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翫日愒月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挑完了。”太复杂了,顾千城发现自己的脑容量不够,只得拿着抄好的数字出来。

在安统的暴力震压下,官差即使有所不满也不敢表现出来。三天过去了,他们没有找到任何逃犯,不管是安统还是他们压力都很大,现在有个希望摆在面前也好。

秦寂言来了,她直接问秦寂言就可以,完全不用费心思写信约他了。

当然,太医和君亦安拿到的药方,并没有加唐万斤的血。

“本宫要在七夕宴选妃的事,传出来多少天了?你居然一直不闻不问?”秦殿下为这事郁闷了两三天,虽然之前被顾千城哄了一下,心情稍好了些,可提起此事还是带了一丝火药味。

一个有心,一个有意,两人的“友情”怎能不进展迅速?

远远看到这七八个汉子,顾千城就起了防备之心,不想这些人还真是冲着她来的。

顾候爷跌跌撞撞往前走,顾夫人不放心上前搀扶,同样被顾侯爷给推开了,“丢人现眼的贱人,滚!”

“让人看好她,别让她死了。”实践证明倪月的血有用后,秦寂言再次叮嘱宫人,让他们十二个时辰盯紧倪月,不能让她死了,也不能让她跑了。

他跟龙宝相处的时间,加起来都不超过一个月,之前也不曾亲手照顾过龙宝,根本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可却做得比所有人都好。

她知道这样不对,可有些情绪自己没有办法控制。末了,只能吸吸鼻子,躲在秦寂言的怀里,闷声道:“皇上,你抱抱我好不好?我好累。”她不想再哭,她觉得只会哭泣的自己,真得太没有出息。

“没事,有多少算多少,更何况我们现在也不用劫狱,只要够防身用就成。”顾千城只想准备十来个,以免路上遇到危险。

有卓绝的轻功在,秦寂言顺利走到冰柱的顶多,飞快的扫了一眼,确定这里有出路,便放心去解缠在上面的绳子。

顾千城从丫鬟手中接过一块帕子,开始检查孙妈妈脸、耳鼻、双手和颈脖处……

“殿下英明,赵王果然带兵朝英州城的方向跑了,程将军定能拦下赵王等人。”副将想到能把赵王捉住,就一脸激动。

“区区一个长生门算什么?胆敢害我们殿下,别说一个长生门,就是十个长生门我们也敢抄。”凤于谦懒得与倪月废话,一挥手:“把人拿下!”

凤于谦拿下倪月后,便立刻赶回北岭。

这种事可不是天天有,说不定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凤老将军也想到了这一点,眼睛一眯,提议道:“陛下要是不放心,可以宣封老大人进宫陪太上皇,他与太上皇的交情很好。要是封老大人还不够,还可以把顾老爷子叫上。顾家虽然没了爵位,可顾老爷子曾救过太上皇一命,有他们二人陪太上皇说话,太上皇也不会多想。”重点是有封老爷子在,就不怕老皇帝的人把他带走。

“他脑子被驴踢了吗?现在休了我娘?”顾千城简直不敢相信,这世间有这么无耻、无情的男人。

北齐欢迎大秦人来,但怎么进由北齐说了算。

长生门一行数十人,此时只剩下十余人,其中包括四位不通武功的术数师。

“古画造假?”顾千城拿起卷轴,无声冷笑:“去查查看,他们的颜料放在哪里。”想用这几副画糊弄她,摘星楼的人当她是傻子吗?

这么一间破密室,几块画板,几张作旧处理的画卷,就能仿造古画了?

“圣上,这……十八字的谥号?”几乎把所有的赞美词,全部用上了,这样会不会太夸张了?

暗卫带着顾千城来了,本以为要花心思照看顾千城,却不想顾千城独立到完全用不上他们。

“什么声音?快,通知大人,有人劫狱。”天牢的官差虽受了惊呼,可没有乱,他们快速冷静下来,只是……

全都炸成渣了,那机关暗器还能用得上?

“庄主?”她认识的人中,被称为庄主的就只有一个。

对秦寂言,他绝对是深恶痛绝,因为这个男人逼他不得不放火烧船。

至于老皇帝对他怀疑和捧五皇子打压他的事,秦寂言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京中的消息秦寂言从来没有隐瞒顾千城,他知道的事顾千城都知道,看到顾千城愁眉苦脸为他担心,秦寂言心里欢喜,可又舍不得让顾千城担心,便给她解释了两句。

不管是奸细,还是意外,又或者能不能查出奸细,他这个总捕快都逃不掉失职之嫌。

顾千城很像骂一句狐狸,可不等顾千城开口,封老爷子又闭上眼,完全不将顾千城的怒火当回事。

闭目思索,秦寂言略坐了一会,便带着宫人来到天牢。

秦寂言没有放在心上,可也没有看他的意思,而是站在天牢,喊了一句,“周王叔。”

又或者不是因为失去耐心,而是赵王造的是太上皇的反,而他们造的是他这个新帝的反,所以罪名更重?

不过,现在失败了,他也得给自己寻一条最好的退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周王就道:“皇上,我……罪人及家人想回原来的封地。”

子车面无表情的点头,端着铜盆快步往外走,脚步沉重、虚浮,一看就是没有武功,身体又弱。老管家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朝顾千城走去。

“这……”掌事太监一脸为难的看着秦寂言,可到嘴的劝说,在对上秦寂言冰冷的眼神后忙收回,低头应是,后退两步,匆匆离去。

不杀?

今晚的月亮还算圆,可这点月光却不够顾千城看路,顾千城削了一节树枝,然后在上面缠上布,做成简易的火把,举着这火把往回走……

全部烧死了,全部烧死了!

“真让我咬?”月光照在顾千城雪白的胳膊上,滑嫩的肌肤似泛着一层像是珍珠荧光,让人很想……

景炎要是不撤离,他在江南经营的势力,很快就会被朝廷大军剿灭。

“丧家之犬?”老管家皮笑肉不笑的道:“,我们的实力远超你的想像。”之所以沉寂下来,没有对顾千城和秦寂言出手,不过是因为他们的人没有来,有些东西还没有查清。

左右,不过就是这一两届的事,百余来了官员,新帝完全可以弃之不用,开恩科选拔新官员。

封似锦的意思她懂,而且说得那么直白,她连装傻都不可能。

顺利拿到活火山的地图,秦寂言毫不迟疑,下令水师按航线行走。

顾老太爷看着两个儿子,从原本的希冀到失望,再到现在的绝望……

老太爷看也不看他一眼,对窦氏道:“去,给千城说一声,府中下人失误,让她不要往心里去,我在书房等她。”

“大小姐累了,已经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咦,起风了吗?怎么突然好冷。”留守的土匪也不是没有知觉,只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他们被人盯上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