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痛定思痛
作者: 白敛章节字数:20733万

队伍里十分慌乱,几个船员吓的扭头就往后面跑。

两个字,夏洛浅浅一笑,随即操控着人就往情人谷外走去……画面上,白衣剑客在风中衣袂飘飘,在月老时不时头上冒出来的一句话的映衬下,变的格外落寞。

落然离殇:我便在阎罗殿等到你来!

“你找的什么人?”巷子暗处传来不满的男人的声音,“自己死了,颜若晞却还活着!”

这会儿再美味的食物对于纪小暖来说也是形同嚼蜡,对面坐着噩梦,还吃着她的钱……最主要的是,自己也在吃!纪小暖心里一阵子哀嚎,想着以防万一,她钱不够,又联系不到爸爸妈妈的情况下,爸爸给她办的信用卡,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前途一片黑啊。

“好的。”侍应生应声离开。

带着许多许多的疑问,又带着这种明明不认识,大家却没有一个人和她陌生的感觉的感动,她说了第一句话……

我是大美人:o(n_n)o~暖暖嫂子好……

“小暖,”张研收拾着东西问道,“你晚上和纪爸爸一起去顾氏的周年庆宴会不?”

此刻,夏以沫忘记了曾月说的话,她的心里担心龙尧宸等下会有危险,被这样的情绪充斥了所有的神经,可是,龙尧宸仿佛执着了“露营”这个事情,怎么都不肯下山。

小警员一听,顿时惊讶的不得了,他张着嘴看向刑越,刑越却已经上了车,转瞬也离开了。

“龙尧宸,你这个恶魔!”夏以沫哭喊着,一把推向龙尧宸,也不知道是因为悲愤的她用了极大的力气还是龙尧宸没有想到她会推他,竟是硬生生的被她推的退后两步,“我是不会把乐乐给你的!你想要我的一切给你,但是,乐乐,你做梦!”

“要去哪里?”龙天霖说着,打开车门将夏以沫塞了进去后自己也上了车,然后疑问的看着她。

突然,不规律的敲门声不停的传来,忽大忽小的,好似证明敲门的人的力气不能均衡一般。

“苏妈,我……”夏以沫心里难过,垂了眸,一滴泪就掉在了放在腿上的手背上,她不知道这会儿能说什么,也不怪乔治会这样说她,本来,一切都是她的错!

直到中午,夏以沫方才幽幽转醒,她视线迷茫的看看左右,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清醒了思绪……

龙尧宸坐在那里没有动,二人谁也没有说话,空气渐渐凝固了起来,迫人心扉,彼此的呼吸都变得沉重。

“哥……”龙天霖声音拖了老长,有丝抱怨,“我会有分寸。”

“如果我将你当小孩子,那天晚上我会直接送你回龙岛。”龙尧宸眸光微凛,冷漠的说道,“虽然不想让三叔知道你受伤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我是希望你看清楚a市的局面,你我身份不同,有些事情,你也不能全凭了性子……”

“嗯?”龙尧宸看向龙天霖。

眼眶有着微微见了湿,莫忻然虽然不知道付兰芝为什么会把每个月的钱都捐给孤儿院,可是,心里就这样莫名的疼了起来,那样的疼是她前所未有过的窒息,仿佛痛的她整个人都拧了起来。

沈麟站在外围看着队伍中的付兰芝,一脸的冷漠,没有任何的表情。如果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他就不会答应莫小姐给她找私家侦探……这样的结果,谁也没有想到。

*

说着,莫忻然就有些崩溃的皱眉摇着头,手不停的挥舞着,那样子,不知所措的无法控制思绪,“怎么办,怎么办……她不见了?!”她猛然上前一步,拉着冷冽的胳膊就乞求的说道,“冷冽,你快帮我找找她……你帮我找找她好不好?”

龙帝国拥有自己的岛屿,很多外人并不清楚,那里是个什么样子的……那是一个有着帝王世袭、却又有着民主的岛国,在那里,一个掌权人等同一国领导人,这么多年来,经久不衰,就是因为对每一届的掌权人都有着严格的训练,从小开始……绝不会有溺爱出来的孩子,那么,龙天霖又岂会简单?

“如果我不放呢?”龙天霖挑了眉,冷冷疑问。

“哥认为我还有什么原因?”龙天霖越发的笑的邪佞起来。

夕阳洋洋洒洒的铺就在河面上,船只踏着河面的波光缓缓前行着。

颜若晞默默的吃着东西,她吃的很安静,龙尧宸手指擒着红酒看着她,从头到尾,她只是用右手在吃着,左手好似一只藏掖在桌子底下。

龙尧宸心疼的拉着颜若晞的手,沉声说道:“我带你去医院。”

“我不想一个人呆在酒店里,我看不见,我有时候好害怕……”颜若晞颤抖着唇,“我不要和你拗了,我搬去别墅和你一起住,好不好?”疯子,暴戾的举动

夏以沫身子微微一僵,她有些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仿佛能看穿她所有的心事,这样的他……让她越来越惊恐。

他的话出,顿时引起了连锁反应……

气氛在等待山狐的同时又一次的陷入了死寂,凝重的气氛早已经让孩子们忘记了反应,只是本能的挤到一起瑟瑟发抖,甚至,还不清楚此刻龙尧宸只会换夏以沫和乐乐。

凌微笑笑笑,“是谁就不劳校长操心了。”话落,龙尧宸眸光轻动,一股压力席上校长。

“哐啷”一声传来,吓了夏以沫一跳,她发射性的朝着门口看去,就见龙天霖一副“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连连的用手拍打着身上那些细雨珠子。

带着焦急的脚步声凌乱的传来,龙天霖回头看去,就见以夏以沫奔跑的身影为首的四个人朝着自己而来,龙天霖微微惊讶……小泡沫和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

一声惊叫后,厨房内变的一阵沉默,气氛更是变得诡谲起来,甚至压抑的不得了。

龙尧宸转眸看着昏迷不醒的乐乐,眸底有着深深的愧疚,只因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如果时光倒退……他一定会被自己无情的扼杀掉,不是吗?

适时,电话响起,他一边向外走一边接起电话,“我现在很忙,有什么事情回头说。”

刑越这会儿站在那里也十分的尴尬,照道理说,这样的事情应该是霖少亲自通知宸少的,而霖少订婚,宸少也必定会到场的。可是,偏偏订婚的对象是……是夏以沫!

龙尧宸的眸光变得幽深不见底,仿若古井般深戾的让人害怕。

现场鸦雀无声,记者们手指放到快门上,准备扑捉龙天霖和夏以沫签订时候的一幕……

泪,从眼缝中滑落,夏以沫将眼睛闭的更加的紧了,这刻竟然庆幸起自己不能说话,因为不能说话,她可以假装什么都不在乎,因为不能说话……她可以不去泄露了心里的卑微。

“莫小姐,先用晚餐吧。”佣人见时间很晚了,提醒莫忻然。

莫忻然死死的咬住嘴唇,直到嘴唇被她咬出了血,她也毫不在乎,那双有着太多人生经历的眼睛里全然是自嘲。

这样的肆意落在听众的眼里,仿佛都有了一个认知,spark天生就是站在那里的,只要他站在那里,那个舞台就只剩下了他!

他的手刚刚接触到夏以沫的手,夏以沫危险意识本能的就拽住了他的手,但是,夏以沫的身体已经向后倒去,这样慌乱的情况下,夏以沫更加的用力的拽着苏沐风,然后,两个人同时重心不稳的倒了下去……

话落的同时,龙尧宸狭长的眸子微微抬起,两道精光轻轻的落到了一脸邪笑的龙天霖脸上,俊颜上却淡漠的任何表情都没有。

他掏出烟点燃,袅袅的烟雾在四处弥漫开来的同时,他微微眯缝了下视线……此刻,他除了等待,没有任何的办法。

无力感让他懊恼,冷冽躺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手指间夹着的烟冒着烟雾,微弱的火星一闪一闪的,透着明灭的焦躁。

龙尧宸将电话扔到一旁,拿过笔电打开,手指在翻飞的同时,一道道指令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便有指令转了回来……自从发生了太阳岛事件,澈澈接管xk之后,他就着手开始组建了属于xk的黑客团体,而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个团体却发挥了前所未有的能耐……

龙天霖收回手的同时,眸光轻轻落在掌心里,那微凉的感觉还在手上,在夏以沫抽走的那刻,他好像心里有什么感觉也被抽走了,空落落的,这样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森冷的话语就好似外面的寒风刺入了心间,曾月缓缓的眯起了眸子,那原本好看妩媚的杏眸上已然布满阴鸷的气息,那样的气息,让人有种置身地狱的感觉。

兰姨微微愕然了下,随即对于龙尧宸死鸭子嘴硬的态度暗笑在心,但是,脸上却又不敢表现,只是微微垂眸不去接话。

哼!早晚有一天,她也会成为宸少的女人,那个夏以沫……不过就是个玩具!!

龙尧宸驱车离开医院,夏以沫一直垂着头默默的坐在副驾驶,龙尧宸没有说话,经过那会儿等待的焦躁,其实,看到夏以沫出来,能在他身边,他此刻已经很满足了。

蓝影偷偷的倪了眼从挂了电话就安静的不正常的龙天霖,内心轻叹,娇媚的杏眸更是闪过一丝忧伤,少主现在一定很难过吧……就算每每都表现的无所谓,但是,他心里的伤痛,又有谁知道?

他微微垂头,塞了口吃的,边理解着龙尧宸的话,边咀嚼着,过了一会儿,好像想到什么问题一般,突然说道:“那爹地呢?妈咪回到龙爸爸身边,乐乐也回到龙爸爸身边,爹地怎么办?”

夏以沫却突然心里酸涩了下,乐乐和苏沐风相处快四年,可是,为什么好像却没有他和龙尧宸相处一个月来的亲切?

夏以沫拿着叉子静静的吃着盘子里的食物,除了偶尔应对乐乐的问题,她只是安静的听着这对父子交谈,其实,基本上都是乐乐在讲话,而龙尧宸只是应声,偶尔提出一些有着指导性的言语。

夏以沫和龙尧宸朝着声音来处看去,就见曾月挽着顾浩然的臂弯朝他们走来……

顾浩然毕竟是政治里走出来的人,听出龙尧宸言语里的潜意思,他只是淡淡一笑,说道:“以沫,别来无恙!”

本来和乐融融的饭局因为顾浩然和曾月不期然的相遇变的有些诡异,就连乐乐都感受到了,可是,除了夏以沫表情僵硬的无法掩饰,龙尧宸依旧淡漠的表情,并巧妙的将乐乐的思绪引领到了别的地方,让他遗忘了方才的“意外”,化解了夏以沫的尴尬。

炉火静静的温着牛奶,夏以沫的思绪却有些凝在一起,四年的婚姻在今天下午划上句点,她欠苏沐风的,也许,只能空洞的许下下辈子去还……如今,她就算背负着多少不愿意,多少那不堪的代号,也只能这样走下去,人总要为某些自己最想要的而付出一些代价,不是吗?

·

**

“我先走了,拜!”夏以沫将钱装到兜里,去了更衣室和下一班的人交接了后,换了衣服出了赌场。

原本,许多人都在臆测,spark沉寂一年是因为江郎才尽,没有办法写出让人耳目一新的曲乐,可是,当一年后,一首名为“苏夏”的曲子让世界乐坛都为之震惊,这首曲子……仿佛让每个人的感受都不同,就好似将你心里深藏的记忆和害怕一股脑儿的挖掘出来,狠狠的践踏后又带给你希望,那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让音乐家们为之疯狂。

乐乐很是同情的看了眼还在和流浪乐手说着什么的乔治,想了想,仿佛有些不忍心,但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龙岛。

“啊——”

“我成为笑柄我不在乎……甚至,国会和来自各方的压力我也不在乎,”龙天霖语气认真,“可是,我想知道,沫沫,你真的和哥要这样周旋下去吗?”

乐乐乖巧的点点头,看着苏沐风和夏以沫离开了。他一个人在屋子里无聊,加上有心事,小脸一直鼓着,等到褚旼进来的时候,他还在一个人生闷气。

龙岛的气候是怡人的,就算是入冬,但是,阳光依旧温和。

“宸少……”刑越想要说的话被龙尧宸猛然递过来的犀利的眸光吓的将所有的话都吞咽了回去,最后,他悻悻然的应声,“是!”

夏以沫点点头,将手里手枪别到枪袋里,然后接过金花2号递过来的微冲,她垂眸看着乐乐,微微一笑,“要不要给妈咪鼓励一下?”

金花1号手里拿着秒表,看着气喘着的夏以沫,眸光凝视着,就在夏以沫以为自己又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所有项目的时候,她淡淡说道:“恭喜你,通过了……”

“师父,我过了……”夏以沫此刻方才开心了起来,“我通过了王子定下的训练任务,我通过了五朵金花的考核,我过了……”夏以沫开心的流下了泪,“我可以回去找他了!”

她有了家,她有了孩子……而这个家里没有他,孩子也不属于他!

话撂下,龙尧宸嗤冷的看了眼夏以沫,转身就往外走去。

呵呵!

夏以沫却好似没有感受到龙尧宸身上渐渐弥漫出来的怒火,只是打字道:对不起,宸少,我需要去准备午餐了,如果没有别的吩咐,我退下了!

夏以沫不说话,当然,如今的她也没有办法说话,更加没有办法和龙尧宸沟通……突然,夏以沫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一直以来,自己强求一些从来不属于自己的,越是想要抓住,却越抓不住……本来人生就是这样了,何必强求?

夏以沫撇撇嘴,“我们只是补办婚礼而已……”她朝着顾俊青一笑,“不好意思,我们已经结婚两年多了!”她得瑟的挑了眉后接着说道,“我送礼服到明天的新娘休息房,你们先聊着。”

二人天南地北的闲聊着,莫忻然的心却有些添堵……其实,她已经不在乎过去的真相是什么了。如今有妈妈在身边,有冷冽在身边,她觉得她的人生已经很完美了。只是……莫忻然的手不自觉的摸了下肚子,顿时,心里空落落的。

一个家,如果没有孩子……那,不是一个完整的家。

看着办公桌上的风信子,莫忻然不由得想起夏以沫那张快乐的脸,人一旦满足了,就会散发出别样的光彩,那样的光彩总是最能感染人的。

拿过喷壶细心的给风信子浇了水后,莫忻然才开始了工作……回来已经两天了,可是,冷冽还没有回来,看来那边的事情十分的棘手……

霓虹和马路上交织出来的车灯将夜渲染的梦幻而迷离,夜风徐徐,带着一丝夏夜的清爽。

“沫沫!”苏沐风打断了夏以沫的话,他看着她,因为伤心,她的神情十分的憔悴,他鬓角轻动了下,“我,虽然现在没有办法拉琴,可是,我的双手却能做出美味的蛋糕,不是吗?”

“宋美娜,”龙尧宸的声音沉冷的就像是从地狱里传出来的,顿时将整个屋子里的空气凝结到了一起,“你最好祈祷晚上的不是你,”微微眯缝了鹰眸,“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冷湛看着桌面上被琉璃灯折射出五彩光晕的杯子,暗暗嗤嘲的笑了笑,继续吃起了东西。

莫忻然抽噎着偏头看向了冷冽……雨点打在他的身上,不如她的狼狈,他依旧一副冷漠的傲然,哪怕一丝不苟的头发被淋湿,你也没有办法从他身上看出任何的无措。

“吱——”

“我知道,”小麦说道,“我不会让自己受伤的。而且,你应该清楚,我撑到你来,是没有问题的。”

“以沫,你没事吧?”小可爱上下打量着,“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刚里面我怎么好像听到有惊叫声?”

小可爱点点头,“嗯!”

龙天霖步下台阶,半蹲在夏以沫的身边,眸光上下打量了下她,疑惑的问道:“夏以沫,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伤口疼,还是心疼?!

冷冽单手抄在裤兜里大步走了进来,一双冷漠的眸子透着迫人心扉的寒意。

“阿风?”夏以沫转身疑惑的看着秦枫,秦枫点点头,她浅笑了下就往外走去。

龙天霖赞同的点点头,然后从前面的便桌上拿过上面的一张纸递给夏以沫……

“龙天霖,你不是吧?!”夏以沫有些哭笑不得。

“报告!”

不一会儿的功夫,乐乐的呼吸就均匀的传来,他的嘴角还挂着笑,今天他见到了妈咪,龙爸爸说话算数的……因为这次的“交易”,以后的乐乐竟是学会了条件交换,当然,这个交换只是适用于龙尧宸,为此,后来龙尧宸被乐乐总是“整”的哭笑不得。

夏以沫好像没有听到龙尧宸的话,她只是看着颜展翔,看着他……渐渐的她笑了起来,只是,这样的笑容带着太多的苦涩,甚至酸了鼻子红了眼眶,她眸底氤氲着一层薄薄的水雾,笑容也越发的灿烂起来……这样的笑,落入了龙尧宸和颜展翔的眼里,二人顿时觉得渗人。

夏以沫才扯了扯嘴角,依旧不相信龙天霖会做饭,看看他,一身西装革履的,满厨房的大厨都站成了一排的看着他,每个人都面面相觑,显然没有人相信他这个大少爷会做饭。

暗暗咬牙,曾月拿着包的手紧紧的握了握,努力的压下心中那股妒火,脸上带着淡淡笑容的说道:“阿浩,我们走了?!”

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没有了他的参与……

苏沐风才不管夏以沫到底什么原因呢,一向肆意的他,从来不会因为别的事情而影响到他的行为,只是径自装了可怜的说道:“我明天的班机要去巴黎,今天……在不去南街小巷就没有机会了……”

a市还有好玩的事情等着他,而若晞……也还没有回来!

摁着夏以沫的手僵住,龙尧宸眸底深处溢出浓浓的伤痛,只听他咬牙问道:“就算,你的爱要牺牲掉永远不能见到乐乐?”

就算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没有办法掌控的那就是人心!

巡视了一圈儿没有看到人,夏以沫垂眸自嘲了下,默默的走在临时买的小公寓的方向的路上……

“他的赌术……很厉害吧?”夏以沫对顾俊青的来历一点儿也没有兴趣。

“嗯。”龙尧宸应声,“赌神有两个很满意的徒弟,一个是他,还有一个半路走了歪路的老二古策,他和顾俊青一样,是资质最好的,不过,对于赌,古策更喜欢千术,据说,他的千术,当今世上没有人能够看出来,就算最精密的仪器也不行,他的动作太快!”

“顾俊青这么厉害,你还和他赌?”夏以沫的脑子停留在龙尧宸说顾俊青的厉害,对那个古策也一点儿兴趣都没有,“要是输了怎么办?你真的要听命于他吗?”

凌微笑瞪大了眼睛,她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那心里的气啊,蹭蹭蹭的就冒了起来,她一步上前,拉了夏以沫,然后,就对龙天霖说道:“我说天霖……你不觉得此刻不是你们……你们秀‘恩爱’的时候,而是解决你婶婶,也就是我,还有……你‘老婆’的事情比较重要吗?”

一般来说,在全世界的飞龙百货,每个奢侈品的店铺都会有两个副店长,可是,一个店长一般会管理三到五个店铺,也不一定会是连在一起的,就算店铺卖的商品也不一定是同一种类,这是对能力的一种考验。

龙天霖听了,微微转头看向慕子骞等人站的地方,而此刻,米小兰也才发现了那堆人,她并没有见过慕子骞,只是有些觉得熟悉,可是,慕子骞身后的人,她可都是认识的,每个都是飞龙百货各个部门的经理,还有……飞龙百货的ceo!

“不小心着凉了,”冷冽的语气也很平淡,“你身体现在没有什么抵抗力,就没有过来看你。”

很快,护士将药剂拿了过来,这些都是sam这次研究哑药时顺便研究出来的温良的药剂,里面有一只麻醉剂,恐怕是如今世界上对人体伤害最小的麻醉剂了。

挂掉电话,龙尧宸无力的躺靠在座椅上,他的心已经绞到了一起,痛的他就连呼吸仿佛都能牵动神经……

“真的吗?”乐乐眼睛也发了光,小孩的好奇心始终驱动了他问道,“小舅舅找到了吗?”

“砰……唔……”

“龙、天、霖!”夏以沫朝着电话咬牙切齿。

小别墅群里肯定有对方的人,只是,对方还来不及下手,一路上,他就思忖着对方的目的,终究是他小觑了这些人。

“笑笑……”

小麦飞奔到迎上凌微笑,紧紧的抱住她,凌微笑也笑着拥住小麦,不管经过多少岁月,她总是这样的黏着自己,就和记忆中的那个乖巧的小女孩一样,她轻抚着小麦那一头柔顺的就和锦缎一样的长发,问道:“不是要去a市的吗?怎么回这边了?”

又想到了齐亚岛……

“我正有此意。”秦枫眸光微动,每次和宸少能想到一起,是他最满足的一件事情。

夏以沫一路打着电话,听着莫忻然的声音,心情也轻松了不少,“小然,有机会来a市,我带你去吃最好吃的小吃。”

夏以沫脸都皱了起来,她看着男人将小提琴放到琴箱里,然后很随意的将那些图画了的谱子的纸张塞进袋子里,问道:“我为什么要陪你?”

夏以沫看着苏沐风,一时间忘记了反应,她不懂,怎么会有一个男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后让人并不觉得矫情,反而,有种莫名的触动划过心扉……

“我可算追到你了……”

“我说苏妈,你就不能让我消停一会儿?”苏沐风拧着眉看着眼前微胖的男人。

他放下夏以沫,拿过一侧的棉签蘸了水擦在她那因为高烧而起了一圈白皮的唇上,看到她本能的探出舌尖贪婪的舔着唇边的水,龙尧宸的眸子渐渐染上了一层情/欲的色彩。

但是,他不后悔,跟着他,你永远可以有意想不到的的刺激等着你,仿佛每天的生活都有可能充满着意外,这样的感觉……让他爽到了!

浅浅的探戈:星星眼,好像是大神的女人被人诬陷,事件男不承认,然后……大神怒了!

“小暖,那只是游戏!”在落然离殇发了消息过来的同时,沈颢也的声音也在电话里响起,“这会儿非要纠结这个有意义吗?”

苍天笑:哈哈哈,现在我不是老二了啊!刚刚离殇剁了饕餮,已经超过我了……

落然离殇:从来没有人杀过我!

纪小暖猛然回神,这时也才看清了眼前的人……比她大一届,学校的风云人物,财经系的夏洛!和给她小时候留下惨痛恶梦的龙夏洛少了个“龙”!

冷冽黑沉着脸,锐利的眸子阴森森的看着女人,“你不想被我扔出去,那就三分钟内说明你来干什么?”

议员夫人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光从外表看却只有不到四十的样子,不知道是天生的气质还是因为在议府部门养成,她的身上有着一股让人钦佩的正气。

“我们去庄园吗?”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733条评论
  • 最新评论