚,你就这么积极主动,难道你不怕嫁给我以后吃亏?万一我对你不好,你又该怎么办?”

夏之韵可怜巴巴的一声轻唤,几乎是在看到曲耀阳出现的当场,就扑过去想抓住他。

可他听了曲婉婉的话只是冷笑,他说:“我与她之间还能如何收场?她既已同臣羽结婚,日后也只是我名义上的一家人。一家人,除了是芽芽的妈妈,她再不是我的什么人。我努力让我们所有人的生活都回到正轨上来,我想芷柔怀孕了,或许这样才能断了我所有的念想。我不想再想,我只想要好好活下去。”他想他与她本来就不是那样的关系,只是不怎么凑巧地上过一两次床,又刚好觉得对方在某一方面还挺适合自己的,所以恣意缠绵、偶尔打诨,想在一起时便在一起,不想时便各奔西东。

洛佳也是隐约知道一些他同吴曦媛之前的旧事,于是更觉得这人轻浮,只道:“别跟着我们了,我们就快到超市了。”

赶在裴淼心也跟着曲婉婉的方向去坐后座以前,吴曦媛抢先挤了进去。

洛佳还要急争,裴淼心却转头道:“大家都是朋友,如果朗少不嫌弃的话,就留下来吃顿便饭吧!”

那酸酸甜甜又带着些巧克力香气的红酒,真的就像是她与他之间的感情。

扬手抓过一只肉串,当着曲臣羽的面张嘴咬了一口,皱眉,“真咸。”

裴淼心几不可闻地皱了下眉,刚向后缩躲了一下身子便被曲臣羽给察觉。

几个人一照面,都是一怔。裴淼心的小脸本来是埋在曲臣羽怀中的,却也通过眼角余光瞥见正扶着楼梯扶手从上面走下来的曲耀阳。

曲耀阳大抵是真的头昏,没在原地站很久就扶着扶手坐在了梯级上。一边揉着自己酸痛的眉角,半带抱怨的语气,“今天真不该喝这么多酒的。”

床边的位置一阵下陷,很快有一双大手紧紧搂在她腰间,鼻尖嗅着她脖颈浅淡的薄荷香气,才道:“睡了么?”

曲臣羽搬正她的下巴迫使她直视着他的眼睛。

“你怎么样?”条件反射一般,他第一个冲到了她的跟前。

“可你之前一次都没有在我面前提过,说你认识她。”

裴淼心失笑,“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我当你是在赞美我了,谢谢你。”

她在那办公桌旁的展示柜上,见识到多只漂亮的钢笔或是笔盒。

曲婉婉摇头,“可我知道,自己还是犯了错。”

曲耀阳皱了眉,“婉婉,你年纪还小,你懂什么……”

“我什么都不懂!”她赶忙打断,“可是至少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你越是在乎、越是想要抓紧,却偏偏越抓不住、越抓不紧!孩子是淼心姐十月怀胎生下来又含辛茹苦带到今天这么大的,就算你真的是为了女儿,为了不让咱们曲家的孩子流落在外,可只要你对淼心姐还有一丁点的喜欢,哪怕是……曾经的一丁点喜欢,你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抢她的孩子,哥!”

“不可能!”裴淼心瞪大了眼睛,“芽芽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再说了,你刚刚不是已经答应过我……”

“你跟郭秘书是怎么回事?”

苏晓一喝,重击了一掌桌面后站起,旁边的狱警过来敲了敲她的桌面,“好好说话,再不配合现在就送你进去!”

接过餐厅经理递来的电子菜单,裴淼心着意重新点菜。

看得她立时就倒抽了一口凉气,恨不得一头撞死。

曲母说完了花立时起身,也向着厨房的方向去了。

两个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厨房里隐隐约约传来一阵笑声,有大的,有小的。

曲臣羽喜滋滋地看着她,又伸手揽了揽她,偷偷在她耳边夸她今天漂亮。

裴淼心抿唇笑笑。

“没事儿,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也知道我跟臣羽是先注册后办的婚礼,前前后后拖了些日子,所以现在才会大着肚子补办婚礼。可是中国人的观念里面,好像不办婚礼就不叫结婚,我们也不想节外生枝,再去解释那么多复杂的东西。所以我怀孕的事情暂时都先不说,至于在伦敦的时候,我确实是生过一个女儿,她……是曲家的孩子。”

“爷爷……”曲婉婉轻唤一声凑到他跟前去,却听爷爷怒目道:“要吵回家吵去,别搁这儿丢人现眼的。”

曲耀阳显然也并没有想到她这突然的动作会触上自己的双唇,怔楞不过数秒,放置在她腰间的大手更紧。

绕来绕去,话题又回到同一件事情,她慌忙抑制住又快要乱了的心跳,模样诚恳,“我跟易琛……还不需要勾引。”

伴郎团一声声尖叫,大叫着“吴姐姐”,俱都欢欣雀跃得不行。

从认识,到现在,她这般新嫁娘的模样竟然一次也没在他跟前展现过。

曲母闭了闭眼睛,表示她知道了。可是她紧紧盯住曲耀阳的模样,还是让后者都跟着颤抖了。

“从前我一直都很敬重你,因为你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你是我永远追不上的脚步,所以我又羡慕你又嫉妒你。”

这完全陌生的面孔和一身西装笔挺模样的男人立时吓得她抓紧被子缩躲在床上,慌忙去按亮了床头的灯。

“曲耀阳呢?”这一回咬了牙,她就算再难受再不舒服,曲母说的话就算再难听都好,她现在只想见一见曲耀阳,问问他刚才聂皖瑜说的那些话都是不是真的。

“苏晓,不要!”裴淼心慌忙将她扬高了的手抓住。

她慌然在自己的情绪低落以前同爷爷笑笑,说:“爷爷您一个人躺着闷不闷,要不要我说几个笑话给你听?”

裴淼心笑开了怀,“芽芽回我说‘我又不是母鸡,公鸡叫了关我什么事情!’”

挂断了护工的电话正好又接到桂姐的,说是从家里煲了汤虫草乌鸡汤过来给爷爷,若是她还没走的话就留下来喝碗汤再离开。

“去幼儿园!”小家伙拍着小手,一副特别欢喜快乐的样子。

他说:“你同臣羽一起,我不怪你,你们一个是我的亲弟弟,一个是我在这世上最爱的女人,若然可以,我只是想向你讨一句原谅的话。你可以当我陌生人一样,但我不希望未来的岁月里面,你对我还有任何不满的情绪。”

“我承认,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她一直都是潜行陪在我身边娇柔温情的小女人。”

那个穿着玫瑰红色上衣、湖水绿腰链与裙摆的女人,漂亮得像是一只刚从水里挣扎上岸的美人鱼。

裴淼心看到女儿哭花了的小脸,整个心疼到都揪了起来,可这该死的男人就像是成心跟她对着干似的,她越着急他越冷静,也不管小家伙在他怀里挣扎还是踢踹,他就是死死抱着她不放开。

“不可能!”看到她哭,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蛋满满都是娇柔,曲耀阳却依然面无表情站在那里,好像铁了什么心,就是要看这个表面上装得高贵大方又自信美丽的小女人在自己面前失声崩溃。

却原来,之前他心底的疼也不过如此。

曲母这时候更是得意,“行了行了,刚不是还说她儿子明年才毕业嘛?这刚毕业的孩子,一个月能有多少待遇?像我们家子恒刚毕业那会儿,每个月挣的那点钱够他自己用就不错了,每个月都是月光,更别说一个月背个几千元的负债,那对孩子来说得是多大的负担。”

王燕青听到这声称呼,只是弯了弯唇,没有接话。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