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言笑自若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快啊!再快一点!

陈晴风苦笑:“你们总要一个一个问才好吧?否则我该先回答谁的问题?”

两人转身,一步一步朝雪山下走去,可走到一半,顾千城怀中的小雪貂突然尖叫起来……战,必须战!

而且,这些人当中,有很大一部分并不是真得为凤家辩解,不过是看在秦寂言重用凤家的份上,在秦寂言面前刷好感罢了。

凤老将军跟风遥说这话,就是认可了他凤家子孙的身份,告诫他凤家子孙该做的事。风遥本以为自己不在意,或者说早就知道凤老将军认可了他,他早就没有期待感,可是……

“兄弟们,上……”承欢抽出刀,从战车后面冲了出来,不要命的往前冲。

“下车吧。”秦寂言先一步下车,然后扶顾千城下车。表面功夫做得十分到位,给足了顾千城面子。

“明天就会有人来接我们进京,你是回顾家,还是去别院?”秦寂言接过顾千城手中的毛巾,轻轻地替顾千城擦起湿发。

“你这是怎么了?”顾千城不解的上下打量唐万斤。唐万斤性子单纯,极少看到他有不快的时候,就算不高兴也消得快。

如果秦云楚因此被废,赵王与赵王妃肯定会怨恨顾家,甚至怨恨她。

景炎以铁血的手段接掌江南后,将不服他的人全部看押了起来,只有焦向笛与顾三叔是自由的,要说他们与景炎没有什么,旁人都是不信的。

黄天不复有心人,跑了半个时辰后,暗卫和武定终于发现了凌乱的马蹄印,顺着马蹄印武定和暗卫一路往林中走去。

顾千城的眼睛扫向房内的大炕,心虚的别过脸,为了不让秦寂言发现,她刚刚起了龌龊的想法,顾千城拿起衣服,嘟囔道:怎么感觉像逃难?”

杀了人,必然会留下血迹,这个地方虽然没有什么人来,可还是不够隐蔽,至少不是杀人的好地方。

他们就不信了,他们七个人,还拿不下这个瘦小的小兵。

猪头六立刻收起全身杀气,堆着一脸笑上前,谄媚的道:“误会,误会……大家都是朋友,何必刀剑相见,你们……都退下。”

对顾千城,那些人一向手软。

“你……太可怕了!”顾千城承认,她从来都不了解景炎,以前不了解,现在更陌生。

老皇帝最近情绪低落,脾气也不太好,一点小事就要杀人。服侍的宫人除了几个老人外,旁人不敢近身,就连朝中大臣也怕了老皇帝,除非天大的事,不然轻易没有人敢上前。

嫁妆是女子的私人财产,夫家无权占有,女子嫁妆的越多,就表示娘家越重视,在夫家的地位也会越高。

“没事。”顾承欢咬牙切齿的应了一声,害那三人一脸不解:“没事你不高兴什么?”

“皇上,有我季家帮忙,你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攻下西胡,大大减少伤亡,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季诺慌乱过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一脸平静的看着秦寂言,等他的答案。

秦寂言不愿意和老皇帝下棋,倒不是要隐瞒实力,或者怕老皇帝看出棋路什么的,秦寂言不愿意和老皇帝下棋,纯粹是不想找虐,不喜欢一直输的感觉。

在宫里陪老皇帝下棋下到半夜,秦寂言不知自己输了多少盘,知道他越输越多……

“大小姐,老婆子哪里敢骗你,句句属实,大小姐要是不信,老婆子这就带你去看。”粗使婆子见顾千城不信,立刻急了。

秦殿下冷着脸道:“让人守好漠北城,记住,不许任何人进出。”敢在他大秦的地盘上,耀武扬威,长生门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既已知晓我的身份,还不速速退下。”倪月冷着一张脸,神情肃穆,自有一股神圣不容侵犯之姿。

唐万斤已经“表演”完了,而山还在!“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你逼我的。”

武毅点了点头,看了老管家一眼,说道:“让人抬个担架来,冠军侯受伤了。”

他多希望,他能和唐万斤一样简单快乐,不用背负那些他背不起的责任与仇恨……

顾千城还真是养伤,在城门口演戏演得太卖力了,额头磕破了一块皮,短时间内还真没有办法见人。

“好处?也不知有没有命能拿到。”北齐皇帝自嘲一笑,视线落在季诺身上,晦暗不明的道:“不管如何,终归要拼一把,让我就这么死了,我不甘心。”

此时火浆推移的速度,远超正常人行走的速度,放眼望却全是红滚的火浆,翠绿的树木越来越少,秦寂言走了许久才堪堪看到被火浆灼的通红的树木。

这段时间,虽然被北齐将士一坑再坑,可凤家军也不是吃素的,凤家军早就接受过训练,他们比北齐士兵了解,在炸场上要如何躲避炸药的冲击,凤家军因炸药而死的人并不多,只是受伤罢了。

“前朝大家画作,不是什么名画,却售价不菲。”秦殿下身边的暗卫,十分了得,“姑娘,这里还有已成形的画作。”

里面的画卷早已做了磨旧处理,无论是纸张还是卷轴,都极具年代感,上面几张卷轴都已经完功了,粗略看过去着实是有几分旧物的感觉。

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借用了家里的名义。如此一来,这些大人就更摘不清了,再说他们是不是真不知情还有待进一步查证。

“你说什么?顾千城的肚子被剖开了?”凤于谦的脸色唰的一白,双眼瞪得大大的,愤怒的问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可即便没有革职,言倾和御林军统领也没有讨到好,皇上分别打了两人二十军棍,又给了他们一个月的期限,一个月内要找不到刺客,就别再做什么统领,一个个去前线好了。

御林军统领一听就知诈不到言倾,干笑一声。言倾不愿与他多谈,双手抱拳告辞离去。

“圣上,这……十八字的谥号?”几乎把所有的赞美词,全部用上了,这样会不会太夸张了?

“我们庄主猜测顾姑娘一定会从战场回来,早早就给我们下了令,让我们注意姑娘你的行踪,好保护姑娘回京城。”黑衣人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还请顾姑娘恕罪,我们来晚了。”

什么?

那一子不用说也知是指顾千城。现在顾千城已卷入太上皇与秦寂言之间的争斗,两人把顾千城当成博弈的棋子。

“酸。”这味道,顾千城还能说甜,什么味觉呀?

原本,猪头六是想把秦寂言拐进房里的,那间房里布满了机关,只要人进去,猪头六就有十成的把握,可以把人拿下,可是……

虽有不舍,但权衡利弊后,猪头六还是毫不犹豫的下令,放火烧了船。

“我明白了,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我……”顾千城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就算全天下人都不认可,还有我认可你。”

不管是奸细,还是意外,又或者能不能查出奸细,他这个总捕快都逃不掉失职之嫌。

站在殿内的太监和宫女,就像是聋了一样,不对他们本身就是聋的,他们根本听不到太上皇的命令,至于看?

想到之前收到的消息,秦寂言没有去见顾千城,也没有急着把棋谱给顾千城送去,而是自己在书房里,照着棋谱抄了起来。

顾郑氏是个心狠手辣又有成算的女人,可年轻的时候还不够大胆。她把这些知情人远远的打发了却没有杀人灭口。

马蹄声很响,秦寂言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行踪,很快就被大军发现了。

虽然秦寂言和景炎什么也没有说,可封似锦却很清楚顾千城被老管家抓走的事,甚至知道顾千城中了择子,秦寂言与老管家有一个月之期。只是……

顾千城想要杀了这个男人,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

他们都要赢了,这些人想要闹哪样。

“姑娘辛苦了。”看着顾千城不断的往呢里塞东西,子车一脸担忧。

为了让秦殿下高兴,顾千城没有节操的撒娇道:“地上和桌子多硬,我就喜欢坐在你的腿上,不可以有吗?”

秦宵言早就在为离京做准备,现在朝堂安定,无外族入侵的威胁,秦寂言不觉得自己还要等下去。

长生门的术数师们,睡了两天才醒过来。看到新的一组数据出来,他们并没有觉得累,反倒是一个个双眼放光,兴奋异常。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