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约法三章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当听到小宝儿喊孟冰娘亲,孟冰也答应了,而且,李逸风竟然也自己承认了就是孩子的父亲时。

“呵呵,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跟人道过歉呢,你既然让我跟一个乞丐道歉,真是笑话,张三,走。”只是那轿子中的人,却是更加的嚣张,不但不下来道歉,反而极为的无理。

“皇上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你不会是想逃避问题吧?”而此刻,花断尘却再次冷冰冰的说道,声音中更多了几分疯狂。

不过,他似乎又突然想什么,连声补充道,“错,不仅仅是一个洞房之夜、、、、”

她似乎是在故意的制造混乱,制造吵闹的声音。

现在,最重要是要找到宝儿网游之万全之策最新章节。

“恩,那就谢谢你了、”李逸风的脸上多了几分感激,低声应谢都市少年修仙记。

不过,随即一想,像这样的事情,李逸风自然不可能会到底乱说的。

“哎,这么大的招亲大选,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竟然没能选出驸马。”众人不由的都有些失望,不过,却又带着那么一丝的自我的安慰,毕竟,他们也都是出了局的。

但是,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而当他看到蓝宁辰跟冷婉儿时,那一刻便明白了所有的一切,心中便不由的多了几分对孟冰的不平。

眼看着已经是深夜,相信亲朋好友都已经离开了,但是李逸风还是没有出现,房间的门紧紧的闭着,没有任何的动静,外面也听不到任何的脚步声,只是隐隐的听到有秋风吹过,瑟瑟的让人感觉到有些冷。

他也爱过,所以,对于那种痛,更能够理解。

而至于公主那边,相信,公主也早就知道李逸风向门提亲,并不是自己的意思,而是被父亲所逼。

“大哥,我也知道,我已经娶了公主,就应该把她忘记,但是,我试过了,我真的试过了,但是,不管用什么法子,我都忘不了。”李逸风狠狠的灌下一口酒,然后一脸沉痛地说道。

那怕逸风的心中,不会完全的忘记,至少,会把那份感情,那份思念,慢慢转移到心底最隐蔽的位置。

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原本还都一直在奇怪,他为什么突然就站着不动的,然后就看着他突然的向前冲去,直直的,快速的奔向前面的那个风情万种的男人。

他抱的很快,也抱的很紧,就那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他那么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你、、、你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了。”花断尘此刻可是怒火中烧,而且,他身上的毒刚刚散去,可能还有些没有完全的回过神来,所以,此刻的他,也不像平时的那般冷静了。

“那倒也是,这儿可是皇宫,他也不敢乱来。”那些宫女们便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以前的确做过伤害她的事情,但是,他现在却是诚心的来向她道歉,希望可以得到她的原谅的,她怎么可以这样的对他呢?

此刻,她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明显的威逼,让他没有丝毫任何回旋的余地。

当时,只怕就连皇浦拓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不过,以皇浦拓的聪明,应该能够猜的到,但是,皇浦拓是绝对的不会泄露此事的。

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北尊大帝,却看到他的嘴角微抿,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但是却也并没有说什么,甚至并没有问起关于那个尸体的问题。

毕竟,任谁听到花断尘那样的话,都会怀疑的,更何况这可是关系到她的亲生女儿的事情。

只是,花断尘看到那个侍卫向他靠近时,双眸猛然的一沉,就在他快要到他的身边时,他的身子突然的一闪。

而且,当时太医就说过,若是皇上的病才急发,而加重的话,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说话间,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皇上,脸上更多了几分沉重,唇角微动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皇上这一次能不能醒过来,也很难说,而且,就算醒过来,只怕神志上也会、、、”

而是另有打算的。

这怎么可能?这还不如直接的杀了他算了。

而且,这一次,他显然也不想再给李逸风任何的机会,所以,话一说完,还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便快速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娘,没有想到,儿子在你的心中、、、哎、、”李逸风微微的垂眸,神情间多了几分可怜,那语气中也更多了几分伤悲。

听说,有很多的人嫁到了夫家,都要气婆婆的欺负,受婆婆的气,但是,李老夫人,不但从来没有给她气受,平时更是连个冷脸色都没有给她过。

“大哥,难道真的要我十天内找一个女人回来?”李逸风再次的转向李赢,一脸的苦恼,而此刻因为老爷子跟老夫人都不在了,他脸上的沉痛便也不再掩饰了。

至于今天他们两人谁胜谁负,他因为事先听了孟千寻的分析,所以一直不敢断定,但是,现在,他觉的,他已经有了答案了。

孟千寻下意识的一惊,嘴巴下意识的张开,便要惊呼出声,只是,她的声音还没有发出,她的唇便猛然的被压住。

孟千寻没有惊呼,也没有反抗,刚刚的惊吓也全部的消失,因为,她感觉到了那熟悉的几乎刻进了她的心中的味道。

她突然觉的,她刚刚的问题有点多余,当然,若不是他的动作太过突然,或者,她早就已经猜出是他了。

她发现,她现在已经爱上他了,而且,爱的很深,很深。

这句话,已经胜过所有的甜言蜜语,胜过所有的誓言,以后,现在,以后,便是一辈子了。

那个时候的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开心,什么是快乐,什么是满足,因为,根本就没有让他产生那样的情感的事情,更没有一个可以上他开心,快乐,幸福的人。

他此刻这样的反应,表明了他此刻心中的愤恨,表明了在他的心中,对那个女人已经恨到了极点,只怕狠不得将那个女人抽筋,剥骨。

“放心吧,我有办法,而且,我也已经造好了证据,到时候,你只要把我准备好的东西交给北尊大帝看,北尊大帝一定会相信的。”段红的一双眸子中此刻更是让人恐怖的算计,她现在可是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对付那个女人的法子,所以,这办法,她早就想好了。

便强忍住心中的恶心,慢慢的走了过去。

“怎么?你打算就这么把我扔在这儿吗?”只是,段红的眸子猛然的一沉,突然的说道,那难听的公鸭嗓子中,因为她此刻隐隐的怒火而更加的难听。

“我现在没地方住,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带我回去吧。”只是,没有想到段红却是微微一笑,说出了这样的话。

此刻,听在李逸风的耳中,便自动的想成了孟千寻。

这招亲大选的事情还没有结束了,他怎么可能去进宫提亲呀。

“行了,你不用拿北尊大帝的病来压我,这是喜事,北尊大帝也应该会高兴,不可能会影响到他的病的。”李老爷子却是打断了他的话,再次说道。

众人随着那声音,慢慢的转身望去,然后,便看到一个极为妩媚,风情万种的、、男人,不错,正是一个男人,一个如假包换的男人。

所有的人,都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此刻,书房外,那个男人仍就向着花断尘走来,那一摇一摆间的风情,就连女子都自叹不如呀。

李灵儿仍就一直没有说什么,只是握着皇上的手,不断的收紧,收紧,而她的手,似乎带着微微的轻颤。

那些大臣们,对这个公主,还都没有完全的认可呢。

“好了,我们也别在这儿打扰父皇了,让父皇好好休息吧。”孟千寻看到北尊大帝的样子似乎有些憔悴,再次开口说道。

所以,此刻那些大臣们就算心中还有着些许的不满,不能完全的信服,也不敢说什么了,更何况,大家也都注意到了,丞相大人一直都没有说话,没有发表态度。

只是,孟千寻却仍就是一脸的平静,红唇微动,一字一字极为清楚地说道,她的声音也极为的平淡,听不出半点的异样,似乎就仅仅是在命令着一件跟她无关的事情。

她甚至把规矩都定好了。

所以,这件事情,肯定是不可能取消了。

“公主就能够保证这次送去粮食后,就能够解决问题吗?”大将军心中气恼,说出的话,也更多了几分冲意,当然那意思中也明显的带着几分暗示。

“等项大人发放完粮食后,将册子交给本公主,本公主亲自查看。”孟千寻此刻的脸上多了几分严肃,却让那些大臣们更加的惊颤。

孟千寻此刻说那个云淡风轻,似乎只是在说着今天的天气还不错。

刚刚公主听到有人送花的时候,可是有些高兴的,而且若是公主不喜欢,应该就不会让他去取那上面的字条来了。

他是知道公主刚刚的意思的,公主刚刚肯定是说要把花扔掉的,但是偏偏话没有说话,此刻偏偏又被那个侍卫给误解了。

难道说,在她的心中真的没有忘记那个男人,而且,还在想着那个男人,爱着那个男人,所以,那个男人送来花时,她便被感动了,便要让人将花全部的搬进来。

他越想,越气,越想,心中越是着担心,平时的冷静,便慢慢的散去,那股有些控制不住的怒火,快要让他变的疯狂。

“当然是真的?难道我的话,你都不相信?”孟千寻的眉角微挑,直直地望着他,故意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刻意的懊恼。

“应该是吧。”孟千寻再次的轻叹,慢慢的说道,看到他刚刚平息的怒火再次的升腾起来,心中突然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因为,她觉的,对他,连恨都是浪费感情。

“不过,下次你若是有公事禀报,请先让人通报,得到本公主的首肯才可以进来。”孟千寻微微顿了一下,再次冷声补充道,她不想给他任何的误会。

更何况,她现在还主动的帮他,虽然她说,那不是为了他,虽然她说那是为了北尊王朝,便是最后的结果却是真真实实的帮到了他的。

还是,他知道了什么?但是不可能呀?这件事情,除到了最亲的几个人,其它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的。

不会是这样也让他误会吧?

而此刻,他的脸上也明显的多了几分笑意,望向她的眸子也微微的弯起,轻笑中有着太多的柔情。

那生硬的话,已经完全的划分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只是,孟千寻的眸子却是突然的眯起,脸上不由的多了几分冷意,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刚刚说话的那两位大臣,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本公主刚刚说过,这次的比试,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权利,明天,若是有不服从比试,或者是故意捣乱着,一律取消资格,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若是不满意,大可不必来参加。”

而且,就连那些平时站在他这边的大臣们,此刻对孟千寻也是极为的恭敬,甚至不再观察他的脸色。

大将军更是气急,平时这些人一个个都围着他转,说的比唱的都好听,但是这关键时刻,却是一个个都成了缩头乌龟,连句话都不敢说了。

难道说,他已经离开了?

“可能是有重要的事情。”听到她的惊呼声,孟千寻此刻的神情反而十分的轻松,正如孟冰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夜无绝若非有重要的事情,是断然不会这么离开的。

孟千寻与孟冰看到北尊大帝此刻的样子,心中也都更加的担心。

孟千寻先前在早朝的时候,就从那些大臣的反应明白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所以此刻听到李逸风的话后,倒是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孟千寻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其实,说真的,她心中还是隐隐的有着那么一点的怀疑,她在想,北尊大帝是不是装的,虽然说刚刚的场面的确有些吓人,但是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而且也太巧合了。

“皇上,你还是快点回去休息吧。”雪太医更是一脸的担心,不断的催促着。

“什么?宝儿不见了?”北尊大帝的脸色突变,神情间是毫不掩饰的担心,可能是因为一时太过心急,再次的咳了起来,而这一次,咳的比前刚刚更加的厉害。

孟冰心中着急,也没有再问,便连连的带着宝儿转向离开,竟然连早朝都没有结束就离开了,那么是不是说明皇兄病的很厉害?

“外公不会有事的,外公一定不会有事的。”小宝儿慢慢的从孟千寻的身上溜了下来,轻轻的走到了北尊大帝的床前,看到北尊大帝昏沉的样子,一张小脸上是满满的担心与难过。

“等李逸风来了,再让他为皇兄好好的检查一下,相信他一定会有办法医好皇兄的。”孟冰又折回了房间里,听到宝儿的话,心中微动,突然觉的,自己的心中也多了几分希望。

“好,既然你想提出取消,那就取消了吧?不少字”只是没有想到北尊大帝却连丝毫的犹豫都没有,便连声的答应了。

若是其它的一样毁了,引起的天下的人的公愤,那后果的确是很严重的。

当然,她也可以与夜无绝一起离开,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但是那后果,只怕、、、。

无法绝情的,果断的去回绝。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冷情的人,但是,现在去明白,那是因为以前,她没有找到家,没有家的感觉,如今找了到自己的亲人,她便发现,自己总是时不时的被感染。

“朕就知道,千寻是最乖的。”北尊大帝再次的挤出一丝轻笑,只是,这一次,那笑中却明显的带着几分沉重,让人感觉到有些压抑。

她本来就是他的女人,他的王妃,他为什么还要去参加那见鬼的招亲。

毕竟,皇兄身为一国之君,不可能会失信与人,而且,那些人只怕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众人听到她竟然这么当面的质问皇上,更是纷纷的惊住,更有胆小的甚至忍不住暗暗倒抽了一口气。

没有想到,皇兄竟然也有怕的时候,也有逃跑的时候韩娱王全文阅读。

孟千寻心中心恼,但是却没有其它的办法,北尊大帝是何等的狡猾,他算计好的一切,岂是别人可以轻易的破的,她亦不能。

“千寻,你现在还去北尊王朝呀?皇兄下了那样的昭书,那些多的男人都去了北尊王朝,你就不担心、、、”孟冰暗暗的呼了一口气,脸上多了几分担心,一想到那种情形,她就忍不住的害怕。

“走呀。”小宝儿看到他略略犹豫的神情,便向前拉住了他的手,甜甜的笑道。

这北尊大帝的名声,可是众所皆知的,没有人会怀疑的。

他的眸子微微的转向那昭书,距离很远,按这样的距离,是根本看不到上面的内容的。

这消息,自然也传到了凤阑国。

“呵呵、、、”二皇子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说去,也没有说不去,只是那双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深邃。

原本对于他们的谈话,他一点都没有兴趣,但是若是扯到了北尊王朝的事情,他自然不会不管了。

说真的,他到现在,仍就不太相信那是真的,毕竟那太荒谬了。

逗着宝儿道,“宝儿,你说是不是呀?”

“你看,你们一个是皇兄的女儿,一个是皇兄的外孙女,他难道会害你们不成,就算他真的有事情瞒着你们,那也是为了你们好的。”孟冰的心中,她的皇兄向来是最伟大的,她绝对不相信她的皇兄会做出伤害千寻跟宝儿的事情。

孟冰怔了怔,没有再说话了,不过,脸上也隐隐的多了几分担心。

夜无绝千万不要出事呀,千万不要。

这个时候,他还笑的出来。

马儿飞快的向前奔去,很快便到了城下,众人顺利的进了城。

“没事,死不了。”夜无绝却是极为随意的应着,一只手仍就紧紧的抱着她,另一只握剑的手,不断的抵挡着那些死士的进攻。

他们的剑更是齐齐的向着他们剌来。

所以,冷霜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快速的带着梦千寻向外冲去。

“刺客?”皇上的眉头微蹙,好好的怎么会有刺客,“是从那个宫院传出的消息?”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