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毕恭毕敬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此时段泽涛正在办公室听取邱威对事件的详细汇报,“大部分藏西极端恐怖成员都在地洞塌陷中死亡了,那个江子龙也死在里面了,侥幸逃脱的阿布丽娅和和藏西极端恐怖组织主要成员被我们的特警逮个正着,根据他们提供的名单,我们已经抓捕了上千名藏西极端恐怖组织外围成员,只有极少数漏网,……”邱威兴奋地挥舞着手臂道。

正是上官云端以及那些大臣的夫人们。

凤阑绝听到夜无痕的话,本来也有些怀疑,只是看到上官云端的表情,再听到她的话,便明白了是夜无痕在心思。

其它的女子都是一脸的幸灾乐祸,却也都多了几分紧张,这绝王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给人留呀。

那个侍卫没有再阻拦,而是又带了几个侍卫,跟在上官云端的后面,保护上官云端。

“是。”那个侍卫犹豫了一下,这才应了一声,然后快速的出了王府。

二皇子微愣了一下,不是应该发现了国库的事情吗?

凤忆希的意思,就是要告诉蓝岚,他的皇兄,对皇嫂是真心的,希望,她不要再跟以前一样的执迷不悟了。

她的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向望与期待,在这丫头的观念里,凤阑绝可是向来都是无法战胜的,如神般的人物。

一个冷静而聪明的女人,绝对会是一个危险的女人,看来,她以后要小心才行。

“我已经跟太上皇辞了官,太上皇也已经准了,我们现在就回乡下去,你去告诉絮儿一声,让她也收拾一下。”丞相微微压低声音说道。

她明白,凤阑绝不可能会不管凤月国的事情,凤月国对他而言,是一个责任,而且,她也知道,男人总是有抱负,有志向的,所以,他并不反对凤阑绝成为凤月国的皇上。

凤阑绝的身子明显的轻颤了一下,身子似乎愈加的绷紧,只是那吻却猛然的变的激烈。

此刻,她的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悲伤,几分轻诉,不过,虽然听似埋怨的话语,但是却又让感觉不到丝毫埋怨的意思,反而只感觉到她那深深的情意。

若是那女子的出现,就是为了让她误会,那她自然不会上她的当。

一直保持沉默的皇后突然开口说道,所有的话,都是在称赞着蓝岚的,但是,蓝岚却明白,皇后的真正的意思,却也是为了上官云端的,生怕她再为难上官云端。

“我怀疑,你在此之前看过那本书。”蓝岚不等皇上开口,便望向上官云端怒声说道。

凤阑绝眉头微蹙,眸子微微的眯起,深邃中看不懂太多的情绪。

“王爷,那两个丫头买了东西后纷纷回了南宫府。”恰恰在此时,隐用千里传言向他回复道。

而且,她事先还服了一颗流萧给她的可以屏气的药,所以,那人凭气息,也不可能找到她。

毕竟她们是知道自己的夫君住现在还跟绝王在阁厢院里呢,若是真的让皇上搜了出来,肯定会有危险。

先前,她一直不太相信丞相会背叛凤阑绝,暗中帮着凤阑锐,毕竟凤阑绝一直都对丞相极为的信任,极为的器重。

他的唇角微抿,刚想要开口。

只是短短的时间,上官云端便写下了几十组数字,一直写到40的平方。直到写满了整张纸。

“主子,我们回哪个家呀?”依琴虽然没有听到流萧的话,但是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便也极力的压低了声音问道。

“拜访朋友?”依琴微微蹙眉,再次压低声音说道,主子平时的身份是将军府的大小姐,人前都是装傻的,所有人的只知道欺负主子,看不起主子,哪有什么朋友呀?

听说,南宫世家还有四个女儿,有一个只有七岁,一个十岁,其它的两个,年龄上,倒也相符。

让依琴与流萧再次的惊住,看来主子是真的走过人家的后门,难道主子真的与南宫逸关系非浅?

所以,他要让人监视阁厢院,确保那些大臣没有离开。

“不知道呀,老爷先前就被王爷喊来了,王妃却又随后喊我们来,还真是让人不解。”另一个也是一脸不解地说道。

他也知道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现在唯一能求的就是,凤阑绝能够让柳如絮少受点折磨。

“当然有关系。”叶寒的身子突然向她靠近,然后一脸暧昧地说道,“因为,我要娶你,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只是,凤阑绝每天除了早朝,再就是处理一些凤月国的一些大事外,其它的时间却一直都陪着上官云端,倒是悠闲的很,一点都不像一个集万任与一身的皇上。

李妈是这将军府中,除了上官傲天与月儿以外,唯一真心对她好的人。

而与此同时,月儿扶着上官凌雨慢慢的向着外面走去。

他若是去做了,她还是坚持跟着凤阑绝走了,那他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双眸微微的扫过众人,然后落在了二皇子的身上,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你为何要这么急着杀人,难道你不想知道这背后的主使人吗?”

而相反的,若是他们不把他供出来,他至少能够保住他们的家人。

难道真的是丑的无法见人,所以不得不化成这个样子?

在秦思柔的心中,因为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所以,她对生命特别的珍惜,不止她的,也包括别的人。但是若是此刻夜无痕立刻杀了上官凌雨的话,她也不会觉的过分,她也不会有半点的同情。

那么秦思柔呢?秦思柔也是他的女人,而且秦思柔处处的为他着想,这样对秦思柔也太不公平了,他如今当着秦思柔的面,竟然丝毫都不掩饰他对上官云端的在意。

“你倒是说句话呀?她到底怎么样了?”夜无痕见叶寒没有回答,那紧握的手,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快速的伸出,只是并没有掐向叶寒的脖子,而只是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领。

夜无痕的脸色却是从看到她刚刚醒来时的欣喜,一点一点的变的阴沉,在看到她睁开眼睛,望向凤阑绝的那个轻笑时,他的眼睛,便似乎被着什么狠狠的刺了一下。

他在府中的时候,一般都会在她的房间中,用此来证明着对她的不同,也是通过那些女的嘴来向外面说明,他对她的宠爱。

秦思柔微愣,突然有些想笑,她这么去望向夜无痕,夜无痕保证一点反应都没有,因为,夜无痕的心中爱的人不是她,只有上官云端这么望着夜无痕时,夜无痕才会心疼。

“上官凌雨,你真够毒的。”叶寒很显然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骂道。

难怪他的人没有发现他们离开,原本是有秘密通道,难道丞相没有发暗号,只怕是丞相当时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走进房间,看到太上皇正坐在房间的正中间,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一双眸子仍就像平常一样,直视着前面的某一个方向,他进了房间,太上皇也并没有望他一眼。

“凤阑绝,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私自聚集大臣进宫,还换了太上皇寝宫的所有的侍卫,怎么?你是想要谋反吗?因为太上皇支持朕,所以,你是想要控制太上皇吗?”什么叫做恶人先告状,应该就是这样的了。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当时,本王根本就没有怀疑到你的身上,只是,本王却发现他。”凤阑绝的话语再次的顿住。

凤阑锐那僵滞的身子似乎微微的放松了些许,望向玲妃的眸子中,似乎微微的隐过了一丝欣慰。

看来,果真如外面所传,夜无痕是真的很紧张秦思柔,这几天,上官云端已经知道了秦思柔的故事。

上官云端双眸微转,望向她的手指时,微微一惊,双眸猛然的圆睁,她快速的捉向了那丫头的手。

那个男人的身子彻底的僵滞,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眸子深处有着几分明显的难以置信的愤怒,突然怒声道,“小晚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他突然不想再说什么,什么都不想说,也不想顺着她的意思去骗其它的人了。

只是那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狠绝的怒意。

“娱乐?算了?”凤阑绝的眉角微挑,眸子中的冰冷亮不掩饰的射出,虽然他并没有望向皇后,只是仍就望着皇上,但是却仍就让皇后的身子忍不住微微轻颤了一下。

平时的凤阑绝自然不会这般的得理不绕人,而且平时的他话向来都少的很,但是今天为了维护上官云端,却是一反平时的常态。

“丞相说这话,可有证据?”凤阑绝的唇角突然的绽开一丝轻笑,不怒反笑,声音中此刻似乎也没有了刚刚的怒意,也带着淡淡的笑意。

此刻,他自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想要求和。若是与杀头比起来,他倒是情愿学狗叫。

就算那些大臣们平时都怕他,想要帮他,此刻看到凤阑绝的样子,也不敢轻意的开口。

在那个女人的面前,他没有去解释,但是回到了王府,面对上官云端时,他还是想要解释,因为,他不想让她对他有任何的误会。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让她离开。

而此刻听到叶寒的话,她的心中更是暗暗惊愕,看来,她的猜测应该对的,只怕,她叶寒是查出了,她最近几天又误食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不是真怀孕,这是什么意思,这怀孕还有假的吗?”秦思柔一脸的不解,再次忍不住问道。

他微依在一端的树枝上,悠闲而舒适。

他似乎没有怀疑的理由。

真够狠的。

不过,这也正是上官云端要的效果。

“哼。”二夫人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冷冷的一哼。

有那么一瞬间,似乎都不自觉的想要臣服于她。

“你不过说是夜阑国的一个傻子,怎么配的上绝王,回去,大家将她赶回去。”那几个隐在人群中的人,回过神才,再次大声的喊着,鼓动着百姓们。

凤阑绝的眸子中漫过明显的笑意,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意外,而这次他也明白,她之所以出面,其实也是为了帮他减少一些麻烦。

“你先进去,本王再想其它的办法进去。”只是夜无痕却在此时微微靠近她的身边,低声说道,他怎么都不可能让她在这个时候一个人进宫。

好在,出了太上皇的宫院后,侍卫就少了很多,一路上,她们两人又都十分小心的避开了那些侍卫,所以,倒也没有被发现。

“皇嫂,你在怀疑什么?”凤忆希听到上官云端喃喃低语的话,略带疑惑的问道。

“母后今天见过太上皇了吗?”上官云端不想再讨论那个三王爷的事情,而是再次沉声问道。

但是太上皇就不一样了,现在太上皇已经在那人的手中,而且一旦那人的目的达到了,太上皇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更没有一个国君该有的魄力,平时做事就优柔寡断,喜欢听别的奉承,有这样的皇上,朝中便很容易奸臣当道。

就算是他终于肯娶亲了,皇爷爷高兴,也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呀。

他显然是想要说什么,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激动,还是怎么着,你了半天,却并没有说出来。

而他的唇角再次的绽开淡淡的轻笑,这次跟望向凤阑绝时不同,这次他的笑中似乎有着几分梦幻般的东西,似乎有着一种渴望般的希望。

如今的皇上,共有六个皇子,大皇子从小受伤,腿残了,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坐在轮椅时。

众人纷纷的惊住,谁都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开口,大家还都以为,她真的吓傻了呢,而且,不是说,她原本就是傻子吗?

“对,她打断皇上的命令,害死了太上皇,按着凤月国的律法,就应该立刻处斩。”李贵妃再次狠声说道,这次的话语中,更多了几分幸灾乐祸。

她感觉到这件事情真的是越来越复杂了。

凤阑绝带着上官云端几乎游遍京城附近所有的地方,每天都是一大清早就出门,直到天黑才回来。

她自然有她的方法。

“是这样的,今天这位公子来刑部状告李公子,下官正在处理。”尚书大人还摸不清夜无痕的心思,所以只是简单的回道。但是心中却暗暗庆幸将李玉传来了。

“看云录。”李玉的眉角得意的上扬,回答的声音中也更多了几分嚣张。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人很清楚整个事情的发展,很清楚,他们审讯那个丫头的整个过程,包括他们的谈话?

但是,那个远处发动了那弓弩,射出那针的人,只怕不能完全的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射中的了那个丫头。

没有想到,他的王府中,竟然会有这么多别人的眼线,而且还在他的王府中,害他的王妃。

上官云端微愣,心中也多了几分感动,她一直都知道,他对她的心意,就够了。

现在,再想带她离开,显然是不太可能了。

她死了,是真的死了,不过,至少,她离开的带着笑的,那一刻,她应该是欣慰的。

“你?”上官傲天望向她时,冰冷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嗜血的杀意,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狠了,而且到了现在,她竟然还一点都不悔改。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