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虎踞龙盘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更何况是李逸风这种身份的人,若不是她的女儿,他可能会乱认吗?

保护公主可是他的责任,他可不能有点的疏忽。

孟千寻的唇角再次的微扯了一下,还真是会卡时间呀。

这一点,是无人可以改变的事实。

“你是说,她今天来这儿闹,可能另有目的?”李灵儿的眸子微微的圆睁,错愕中也多了几分担心,“那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北尊大帝的声音中极为的沉重,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

那些侍卫听到皇上的命令,一个个快速的转身,都纷纷去寻找,都希望是小郡主自己出去玩了。

李逸风微愣了一下,知道她误会了,再次暗暗呼了一口气,说道,“不是千寻、、、”

不过,望向夜无绝,亦见他一脸的镇静,不见半点的紧张,突然想到,虽然月无双厉害,夜无绝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月无双的脸上仍就带着笑,只是那唇角似乎微扯了一下,他很清楚,她这个时候宣布这样的结果,对夜无绝有利,而他对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北尊大帝再次的愣住,“这倒是一个好办法,但是,毕竟你以前的那个身份,消失了这么久,却又突然的出现,只怕会让人怀疑,而且,若是你这么突然的出现,夜无绝来参加招亲的事情,势力会引人非议,毕竟,他的王妃还活着,他竟然就来参加招亲大选。”

她本来就是故意的,自然不可能会真正的道歉。

此刻,看到冷婉儿那脸色,就明白了。

不得不说,李逸风的演技真的不是一般的高呀。

他此刻的声音中,也是全然的冰冷,似乎更有着一种不顾一切的绝裂。

但是,现在,他已经娶了公主,虽然是父亲逼迫的,但是,他已经把公主娶回了李府却是再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你让逸风慢慢回答,你一下子问这么多,他喝了那么多酒,醉成那样,根本就反应不过来。”李赢看到秦敏儿一直在不停的问着,而李逸风却一直趴在那儿,并没有任何的声音,不由的打断了秦敏儿。

毕竟,逸风是他的弟弟,他是了解他的,他对梦小姐的感情很深,不可能那以快忘记,更不可能那么快爱是别的女子。

“而且,以逸风的性格,爱上了一个人,也不可能那么快就改变的。”李赢再次慢慢的说道,只是这一次的声音中隐隐的多了几分沉重。

“什么事情要瞒着我呀。”只是,恰恰在此时,一声洪亮的声音突然的传来,隐隐的带着几分郁闷的懊恼,没有想到,他这刚刚过来,就听到两个人在商量着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不由的怒火中烧,望向他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冰冷的杀意。

更不用说是其它的了。

关于他说的那些,原本刚开始,他还略略的有些疑惑,当时,当他说到千寻因为想要得到梦家五小姐的身份,所以,杀害了梦家五小姐时。

孟千寻的眸子微沉,并没有理会他,不过,却也明白了,他是想要去拿圣旨,而生怕她趁机逃跑。

紧的孟千寻有些透不过气来。

李逸风望着他快速离开的身影,不由的僵住,这,这到底是算是怎么回事呀?就这么离开了,那他要怎么办呀?

花断尘望向场中的比试时,双眸微眯,这一场的比试,都不是什么重量级的选手,武功都是平平的,所以,并没有丝毫的威胁性。

走在前面的花断尘看到他那轻松随意的样子,脸色再次的一沉,心中也隐隐的多了几分压力,他竟然这般的轻松,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所以,她现在并不后悔当初逃婚的冲动。

她就是要她失去一切,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让她失去她公主的身份,然后,再进行她的第二步计划。

那个女人对他的确是太狠了。

“哼。”段红微微冷哼,“别人没有办法,难道你还能没有办法吗?而且,她的身份,可只有我们两个人最清楚了。”

果然,花断尘听到段红这样的话,微眯的眸子中射有让人惊颤的恨意,然后刚刚脸上的厌恶,便也慢慢的消失了。

所以,现在的她瘦的可怜。

而想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可能也是真的没地方住了。

但是,只有这样,才能够让风儿的注意力不会全部的都放在那位公主的身上,让他去忙着别的事情,想着别的事情,才不会那么的痛苦呀。

但是,随即一想,逸风也不是这样的人呀,若是他喜欢,他才不会管那么多的。

李逸风刚欲离开的脚步猛然的止住,说好很快就要娶她?

所以,现在,她真的不想让花断尘见到夜无绝,至少不能对面的相见,不是这般的直接的从书房中走出来。

毕竟,那个女人本来就是一个让男人无法拒绝的尤物。

他此刻,那样子,是说有多严肃,就有多严肃,就差跪在地上了。

花公了也是一个男人,不太可能会送一个男人花吧、

但是,看那众人纷纷惊滞,将朝中之事交给一位女子,这可是自古到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他再次的强调着这个问题,望向孟千寻的眸子中也是满满的信心,是对她的信心。

更何况,她很深知朝中之事的险恶,若是突然换了她来处理朝事,那些老臣们只怕一个个都无法接受。

“皇兄,你就饶了我吧,你也知道,我对那些事情,根本就不懂,你若是让我去帮千寻处理朝中的事情,肯定是越帮越忙。”只是,还不等北尊大帝的话说完,孟冰便连声说道,一声的害怕,连连摆手。

“恩,父皇相信你,有你这样的女儿,是父皇的骄傲。”北尊大帝的脸上微微的淡开一丝轻笑,很淡,很轻,但是却是那种发自真心的笑。

她原本一直以为他是假装的,只是,当听到李逸风也那么说时,她真的惊住了。

“这所有的事情,都是按你的想法发展的。”李灵儿的唇角微扯,慢慢的说道。

“那就都由着她了。”北尊大帝的脸上却多了几分欣慰,他知道千寻遇事冷静,沉稳,既然她答应了他,接下北尊王朝的事情,自然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的。

“她是我们的女儿,我相信她。”李灵儿听到他这么说,脸上的担心便快速的隐过,换上了一脸的轻松,虽然她跟千寻相处的时间还不长,但是,她知道,千寻的确是有那样的能力的重生寻宝。

众人此刻再没有了先前的轻视,不屑,心中都暗暗的惊讶,看来这公主不简单呢。

一个女人,能够在大殿之下,单靠自己的能力,震住全朝的群臣,这样的事情,怎么不让人惊滞。

“一个女人,岂可坐在那龙椅之上,岂能统领一个国家?”只是大将军却仍就不甘心,双眸微眯,再次冷冷的说道,让他听从一个女人的命令,让一个女人坐在大殿上,吩咐他们,他实在受不了。

“本公主会立刻筹集粮食,尽快送到明城。”孟千寻的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沉声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沉重,这件事情,的确再马虎不得了,眼看着马上就要入冬了,若是百姓们没有食物,在大冬天里,只怕会冻死更多的人。

其实对花,她并没有太多的喜欢,或者不喜欢,她先前的期待,心中的欣喜,也只是因为,原本以为那花有可能会是夜无绝送的。

“当然,我本来是想说,让他们把那些花全部的扔掉,只是,我的话没有说完,你便闯了进来,那个侍卫便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是想把那些花搬进来。”孟千寻再次的解释着,虽然平时的她,并不太喜欢过多的去解释什么,但是这种情况下,对他,她还是解释清楚的好。

“你本来就要相信我。”孟千寻见他终于相信了,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微微的转动了下身子,低声说道,若是他完全的相信她,就不会有这样的误会了。

孟千寻听到他的话,看到他的东西时,微惊了一下,想要再阻止他已经来不及了,看到他拿起那些字挑,看着,不由的再次的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夜无绝是聪明人,看到她此刻的神情,便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所以,他此刻的惊喜,好像太过了一点。

一双眸子更是直直地望着她,眸子深处带着太多的复杂的情绪。

因为,她觉的,对他,连恨都是浪费感情。

真的吗?真的是这样的吗?

“灵儿,这么多年,我是了解你,可以说,我甚至比你自己更了解你。”片刻之后,他的眸子微闪,不但没有失望,反而更多了几分柔情,仍就直直地望着她,一脸的认真,一脸的严肃。

“请注意你的称呼,花公子。”孟千寻不想再跟他说什么了,因为,她知道此刻说什么都说通了,只不过,却带多了几分明显的拒绝的冷意。

什么叫做不敢?

孟千寻没有说话,这件事情,的确是不好解释,而且,她也觉的实在没有跟他解释的必要。

“恩。”孟千寻轻声应着,再次微微望了睡的正浓的小宝儿一眼,然后才转身离开,去了大殿。

孟千寻愣住,刚刚孟冰跟宝儿明明说夜无绝在皇宫?

“是真的。”这一次还不等孟千寻开口,孟冰便急急的回道,“昭书都下了,而且都已经公告天下了,怎么可能还有假的呀?”

“真的有那么多人?”孟冰也是不由的惊住,虽然她知道来了很多人,但是却没有想到,天下各色各样的人都来了。

孟千寻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其实,说真的,她心中还是隐隐的有着那么一点的怀疑,她在想,北尊大帝是不是装的,虽然说刚刚的场面的确有些吓人,但是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而且也太巧合了。

虽然李逸风说的十分的简单,但是大体的意思,倒也是跟雪太医刚刚说的差不多,同样也不是不能太过着急,太能操老。

“你的意思,皇兄的病真的医不好了?”孟冰也是惊的半天不能动弹,回过神来后,一脸惊愕的问道,声音中也明显的多了几分轻颤,她的皇兄真的病的那么严重吗雷武裂天全文阅读。

那么,父亲就是真的病了。

昏沉又是一个什么情况。

“外婆不要担心,外公一定不会有事的,外公很快就会醒过来了,外公还要陪宝儿一起玩呢。”宝儿说的极为的肯定。

孟冰的话语微顿,双眸微闪,突然的转向孟千寻,“对了,千寻,刚刚宝儿在皇宫里遇到夜无绝了,而且他们也已经相认了。”

他望向孟千寻的眸子中,更是满满的纵容与宠爱,再次轻笑地说道,“傻丫头,你要父皇做的事情,父皇岂会拒绝。”

无法绝情的,果断的去回绝。

“好了,都退下。”北尊大帝这次似乎真的闹了,声音猛然的提高了些许,大声的吼道。

“宝儿,你没有告诉他吗?”不跳字。孟冰微怔,随即也一脸错愕的望着宝儿,她以为宝儿已经将这件事情告诉夜无绝了,没有想到宝儿这丫头,竟然还瞒着夜无绝。

夜无绝的身子却是猛然的僵滞,突然感觉到脑中一片空白,一时间,似乎无法思考了,又有着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这一切来的太突然,让他一时间真的无法接受。

所以,他来,不是参加什么招亲大会,而是来带回他的王妃,谁也别想阻止他,就算是北尊大帝也不行。

众人看到竟然有人突然的闯进大殿时,纷纷的惊住,此刻可是早朝的时间,没有皇上的传招,是什么人都不可能进入大殿的。

“千寻才刚回来,先去休息一会吧,父皇一会儿再跟你细说。”北尊大帝却没有任何的恼怒,脸上反而更多了几分轻笑,那声音也更加的轻柔了几分,望向孟千寻时,更是一脸的慈爱。

“皇上,这件事情,还是在这儿讲清楚比较好,女儿早已经嫁、、、”他此刻再陪笑,再轻柔,却也改变不了孟千寻的决定,孟千寻再次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声音中也是毫不掩饰的冰冷。

孟千寻的身子不断的绷紧,一双眸子却是瞬间的变的阴沉,冰冷中酝酿着惊人的怒火,

果然,孟千寻心中冷笑,那天她看到白容慌张的离开,应该就是因为此事吧。

难怪那天白容看到她时,脸色都变了,见她问时,更是躲躲闪闪的。

事实都摆在那儿呢,试问天下,有谁有那样的胆量敢代替北尊大帝发这样的昭书。

没有,绝对没有,所以,这件事也绝对不可能有任何的误会。

没有想到,皇兄竟然也有怕的时候,也有逃跑的时候韩娱王全文阅读。

夜无绝再次的怔住,明明这样的要求对他而言,实在是无聊到了极点,若是平时,他根本就不会去理会,但是,这一刻,他却并没有离开,而是若有所思的望着小宝儿,思索了片刻道,“你为何会在皇宫里?”

“其实,我从出生就没有见过我爹爹。”小宝儿的小脸微微的垮了下来,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难过,不过那微垂的眸子中却是满满的兴奋,不过,现在终于看到了,而且,也真的跟娘亲说的一样,她的爹爹真的是一个很优秀,很优秀的男人。

“宝儿的娘亲叫什么?”夜无绝微顿了一下,还是终于问出了口,虽然宝儿的年纪有些不符合,但是,他就是莫名的有着那么一种冲动。

毕竟北尊大帝皇宫中没有女人的事情,早已经不是秘密了。

这北尊大帝的名声,可是众所皆知的,没有人会怀疑的。

所以,随即众人便跟着符合。

“听说北尊大帝俊美无双,他的女儿,肯定长的很漂亮。”也有人小声的反驳。

“是呀,本王有了王妃了,自然是不能去了,不过五弟倒是可以去呀,而且,二皇兄也没有正妃,也可以去。”四皇兄的双眸微微的一沉,脸上似乎也多了几分冷意,不过,却仍就略略带笑地说道。

那话语中隐隐的带着几分担心,显然是担心夜无绝会去,毕竟夜无绝太过优秀,若是他也去的话,他们的机会就小了很多。

那一刻,他真的怀疑自己的耳边出了问题,听错了,这,这怎么可能呀?

“回主子,属下本来就正打算要向主子禀报这件事情的,昨天属下便得知了消息,只是,当时,属下也有些不敢相信,所以便亲自去确认、、、”初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开口说道,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小心。

“呵呵,王兄应该也是吧。”再次被追问,那位刘公子也不再掩饰了,毕竟这一上路,也就全明白了,也没有什么好掩饰的。

王明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看到他此刻的样子,显然是害怕了,遂再次说道,“我们是同乡,我自然不会揭你的底。”

话一说完,也不再看王明一眼,便趾高气扬的向前走去,经过夜无绝的身边时,还冷冷的望了夜无绝一眼。

这消息应该是前天公布的,初也说,这件事情,千寻也不知道,所以,他一定要尽快的找到千寻,然后才能够阻止这件事情。

并不是他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去被其它的男人亵渎,绝对不允许。

“要不,去问问白容,他肯定会知道。”孟冰看到他们担心的样子,心中也更多了几分着急。

孟千寻跟孟冰听到他们提到北尊王朝,脸色都纷纷的一变,不由的更加的加快了速度,快速的走到了前面。急急的望向那贴在墙上的昭书。

如今,他们可以说是被围的水泄不通,夜无绝又受了伤,单靠他们两个,是不可能冲出去的。

但是,这样的情形下,那些死士发了狂般的不断进攻,而且她什么都没有,所以,包扎伤口,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此刻,整个大殿上,横七竖八的到底都是尸体,当然,差不多都是那些死士的尸体。

皇上微愣,略带疑惑的垂下眸子,当看清躺在地上的人是谁时,一脸张瞬间的变了颜色。

或者,就是惠妃把盗贼带到大殿上来的,要不是惠妃带路,盗贼根本就不可能会知道玉血灵珠所藏之处。

“惠妃,玉血灵珠呢?”皇上望向她的眸子中却是让人惊颤的冷意,说出的话,更是更直接的质问,很显然,他此刻是完全的怀疑惠妃的。

到时候,她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但是,她也瞬间的明白了她的身份。

此刻的皇浦拓哪还有平时的冷静,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脸上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懊恼,“是本王的错,都是本王的错,本王当初就不应该让她嫁给你,本王应该阻止的,若是当年本王再坚持一点,她就不会嫁给你,也不会这样的被你伤害了。”

皇浦拓此刻是越想越恨自己。

惠妃的眸子慢慢的转向书房的方向,希望来的及,来的及阻止一切。

跟夜无绝在一起,的确很幸福。

“好了,拓了,这件事情,就不要再说了,千寻现在已经是三皇子的王妃了,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惠妃微微的拉了一下皇浦拓,刻意的压低声音说道,只是,那声音,却又偏偏能够让孟千寻他们听到。

“不错,不错,北尊大帝是绝对不可能会开这种玩笑,既然发了昭书,自然是真的,大家不必怀疑,够条件的,对自己有信心的,绝的自然可能会被公主选上的,尽管去就是了。”

“是呀,只可惜我已经娶了妻子,要不然我也一定要去。”一个人半真半假的说道,那声音中自然是带着满满的羡慕的。

“说呀,谁是母夜叉。”女人突然转到了他的面前,肥壮的身子似乎让那大地都颤了颤了,一脸的横肉,狠狠的瞪着刚刚背后议论她的女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而且夜无绝此刻的脸色真的很可怕。

“北尊大帝是否真的下了昭书?”因为心中仍就不太相信,所以,夜无绝的问话中隐隐的带着几分侥幸,他觉的,那极有可能会是误传。

那一刻,夜无绝只感觉到自己的心猛然的悬起,神情间也多了几分紧张,唇微动,只是吐出了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字,“说。”

夜无绝的脸色瞬间的阴沉了下来,一双手,更是猛然的收紧,狠狠的击向面前的桌子,顿时,那桌子便变成了碎片。

小丫头愣了愣,神情间明显闪过几分不满,刚刚的美景错过了,都怪那老头。

他一直都知道这丫头的特别,但是却也没有想到,她竟然有这般的厉害,仅仅是一个笑声,就可以撑控一切。

北尊大帝对上小丫头固执的眸子,一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再次用商量的口气对宝儿说道,“宝儿,咱以后就喊外公,不用喊美人。”

宝儿似乎看的出北尊大帝妥协了,一张小脸更是笑开了花,更加兴奋的喊着,“外公美人。”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