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过甚其辞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只是两刻钟也不愿意,九皇叔真是越来越小气,当然,九皇叔的胃口也越来越大了,开口就是要王家最赚钱的生意,还真不是一般的狠。

“不是,不是什么?太子,你真让皇叔失望,东陵的太子身体可以不好,可连气势都没有,那就不配坐在太子的位置上。”

九皇叔只露一个面就把事情解决了,早知道我就不担心了。苏文清暗自懊恼,可事情真要这么容易解决就好办了。

“跑了?给你三万人,连个女人都杀不了,你说,我留你何用。”

明微公主加快脚步,额头沁出汗珠,凌乱的发丝粘在脑门上,看上去有些狼狈,估计是走快了,气息也有些不稳,看上去有些狼狈,可气势却不弱,咄咄逼人的站在凤轻尘面前。

豆豆的拳头,与曲惜花的指甲相撞,崩发出“嗤嗤……”的火花。

苏文清没好气道:“谢家家主说,你根本不懂医,当初替谢家二夫人治伤时,差点就害死了二夫人,幸亏谢家及时请了致仕在家的袁御医,才保住了谢二夫人一条命。袁御医也说,看了谢二夫人的伤势后,可以肯定你根本不懂医术,不过是借医术行骗罢了,谢家还说要告你。”

“啪…啪…”九皇叔又敲击了两下,火花越来越大,火花一连串的落在酒精上,轰的一下,火堆燃了起来……

这三个字如同魔咒,一直僵立在原地的下人,立马动了起来,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将膳食摆了上来,不过是个眨眼间,人就不见了。

九皇叔和凤轻尘一行人,就在南陵锦凡这里住下来了,除了没有自由外,一切都相当的好,锦衣玉食样样不缺,连豆豆都说,再这么下去,他都快不想走了。

作为杀手联盟,六个老怪物最重视的人,豆豆在杀手联盟的地位,相当于少主一般。他发话,别的人也许会不理,可六个老怪物所建立的杀手堂,却会立马上前,任豆豆差遣。

“你紧张什么,九皇叔还能不知道你有多少产业。”凤轻尘凉凉的开口,苏文清一听也是这么个理,这才放下心来:“回头,我把夜城的产业整理一分给九皇叔。”

他想过取明微公主的命,不过现在看来,不需要他动手了。

南陵锦凡痛得脸色发白,牙关打颤,额头不停地暴冷汗。那护卫却面不改色,手腕轻轻一转,便将子弹挖了出来。

可即便如此,真正要动这个手术,对凤轻尘来说,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凌天深深地吸了口气,在蓝景阳对面坐下:“你难道不知,集墨轩被抄了嘛。”

宝蓝长衫男子朝凤轻尘歉意的一笑,那女子却傲慢的别过脸,凤轻尘也不在意,笑了笑转身,她不想生事,也不想与这两人结交。

王锦凌缓缓点了点头:“外面的形势力不容乐观,他树了太多敌人,什么都没有解决就跑了。太皇太后、鬼王至今还未找到。”

这一次轮到凤轻尘陷入沉思了,苏文清与苏文杭、王七、谢三几乎同时赶到。

看样子,云家没少给这卫大人送钱。

“可以,只要你有这个胆子。”多好的机会,她正好借此机会为解剖术正名。

这是对病人负责,也对自己和家人负责,毕竟大夫每天遇到的病人都不少,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身上会不会沾上病毒,传染给家人或与自己接触的人。

凤轻尘站在一侧,看着脚不挪、眼不眨的赤炼水和郭保济,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好。”凤轻尘连忙点头,只要王锦凌不责怪她,凤轻尘什么都会点头。

“你个疯女人放手!”东陵子洛一惊,反射性地一脚就踹过去。

九皇叔顺毛成习惯,凤轻尘还没有炸毛,就先顺了起来:“在这陪本王过年,天亮就把你送回去,不会耽误你祭祖。”

凤离王的挑选与教育一向严格,能坐上凤离王位的人,都不是什么简单角色,再加上军权一直在凤离王手中,即使偶尔出现一两个无能的凤离王,只要握住军权就没有人敢蹦达了。

“老七,我做任何事都是为了凤离族好。”六长老的脸色也很难看:“这件事不是我做的。”

“大公子放心,我们绝不会伤凤姑娘。”得到大公子的承诺,洛王护卫将刀收下,可就在此时,一直闭眼的凤轻尘突然睁开眼,眼中精光一闪,不待洛王护卫动,凤轻尘就猛得用头,去撞自己身后的护卫。

“本公子说话算话,一定会让你们走。”王锦凌温和一笑,可这笑却不达眼底。

符临放下杯子看着凤轻尘,故作惋惜的道:“我以为你不会问,你的定力不如以前了。”

“都一样。”凤轻尘将杯子放下,示意符临该说了,她没功夫耗在这里。

下额微抬,傲气十足,充分表现自己的不满,九皇叔当她凤轻尘是什么人呀,就算她不用守孝,可也不能在她父母没有下葬时,就对她动手动脚。

说到这一点,凤轻尘的眼眶中蓄着泪,正因为这一点,凤轻尘才敢把暄少奇留下,如果暄少奇执意要娶她,她会告诉暄少奇,她早非清白之身。

这是要跟着一起走了,九皇叔眼中闪过一抹寒,心中暗自防备。

知道一切都有计划,凤轻尘也不再多说,很快四人就冲入林子深处,九皇叔半马勒停:“差不多了,下马。”

“皇上,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玄月宫有两个神秘人出现,那两个神秘人一出现,神机营就暴发内乱。”九皇叔很好心的坑了玄月宫一把。

说完,理也不理步惊云,转身下山!

玄情阁虽然没落了,可它好歹也是四大玄字门派之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对付玄情阁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可是……

蓝九卿做到了。

她虽是女子,可却不是一无事处,她来这里不会给东陵九添乱。

“嗯。”东陵九一如既往的不多话,却从半山腰走了下来。

直到离开九皇叔的视线范围,那下人才放松身子,一拍心口,心中暗道:皇家的尊贵果然和普通人不同,在九皇叔面前,连大气都不喘一下。

明明是为了给豆豆医治,可被左岸和豆豆一说,好像她有什么怪癖一样。

“花舫?说这么好听干嘛,不就是青楼嘛。”凤轻尘嘴角抽了抽,虽然相信九皇叔,可听到对方去青楼,还带一身香味回来,不满那是肯定的。

有这样的嘛。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