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日积月累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啊啊啊啊!”

尤歌愣了愣,仔细想着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想来想去,越想越是心凉……

尤歌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穿浅色的衣服,黑亮的长发柔顺地披着,纯美中带着几分自然的俏丽,清脱俗。低垂的眼帘遮住了她眼中的些许复杂,心里在问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还有什么期待吗?她原本就是孤家寡人一个,现在为何对着满桌子的美味却连动筷子的兴趣也如此浅淡了?

香香交给保镖,尤歌在郑皓月的带领下,将会先去一楼商场大门剪彩。一路上,郑皓月都在不断地叮咛,交代尤歌等一会儿要注意别说错话了,要按照稿子上的字背下来。

“别说你不知道展销会的第一天晚上出的那档子事,你聪明一世,难道想不明白原因?再说了,你安插的眼线不少,不会真的不知道你儿子做了什么吧?呵呵……”容析元嗤笑的声音饱含讽刺,他可不会那么傻乎乎地以为老爷子真不知道容炳雄干了什么。

为尤歌检查的是一位姓廖的医生,同时他也是本市第二人民医院的院长,一位资深的脑科专家。

“老公,晚安。”

脑科办公室里,只有许炎一个人在,关上门,跟平时一样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他睡觉的功夫也很厉害,工作期间,午觉能在五分钟内入睡。

许炎睁开眼,一下子惊到,因为眼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正是苏慕冉。

容析元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沾上这诱人的双唇,他就如着魔般上瘾了,贪婪地汲取醉人的香甜,大手不知不觉扣住了她的后脑勺以便两人贴得更紧吻得更深。纠缠的唇齿间,彼此的呼吸变得急促,心跳加速,头脑发胀……他时而温柔时而狂野,撩起了一股窜动的火苗,烧得两人都昏昏欲醉。她柔嫩的唇瓣似棉花软绵,清新的味道使人恋恋不舍,而他特有的男子气息也在撩拨着尤歌的心,血液里属于他的烙印又有了苏醒的迹象。

许炎接到尤歌的电话,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听起来很生气,但尤歌却感到了浓浓的温暖。他会生气,也是因为担心她。他吼得这么凶,无非是因为太着急。

身为何家的大少奶奶,她的优越感当然很强,即便是在警局里,她都不曾有一刻低头。

这如果是定力差点的人,面对霍骏琰,一定会忍不住发颤,可是唐虞梅却依旧是不屑的表情,冷哼一声,根本不答话。

奕宝贝也是满眼渴望,恨不得爬上天去。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解释?店长都已经把经过告诉我了,你还想说什么?难道是认为冤枉了你们两个?”郑皓月凶巴巴地呵斥龙晓晓,摆明了是以权压人。

“许大医生,这么有空来看我啊?是不是被太多美女围着,你跑这来避难了?”龙晓晓亮晶晶的眼睛里含着一点好奇,分明是很想八卦一下。

“哈哈哈,好……很好……老苏,真没想到你能生出这么美的小姑娘,这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吧?”许爸爸这两眼啊,直放光,就像是看儿媳妇似的。

在这样的时刻,才能勇敢地面对内心世界,拨去那一层保护的膜,露出她鲜红的心脏,那上边依旧清晰地刻着他的名字。

每个人都有希望,尤歌也是这么想的。每天在希望中等待,度过,日出日落,月升星移,才有支撑下去的动力。

龙晓晓急忙戴上眼镜,再一看容析元的手,没有半点动静。

昏黄柔和的灯光下,女人清丽的容颜显得格外纯美,眼神温柔饱含情意,手指在他眉毛上轻轻摩挲着,喃喃低语:“我知道你一定能听到我们说话,你一定知道宝宝已经一岁多了,你还知道我们每天都在盼着你醒来……你其实可以感觉外界的一切,是吗?大叔啊,别错过孩子们成长的童年,我们需要你,我们爱你,我们等着你醒来的一天,我相信,你也舍不得丢下我们……”

许炎并没有一下子展开猛烈的攻势,他觉得至少要先跟尤歌靠近,才能有接下来的进一步发展,他可不想穷追猛打把尤歌吓跑。

刚一转身就对上一双犹如杀人般的眼睛,比刀子还要锋利!

“是这样的,听闻容总正在准备收购华铭公司……呵呵,本来是小事一桩,可这偏巧,华铭公司是我一个远房亲戚开的,他找到我,又哭又求,说是对自己一手创建的公司很有感情,担心被收购之后,哎……容总,你在并购方面的种种手腕,那可是商界的佳话,都知道凡事你看上的公司,最终都会被你收入麾下,不过,这次能否请你高抬贵手,放我亲戚一马,我唐某人可以当着老爷子的面保证,今后一定会竭尽所能为容家效力!”

最近孤儿院的义工比以前多些了,每个都是佟槿认识的。

然而尤歌不堪被这么折辱,他越是强势越激发她骨子里的倔犟和反抗,情急之下也不管那么多了,抬起右腿猛地向上一顶!

容析元的脸蹭在尤歌胸前,她看不到他邪恶的笑……“真香真软,好舒服……”

“唔……”尤歌娇嫩的躯体在战栗,这一刹间犹如飞上天的感觉让她的大脑几乎受不住这刺激。

许爸爸笑得可灿烂了:“儿子,你小子的保密工作做得也太好了,我们都不知道原来你跟冉冉早就在一起了。”

尤歌虽然都点头表示记住了,可实际上,以她这只有10岁的智商,哪里能真的明白郑皓月在说什么,更不懂所谓的名贵到底是什么意思。

杯具,他居然会嫉妒一只小狗?可是能不嫉妒吗,馋馋的爪子,你在摸哪儿呢!

“别让他死了。还有,立刻派雷来香港,刚刚这群歹徒绝不是普通的杀手,必须抓到人,一个都别想跑!”容析元这双猩红的眼睛充斥着狂卷的风暴。

许炎不愧是个聪明绝顶的脑科医生,立刻眼睛一亮!

“不说。”

“你以为我说的是玩笑吗?你不答应也行,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报社,相信他们对宝瑞集团董事长的秘密,很感兴趣。”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郑皓月眼中的决绝和坚定,那种气度,让容析元也不禁要暗暗点头了。不愧是这些年宝瑞集团的实际掌控人,她的气魄不输于男人。

没有了小雨伞,容析元简直如鱼得水。很快,这屋子里就响起了动人的娇喘,一章原始的晨曲,为这个清爽的早晨增添了生机和活力。

尤歌被折腾了大半个小时,有些疲倦,懒懒地靠在他怀里,小手指戳着他的胸膛,涨红的脸蛋上余韵未褪:“你别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哼哼……昨晚的事情你如果不知道反省,那你今晚还是睡沙发。”

这一顿饭,尤歌见识到了容析元的手艺,惊叹自己有口福了,吃了一次还想着以后能经常吃他做的饭菜。

容析元再次挣扎着起身,这一次,他企图用尽全部的力气……终于扶着墙壁站起来了,却好像是打了仗似的累得直喘粗气满头大汗。容析元紧紧咬牙,强撑着不倒下去,试着一步一步走动,吃力地到了门后,伸手,打开门……

“唐虞梅,你确定要当着你儿子的面杀人吗?”尤歌颤抖的声音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愤慨。

尤歌软糯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用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唐虞梅说,是她害死了我的父母。”

紧接着就传来了容析元闷哼的声音……尤歌反应过来他的新游戏是什么,羞得不行,想要逃离,却被他按住了肩膀,用一种蛊惑的声音说:“老婆,行行好啊,男人不能憋,会出毛病的,为了你今后的幸福,你就配合一下新游戏……”

“怎么,觉得你老公长得还行?”容析元忽地来了这么一句,嘴角噙着一丝暧昧的玩味。

一屋子的醋酸味,只是两个人都没闻出来。

想想这也是件很令人心酸的事。尤歌本是宝瑞的董事长,是唯一继承人,原本是无数人艳羡的,想要什么样的珠宝得不到?光是母亲留下的那些首饰随便拿一件出来都足够耀眼了。可这些都已经是过去式,全都不属于她了,如今的她,存款为零,唯一的财产就是身上这几千块钱……是她预支的工资,否则,她更寒酸。

臭*?容析元又听到自己多了个称呼,那脸色可想而知有多难看。

...一场别人的婚礼,最开心的却是许炎和苏慕冉的老爸,两个老友因为子女在“交往”中,高兴得合不拢嘴,晚上还喝了几杯酒,结束之后还拽着许炎和苏慕冉,四个人一起去k歌。

素面朝天的苏慕冉,皮肤好得令人嫉妒,俏丽的短发用一根细细的压发条别着。干净清爽而又不失青春的甜美,站在电影院门口,吸引了不少男士的目光。

看来老爷子今晚又勾起了对儿子的想念,要看看影集才睡。近段时间老爷子经常翻出那本老旧的影集看,并且人也越来越沉默,就好像有点抑郁似的。

然而现实就是如此残酷不堪,当尤歌将整个身心都交付与他,对他依赖,对他奉献出最纯洁的赤诚,当她内心开始渴望这个男人能永远陪伴身边时,他就像一阵风似的飘走,他所有的温柔都仿佛幻觉似的,究竟是不是真的出现过?是梦是真?

尤歌知道对手是容析元,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下来。尽管任务艰巨,甚至可能失败,但她还是要拼尽全力一试!

也不知道容析元本人有没有听到传闻,郑皓月是听到了,可想而知她气得多凶。

“真的?哈哈,太好了!”郑皓月惊喜,激动地搂着他的脖子,心里却是有点酸楚的。

来就来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也不是每个人都那么谨慎的,某些人骨子里始终有不甘。

许炎笑而不答,将桌子上的盒子打开了……

“尤歌,今晚我亲自下厨给你做菜,怎么样?”许炎温热的手掌自然地覆在尤歌手背,桃花眼闪烁着迷人的光泽。

可以这么说,香香在尤歌心目中的份量,不低于她对自己的爱。四年来,无数次在梦里梦见那只可爱的,会撒娇卖萌的小狗狗,最后的画面都会定格在她被绑架那天香香倒在雨中的情景……

很多养狗的人自以为很爱狗,可是真正能体会狗狗感受的主人,太少太少。而尤歌,从没把香香当狗,她是将香香当亲人看待。

换做是别人,只怕早就被逼疯了,可容析元不是普通人,他从小到大经历的种种,比小说还曲折,比电影还灰暗,铸就了他强大的内心世界,即使面临眼前的困境,他也还能保持着应有的冷静。

唐虞梅到是很大方,为容析元专门配制了一份营养食谱,还有一些昂贵的补品,全都用上,她也希望儿子能早点恢复活力。

容析元却出奇地平静,削瘦的脸颊露出嘲弄的笑意,但他不说话,任由唐虞梅在叨念。

容析元那双深邃的瞳眸微微眯起,死死盯着照片上的人,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胸口横冲直撞!

确实磨人,在亲吻着他,却又不肯一口答应婚礼的事,这简直是吊足了他的胃口。

“汪汪汪汪……汪汪……”香香跳出来使劲

尤歌泪如雨下,刚刚她看到有人要扔香香出去,她真的有种瞬间死去的感觉!

“谁稀罕跟你说话?恶心!”

尤歌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是什么,会死吗?会被带走吗?香香怎么办?

许炎很无辜地摊手,摇头:“你受什么刺激了,什么关系户,我没明白。”

尤歌很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这家伙的自恋程度很深。

晚上11点,容家各房的人还在开家庭会议,容老爷子已经睡了,会议是在容炳雄这边的书房进行。

总之一句话,这里,想要进去,一般人是没门儿。

郑皓月脸都绿了,姣好的面容气得好像扭曲,尤歌当面挽着容析元的手,这大大地刺激了郑皓月,她嫉妒得发疯!

容析元现在可是热血沸腾,无暇去理会尤歌为什么这么反常,他只想要尽情地享受这顿大餐。当然,他也看到旁边放着的红酒,心想,这小女人看来是下了心思的,难道是为了感谢他在出事的时候保护过她?

“红本儿?结婚证?”许炎一把将本子扯过来,翻开一看……清清楚楚的照片,清清楚楚的字,清清楚楚的民政局有效印章,由不得他不信。

假如尤歌和容析元没有结婚证,现在许炎就不会眼睁睁看着尤歌被带走。可偏偏,结婚证是真的,许炎的任何举动都可能被传为是第三者!

苏慕冉拉着许炎去买饮料,这货闻到空气里满满的爆米花香味,看到苏慕冉买了两杯饮料加一大包爆米花儿,他那两条眉毛皱得好紧,能夹死苍蝇了。

刚一转身,那女孩子就急匆匆地说:“冉冉,我和晓东下个月20号结婚,你能来吗?”

“老狐狸,什么玩意儿,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从我这里套话,只可惜,制作戒指的人,连我都没见过。想从宝瑞挖墙脚,你还是先问问容析元同不同意吧!”郑皓月冷笑着,心里对孙洪青的万分鄙视。

泰华酒店的收购案虽然搞定了,可是后续工作还很多,尤歌是这个项目的大功臣,因此也就承担起了交接工作,每天要看泰华送来的各种资料,每天公司都在开会讨论关于泰华今后的发展策略,这酒店本有着良好的发展潜质,现在到手了,当然是要充分利用起来,将其打造成为一块金字招牌,这样,许氏家族又多了一棵摇钱树了。

还有一个小时飞机起飞,希望能赶上。

这家伙,想挽留却又不会直说,还要装出不在意的样子,实际上他的言行早就出卖了他的心。

&nbs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尤歌婚礼的伴娘?”

尤歌噗嗤笑出声,用手摸摸屏幕,温柔地安抚:“好啦好啦,不跟你计较,但是你要好好休息,我和孩子明天就过去。”

“这样最好啦,留下来干你的老本行,又还可以陪伴家人,总比你一个人在外边飘啊飘的更好。”尤歌的意思是说许炎别再不声不响地走掉,除了家人,她这个做朋友的也会惦记他的安危,留在家里才让人放心。

自从容析元回来后,他都在帮着带孩子,佣人反而带得少了。

尤歌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容析元已经很自觉地去拧开了水龙头,放水,然后开始除掉身上的障碍物。

许炎装作没事般,可这心里是乐开了花,原来尤歌和霍骏琰没在一起?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消息?

先前在激情中的时候疼痛是被舒爽所代替,可现在运动结束,尤歌就感觉浑身都酸疼,尤其是私密的部位火辣辣的有着撕裂感。

在别墅的大门口是看不到容析元的阳台,更不知道他现在这准备跑!

相似的镜头,不同的人物,容析元心里憋着一肚子话要问沈兆,当他两脚着地时,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尤歌呢?”

容析元两眼一瞪:“开什么玩笑,尤歌怎么可能会不想跟我在一起,她连我是植物人的时候都没嫌弃过,现在我醒了,她更不可能嫌弃我。”这货说着还有点得意。

而容析元神态如常,像是看不到她那两只眼睛都睁得圆圆的,只是轻轻地凑在她耳边说:“迟早是要公开的,你现在开始适应一下。”

“怎么,觉得盒饭太差劲了?”

容析元一下车就直径往里走,保镖跟着他身边,却不见了沈兆,那家伙是另有任务去了。

“这么说来,他几年都没碰过女人?不去外边找,也没跟郑皓月那个,他……他……能忍得住?”尤歌不敢相信,在chuang上如狼似虎的容析元,能忍住几年做那种事?

尤歌不由得轻叹……看来她是不会知道了,容析元一定将这件事守口如瓶。

有宝瑞的其他商品也同样受到了关注。

这么冒险的行为,宝瑞是在拼命么?

”……”

气归气,许炎知道,苏慕冉说得没错,两人过招,不仅是动手而已,每个眼神表情都可以是攻击的武器,只是他一不小心着了道,因为不了解她,因为没想到她可以这么厉害这么狠,还知道利用她自身天然的优势来迷惑对手。

“学长……我……你还记得我,我以为……”

郑皓月好不容易拉回心神,勉强稳住,颤颤地说:“你凭什么这么以为?凭什么这么自信?”

面试官却露出笑容:“现在,我们的问题是,你猜猜,最后这位顾客究竟是买了戒指还是买了项链?”

“……”

难道说,跟眼前这个许炎有关?如果是的话,岂不是更表示了尤歌与许炎之间深厚的联系?

“这种事,在家里还是头一回!”

“太没教养了,在外边长大的孩子就是野……”

然而容析元却仿佛根本听不到她的乞求,冷狠地说:“郑皓月,你是我的未婚妻,名头已经坐实了,但是你以为可以从此为所欲为吗?别告诉我订婚礼上的安保措施所出现的漏洞跟你没关系,我的手下不会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做,除非是另外有人将冯奎放进去冒充侍应生。那是我和你的订婚礼,除了你,还能是谁有权利放冯奎进去?是不是你派人绑走了尤歌!”

“真是……克星就是克星,还以为自己真的那么能喝呢……”许炎嘴里叨念着,将苏慕冉抱进了一间卧室。

嘴上这么说,其实许炎还是挺郁闷的,被这个喝醉的女人撩起了本能的反应但又不能就地解决,只能憋着,这有多难受,言语都无法形容。

见过霍骏琰之后,尤歌回家,琢磨着怎么告诉容析元。

“你……居然敢说不知道?好啊……”容析元将尤歌放在chuang上,埋头就往她最敏感的地方袭去。

唐虞梅?!

“什么?难道何家默许你?”容老爷子都不禁震惊了,若是这样,那就太匪夷所思了。

尤歌悬着心心终于放下,暗骂自己太神经质,瞧他现在不是好好的在面前么,还穿着睡袍呢。

...这一晚,尤歌比容析元先回到家,迎接她的还是一群欢快的比熊犬,一个个毛绒绒的肉球围着她,每当这种时候就是她心情放松的时刻。

晚上他回家来也没跟尤歌说话,又恢复了那种冷漠和疏离。两人之间好不容易有了一点进展,现在又被打回原形了。主要原因是容析元一想到尤歌自己买避孕药吃,他就无法释怀。

怎么能淡定得了,现在容析元心里堵得慌,谁都不想见,只想一个人静静。

容析元头疼,坐在椅子上揉着发胀的太阳xue,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下意识地说:“我没事,你在屋里休息就好。”

尤歌连忙摇摇头,眼角的余韵散了几分,抱着他的腰,嘻嘻笑着:“不是啦,十分钟才不短呢,那是因为你以前每次都很强悍,有时候我难免招架不住,现在这样的时间刚刚好啊,太久的话,人都精疲力尽了,还得留着力气照顾孩子呢。”

这可好,容析元和尤歌同时一惊,赶紧地停下来,回头看去,璇宝贝正坐在chuang上,咬着手指,好奇地望着这边。

为了逗女儿,为了讨女儿欢心,容析元也是蛮拼的,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尤歌怎么都不会相信,大叔居然还会这一招?唱跳小苹果!不录下来的话,太可惜了!

但今晚的惊喜还没完。

“谢谢大叔!”尤歌清脆的声音含着愉悦,为了表示感谢,她竟一头钻进他怀里,在他脸上“啵”一下。

容析元浑身一热,下意识地搂住了这香软的小身子,她身上的馨香传入鼻息,让他忍不住心头微微颤了颤。

车子一路开往会展中心,后边是一辆类似银行运钞那种级别的车子,是宝瑞送往展销会的货品,前后都有警车护驾,确保安全送达。

容析元这家伙脑子那么精,他真的会答应么?

被容析元带走的女人,就是那个被人以为早就死去的翎姐,是容析元和佟槿以前在孤儿院里的伙伴,比他们大几岁,却是他们视如亲人般的一位大姐姐。

...尤歌惊愕地盯着眼前的男人,呆滞几秒之后,眨巴眨巴眼皮,然后倏地笑了……

男人被尤歌这大胆的举动激起了厌恶,他一只手还拽着她手腕,她居然能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戳他的……胸?真把他当男公关呢?岂有此理!

这*,容析元和尤歌尽情畅快地做着爱做的事情,翎姐却失眠,想着要离开这里了,特别不舍。

拆墙?不拆?这个问题,容析元却说,可以留着做个纪念……

容析元发威的时候,旁人都要退避三舍,以免被他的气场所压迫到。沈兆和佟槿都很机灵,早就退到一边了,两人低声议论,怀着好奇心,想看看容析元如何化解这一出。

那被围墙围起来的地方,是尤歌的卧室,她此刻正拿着小板凳儿坐在房门口,磕着瓜子儿逗香香,她笑得很开心,还有几分得意,她抬头对着他的位置做个鬼脸,然后,尤歌举起了身边一块早就准备好的纸板,只见上边清晰地写着一行大字——容析元与猪,不得入内!

香香汪汪叫着,似是在回应尤歌的话,雪白的身子在她旁边蹭蹭,撒娇呢。

“嘿嘿……请息怒……请息怒……其实他没有恶意,只是就事论事而已,赌王英明,一定知道,其实他不是危言耸听,如今这局势嘛,确实不像二十年前那么乐观了,不过不要紧,有了容家和我许家的帮助,一旦成为盟友,对彼此有益无害,何老先生,您目光如炬,个中道理,您比咱们清楚啊。”许炎虽然脸上在笑,心里也不踏实,赌王的脾气,谁都摸不透,万一真的翻脸,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掐这么重,说这么酸,傻子都听得出来什么意思啊。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